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二十五章 試探與合作   
  
第二百二十五章 試探與合作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李家的那位大公主也是拿著剛剛得到的資料去見了自己的父親.︾頂︾點︾小︾說,

說起來三星李家跟中國方面的關系可以說是相當的不錯,當年的時候三星發生了王子之亂,失去了王位的那位也是去中國哪里避難去了,其實如果失敗的是李健熙,他也會去中國方面避難的,只不過當時的時候成功的是他罷了.

這里面還有其他方面的關系,比如說李家的那位大公主,她跟中國方面的關系也是相當的不錯,所以找尋到一些資料也是很簡單,特別是京城方面的資料.

"父親,這是調查到的資料,丁羽的名聲不顯,但是大家對他顯得忌諱莫深,我找人問了一下,不過被嚴重的警告了!"

李健熙微微的一愣,甚至是有些疑惑的說到,"被嚴重的警告了?這個貌似有點小嚴重,中國方面一般很少會發表這樣措辭,彼此之間的關系好像還不錯."

"對,被嚴重的警告了,所以能夠調查到的資料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他背後的隱藏身份絕對是不可以被小覷,就我所了解,在中國這個國家當中,還真的就沒有多少人能夠達到這個地步,就算是紅二代,紅三代,也沒有這個權利和能力的!"

"有些不能想象呀!"

李健熙也是有些感慨,自己跟中國方面的高層關系不錯,而且相距也不遠,所以對于彼此的國家體制還是有所了解的,其背後的勢力這麼的強大.在國內還有著如此的關系,是真的有那麼一些難以想象的.

想了想.李健熙也是詢問的說到,"他昨天除了見你和樸女士.還有其他人嗎?"

"沒有了!"李家的大公主也是很認真的說到,"不過說起來他跟那位樸女士商談的好像很是開心,說話比較多,對我的態度倒也不能夠說冷淡,不過彼此之間沒有太多的共同言語,泰熙對我的態度倒是不錯!"

"打好這個關系,對于整個三星和李家都會有好處的!"李健熙也是一錘定音的說到,自己對于孫英男昨天做事的方式還是感覺滿意的,至少體現了對自己的尊重.丁羽沒有來拜訪,又或者是自己去拜訪,這個涉及到另外一回事情.

要知道孫英男拿過來的股份,對于三星的未來有著相當重要的作用,在談條件的時候,至少知道自己最為需求什麼,這個還真的就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做到的.

丁羽早上起來的比較早,金泰熙也是同樣的如此,雖然說家里面有保姆.但是金泰熙還是希望能夠親自的給丁羽准備早餐,這個才能夠體現出來一個韓國女人的賢淑,特別是為了自己鬧出來的事情,他還親自的跑了一趟過來.

不過在做飯之前.自己還是去看了一下兩個小家伙,他們還沒有醒過來,時間上面稍微的有些早.但是看她們的樣子,睡得很是香甜.金泰熙也是在兩個孩子的額頭上面吻了一口.

兩個小家伙也是有那麼一些敏感,小手也是微微的揮動了兩下.看著兩個小家伙的樣子,金泰熙也是會心的微笑了起來,然後去准備早餐了,自己很是清楚丁羽的飯量,至于自己和孫英男兩個人,吃的東西並不是很多.

吃過了早飯之後,大家身心愉悅的跟兩個孩子玩鬧,兩個小家伙吃的東西也是相當不少,在這一點上面貌似跟丁羽有那麼一些相似,而且保姆主動喂得並不多,就是讓他們自己去動手.

雖然說吃的哪兒都是,但是這種的情況對于丁羽來說,非常的理解,現在這個時候的鍛煉更容易促進孩子的生長,至于髒了,收拾收拾就好了,也不是什麼難事.

丁羽和莉莉兩個人率先的去了華克山莊那邊,所有的人員都已經就緒了,至于泰熙嗎?她還需要等待李家的那位大公主,所以時間上面有些耽擱,這是故意的,就是為了促使她們兩個人能夠有單獨的時間待在一起了.

李富真來的時候,泰熙那邊也是准備好了,兩個小家伙也是抱著,李富真看著兩個小家伙,也是露出來些許驚訝的表情來,這個就是丁羽的孩子了?

"感覺有些不太真實!"上了車之後,李富真也是很真誠的說到,隨即也是逗弄了一些懷里面的小家伙,還真的就是相當的活潑,一點都不怕生.

"我也感覺不太真實,在一起這麼多年了,甚至于孩子都有了,基本上都是他在扛著方方面面的壓力,而我什麼都沒有去做!"金泰熙也明白今天的相處,是故意而為之的一個結果.

既然是故意而為之的一種結果,那麼自己就需要拉近彼此之間的關系,說起來這種感覺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奇妙,要知道面前的這位說成是國民第一公主,也未嘗不可,因為她的真實身份就是這樣的,沒有任何的水分和虛假.

但是現在自己卻和這位公主坐在了一起,這種感覺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奇妙,女人嘛?都是有那麼一些小小的虛榮心,不過自己的虛榮心呢?現在基本上已經消除的差不多了,所以在面對這位大公主的時候,多少表現的有些平靜.

"很羨慕你們這種真摯的感情!"說這個話的時候,這位大公主的表情略顯有那麼一些苦澀,自己的感情嗎?怎麼說好呢?算了,別說,說了全部都是眼淚.

而金泰熙也是明顯的感覺到了這一點,自己還是不要忘傷口上面撒鹽了,這點小狀況自己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雖然說自己跟丁羽沒有結婚,但是自己過得很是幸福,而這位大公主呢?已經結婚了,但是從她透露出來的狀況來說,貌似感情很是一般呀!

轉過了這個話題之後.兩個人也是一路說笑的去了華克山莊這邊來,不過在這一路上面.李富真已經差不多的了解丁羽的一些狀況了,他當醫生呢?只不過是出于他父親的一種期望罷了.

至于所謂的勢力.現在所露出來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其在英國有著超乎一般的影響力,這個故意透露出來的訊息還真的就是讓李富真大吃一驚,這個情報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調查到,看到自己看到的只不過是表面上的情報而已.

而與此同時,丁羽和那位樸女士已經坐在了一起,一起喝咖啡,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悠閑和慵懶,"聽說丁先生已經跟三星方面達成了協議.先前的時候sk還刻意的打電話拜托我,希望我能夠居中的幫忙調節一下!"

這個話明著說sk的事情,但是實際上面卻是在試探,丁羽也沒有思量太多的時間,隨即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如果能夠得到樸女士你的友誼,我認為這是一件值得考慮的事情!"

聽聞了這番話,坐在那里的樸女士也是心下一驚,隨即臉上面也是露出來了淡淡的笑容來."我可沒有想到會在丁先生你這麼有這麼大的面子,就是問一下而已,不過說起來他們家里面教育孩子的方式還是很有問題的!"

話不用說的太明顯了,把意思給表露清楚就好了.我又不是真心的想要關注這個事情,更何況你又只是在教育那邊的孩子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丁羽注意的看了一下遠處的風景."其實我來這里的目的,除了為泰熙找回來這個場子之外.能夠獲得樸女士你的友誼,也是其中之一.就我們的判斷來看,能夠獲得樸女士你的友誼,對我們未來的發展相當重要!"

說一說出來,直白的讓那位樸女士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相信,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絕對了,而且也有那麼一些太露骨了,政治上面的事情一向都是比較隱晦的,但是面前的人呢?絲毫沒有這個方面的顧及.

"丁先生,這個玩笑開的有些大!我感覺有些承受不起."

"這個不是玩笑,只是事實,抱歉我的話說的有些太唐突了,不過我覺得應該更加的直白一些,這樣的話更加的無拘無束一些!"

旁邊的樸女士端起來咖啡喝了一口,自己依舊是在考慮當中,昨天時候的話題就已經是相當的露骨了,但是今天呢?更加的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可思議.

"聽說希拉里失敗了之後,略顯有那麼一些消沉!"樸女士隨即又是拋出來一個試探性的話題,自己需要進一步的去試探,然後去判斷.

"消沉只是暫時的,奧巴馬的強勢崛起已經是難以匹敵,至于麥卡恩,恐怕連他自己的心里面都沒有太多的信心了,但是出于共和黨的支持,他必須要站在那個位置上面,戰斗到最後一刻的,不然共和黨就會成為笑柄!"

"太絕對了!"

"不是絕對,而是肯定,而且就我們所得到的消息,奧巴馬已經跟希拉里達成了某些方面的協議,相信會讓很多人都大吃一驚的!"

"現在?"樸女士手中的咖啡杯也是一抖,要知道競選還沒有完結呢!現在這個時候就已經達成了所謂的協議,隨即她也是出口說到,"她會在新政府當中出任要職嗎?"說話的時候,也是盯著丁羽的眼睛在看.

"現在還不確定,但是大家一致看好她出任國務卿的位置!"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樸女士,"如果奧巴馬就職的話,那麼會提名,而且這個提名會被通過!"

坐在丁羽身邊的樸女士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自己在政府當中出任的並不是希拉里一樣國務卿這樣的高位,但是她的情況跟自己近似,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就好像是一個模子里面刻出來的一樣,太相像了.

"她會繼續的競爭嗎?"這個話說的有那麼一些喃喃自語,像是詢問,但又像是自問.

丁羽並沒有立刻的回答,而是反問的說到,"樸女士.現在反過來來看,希拉里先前的失敗究竟在于什麼地方?刨除內部的原因.我們只說外部的原因!"

"不顧大局!"想了一陣,樸女士也是很感歎的說到.

"是的.所謂的強勢和女性,這個只不過是借口罷了,最為重要的一點還是因為不顧全大局,這個才是最為根本的原因所在,奧巴馬還算是一個比較好說話的意思,至少大家坐下來一起吃頓飯,不是什麼難事!"

這個已經是最大的誠意了,如果說你伸出來自己的手,那麼就表示彼此之間的利益已經達成.如果說不同意,那麼就算了,因為我們已經把條件擺在了明面之上,這樣可供選擇的機會,你都沒有把握,那麼就不是我們的問題了.

而樸女士並沒有沉思太長的時間,隨即也是站起來,向丁羽伸出來自己的手,丁羽也是很嚴肅的站起來.然後伸出來自己的手,兩個人緊緊的握了一下彼此的手,說著好像很是簡單,但是在其中卻透露出來諸多的利益糾葛.

"不知道丁先生對韓國的經濟怎麼看?"

"經濟體制有些另類!"看玩笑一樣.韓國的經濟體制完全就是畸形,但問題是當中這位樸女士的面還是算了吧!更何況跟自己三星方面也是需要打好這個關系,自己還是不要妄加評論比較的好.自己只需要給這位樸女士一個定心丸就好了.

所謂的定心丸就是,自己跟孫英男是不會摻和到韓國的經濟體制當中來的.你們怎麼鬧是你們自己的事情,我們才懶得去關心.如果說這一次不是因為泰熙的事情,我們也不會親自的造訪,當然了順便的認識一下,這個還是有必要的.

這位樸女士最為擔心的事情呢?並沒有發生,丁羽要打好這個關系,這個只是代表了私人方面的關系,至于將來會不會有其他方面的合作,這個是另外一回事情,但是從丁羽的角度來看,基本上是沒有太多的必要.

坐在丁羽身邊的樸女士也已經差不多明白了,這就是一種投資,一種超現代的投資,這個本錢下的也是有那麼一些大,但對于樸女士來說,事情倒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了,彼此之間只不過是簡單的達成了某些協定而已.

彼此之間甚至都沒有深談過,就好像是普通朋友聊天一樣,在李富真和金泰熙兩個人來了之後,大家簡單的見了一面,中午的時候一起吃了一頓晚宴,隨即樸女士就離開了,李富真和金泰熙兩個人在那邊閑逛,至于丁羽和孫英男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

一連三天的時間,丁羽都住在華克山莊這邊,至于孫英男和其他人也是同樣的如此,從居住和辦公的條件來說,還真的就沒有任何的節省,甚至是有那麼一些肆意和胡鬧,這一點倒是符合華爾街的特性.

但是胡鬧歸胡鬧,這幫家伙還是很有分寸的,我就是在酒店這邊胡鬧,在允許的范圍之內胡鬧,又沒有造成什麼影響,更沒有鬧出來什麼所謂的丑聞.這幫家伙在華克山莊逍遙自在的,但是崔家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悲催了.

因為這兩天他們承受的損失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而且在現在這個時候根本就找尋不到幫手,首先是國內的,在這個問題上面誰也沒有要站出來的意思,再者就是國外的,倒是有人要出手幫忙,但是結果真的是讓人想要爆粗口.太過分了.

崔家想要撐下去是沒有任何問題,這點底蘊崔家還是有的,但問題是這麼的撐下去沒有任何的好處,根本就贏不了任何的東西,相反還會摧毀崔家的底蘊,要知道次貸危機的影響已經出來了,現在這個時候繼續的生扛,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呀!

加上sk雖然說是崔家的,但是並不代表著就沒有其他的股東,你自己家的問題連帶著其他人跟著你一起受難,這個事情根本就說不過去呀!所以在內外交困的情況之下,崔家的人也是找上門來了.

主要是李家的大公主跟金泰熙的關系已經是相當的密切了,金泰熙給丁羽吹一吹這個枕頭風,剩下來的事情就比較的好解決了,不過這個枕頭風也是需要一些技巧的,更何況金泰熙本身對崔家的事情,就不是非常的滿意.

崔家在搞定了金泰熙和李家的大公主之後,這才能夠直面丁羽和孫英男,搞定金泰熙和李家的這位大公主,崔家還真的就付出了不菲的代價,這個事情絕對不是說一說就算了的,至少丁羽需要給韓國的其他財閥立威,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動泰熙的.

動了泰熙,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放呢?所以就算是崔家認識到了自己的過失,那麼也是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在認錯方面,韓國人跟日本人有的一拼,甚至還要更加的誠懇,對于強者呢?是絕對的服氣和認慫,態度絕對的好!(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欺壓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隱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