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二十九章 後續   
  
第二百二十九章 後續

談判的事情,丁羽真的不太擅長,這些事情還是交給孫英男來處理吧!她才是這個方面的專家,很顯然李家的大公主貌似已經規劃好了自己的前途,現在也明顯的要開始發力了.

對此孫英男倒是沒有太多要拒絕的意思,李富真並不是商界最為優秀的人,但卻是整個商界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人,至少站在韓國這邊是如此的,她有一個很是成功的父親,同樣的背後還有三星這個龐然大物.

在所有人的理解當中,三星是韓國的三星,但其實上面來說,這個理解多少有那麼一些錯誤的,如果就單單從股權上面來說,主要還是外資控股,而且主要的控股方面呢?還是華爾街方面,不過李健熙卻是通過了複雜的交叉控股,掌控著三星的大權.

如果說不是因為這一次的次貸危機,丁羽未見得能夠從華爾街那邊弄來三星的股份,就算是弄到手里面,也必將是超高的溢價,其實這個才是李健熙來拜訪丁羽的主要原因,丁羽掌控了一定的三星股權,雖然說掛在了金泰熙的名下.

這筆生意還是很賺的,自己只需要給丁羽的這個情人提供一定的保護就可以了,在韓國這個地面之上,自己的話還是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甚至于自己還可以提供其他方面的方便,只要可以拉攏住丁羽就可以了,對于整個三星都是有利的.

不過自己的女兒在這個方面有著天然的優勢,因為都是女人,所以在交流方面可能會更加的簡單一些,甚至于因為其他方面的緣故,她們會相互的非常融洽,這些呢?都是自己的兒子所不具備的,不過對于李健熙來說,只能是綁在三星這個大船上面,就好!

"已經跟李富真達成了初步的協議,算是備忘錄吧!現在一切都還沒有任何的意義.重要的是哪位李會長什麼時候會開始展露這個方面的意思,這個時間究竟會拖得多長呢?"

"他的年紀可是稍微的有些大,而且從他的身體狀況能夠感覺出來些許的問題,這點把握我還是有的!"沒有理會孫英男看向自己驚奇的眼神,丁羽也是接著的說到,"這筆投資應該還是很合適的,有的時候關系比利益更加的重要!"

孫英男也是搖頭."這筆投資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利益可言,我更感興趣的是你究竟是怎麼看出來李健熙的身體有問題.而且能夠做出來這樣的判斷?我絕對不相信你會去買通他的私人醫生,這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話並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的,孫英男也有自己的私人醫生,甚至于美國總統也有自己的私人醫生,在這一點上面,不僅僅要承受著倫理的約束和職業操守,還需要為病人負責,如果說誰違背了,可不僅僅是被唾棄這麼的簡單.甚至于小命可能都會玩完.

沒有太多人會拿自己的小命出來開玩笑的,所以想要得到李健熙的健康報告呢?恐怕只有從其他方面入手了,那麼主人是從什麼地方觀察到的呢?雖然說他是一名醫生,但好像是一名外科醫生來著,動手術可以,其他的行嗎?

看著孫英男用懷疑的目光看著自己,丁羽也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我只不過是做一下這個方面的試探而已,基于我自身的一種判斷罷了,從個人的角度來理解,沒有什麼問題,至于你究竟是相信還是不相信,另外一回事情!"

"主人.這個並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而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夠理解,你知道嗎?這個事情跟次貸危機一樣,讓我感覺非常的困惑,我始終感覺有那麼一些鬧不懂!"

"其實我也有那麼一些鬧不懂,就是一種感覺罷了."看著孫英男瞪大的眼睛,和不滿意的神情.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中國的醫學有著自己獨特性,這一點你可以看做是曆史的積澱,沒有個上千年的曆史,你還是不要想了!"

"這個我倒是了解一些,不過是不是真的這麼神奇?"

"不是神奇不神奇的問題,我自問沒有這個方面的本事,所以學的是西醫,在中醫的行當里面有一句話,學醫難,行醫更難,做名醫尤其難,而我在西醫上面取得的成就呢?只有幾年的時間就完成的差不多了,這個就是差別的所在!"

"說了一大通,我還是沒有能夠理解!"

"我是在西醫這個行當中混生活的,但是並不代表著我對中醫就真的是一竅不通,多少還是懂一些的,加上又有一些特別的技巧,所以多少還是能夠判斷一些事情的,那位李會長的身體嗎?還是有些問題的!不過能夠保持的住!"

"我竟然無言以對!"孫英男也是伸了一下自己的大拇指,丁羽也是得意的揚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但是動作也就是點到為止,很顯然對于這個稱贊還是有那麼一些洋洋自得的意思,看著主人的樣子,孫英男也是有那麼一些小沉迷.

不過很快孫英男就醒悟了過來,"華爾街的情況有那麼一些不太妙,膽子有那麼一些太大了,所以這一次鬧出來了這樣大的動靜之後,恐怕需要消沉一段時間!美國上層對于華爾街的所作所為會發出來嚴重的警告!下一步就是具體的動作了."

丁羽對此倒是有那麼一些贊同,曆史能夠說明一定的問題,但是自己不能夠一味的靠著曆史,需要有自身的判斷,這樣相互的結合才能夠達到最為完美的消息,學習,才是根本呀!

如果沒有所謂的學習,自己怎麼會了解其中的問題和狀況,在不了解問題的狀況之下,貿然的出手,其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了,幸運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將臨的,這簡直就是一定的,除非你是幸運女神的私生子.

"你的判斷呢?"

"華爾街這一次純粹就是膽子太大,或者說有那麼一些過于的貪婪了,有這樣的下場不為過.但是美國方面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這個狀況繼續的惡化下去的,必須要考慮其他的方式,其他人是不是倒黴我不管,但是我自身不能夠出現任何的問題!"

"典型的流氓手段!"丁羽也是不在意的說到,"其實說起來美國好像從來都是以流氓自居的,這一點還真的就是我們所望塵莫及的,至少其他人還是有那麼一些矜持.但是美國方面在這個問題上面,表現的太直接了!"

"我們算是同流合汙嗎?"

這個話題可是夠直接.也是有那麼一些很刺激的味道,丁羽的表情也是有那麼一些怪哉,好半天也是歎了一口氣,"你真的說,還真的就是讓我感覺有那麼一些尷尬,站在我自己的角度,我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評斷,你的話戳中我的痛處了!"

孫英男的臉上面的神情很是坦然,貌似這個事情對于她來說非常的正常.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相對于很多人來說,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了不起,更何況這里面也不牽扯到什麼所謂的投敵叛國,也沒有什麼所謂人性的拷問,完全就不涉及.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美國方面這一次對于華爾街的警告呢?從目前來看.效果是不錯的,但還沒有完全的點明!恐怕他們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後果會如此的嚴重,如果點明的話,我覺得下一步他們可能就會禍水東引了,至于究竟是哪個方面,不太好判斷!"

"你直說是歐洲好了!"丁羽也是直接的就給出來了答案."我覺得你對我設置的這個小陷阱是有點問題的,現在能夠剪羊毛的地方並不是很多,這里面涉及到了諸多政治方面的因素,美國方面又不是什麼傻瓜!"

"主人,你就不能夠讓我有點成就感嗎?"孫英男也是故意做作的聳立了一下箭頭,"我回去之後會逐步的開始做這個方面的計劃,不過這個計劃的時間可能會有點長.因為我們的收割還沒有完成,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現在只不過是剛剛的開始罷了."

"有了成功的開始,我希望大家能夠有著完美的結果,必要的時候可以放棄些許的利益,這個是允許的,相對于整個收益來說,我們的安全和保密才是最為重要的,我相信你可以處理好有關方面的問題,不是嗎?"

看著孫英男點頭,丁羽也就沒有再繼續的談論這個方面的話題,自己來韓國的目的已經達成了,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沒有必要繼續的留在這里了,還有諸多的事情在等著自己,所以也就不要做太多的停留了.

不過孫英男是率先離開的,收攏了一下手下面的這幫家伙,甚至于有些家伙在上飛機的時候,還是有那麼一些神志不清,喝得太多了,他們很是清楚,這一次來韓國呢?就是為了放松的,不需要有其他方面的擔心.

孫英男走了,那就說明丁羽也會在短時間之內離開的,崔家的人又一次的來訪,還是希望能夠見丁羽一面,在先前的事情當中,丁羽並沒有過于的去糾纏某些問題,算是給了三星李家大公主這個面子,但是實際上面呢?是根本就沒有要把崔家放在眼里面的意思.

而針對sk的出手呢?也是讓崔家認識到了一定的問題,這位雖然說從來都沒有露面過,但是其背後的勢力絕對是誇張的,甚至于李會長都親自的去拜訪了,這里面所透露出來的消息,還是讓人感覺非常的震撼.

崔家跟李家之間並沒有太多的利益矛盾,但是李家能夠遇上這樣的盟友,對于崔家來說,還是感覺到了一定的壓力,問題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嚴重呀!雖然說已經解決了,但是崔家對此還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放心.

在這一點上面,韓國跟日本有著諸多的相同,那就是對于強者的崇拜,是真的做到了五體投地,丁羽的行為呢?還是讓崔家感覺到了,他是一名強者,是真正的強者,崔家的勢力也不小,但只不過是在韓國這一個范圍之內的罷了.

而丁羽的強盛呢?影響的范圍真的就是太大了,但問題是丁羽並沒有對崔家表示太多的理會,要知道看在李家的面子之上.沒有找你們算賬就不錯了,現在這個時候,還是有多遠滾多遠,懶得搭理你們.

崔家又一次的拜托了李家的大公主,李富真看著桌面上的禮物,也是想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隨即才緩緩的說到."對于這些禮物呢?他未見得會看在心上面,我覺得這件事情的方向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錯誤.至少現在是這樣的!"

"請賜教!"坐在李富真面前的人是崔家重點培養的人物,很顯然雖然說丁羽對于這個事情沒有要追究的意思了,但對于崔家來說,始終還是一個巨大的威脅,特別是這一次海外的事情,更是讓崔家認識到了一些問題和狀況.

"丁先生對于崔家的事情未見得放在心上面,這個是由他特定的位置和環境所決定的,所以在他的身上面基本上找尋不到太多的突破點,但是另外一個人就不一樣了!"

說完了之後.李富真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不過泰熙的身份現在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了,她不僅僅是三星的股東,而且還是我的合作伙伴!"

該說的呢?自己都已經說了,自己很是清楚,崔家現在是不可能用強的,不用說丁羽了.自己站在這里,就可以給與崔家足夠的壓力了,自己擔心的是崔家沒有這個方面的准備.

要知道丁羽已經把三星的股份都轉給了泰熙,說明錢對于丁羽來說,是不放在心上面的,你們崔家想要徹底的化解這一次的事情.還是需要對症下藥的,如果說可以取得泰熙的諒解,那麼剩下來的事情就比較的好處理了,這簡直就是一定的.

坐在李富真面前的中年男子微微的一愣,隨即也好像認識到了什麼,然後站了起來,很是恭敬的對李富真敬禮."理事,非常的感謝!"非常公式化的一種稱謂,但是這種稱謂讓李富真感覺非常的滿意,這個是對自己的另外一種承認.

既然已經知道了狀況,那麼剩下來的問題就是怎麼樣的去應對了,崔家對于這個事情呢?也是有著明確的方向性,解決丁羽的問題呢?對于崔家來說,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困難了,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高攀不上.

崔家已經來了不止一次了,但是丁羽就是避而不見,你找誰的關系都沒用,我就是不想見到你們,這一次的事情讓我感覺非常的生氣和惱火,見到了你們這個可能會愈加的生氣.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換另外的一種方式,走夫人路線呀!雖然說彼此之間並沒有要結婚的意思,但是從丁羽對待金泰熙的態度來看,非同一般的,只要能夠讓她吹動一下這個枕頭風,剩下來的事情就很是好解決了.

夫人路線還是很重要的,因為崔家已經聽到了一些方面的傳聞,她的手上面甚至都已經開始握有了三星的股份,這個是李富真透露出來的,透露給崔家的消息究竟意味著什麼,大家的心里面可以說都是非常的清楚.

金泰熙對于崔家的來訪並不是非常的高興,因為自己對崔家的印象並不是那麼的好,雖然說事情已經得到了解決,但是自己依舊不是那麼的高興,不過來訪的人呢?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辦法拒絕,是自己的老師.

崔家把自己的老師請了過來,自己可以拒絕崔家的人,但是卻沒有辦法拒絕自己的老師,在尊師重道的韓國,老師所代表的地位是不一樣的.老師的孩子在崔家下屬的能源部門,還是一個小干部,金泰熙也能夠理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也是恭敬的請自己的老師進門.

至于崔家的人,金泰熙真的是沒有太多的理會,反而是攙扶著自己的老師,這個也是一種態度上面的彰顯,崔家遞給自己的東西呢?金泰熙也沒有要看的意思,就是點點頭,"我知道了,我會看情況的!"

那個意思很是清楚,崔家的人你可以走了,既然你進了這個門,那麼剩下來的事情我會看著處理的,至于我怎麼來處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至于現在嗎?沒看我正在跟老師敘舊嗎?你還是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

對于崔家來說,能夠把東西送進來,就已經是最大的勝利了,至于金泰熙沒有好臉色,這個才是正常中事,如果說她又好臉色,反倒是有那麼一些奇怪.

先前的時候別說見面了,甚至于連送禮都不知道門在那邊了,人家完全就是不理會你,逼于無奈,這個也是把金泰熙的老師給請出山來了,相對而言,這個代價倒還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聯合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隱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