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九十五章 談判應該公平一點   
  
第一百九十五章 談判應該公平一點

王陽挖了一下自己的耳朵,"丁羽,這個名字我聽過,聽說他跟王家王老三的關系很是不錯,原來的時候在京城貌似也是鬧出來不小的動靜來,夏陽和鍾芸兩個人甚至對他動手了,不過丁羽究竟是干什麼的,貌似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

因為涉及到了自己的親哥哥,王陽也是把能夠想到的東西全部的都說了出來,不過這些東西呢?都是道聽途說的,這個還是因為自己的身份比較的高,一般人還真的就很難說出來其中的一二三來,是真的不能.請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

聽著兒子的介紹,蘇元也是感覺挺奇怪的,能夠一下子拿出來兩億三千萬,這個恐怕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做到的,但是自己的這個兒子一下子全部都拿了出來,感覺有點小可怕,甚至是有那麼一些小恐懼的感覺.

"媽,要不要我去找一下王老三?"雖然說王建國在年紀上面遠大于王陽,但是彼此家庭身份的差距,導致了大家還真的就不是一個層次上面的人,錢不錢的這個東西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這一點大家心知肚明.

"家里面的事情先不要跟外界有任何的透露,你哥哥呢?身份比較的特殊,現在這個時候暴露他跟王家之間的關系,會不會出現其他方面的問題和狀況,很難說!"蘇元這個時候也是能夠理解公公和婆婆的難處,自己何嘗不為難呢?

王陽想了一陣,"那麼我跟他接觸一下,應該可以吧!問題是我的這位哥哥知道家里面的情況嗎?他對家里面是什麼樣子的"蘇元猶豫了一下."不同意,但是也不反對.究竟是因為什麼,你爺爺和奶奶也不太清楚.家里面還有你盛爺爺接觸過,也就是他們三位而已!"

"不同意,也不反對?這是什麼意思?"王陽感覺有那麼一些不理解了,難不成自己的哥哥對于家里面沒有其他的什麼想法嗎?自己為什麼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現實?要知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身份,都是拐著彎的往自己身上面靠.

而自己的這位哥哥呢?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後,竟然表示出來這樣的態度,這究竟是什麼問題所造成的呢?王陽實在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明白,所以也是自己的母親,希望能夠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結果是頗讓人感覺失望的.

送母親回去的時候,老爺子和老太太兩個人也是坐在屋子里面,保健的醫生剛剛檢查完,正在做一些囑咐,問題都不是很大,基本上都保持了正常,對于像是這樣的老年人,能夠有這樣的情況就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

"去?"把保健醫生送走了之後,蘇元也是在一邊的位置坐了下來.",也就是遠處偷偷的眼,不過他就是在門口露了一面而已,好像是送外賣的來了.也不知道怎麼搞的,送外賣多不衛生?怎麼想的?"

這個話多少有那麼一些埋怨丁羽養父養母的意思,來了之後也不做飯.竟然還買外賣,坐在一旁的王陽也是心下一笑.自己的母親好像有些吃味呀!不過王陽對于自己的那位哥哥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有興趣,自己真的想要了解了解.

雖然王建國盛情邀請.但是丁羽晚上的時候卻沒有應約,因為有人先前的時候就已經找到了自己,是軍方的人,先前給自己發出邀請的人,也是自己的大隊長孫君,因為什麼方面的事情,並沒有事先的時候告知自己,但是寓意可以說是非常的明顯.

吃過晚飯不長的時間,兩個小家伙就顯得有那麼一些困頓了,哈欠連連的,好在先前的時候都已經洗過澡了,不然的話現在還真的就不太好處理,間,也是差不多了,雖然說距離正常人睡覺還有很長的時間,但是孩子畢竟是孩子.

跟父母說了一聲,丁羽就出去了,門口的車已經等在了那里,在車里面的孫君,丁羽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了招呼,孫君也是注視的羽,笑了笑,臉上面的表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輕松.

"這麼說來,這半年的時間你是准備在國內度過了?"

丁羽點點頭,"差不多吧!已經跟醫院那邊簽過了協議,加上本身已經到了一定的瓶頸期,需要一定的積累,而國內的環境相對來說還是很不錯的,至少病人的基數相當的大!這是優勢!"反正也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所以丁羽也是親自的解釋了一番.

在大街上面饒了幾圈,也是把丁羽帶到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隱秘的地方,頂上面的國徽,丁羽也是注視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自己也曾經是其中的一員,但曾經是其中的一員而已,自己現在已經退役了.

在空蕩的房間里面等候的時間並不是很長,隨即就有人走了進來,腳步相對來說比較的重,丁羽一直都站在了那里,人之後也是注視的段時間,來人也是注視的打量著丁羽,大家相互的審視著,房間的氣氛略顯有那麼一些沉重.

不過來人並沒有讓這個氣氛沉悶太長的時間,"丁羽你好,很高興能夠在這里見到你!"丁羽隨即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你好!"除此之外,丁羽就沒有了其他的言語了.

"請坐!"來人隨即也是拿了一瓶礦泉水放置到了丁羽的身前位置,"抱歉,這里的條件比較的簡陋,所以請見諒!"丁羽並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然後端坐在那里,請自己來,絕對不會是為了喝礦泉水這麼的簡單.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姓馮.馮少川."下丁羽的面部表情,這位也是繼續的說到."我主要負責調查一下當初你退役的事情,你可能了解一些.也可能不太清楚,當初的時候你是部隊方面秘密培養的多方面複合型人才,你這樣的人是不允許離開部隊的!"

丁羽微微轉動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很顯然對此有那麼一些不太明白,馮少川也是解釋的說到,"在特種隊伍當中,每個人的分工可以說是相當的明確,但你是其中的另類,你對于每個人都有所沾染.當初的時候也是屬于一種實驗!"

"不是很了解!"丁羽的回答可以說是相當的謹慎,對于這樣的情況自己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了解,當初的時候自己感覺在隊伍當中比較的特殊,但究竟是因為什麼特殊,這個問題沒有人跟自己解釋,自己也沒有要去打探的意思.

畢竟當初的時候自己所在的部隊屬于秘密單位,自己需要聽從命令,至于個人的意願嗎?基本上是不能夠有的.馮少川羽,對于丁羽的謹慎表示了自己的欣賞.他取得了現在的成就,但是依舊沒有任何的驕傲和張揚,有點意思呀!

"當初的時候對你的特殊情況,自身有所了解嗎?"

丁羽想了一陣."時間過得太長了,差不多都已經忘記了,現在學的是醫學.天天手術,占用了腦袋里面太多的空間!"在有關問題的回答上面.丁羽還是秉承了以往時候小心謹慎的風格,該說不該說的.都回避了.

而在另外的房間里面,兩位肩膀上面金光閃閃的老者也是相互的,"這個小家伙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謹慎和小心,都已經現在地步了,他依舊還是保持著這樣的心態,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難怪他取得了現在這樣的成功!"

另外的老者也是笑了起來,不過也是有那麼一些感歎,"具有獨特性,而不具有普遍性,他對于自己有著清楚的認識,同時對于自己的目標呢?有著相當的明確性,從這一點來說,這個實驗還是有成功的地方,但同樣的,失敗也不少!"

"丁羽取得了成功,但是從他融入社會的效果來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差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精神壓力過大的緣故,從我得到的報道來羽的表現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正常,至少一個常人不應該是這樣的表現,你認為呢?"

"有著些許的問題,但是他現在的手里面可是握著英國方面給與的特殊豁免權,這個對于國內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我們也試探過幾次,英國方面對此完全就是閉著自己的眼睛,當然了這里面也跟丁羽本身的勢力有著相當的關系!"

對于丁羽本身勢力的摸底呢?到現在為止,依舊還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了解,這個涉及到了丁羽核心方面的一些問題,但是在這一點上面,丁羽非常的謹慎,"你覺得這樣的方式好嗎?還有就是丁羽能夠接受嗎?"

"誰知道,的反應再說吧!"

不過房間里面的馮少川多少感覺有那麼一些郁悶,跟丁羽的聊天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愉快,要知道丁羽也是從軍方走出來的,性格方面應該豪爽一些的才對,但是給與自己的感觸呢?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丁羽油滑的厲害.

這個才幾年的時間呀!丁羽怎麼就能夠變成這個樣子呢?反正自己跟他的交談,容很廣,但是實際上面呢?非常的空洞,甚至于馮少川故意的去引申了一些問題,但是卻被丁羽給巧妙的回避了,完全就不會正面的來回答.

結果是讓馮少川感覺有那麼一些郁悶,自己很少在如此正面的談話當中出于如此的下風,不過仔細的想一想,貌似也是正常的狀況,丁羽受到的訓練是完全就不一樣的,所謂的刑訊和誘導對于他來說,完全就是家常便飯,不值得一提的.

雖然說脫離了部隊很多年了,但是丁羽並沒有太多的更改,依舊保持了在部隊里面的優良作風,從這一點來說,丁羽還是可取的,當然了最終的結果是什麼,這個問題真的就不太好去評斷.至少這個問題,不是自己可以隨意去決斷的.

"跟你的談話很愉快!"隨即馮少川也是站起來跟丁羽握手.實際的談話有些空洞和無聊,但是該有的風度還是應該有的.這是必須的,沒有辦法的事情.

等馮少川出去不長的時間,又有人走了進來,隨即丁羽也是站了起來,進來的這位丁羽並不認識,丁羽並沒有去在乎他肩膀上面的金星,只是盯著他的頭發陣,非常的有意思,短寸的頭發.就好像鋼絲一樣,根根直立.

而且人的面部表現,顯得非常剛毅,丁羽之後,也是打了一個敬禮,這個也算是給予丁羽一定的尊重,丁羽則是站在了那里,很是筆直的站在了那里,"我是耿直.很高興認識你,丁羽,請坐!"

來人就是說了自己的姓名而已,並沒有要做自我介紹的意思."丁羽,你曾經是部隊當中走出來的戰士,現在軍方需要你的幫忙.我想在彼此的接觸當中,我們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我的這個說話有些直接,請見諒!"

坐在沙發上面的丁羽.這個時候卻是往後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雙手插在自己的胸前位置,從這個坐姿上面來說,絕對的不合格,但是這個也是丁羽一種態度上面的彰顯,站在另外房間的兩個老者,羽的這個樣子,也是笑了起來.

丁羽用自身的姿勢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可以幫忙的時候,自己是絕對不會推辭的,但是如果涉及到了一些其他方面的問題,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候,最好也不要勉強,讓自己陷入到尷尬的境地當中,那樣的話對于彼此之間的關系也是一種傷害.

耿直是不是聽明白了,這個問題不要緊,至少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耿直羽的坐姿微微的有些生氣,所以也是皺起來自己的眉頭,然後用手重重的敲了兩下桌子,"丁羽,你應該清楚,你是部隊當中培養出來的!"

"我沒有忘記!"丁羽面帶微笑的說到,"但是我已經退役了,我的檔案上面應該很清楚的寫明這些問題和狀況的,還有我現在是一名醫生,同樣的也是為社會服務,貢獻的方向可能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了,但是結果都差不多,不是嗎?"

很顯然丁羽這麼的說有那麼一些狡辯的意思,但是在這個問題上面,耿直還真的就不太好去說什麼,難不成要否認丁羽在醫學上面的成績是假的嗎?還真的就不能夠這麼的去說,如果這麼的去提及,這個就是在破壞彼此之間的談話氣氛.

"好吧!那我們來談談合作吧!"耿直也是有那麼一些直接了當的說到,這個話說顯得過于的直率了,丁羽雖然說也是一個直脾氣,但是對于這樣的狀況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准備不足,現在這個時候就開始談條件嗎?為什麼自己一點准備都沒有?

"談合作?"丁羽隨即也是笑了起來,"合作是指彼此都有需求的,我的手上面有你所需求的,但問題是你的手上面並沒有並沒有太多我需求的東西,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現在需求什麼,這個問題相比大家的心里面都清楚,不是嗎?"

"你小子有些不太痛快!"就在耿直說話的時候,門口也是傳來了一陣的響動,隨即也是位老爺子走了進來,兩位老爺子的時候,丁羽也是站了起來,神情有那麼一些無奈,但是眼神當中又是透露出來些許的狡黠,很是不一樣的那一種.

"不是這個小子不痛快,而是這個小子實在是有些太過于的精明了!"進來的兩個老者羽,也是笑著的說到,"好了,別站著了,你也想著我們兩個老家伙什麼時候會出來吧!現在我們已經出來了,你滿意了?"

"不敢,就是感覺談判應該是公平的,如果不公平的話,彼此都不會太滿意的,而不滿意呢?就是引起來各式各樣的分歧,與其這樣,還不如一開始的時候就談不攏,那樣的話對大家都有好處的,不要弄得愛不愛,狠不狠!"

"推辭詭辯!"其中的一個老者也是笑罵著的說到,"不過也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你說的這個擔心呢?也是其中的一方面,我們誰都不想面對這樣的狀況,這是一定的!"

"跟軍方達成協議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我曾經是戰士,所以我對此非常的清楚,我需要對此保持一定的警戒,請原諒我的直率,這個是我最為真實的想法!"丁羽也是一點的都不客氣,直接的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丁羽,有的時候太聰明不是一件好事,你應該明白的!"

"正是因為太明白了,所以才有這個方面的擔心呀!"丁羽也是絲毫不客氣的說到.(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知曉    下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另有所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