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百零二章 我是來動手的   
  
第二百零二章 我是來動手的

沉悶的氣氛還是由王陽來打破的,"爸,先前的時候哥哥遇到了一些事情!"王陽之所以這麼的說,是看到父親跟哥哥之間貌似太多的言語和交談,這個氣氛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尷尬了,自己把這個話題給挑起來,那麼彼此之間的交談就水到渠成了.

有的時候這個氣氛還真的就不好由當事人來打破,畢竟都是有那麼一些矜持,而自己就不一樣了,所以說起話來沒有那麼多的顧及,非常的自然.

王成林看著自己的二兒子,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先前王陽打了電話回來,說你的戰友出事了?好像還挺嚴重的."王陽聽了這個話,也是癟了一下自己的嘴,要知道父親從來都沒有問及過自己的私事,但是今天在哥哥的身上面破例了.

說起來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小羨慕的感覺,當然了也有那麼一些小嫉妒,丁羽琢磨了一陣,"具體的情況不是那麼的清楚,還要看看情況再說,相信可以解決的!"話說的好像很是輕巧,但是這個言語當中確實透露了相當的自信.

這個問題你願意還是不願意管的,我相信我自己是可以解決的.

王成林在自己的兒子來了之後,就一直的都在觀察著自己的這個大兒子,從他離開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自己無數次的幻想,這個孩子長大了之後究竟會長成什麼樣子,又會做什麼樣子的工作等等,但是兒子進來來到了自己的身邊,自己又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真實.

這種感覺甚至是有那麼一些虛幻,王成林還真的就有些害怕,害怕自己這個夢突然之間的就醒了,然後發現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盛叔叔跟我談及過你的情況,當時的時候他親自的來了!原本我打算親自的去看一看,但是因為工作和其他方面的原因,耽擱了下來.還有我曾經給你打過了電話,但貌似都沒有接通,看來你對于這個父親很有想法!"

王陽有些意外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父親會這麼的說.隨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哥哥,從了解的情況來看,哥哥的態度多少是有那麼一些狀況的,現在這個時候父親說了這樣的話,他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表現呢?

"情緒上面有那麼一些彷徨吧!對于一些事情的處理也是稍顯忙亂.所以沉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可能會把事情處理的更好一些!"丁羽的這個解釋呢?還真的就讓王長林說不出來任何的話,至少聽起來是合情合理的.

王長林的眼睛微微的一亮,確切的來說是閃耀了一下子,自己兒子的這個回答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巧妙,刻意回避了一些話題,但是又讓自己能夠接受,同時他自己呢?有沒有太多的麻煩,要知道自己的兒子還是一個年輕人.

在這個年紀上面,能夠有這樣的沉穩.真的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不過可惜的是他走上了醫生這條路,這個有那麼一些浪費呀!如果說能夠接自己的班,那麼自己甚至可以預見將來的時候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情況.

"有沒有想過換其他的工作?"王長林從來都沒有對自己的小兒子說過這樣的話,但是今天破例太多了,看的那邊的王陽目瞪口呆.

"沒想過,當初的時候在電業那邊干了一段時間,不過後來還是尊重父親的意見,去學醫了,學醫之後發現在這個方面還是很有興趣的.而且所有的基礎都是建立在學醫之上的,現在就算是想要更換門庭,也已經不可能了!"

果斷,王長林也是下了這個方面的判斷.自己的這個兒子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了不得,自己在仕途上面曆經風雨,對于很多的事情,都需要前思後想,然後再做出決斷,自己的這個兒子在第一時間就拒絕了.表現的倒不是很強硬,但是理由讓人無可挑剔.

因為時間上面真的是有那麼一些晚,隨即很快大家也是去休息了,丁羽倒是沒有太多的陌生恐懼感,這樣的問題在部隊當中就已經解決了,早上的時候,丁羽醒來的很早,隨即也是在自己的房間里面做一些運動.

王陽過來的時候,丁羽還沒有運動完畢,看著在地板上面運動的哥哥,王陽感覺到的不僅僅是好奇,還有些許的震驚,這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玩的,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見過那個人是這麼玩的,太誇張了.

就三根手指頭撐在地板上面,整個人倒立,然後身體的重量就控制在三根手指頭上面,整個人還在空間坐著各式各樣的花哨動作,看得王陽也是感覺自己有那麼一些沒有睡醒的感覺,自己絕對是昨天晚上的時候沒有睡好.

丁羽並沒有因為王陽的到來就有任何的停頓,一直等鍛煉完畢之後,這才起身,看著床邊放置的衣服也是點點頭,隨即去洗漱了一番,換了衣服來到了樓下,看著在那里做飯的父親也是問候了一聲早上好.

丁羽早飯吃的算是比較多了,王長林親自的下廚,王陽吃的也不少,吃過了東西之後,王並沒有離開,而是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說到,"小羽,你戰友的事情我聽王陽說了,我讓盛軍跟著你,他是盛叔叔的小兒子!"

對于父親的安排,丁羽沒有表示反對,但也沒有要同意的意思,王軍看著自己的兒子,也是對王陽示意了一下,讓他注意一點,自己白天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處理,肯定是不能夠陪著自己的大兒子,而且出的這個事情呢?讓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擔心.

盛軍開的是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從外表還真的就看不出來有太多不一樣的地方,問及了地點之後,盛軍也是驅車前往,有關丁羽的事情呢?盛軍還真的就知曉一些,不是父親告知自己的,而是王哥告知自己的.

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所以也就沒有太多的隱瞞.

來到了地方之後,丁羽就看見了在道路旁邊蹲著抽煙的高捷.還沒有等車停下來,丁羽就已經打開了車門,隨即也是沖車上面跳了起來,高捷在看見丁羽的時候.也是順勢的站了起來,不過腳邊的位置全部都是煙頭,密密麻麻的.

"人呢?"

"在醫院的停尸房里面,嫂子也在醫院里面躺著,她也是受了一些傷.精神上面受到了高度的刺激!"說話的時候,高捷也是用腳狠狠的擰了一下地上面的煙頭,"現在沒有辦法認領尸體,那邊找了人,我先前的時候過去,還挨了兩腳!"

"上車!"隨即丁羽二話不說的上了車,高捷看了兩眼,隨即也是跟著丁羽上了車,車里面的空間還是很大的,"王陽.這位是我的戰友高捷,現在是專業到了公安局,高捷,這個是家里面的人!"

"高哥,你好!"王陽也是率先伸出來自己的手,高捷也是應對的握了一下,隨即也是點點頭,"我先前的時候進去看了一眼,致命傷在後腦了,受到重擊死亡了.退役的時候傷殘了,回來做了一點小買賣,生活還不錯,沒有想到這一次折進去了!"

"我走的時候他還好好的!"丁羽微微搓動了一下自己的手.高捷也是歎了一口氣,"整個人全部都廢了,能活下來就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看個攤子還可以,至于其他的勞動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我跟老鬼見過.哭了一場,喝了一場,沒想到生死兩隔!"

這樣的事情如果說發生在戰場上面,誰也不會如此的痛恨,但問題是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了現實的社會當中,這個就讓人有那麼一些接受不了,"讓人活生生打死的,身上面傷痕累累,本來就殘廢了,加上出現了這樣的狀況,能有什麼好結果?"

丁羽從自己的兜里面掏出來一盒香煙來,給高捷遞了兩根過去,"敬老鬼!"多余的話丁羽並沒有說,高捷抽了兩根煙,丁羽抽了一根煙,王陽也是注意到,兩個人這一口下去,整根煙就剩下來小半截了.

來到了醫院這邊,高捷也是走在了前面,很快也是來到了嫂子的病房,但是剛剛的來到走廊這邊,就聽見里面叫喊的聲音,高捷也是快步的往前走去,丁羽微微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不用看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高捷的表現已經說明了一切.

來的時候,高捷已經擠進了病房當中,在病房的外面倒了幾個人,不過都是東倒西歪的那一種,高捷的出手呢?還是很有分寸的,眾人也就是懵了一下而已,隨即也是罵罵咧咧的,掙紮的爬了起來,有人也開始抄家伙了.

丁羽慢慢的走了過去,走廊這邊聚集了不少人,丁羽拍了一下一個家伙的後背,在這個家伙轉過來的時候,對著胃部的位置就是一拳,隨即一腳踹了出來,這個家伙凌空的跪著就飛了出去,隨即整個人在地上面滑了出去.

隨即第二個人也是同樣的如此,丁羽的動作並不花哨,也就是一拳一腳,但是只要挨上的,全部都在地上面躺著開始吐,身體卷曲在那里,整個人完全都不好了,剩下來的兩個人有些意外的看著丁羽,什麼地方來的?好囂張呀!

"兄弟!"這個話剛剛的說完,丁羽隨即就是一巴掌,那位直挺挺的就倒下來了,就好像是木棍一樣的倒了下去,門口已經沒有其他人了,丁羽也是慢慢悠悠的往病房里面走去,看著里面的情況,也是順手的把門關上了.

房間里面的幾個人都在拉扯,丁羽拽過來其中一個拉著高捷的人,直接的就抓著他的脖子,然後順勢的灌在了牆上面,一下,兩下,沒有絲毫的客氣,這兩下直接的就把房間里面的其他人人都給驚呆了,高捷也是看了兩眼,"羽毛,別沖動!"

丁羽隨即也是松開了自己的手,而被撞了兩下的這個人也好像死蛇一樣的倒了下去,丁羽隨即也是對另外揪著高捷的人勾了兩下自己的手指,"過來,把血給我舔乾淨了!醫院呀!挺乾淨的一個地方,怎麼能夠髒了呢?"

"尼瑪的!"這個話剛剛的說完,隨即這位就被踹飛了出去,直接的就踹在窗戶上面,醫院還是建的比較高級.這個窗戶都是特制的,很顯然也是為了預防其他的事情發生,真的要是有人從這里跳下去的話,醫院的責任.這一點醫院方面必須要有這個防備.

其他人第一時間就退到了一邊的位置,進來的這位太燥了,丁羽又指了指另外一個家伙,"把血給我舔乾淨了!"高捷也是在旁邊勸慰的說到,"羽毛.別沖動,有話好好說!"

丁羽根本就沒有要理會的意思,"嫂子,對不起,來晚了!"說完了以後也是看向了高捷,"這個事情既然我來了,那麼就我來處理,你不方便,也不合適!"高捷聽了之後,也是雙眉豎立.不過丁羽搖搖頭,意思很是明顯,畢竟他有著官方的身份.

這個職位呢?是奮斗多少年而來的,不能夠丟棄,畢竟還有家庭,丁羽在這個方面呢?就沒有這個擔心了,高捷也是點了一下頭,"羽毛,輕一點,出手重一點無所謂.但是有點咱們需要提前說明了,不許下死手!"

丁羽這個時候又是勾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把牆上面的血給我舔乾淨了!"剩下就三個人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位進來之後也不說話,直接的就開始動手,而且這個動手也太尼瑪狠了,完全就是沒有任何顧忌的那一種.

"我們是...."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跟我沒有關系.現在在這個房間里面,我讓你們把牆上面的血給我舔乾淨了,出了這個房間再說出了這個房間的事情!"說話的時候,丁羽也是看了一下床邊的一摞錢,大約十多萬左右.

丁羽隨即也是拿出來自己的電話,給自己的助理打了過去,"給我取點現金,我有用,放在你身邊了!"放下了電話之後,丁羽重新看著那三個人,"怎麼個意思?還非要讓我動手?就算是想要打電話,你們也給我舔乾淨之後,再說!"

說話的時候,門口也是傳來了敲門聲,隨即王陽推開了門,"哥,有警察來了,怎麼處理?"雖然王陽也是看見了屋里面的情況,輕輕笑了一下,丁羽又是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讓他們領導進來,其他人外面站著!"

王陽點點頭,隨即也是把門關上了,丁羽隨即也是走到了三個人的面前,每個人兩記大耳光,隨即也是抓著其中一個人的頭發,暴怒的撞向了牆,就算是敲鼓都沒有這麼響的,這位的臉撞了一下都已經滿臉桃花開了.

實在是太痛了,隨即也是下意識的用自己的手撐著牆,但是根本就沒有用,這個力道實在是不成任何的比例,咣當了幾下之後,這位也是軟了,但就算是這個樣子,丁羽依舊沒有任何要松手的意思,旁邊的兩個人這個時候已經嚇尿了.

然後兩個人直接的就跪在那里,等丁羽松手的時候,門口又一次的傳來了敲門的聲音,隨即又三四個警察推門魚貫的走了進來,"關門!"丁羽眯縫著自己的眼睛看了一下帶頭的警察,帶頭的警察看著屋里面的情況,也是咽了一口唾沫.

這屋子里面究竟發生過什麼情況?怎麼會這個樣子?後面的警察聽到丁羽這麼的說,隨即也是走上前來,但是看著丁羽的眼神,也是感覺頭皮有那麼一些發麻,然後往後退了兩步,而這個時候王陽已經把門關上了.

丁羽看著進來的警察,"都是領導?靠牆站著吧!別耽誤我辦事!"帶頭的警察也是給丁羽打了一個敬禮,"這位同志!你好,我們...."

說話的時候,丁羽已經把掛著點滴的吊墜給摘了下來,放在手里面掂量了兩下,雖然是鋼的,但對于丁羽來說,跟面捏的沒有任何的區別,很快就被丁羽給收拾乾淨了,成了一根小鋼棍,別說,還真的就是相當的順手的意思.

旁邊的幾個警察看著地上面的零碎,直接的就閉嘴了,就算是塑料的,你也不用這麼的干脆吧?更何況這個還是鋼的,隨即丁羽也是用鋼棍比劃了兩下,對跪在地上面的一個家伙比劃了兩下,"誰讓你們來鬧事的!"

隨即用腳抬起來這個家伙的一直手臂,在沒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之下,手里面的小鋼管也是揮動了下來,旁邊的警察下意識的就是一閉眼,而跪在地上面的那個家伙隨即也是一嗓子,這個聲音甚至把外面的人都給嚇到了.

屋子里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個聲音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駭人了?丁羽用小鋼棍敲了敲這個家伙的腦袋,"沒事,就是手掌里面的骨頭斷了幾根而已,不是什麼大毛病,好好的修理還是能用的,放心!我有分寸!"(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零一章 事發突然    下篇:第二百零三章 肆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