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零三章 肆意   
  
第二百零三章 肆意

隨即丁羽又一次的用腳把這個家伙的手臂給抬了起來,而這個時候旁邊的警察不干了,在自己的面前明目張膽的行凶.而丁羽隨即也是看了過來,"副科級?"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笑了笑,"高哥,你一個局長現在到正處了嗎?"

"副處!"高捷也是笑了一下,笑的多少有那麼一些恣意的味道

丁羽也是點點頭,"副處呀!其實也不容易了,咱們這些戰友里面,除了一些人之外,恐怕也就你這個家伙混跡的不錯了!你說這幫家伙在這里鬧了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人理會,而這幫人被打了之後,警察第一時間就來了,這個正常嗎?"

"一定要掀老底嗎?"高捷也是明白了丁羽的意思,隨即也是點點頭,"掀老底的話,也不是那麼的困難,我這兩天也是調查到了一些情況,別忘了,我就是干這個的,頂多就是這個副局長不干了,你還能夠讓我要飯不成!"

"你還是當你的局長吧!我那里可是養不起你!"兩個人根本就沒有把眼前的事情當做一回事情,隨即丁羽也是看向了說話的那位領導,"這個事情跟你沒有什麼關系,如果說你一定要摻和到這個渾水里面,我也沒有什麼意見,不過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意見,出去找人吧!"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歪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往上找,找的越大越好,我倒是要看看,朗朗青天之後,究竟有多少的敗類!我不管是故意的違法犯法,還是包庇,但凡跟這件事情有關系的,我讓他怎麼把屎拉出來,怎麼給我吃回去!我說的."

說完了以後,丁羽看了一下門的方向.然後回頭又是一棍子下去,那位的手腕斷了,他跪在地上面也是欲哭無淚,本來老大讓自己來.就是來吆喝助威的,但是那里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狀況,這個實在是要了自己的老命.

站在那里的幾個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很想管眼前的情況,來的時候也是有人打過了招呼,但是看現在的情況呢?這個年輕人絕對不像是說假話的,如果說真的要是摻和進去的話,到時候真的倒黴的,算誰的.

隨即也是對後面的跟班使了一個眼色,然後率先的往外走去,後面的跟班也不傻,但還是有一個茫然的被留下來頂缸了,這位也是老老實實的站在了靠門口的位置.心下也是有那麼一些懊惱,自己怎麼會這麼的傻?剛才為什麼沒有反應過來,跟著一起出去?

"把牆上面的血舔乾淨了!"丁羽還是先前的那個話,跪在地上面的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先前的時候沒有這麼的去做,但是什麼後果,他們也看見了,隨即兩個人也是直撲牆邊的位置,不管是舔的還是其他的什麼手段.反正牆上面的血跡正在慢慢的消退.

丁羽隨即也是來到了病床的前面,一個中年的婦女正抱著一個孩子坐在了床上面,眼睛還是紅腫的,丁羽也是歎了一口氣."老鬼是我們的戰友,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誰也沒有預料到,嫂子,我們來晚了!"說完了以後,丁羽又一次微微的鞠躬.

"老高.這個是?"和著大半天的時間,依舊不清楚丁羽究竟是哪一位,高捷也是點點頭,"我們都是一起換命的兄弟,都是一家人,嫂子不要見外就是了!"

"老鬼已經下去了,嫂子,事情究竟要如何的處理,這個問題可以先放一放,不能夠讓老鬼還這麼的硬挺著,入土為安!"丁羽已經不是剛才的暴虐了,高捷也是在旁邊點點頭,"羽毛,醫院方面不讓動,說是上面有這個方面的命令!"

"事情我來辦就是了,沒有問題!"丁羽的態度相當的堅定.

說話的時候,地上面躺著的那個小頭頭也是慢慢的醒了過來,看著兩個手下正在牆上面舔著,心下也是有那麼一些惡心,想要磨磨蹭蹭的起來,但是身體還是感覺有些疼,而且越發的有那麼一些嚴重了,丁羽也是看了一眼過去.

不過這個時候房地產公司那邊的經理已經接到了電話,醫院里面發生的事情他已經有所知曉了,死人這樣的事情他也沒有想到,下面的人下手有點狠了,不過這樣的事情呢?自己也不是沒有經曆過,只要不鬧出來太大的風波就無礙.

更何況死者的家庭呢?就是很普通的家庭,也沒有聽說有什麼非富則貴的親戚,所以欺負了也就欺負了,頂多給躲一點錢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狀況,但是從今天得到的消息來看,情況貌似跟自己想象的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呀!

"老盧,事情出現了些許的偏差,來的這位呢?架勢太足了,要不你們好好的談一談?"打電話的這位正是先前時候出去的那位警官,這樣的破事呢?自己也懶得管,更何況這里面牽扯到亂七八糟的事情,自己也感覺有些鬧心,有些虧對身上面的制服和頭頂的帽子.

放下來電話之後,盧明也是想了想,讓會計給自己開了一兩支票,隨即也是驅車去了醫院,在自己想來,用最短的時間把事情給壓下來就好了,能夠用錢解決的事情,就不是什麼難事,鬧得這麼大,所謂就是想要多要一點錢而已,難道不是嗎?

醫院方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亂,不過很快就恢複正常了,保安都已經來了,房間里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不知道,畢竟房門是關著的,丁羽看著已經掙紮著要爬起來的小頭頭,也是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我兄弟死了,不是死在戰場上面了,而是死在了你們這些雜碎的手里面,你放心,這個絕對會成為你這輩子的噩夢,我保證!"丁羽說話的時候,也是捏了一下自己的手,隨即也是把這個家伙給拎了起來,也就是兩下,隨即這位也是癱坐在了地上面.

不是不想站起來.而是已經站不起來了,兩條腿都已經斷了,"閉上你的嘴,我不介意把你滿嘴的牙全部都給敲掉了.還有這些只不過就是利息而已,大頭還在後面呢?你們他媽的竟然敢欺負人,還是一個為國家流過血的人,我這一次就是要讓你們嘗一嘗,這究竟是什麼味道!"

本來在舔著的兩個人.這個時候也好像沒有看見一樣,害怕舔的不乾淨,還可以的用衣服擦拭著,進來的這位實在是太凶狠了,原來之後他們就已經是相當的肆無忌憚,甚至是無法無天了,但是那里想到,還有更狠的.

王陽這個時候也沒有在走廊里面待著,而是來到旁邊的樓梯,倒是有人在這里抽煙,算是醫院這邊比較特殊的一個地方.王陽倒是沒有抽煙的意思,就是找個地方稍微的清淨一下,"軍叔,你行嗎?"

盛軍直接的就搖頭了,自己是練過,但彼此之間是沒有任何可比性的,自己完全就沒有那樣的爆發力,就算是讓自己去踹,也踹不了那麼遠,這個力道完全就不是人呀!"大少的這份功力恐怕沒有誰了.還有就是剛才那份暴怒,也沒有誰了!"

王陽也是點頭,確實是這個樣子,自己跟哥哥接觸的事情雖然不長.但還真的就沒有見他這個樣子過,這種感情自己還真的就很難理解.自己還真的就沒有看見過自己哥哥生氣的樣子,不過今天真的是見識到了,果然是不一樣的那一種呀!

就在王陽在感歎的時候,電話也是想了起來,自己母親打過來的."不是,老媽,你竟然回來了,這麼快?"隨即王陽也是明白了,肯定是老媽從什麼地方聽聞了這個消息,所以第一時間也是趕了過來."我跟哥哥出去辦事了,老爹早上的時候可是露了一下,現在就等老媽你了!我相信老媽你是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蘇元也是嗯了一聲,"媽媽剛到家,家里面也沒有太多的准備,你跟你哥什麼時候辦完事?中午的時候你爸可能回不來,要不晚上吧!正好莉莉也回來了,她上午也有事要處理一下,你哥那邊是什麼狀況?"

"那就定在晚上吧!我想哥哥是可以理解的!"看見盛軍盛叔叔跟自己打招呼,王陽也是趕緊的說到,"媽,大哥叫我了,我不跟你說了,晚上的時候多做一點好吃的!"

掛斷了電話,王陽也是在盛軍的示意之下看了一下走廊的位置,一個略顯瘦弱的中年人走向了門口的位置,穿做倒是有那麼一些商務精英的味道,帶著一副金絲的眼鏡,王陽的腦海里面並沒有什麼印象,盛軍也是搖搖頭.

"你好!"盧明打開門之後,看著房間里面的情況,眉毛也是跳動了兩下,很顯然發生的事情並不在自己的預料當中了,丁羽則是坐在了一張椅子上面,根本就沒有要起來的意思,而地上面除了兩個依舊在那里躺著的之外,另外一個已經癱軟在那里了,另外兩人還在那里舔著牆上面的血跡,非常的用力.

丁羽用手擎著自己的下巴,看著來人,盧明也是把目光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微微的一笑,"大家好,我是云海房地產公司下屬的部門經理,我代表公司方面對家屬表示誠摯的問候,並且予以道歉,對于先前時候所發生的事情,我們會表示衷心的歉意!"

隨即盧明也是從自己的手包里面拿出來一張支票,"這是一點小小的心意,一百萬!"說話的時候,也是放在了床頭櫃的位置,丁羽依舊沒有任何的言語,就是那麼注視的看著而已,隨即也是從兜里面掏出來一盒香煙來.

香煙並不是非常的高級,丁羽也是把香煙叼在自己的嘴上面,不過卻沒有抽的意思,對高捷示意了一下,看見高捷擺手拒絕,丁羽也沒有任何的勉強,"我不要錢,我要我的丈夫,把我丈夫還給我!"

丁羽也是對高捷示意了一下,隨即用手敲了敲旁邊癱軟坐在那里的混混頭頭,然後用打火機把自己的香煙給點著了,小頭頭有那麼一些不太明白,這位究竟是什麼意思,不過隨即也是醒悟了過來,然後伸出來自己的雙手,接煙灰.

"挺聰明的,怎麼就做糊塗事呢?"丁羽也是笑了起來.隨即也是彈了兩下煙灰,"一百萬買條命,你覺得合適還是不合適嗎?"丁羽根本就沒有對面前的這位經理說,而是對著旁邊的小混混說話.看那個意思,態度有些輕浮.

小混混看了一眼經理,自己又不是什麼傻瓜,這樣的問題還是不要開口說比較的好,丁羽也是哼笑了一聲."當個混混可惜了!"隨即丁羽也是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經理,"殺了人,一百萬想解決所有的問題,那麼你的命值多少錢?"

看著要說話的高捷,丁羽擺擺手,站在那里的盧明看著丁羽,自己很是確定自己以前的時候沒有見過丁羽,但是這位的氣勢呢?就算是董事長的身上面貌似也沒有的,沒聽說死的那個家伙還有這樣的關系,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

"對不起.我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個樣子,對此我們願意負責!"甭管怎麼樣,先把眼前的事情給糊弄過去了,接下來的事情慢慢的談,自己解決不了這個事情,但是並不代表著背後的人同樣的也解決不了,一級壓一級的.

"是呀!你們負責!呵呵,現在我要讓人活過來,你們也能夠負責嗎?"丁羽搖頭不已,隨即也是把煙頭掐滅在了小混混的手里面."如果說老鬼死在了戰場上面,我無話可說,但是人死在了你們這些雜碎的手里面,這個問題我就忍無可忍了!"

說話的時候.又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丁羽看了一下進來的這個人,也是冷冷的一哼,"哦,背後撐腰的來了!"看這個意思,也是根本就沒有要把進來的這位放在眼里面的意思.竟來的警察也是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

"我接到報案!"

丁羽抬起來自己的手,"報案不報案的事情另外一說,我問你一件事情,死者死了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出警,因為什麼?不要跟我說什麼狗屁的調查,我身邊的這位就是警察,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解釋,究竟是因為什麼?"

"你無權問我這個事情!我也不需要回答!"來的這位態度貌似也是挺強硬的.

丁羽聽了之後也是笑了起來,"我明確的告訴你,這件事情如果說跟你有一丁點的關系,哪怕有人刻意的暗示過你,你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所以你不做任何的處理.

我讓你下輩子,下下輩子都翻不過身來,不僅僅是你,哪怕是你兒子,你孫子,上至你祖宗八代,我一個都不會繞過.別跟我說你的關系究竟有多硬,咱們可以明著來,我讓你先出手,我就在這里等著,如果說我今天不把你這身皮給你扒了,今年不把你給斃了,我跟你姓!"

進來的這位,那個垂在那里的手臂微微的哆嗦了一下,這個也是被丁羽給抓了一個正著,這位的說話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駭人了,丁羽看著這位的表情,也是點點頭,"有沒有什麼想說的,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到時候想說就晚了!"

丁羽的話並沒有說話,"你只有一次說話的機會,記住了,你只有一次說話的機會,這件事情誰跟你暗示過,你一個屁大的官撐不起來這個帽子,說出來,我只扒了你的皮,要了你的小命,到此為止,但是我讓你全家都活著.我保證背後的人都會跟著你陪葬,你不說,我要了你全家人的命!聽懂了嗎?"

進來的這位嘴角有那麼一些抽動,自己過來可不是為了透露消息的,眼前的這個家伙是瘋子嗎?自己被他的說話呢?多少也是說得有那麼一些惱怒的感覺,隨即也是微微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看著他的樣子,丁羽點點頭.

"嗯,看來你是做出來了選擇,那就不用說什麼了,外面站著吧!我這個人雖然有些難以自己評價,但有的時候還是講道理的,我給過你機會,但是你自己沒有珍惜,這個就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了!"

丁羽看了一下他胸前的警號,也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來,"喂,調查一下xxx,我要知道他祖宗八代的事情,包括他的領導,下屬,甚至是派系,我給過他機會,他自己沒有珍惜,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不好意思了.

國內的事情不用管,國外的關系我來處理,頂多就是欠一個人情而已,我相信會有人願意看到這個事情發生的!"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放下來手中的電話,然後把目光放在了盧明的身上面,"現在輪到你了,你跟我說一遍!"(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零二章 我是來動手的    下篇:第二百零四章 我只要結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