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零六章 明白就好   
  
第二百零六章 明白就好

安排好了事情之後,王陽也是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爸,這邊出了一點情況!挺嚴重的."王長林的手也是不由的捏成了拳頭,神情也是微微的一怔,小兒子說話的聲音有些部隊呀!,不過王長林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沉穩,"什麼事情?慌慌張張的."

"門口停了兩輛大巴,剛才的時候我看見從車上面下來的人了,軍區直屬特種大隊的人,標志我認識,全副武裝,至少有一個排,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不過現在情緒方面貌似已經平穩了下來!具體的情況怎麼樣,現在還不得而知!"

軍區直屬特種大隊的人,而且還是全副武裝,王長林的心也是一下子的就提了起來,甚至是下意識的就咽了一口唾沫,這個事情聽著感覺有那麼一些駭人聽聞呀!軍區特種大隊的人都來了,而且看這個意思,好像是故意警戒的.

自己的這個大兒子究竟是干什麼的呀!原來的時候父親曾經跟自己提及過這個方面的事情,但是有關的事情呢?自己也沒有辦法跟岳丈提起,畢竟涉及到了其他方面的事情,看來倒是有必要打聽一下了,先前兒子的說話,果然是有深意的.

看來事情絕對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兒子先前的時候看著好像是大鬧了一場,但是相對于即將到來的暴風雨,還是很小兒科的.就是不知道這個事情接下來會演變成什麼樣子,而且自己的兒子還陷入其中了.

"你回去吧!剩下來的事情就不是你能夠摻和的了!"丁羽也是給王陽打了一個招呼,"有什麼事情我會電話通知你的,電話保持開機就好了!"丁羽也是直接的就把王陽給攆走了,現在留他在這里,沒有任何的意義.

丁羽在門口等了一段時間,隨即也是看見兩個人從遠處走了過來,其中一個人只有一條胳膊,另外一個人呢?大晚上了,還帶著墨鏡.丁羽看著兩個人,隨即上去一人給了一腳,沒有任何道理的就給了一腳,兩個人看著丁羽.點點頭,神色嚴肅.

隨即也是跟著丁羽一同的走了進去,車上面的人看著這四個人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具體是什麼情況,大家並不知道.但是能夠讓軍區特種大隊的人,武裝待命,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狀況,而且在這幾個人的身上面,聞到了一些很是特殊的味道.

特種大隊的人就在外面守門,丁羽進來不長的時間,高捷也是把狗熊給喊了進去,不過喊得時候也是很不滿的看了這個家伙一眼,"行了,外人既然有人守門.你還站在這里干什麼?你小子給我等著,等這件事情完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就是當了大局長嗎?說話的口氣就是不一樣呀!"狗熊也是很不在意的說到,說話倒是沒有太多的客氣,不過高捷也沒有在意的意思,大家都是一個鍋里面吃過飯,一個坑上面睡過的兄弟,當然更為重要的是,在戰場上面出死入死過.

"老鬼的尸體等一會就過來了,大家見最後一面吧!明天要是沒有什麼人來.咱們就把後事給辦了,你們老實一點,這個事情我會給老鬼一個交代的!"丁羽坐在角落,說話的時候.也是聲音略顯有那麼一些低沉,而且始終都沒有抬頭.

其他人也是陸續的找了地方坐了下來,丁羽好像也是想起來了什麼,隨即也是打了電話,"給我找點酒過來,玉冰燒!還有就是找一家比較好的羊城美事.送點特色的東西,玉冰燒呢?基本上這樣的地方都有!"

放下來電話之後,丁羽也是看了一下眾人,隨即也是把自己的香煙給拿了出來,這兩天自己煙抽的有些多,高捷也是接過來,拿出來兩根,其他人每個人一根,然後大家就坐在了屋子里面開始吞云吐霧起來.

老鬼的尸體是率先被送回來的,幾個人魚貫的走了出來,看著老鬼的尸體,眾人也都是垂下來自己的腦袋,神色淒苦,然後眾人也是把老鬼的尸體抬到了屋子里面,沒有多長的時間,王陽就讓人把東西給送了過來,還真的就是相當的不少.

丁羽也是打開箱子的封口,從里面拽出來一瓶玉冰燒,打開之後,也是倒在了老鬼的身邊位置,"喝!"隨即高捷也是從里面拽出來一瓶玉冰燒,每個人一個杯子,包括丁羽在內,一杯酒基本上都倒滿了,大家一飲而盡.

王陽在遠處也是看見了,自己的哥哥呢?沒有給爺爺和奶奶這個面子,甚至沒有給老爹老媽這個面子,但是卻給與了那個叫老鬼的家伙諾達的一個面子,還真的就是讓人有那麼一些意想不到,很顯然他們之間的關系非常的不一般.

隨即大家也是圍坐在老鬼的水晶棺材周圍,已經化過妝了,至少恢複了以往的容貌.沒有人要說話的意思,渴了就倒一杯酒喝,餓了旁邊有吃的,至于困了,席地而眠就可以了,很是簡單的狀況,都不是什麼外人.

早上起來的時候,老鬼的妻子和兒子也是看著水晶棺材里面的老鬼,悲痛萬分,不過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還是應該操辦一些後事,讓人入土為安才是,"大家幫著操辦一下吧!後續的事情怎麼解決等老鬼下葬了之後,再說,高捷,你主持一下!"

丁羽沒有露面的意思,主要是因為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狗熊,你跟著我,還有小眼,你也是,就你們兩個人不老實!"他們兩個人跟老鬼的感情很是不錯,而且有的時候稍顯有那麼一些沖動了,所以丁羽需要把他們給留在身邊的位置了.

不過剛剛的吃了東西,就看見幾輛警車行駛了過來,狗熊看了一眼丁羽,隨即也是迎了過去,車上面下來的幾名警察,昨天的事情分局方面都已經傳遍了,他們過來的意思很簡單,看看能不能夠通過官方把這個事情給解決了.

要知道他們還只是先頭部隊而已,後面還有人會隨後到來,都是區里面的干部.聽說市里面的干部今天可能也會過來,畢竟尹紅旗那邊昨天晚上的時候,已經跟某些人打了這個方面的招呼,別說我什麼都沒有做.我也是身不由己,你們看著辦好了.

看著停靠在那里的兩輛大巴,警察方面的領導感覺到些許怪異的同時,也是有那麼一些惱火,都什麼時候了.還停在這里搗亂?隨即也是有人上前敲門,但問題是沒有任何人出來搭理他們,隨即也有人開始不住的砸門,意思很是簡單,趕緊走,不知道市領導要來嗎?

等了一會,車門也是打開了,看見從車上面下來的三個人,砸門的兩個人直接的就癱了,因為其中的兩個人已經舉著手里面的槍對著他們了.而且在第一時間就打開了保險,而且看這個架勢,完全就是荷槍實彈,根本就不是開玩笑的.

"剛才就是你砸門的?什麼事情?"帶頭的是一名中校,注視的看著自己地上面坐著的警官,旁邊的幾個警察完全就傻眼了,這個手甚至都不知道應該放在那里了,尼瑪的,這個不是在開玩笑吧!什麼情況這個都是?

領頭的中校看了兩眼,隨即也是回頭看了一下車門."我會向有關的領導彙報一下有關的情況!"說完了之後,也是特意的看了一下幾個人的警號,然後魚貫的上車,車門則是重新的被關上了.但是地上面坐著的這位,始終都沒有起來.

等了好一會,眾人才反應過來,然後灰頭土臉的從兩輛大巴的旁邊離開,一個個都是謹小慎微的,生怕驚動了車上面的人.這個尼瑪太嚇人了,從車上面竟然下來一幫的凶神惡煞.而後警察方面也是第一時間就把消息通知諸位領導.

已經趕過來的諸位領導也是意識到了,情況跟預料的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兩輛大巴車上面下來的人,竟然全部都是荷槍實彈的,這個是想要干什麼呀!顧言在得到了消息之後,又一次的找到了王長林,"王書記,軍區方面好像沒有打過這個方面的招呼?"

王看了一下門口的方向,看見沒有什麼人才低聲的說到,"丁羽昨天晚上吃飯之後就被突然的叫走了,究竟是因為什麼不太清楚,但是我們家那個小子跟著去看了一眼,是軍區直屬特種大隊的人,我聽那個意思好像是為了預防發生特殊狀況的!"

顧言的眼皮也是下意識的跳動了起來,為了預防發生特殊情況的,究竟是發生什麼樣子的特殊情況,竟然連軍區直屬特種大隊的人都給調了過來,而且還全部都是荷槍實彈的那一種,軍方甚至到現在都沒有要知會一聲的意思.

這里面的問題非常的明顯了,那就是對于政府部門的工作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至少顧言是這麼理解的.從王書記這里離開的時候,顧言也是給尹紅旗打了一個電話,"老尹,你親自的去坐鎮,不管對方提出來什麼樣子的條件,絕對不能夠讓這一次的事情鬧起來!"

在辦公室里面處理完畢公務之後,顧言還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心里難安,省軍區方面自己倒是能夠說得上話,但是軍區方面呢?自己完全就說不上話,人家根本就不會搭理自己的,自己想要探聽所謂的消息,難上加難.

而且那個可是軍區直屬的特種大隊,對于軍方的情況呢?自己雖然探測不到,但是基本的情況還是有所了解的,調動部隊不是小事情,這個問題恐怕不是軍區方面想動手就可以動手的,需要的是上級的命令才可以的呀!

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在一定程度上面已經捅破天了,現在這個雷霆還沒有降落下來,是因為軍方想要觀望呢?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對此顧言也是有那麼一些茫然,這幫王八蛋,竟然拿出來這樣的滔天大禍出來,這個不是典型的找死嗎?

尹紅旗又一次的來了,雖然說只是一晚上的時間,但是他貌似已經知道丁羽的厲害了,人家完全就從勢力上面直接的就碾壓了自己,誠然自己的背後有不菲的勢力支持著,但問題是直接的一個大錘砸了過來,根本就沒有給自己任何反應的機會.

來的時候尹紅旗也是看見了停靠在那里的兩輛大巴,車里面的事情自己已經聽人說了.自己的手里面也是掐了一份名單,跟這一次事情有關的人員自己都已經調查的差不多了,不過在這里面呢?尹紅旗也是耍了一個小花招.

把所有的人都給牽扯出來,這個對于自己來說.同樣是難以接受的,自己的主體生意還是在建築行業了,避免不了的就是跟方方面面打交道,真的要是把這些人都給坑進去的話,到時候自己就不用想著做生意了.

不過下屬分公司的這幫家伙有一個算一個.沒有跑的!全部都在列,沒有辦法,事情是你們惹出來的,現在需要有人站出來背這個黑鍋了,你們就是最好的選擇了,不要說我不仁不義,我從來都沒有讓你們這麼的去做過.

中午的時候,尹紅旗也是包場,所有的來人全部的都免費,現在這個態度是要端正的.人家吃還是不吃,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需要去表現,"羽少,這個是下屬公司的名單,事情的詳細始末都已經調查清楚了!"

丁羽隨即也是把名單遞給了旁邊的狗熊,自己根本就沒有要看的意思,"我這個人雖然肆無忌憚,但也不是不想道理的,老鬼死了.你倒黴,這個無話可說,反正這件事情需要若干的人來陪葬,你怎麼樣跟我沒有關系.誰讓是你公司的人主導了這一次的事情!"

"羽少,我明白了!"

尹紅旗是真的明白了,自己公司的人並不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原本的時候自己是真的沒有打算把仕途上面的人給牽扯進來,但是從現在來看,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既然事情都已經鬧到如此的地步了,那麼就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

最為主要的一個原因,那就是人死了,如果說人沒有死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好處理,但是人死了,這件事情就不好處理了,既然你都沒有給人家活路,人家為什麼要給你這個所謂的活路,所以現在說什麼都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尹紅旗把這個事情跟顧言彙報了一下,顧言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牙疼,收拾這幫家伙吧!是一個相當大的爛攤子,但是不收拾的話,那邊肯定是不干的,但是爛攤子總比攤子給砸了要強吧!自己還需要維持這個攤子呀!

所以剛剛的過了中午,市局方面就開始有所動作了,首先就是所有下屬公司的人,一個都不拉,隨即但凡跟這件事情有關系的人,全部都在抓捕的范圍之內了,這件事情區分局已經插不上手了,甚至于一些人已經被談話了.

倒黴還是不倒黴的不重要了,至少不需要有其他方面的解釋,事情是不是經手了?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可以定性了,身上面的皮被扒了這個都是輕的,重的嗎?真的就是給老鬼陪葬了,現在也是多少出現了人心惶惶的狀況了.

但是卵用都沒有,誰讓當初的時候這個屁股偏了呢?錢不是那麼好拿的,這一次不僅僅是燙手這麼的簡單了,甚至于小命都要丟了,對于不少人來說,真的是太冤了,但是那又怎麼樣?

快要到晚上的時候,能來的人都已經來了,丁羽看著送過來的材料,又一次的交給了高捷,隨即也是看著大家說道,"我們都已經退役了,現在都已經是公民了,我不要求大家去做什麼,出了這樣的狀況,誰都不願意看見,如果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提出來,商議著來解決!"

"家里面就剩下來嫂子跟孩子了,以後怎麼辦?"狗熊也是率先的出聲,這是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孤兒寡母的,生活要多艱難有多艱難,而且孩子還要面臨其他方面的一些問題和狀況,這個都是需要考慮的.

"我先前的時候就想著處理那幫王八蛋了,所以沒有去談及這個方面的問題,不過這個問題呢?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就算是出現了什麼變故,我們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還有大熊,現在面臨的是實際問題,不要故意的挑起來這個火氣!"

"要是在戰場之上,我就蹦了他!"

"現在不是在戰場之上了!"丁羽也是很嚴厲的說到,"還有你以為外面的人是做什麼的呢?就是坐在那里當擺設嗎?他們跟當初的我們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奉獻的都是熱血,怎麼?你不忿,非要較量較量?要不我跟你伸伸手!"

"好!等老鬼的事情結束了,就試試!"(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零五章 打招呼    下篇:第兩百零七章 後續處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