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一十八章 失衡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失衡

從兒子的表現來看,他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霸氣,自己對他的了解貌似還是差了不少的,更為直接一點,自己對于兒子的了解完全就不夠看的,不過這一點倒是挺為王長林所看好的,兒子都已經這麼大了,有這樣的手段和能力是好事.≧,

"其實說起來玉明月的事情,我和你媽也是比較擔心你婚姻的問題,雖然說你現在孩子已經有了,而且還是兒女雙全,但是怎麼說呢?這個一直都不結婚,貌似也不是一回事情,對于這個問題呢?還需要好好的考慮一下!這是一個建議."

丁羽看了看自己的父親,隨即也是把目光轉向了自己的弟弟王陽,王陽也是急忙的搖頭,這個事情跟自己可是沒有任何的關系,別找到自己的頭上面來呀!隨即丁羽又是重新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還好吧!如果以後有合適的對象,可能會有所考慮的!"

先前的時候,丁羽可以說是變相的拒絕了自己的父親,但是在結婚的這個問題上面呢?丁羽雖然沒有拒絕自己的父親,但是這個表示也是相當的含糊,王長林也是非常的無奈,看這個樣子,自己等著這個大兒子結婚,坐等媳婦敬茶這樣的事情,還是希望渺茫呀!

自己還真的就挺期望這樣的事情發生,雖然說還有一個小兒子,但問題是大兒子離家的時間太長了,甚至于在自己的夢里面他都沒有回來過,現在他站在自己的面前,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非常的夢幻.不過夢幻是夢幻,現實還是有點小遺憾的.

比如說養父和養母的事情.這是一個坎,一個始終都沒有過去的坎.再者就是結婚的這個問題,自己提及了不止一次,但是都沒有任何的結果,自己感覺到了些許的小失望,不過卻沒有影響到自己太多的心情,畢竟兒子回來了,這就已經可以了.

說話的時候,蘇元和王蓉兩個人也是回來了,兩個小家伙吃東西一點都不費勁.而且吃的很是歡快,看著保姆的動作,蘇元也是感覺很放心,忙碌完畢了之後也是重新的走了回來,而且晚餐也是准備的差不多了,大家可以入座了.

晚餐很是豐富,不過卻沒有太多的酒水,王長林的年紀也不小了,能不喝還是不喝比較的好.丁羽則是沒有這個方面的喜好,至于蘇元和王蓉兩個人,喝飲料就好了,他們對于酒水同樣的無愛.一家人能夠坐在了一起,喝不喝酒這個都是無所謂的.

吃過飯又坐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王長林和蘇元兩個人才帶著兒女回到了父親那邊.回來之後也是說了一下丁羽這個孩子的情況,他對于玉家貌似並沒有太多的恐懼.甚至是有那麼一些不屑的味道在其中了,這里面的寓意很是值得思考呀!

老爺子也是嗯了一聲.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是很奇怪,丁羽這個大孫子的主體產業並不在國內了,雖然說現在回國了,但是這個回國呢?也不是因為在國外混跡不下去了,恐怕是從他工作的角度考慮的,僅此而已.

他的主體產業在國外了,而玉家在國外的產業呢?雖然很是龐大,但問題是在國外了,就不能夠像是在國內那麼的逍遙自在,甚至于在某些方面上面,可以肆意妄為,就好像當初喬駿的事情一樣,顯得肆無忌憚,橫行霸道.

對于這個方面的問題,王璞還真的就不是很擔心,更何況就算是大孫子的產業主體在國內了,也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自己還活著呢!如果說王家連自己的大孫子都保護不好的話,那麼就真的沒有什麼必要存在了,自己趕緊找個坑把自己給埋了吧!

不過對于大孫子的婚事呢?老爺子也是看向了自己的老伴,老太太也是很無奈的搖頭,這個事情不能夠說是心病,只能說是家里面對于他的事情比較的關心,但是從大孫子的表現來看,就算不是拒絕的態度,貌似也沒有好到那里去.

"這個孩子呀!有的時候個性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強!"老太太也是感歎的說了一句,自己跟他的接觸也不少,總體來說,就是外柔內剛,很多事情都是好說好商量的,甚至于都不會特別的放在眼里面和心上.

但是有一些禁忌是不能夠被打破的,如果說一旦被打破的話,那麼他就不是那麼的好說話了,就好像玉家發生的事情一樣,究其原因,他並不是因為喬駿打了他一棍子,或者是玉明月這個孩子落了他的面子,而是因為玉明月威脅了他的妹妹.

想到這里的時候,老太太也是看向了自己的孫子和孫女,說起來丁羽這個孩子對待弟弟和妹妹的態度好像也是不太一樣,至少這個待遇上面是有那麼一些差別的,老太太對于這個事情呢?多少有那麼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想法的.

但是這個看法呢?還真的就沒有辦法說出來,這個待遇方面的問題還真的就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夠說的清楚,再者就是其他人可以說這個問題,但是唯獨王家的人沒有辦法說這個方面的問題,老太太不滿意的原因很是簡單,到底哪個是你的親弟弟妹妹呀!

這里面也不能夠說老太太就是有問題,畢竟年紀大了,都是有那麼一些護食,這是非常正常的狀況,沒有什麼不可以被理解的,就好像丁羽的那位姥姥一樣,一樣的老太太,一樣的護食,這個跟所謂的位置和層次是沒有什麼關系,只不過表達的方式略有不同罷了.

老太太雖然說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但是這個話卻沒有說出來的意思,畢竟那個是自己的大孫子,而且縱觀的來看,大孫子對于家里面還是相當不錯的.但是站在老太太的角度,那個是自己的孫子.應該的.

"媽,我覺得丁羽這個孩子呢?在一些問題的考慮上面還是可以的.而且他的年紀也不小了,應該可以自行的來處理一些問題和狀況的,我們如果過多的去干涉,相反倒是有那麼一些不妥,會引起來他的一些反感!"

這個話呢?也就只有王長林敢說,蘇元也是有這個方面的想法,但是有想法是有想法,別看是當媽的,但是在這里.她還是需要考慮再三的,畢竟自己是當媳婦的,在這個家里面並沒有太多的話語權,一切都需要看自己丈夫的臉色.

更何況面對的人還是自己的公公和婆婆,如果說自己敢妄言的話,那麼對于自己的丈夫同樣也是一種傷害,有什麼問題,兩個人可以事後在房間里面獨自的去商議,但是在這里.特別是這個時候,蘇元就需要三緘其口,保持沉默.

老爺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並沒有說話.其實自己老伴的所作所為真的錯了嗎?並不能夠這麼的說,就是孩子這麼多年之後找回來了,大家的這個心里面多少都是有那麼一些失衡.甚至于在看待一些問題上,不知道應該如何來應對.

有一句話怎麼說的來著.越關心越亂,真的想起來.貌似也是挺無奈的.畢竟這個孩子丟失了這麼多年的時間,這個貿然的回來之後,也是真的有那麼一些捧在手里面怕摔了,含在嘴里面怕化了的感覺,是真的想要順著他的心思.

但問題是這個孩子對此呢?貌似並不是非常的領情,這一點讓家里面非常的郁悶,家里面希望能夠給他提供一些便利的條件,但問題是現在的丁羽需要這樣的便利條件嗎?根本就不需要的,甚至于家里面還需要他伸手來幫忙.

這個也是造就了現在的這個關系,當然了也是讓自己的老伴有那麼一些失衡的原因所在,當然了這個失衡的表現就是時不時的去找丁羽這個孩子,自己的兒子今天把這個問題給說了出來,看來也是需要好好的注意一下了.

"玉家鬧了這一出來,算是什麼意思?故意的,還是無意的,要知道丁羽現在就在京城了,當初發生的事情鬧得雖然不是滿城風雨,但多少都是知道一些的,就算不大動干戈,這個也是夠鬧心的,我看這個事情玉家呀!有點蔫壞!"

老太太的這個話也是引得大家一陣的議論,老爺子看著自己的老伴,也是笑了起來,家里面的這幫小的那里是她的對手呀!這個話題一拋出來.就把先前的問題給忘記了,原本的時候矛頭是針對她的,現在好了,矛頭對准了玉家.

玉家比王家不止多一點,這個話呢?大家都聽說過,但是現在又一次的被拋了出來,先前的時候這個話流傳,是因為上面對玉家的某些人動手了,但是現在這個風聲好像又一次的起來了,究竟是從什麼地方流傳出來的,不得而知.

但是這個風聲一點起來了,想要消停下來,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難事,這個也是玉家為什麼要把玉明月給放出來的,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用來試探的,另外一方面呢?就是想要聯姻了,找一個比較可靠的勢力.

究竟是哪一方的勢力呢?這個問題就比較的關鍵了,在這個問題上面,大家一致比較看好的就是王家,為什麼呢?兩家的門戶很是相當,而且王家在財政方面呢?貌似瘸了一條腿的,但問題是先前的時候兩億叁仟萬,這是一個坎!

但誰也不會嫌錢多的,王家和玉家的結合呢?是雙贏的,但問題是這個話呢?也就是說一說而已,畢竟兩家的老人,誰都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表露出來,還是要看情況的,畢竟都是混跡多年的老江湖了,這點道行還是有的.

"既然玉家有了他們自己的打算,那麼我們也就沒有必要跟著去摻和了!"老爺子也是一錘定音,原本的時候是想要看看丁羽這個大孫子有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但是很顯然,彼此之間的關系貌似相處的不太好,既然這樣的話就算了.

玉明月跟自己大孫子之間的差距貌似有些大,這個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彼此之間有矛盾.還因為有其他方面的矛盾,更為重要的是自己的大孫子有些看不上.這個就已經足夠了,究竟是因為什麼看不上.這個另當別論.

"爸,玉家這一次是不是又有什麼問題了,上一次的時候就鬧出來一位了,對于玉家整體的打擊雖然不是很大,但是整個聲譽方面還是很有影響的,這一次雖然還沒有聽見風聲,但是看這個架勢,貌似來頭也是相當的不小呀!"

老爺子對此卻沒有任何的言語,對此自己多少知道一些.但是出于大局上面的考慮,自己還是需要琢磨了一番,這個事情對于玉家有沒有影響呢?在自己看來,影響是有的,但是這個影響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

這個也是自己一直以來反對家里面的人摻和到經商或者此類工作當中的主要原因,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呀!這樣的事情自己見得太多太多了,不是說你能不能把控得住的問題,多少久經考驗的人都在這個問題上面跌落了?教訓應該得到吸取.

玉家在這個問題上面,多少有那麼一些樹大招風了.本身就是這個系統的,現在又把勢力給擴展的那麼多,不出問題才怪了呢!先前出了狀況的時候,就應該有這個自身的警覺性了.但是依舊什麼都不在乎的,怎麼會不其他的問題呢?

這里面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尾大不掉了,說起來也不能夠把所有的原因都歸結到玉家的頭上面來.但是大家呢?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玉家的身上面,在某種程度上面來看.畢竟是跟玉家有關系的,這一點其實就已經足夠了.

不是說其他家里面的問題就沒有玉家的大.又或者說其他人就沒有問題,主要是玉家有那麼一些太招風了,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玉家的身上面,大家現在都已經不是帶著有色眼鏡來看待玉家了,完全就是帶著放大鏡來看玉家了.

現在這個時候找所謂的盟友,在某種角度來看,恐怕也算是一招敗筆了,不過每個人的想法和意見都是不一樣的,在自己看來是錯的,在玉家看來,就未見得如此,更何況自己的認識就一定正確嗎?貌似也不能夠這麼的去說.

看見父親沒有說話的意思,王長林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應該是沒有太多問題的,肯定是跟玉家有關的人士又出現了什麼狀況和問題,跟先前倒下去的那位差不多少,犯事呢?可能跟玉家沒有太多的關系,但是跟玉家呢?肯定是牽扯和聯系.

不過連父親都忌諱莫深,很顯然這位呢?位置不會太低的,哎,想到這里的時候,王長林也是感覺有些悲哀,玉家可能教育上面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在人性和品格上面,這個問題太大了.

而玉家牽扯到的這位呢?恐怕也會惹得京城方面一陣的風雨,現在這個方面風都已經起來了,而且還不小,就看這個開頭從什麼地方引起了,先前的時候王建國給開了一個頭,這一次呢?想到這里的時候,王不由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

"爸,這一次不會是..?"

老爺子也是嗯了一聲,"難說,這個事情我還真的就不太清楚,不過倒是一個非常好的開端,由他來當這個引子,效果可能會非常的不錯,不然的話這個開頭還真的就不太好起,不過這里面也不是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關系重大."

很顯然老爺子是知曉一些的,不然的話這個說話,不會如此的隱晦,但是這個暗示顯然是有些不太夠,至少對于王長林是這個樣子的,王現在的心思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複雜,那個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呀!為什麼要把他扔進來填坑??

想到這里的時候,王長林又是看向了自己的父親,但是王璞已經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這個事情自己知道一些風聲,但究竟接下來會怎麼的去發展,這個問題自己是真的干涉不了,不管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都是如此.

事情從來都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更何況自己現在都已經下來了,所謂的影響力是有一些,但是那又怎麼樣?王璞從來都沒有覺得,地球離開了自己,就不轉動了.更何況趁著這一次的事情,自己還想繼續的觀察觀察.

雖然說閉上了眼睛,但是王璞依舊能夠感覺到兒子的態度,但是這個問題呢?自己不打算跟他解釋的太多,他還沒有到那個位置和層次上面,知道的太多絕對不會有太多的好處,還有就是自己的那個大孫子,自己還是感覺沒有看透,而且越看感覺迷霧越厚.

這對于自己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來著,家里面的人呢?對于這個問題都是有些失衡,自己也是同樣的如此,但是相對而言,自己還是可以冷靜下來的,所以慢慢看吧!(未完待續..)u

上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家人    下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勿謂言之不預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