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七十七章 惶恐不安   
  
第一百七十七章 惶恐不安

丁羽對于老太太的不滿顯然是不太清楚的,但是夏家這個時候卻是感覺到了一定的威力,先前軍方的事情呢?已經讓夏家有那麼一些敏感了,現在呢?貌似又是有一股寒流吹了過來,雖然還未近身,但是寒冷已經快要彌漫全身了.△頂點說,..

夏家有那麼一些不明所以,夏陽已經投靠了某個大勢力之下了,這個也算是夏家的一次試探,本來以為沒有什麼事情了,但是現在呢?又鬧出來了動靜,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現在這個時候,究竟是誰對夏家出手,出手的呢?又是哪一方的勢力?

還有就是這件事情是不是跟丁羽有關系呢?這些問題夏家都想要知道,但問題是丁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而且先前時候對丁羽的出手呢?已經是激怒很多方面了,如果現在繼續的對丁羽出手,這個恐怕就不僅僅是激怒這麼的簡單了.

但問題是不試探一下丁羽,怎麼知道背後站著的人究竟是誰呢?這個對于夏家來,同樣也是一個問題,也就是,這是一個兩難的選擇,如果現在對丁羽出手,那麼就死的痛快一,甚至是明明白白,如果繼續的抻著,就是慢性死亡而已.

但是轟轟烈烈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就算是夏家有這個打算,其他人也不會同意的,但就這麼的苟活,對于夏家來,也是相當屈辱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個的丁羽而已,竟然讓整個夏家都束手無策.太丟人了.

夏陽對于這個事情也是痛恨萬分,當初的時候落在了陷阱當中.沒有想到到現在依舊沒有辦法掙脫出來,死死的被拽著.沒有任何的辦法.自己以為已經掙脫了,但是那里想到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自己有那麼一些掩耳盜鈴了.

但問題是對丁羽出手呢?自己已經是相當的後怕了,當初的時候呢?雖然自己的老爹站了出來,但是在一定程度上面,家族的勢力貌似已經有那麼一些要放棄自己了,如果不放棄自己的話,那麼自己現在絕對不會是這樣的狀況.

這簡直就是一定的,政治從來都沒有任何的親情存在.有的永遠都是利益,當初的時候自己被認可,那個是因為自己可以創造價值,而且有利用的價值,但是發生了丁羽的事情之後,自己雖然還可以創造價值,但是被利用的價值已經沒有多少了.

現在讓自己去繼續的試探丁羽,那就是徹底的榨干自己的價值,至于價值被榨干了之後.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這個甚至都不需要去明了,這樣的事情夏陽見過的太多太多了,地球離開了誰都是同樣的轉動.家族乃至背後的勢力,會推出來另外的人代替自己的.

對于這樣的情況呢?自己是痛恨的,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無奈.想要掙脫這個局,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困難.如果自己掙脫不開的話,那麼以後呢?就只能是當一個花花公子了.再也沒有跟王建國叫板的身份了.

到時候王建國跟自己的關系呢?可能會突然之間的轉變開來,原本的時候大家打的不可開交,但是如果自己真的落敗了,那麼彼此之間的關系反而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因為彼此之間已經不對立了.

換做另外一個角度來,自己得到的只是王建國的憐憫而已,除此之外就真的不需要做其他的解釋了,因為結果就是這個樣子的.所以現在夏陽也是在思考這個方面的問題,究竟要如何的去做才能夠破局呢?自己才能夠從這個漩渦當中掙脫出來?

"你找我干嘛?"王建國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眼夏陽,不過隨即也是拿了一瓶礦泉水放置到了夏陽的面前位置,"起來呢?我們彼此之間的關系貌似有些敵對吧!反正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和悅,你來找我,我的心肝有些撲通撲通的亂跳呀!誰知道你背後的手里面是不是握著菜刀,起來我還真的就是有些擔心."

"有人要找我的麻煩了!"夏陽的精神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家族方面呢?很多人對于我的態度呢?都是想要取而代之,我需要想辦法度過眼前的這個難關!"

"這倒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你可以去找你背後的那位,再者我都已經了,我們彼此之間的關系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友好,甚至是敵對的,你落難了,對于我個人來,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至少我現在是很快樂的!"

"是真的嗎?"夏陽也是反問的到,"雖然我們彼此之間的關系是敵對的,但是你覺得我倒下來了,對于你來,真的就是一件好事嗎?至少我不這麼的去看!"

"行了,我知道你要什麼!王建國也不是什麼傻蛋,自己跟夏陽呢?就是兩個代表性的人物,甚至是屬于標杆的那種存在,相互之間呢?也算是比較的了解,如果夏家推出來自己的其他人呢?王建國未見得會熟悉!

雖然彼此之間是對手,但是並不代表著就不可以相互的合作,這個完全就是兩回事情,現在夏陽打的就是這個方面的注意."不過夏陽,你也知道應該的,我已經有了公職在身,繼續的摻和這些事情呢?貌似有那麼一些不務正業的!"

這個話是實情,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呢?就是談條件,你來找我這個事情,我憑什麼要跟你配合,雖然新上來一位我不熟悉,在這個過程當中可能會出現各式各樣的麻煩,但是那又怎麼樣?有些事情呢?還是需要看情況的.

"你知道我現在拿不出來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那就是空手套白狼了,這樣的事情我恐怕沒有辦法服丁羽!"王建國直接的就搖頭了,"你可能了解丁羽.也可能不太了解丁羽,這個家伙是一個怪人.站在我個人的角度來看,他未見得會對你有多大的興趣.至少現在是這個樣子的!"

"我就這麼的不值得一提嗎?"

"這個話倒是不能夠這麼的去,相對而言呢?你跟他之間的矛盾真的能夠大過馬家和宋家之間的矛盾嗎?但是直到現在為止,你看見丁羽對馬家和宋家出手了嗎?根本就沒有,相對于馬家和宋家給與的屈辱,你的那些算不了什麼的!"

"這個也正是我感覺不解的地方,怎麼個意思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請教過一些人,有的時候未知的恐懼比死亡更加的可怕!"到這里的時候呢?王建國也是刻意的笑了起來,"當然了這個是我個人的一看法而已.你也許感覺到了,也許沒有感覺到,不過我也就是這麼一而已,誰知道呢?"

聽了王建國的話,夏陽的第一反應就是去摸自己的脖子,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冷颼颼的感覺,還真就別,這個話倒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打了一個哆嗦,一直以來自己對此都是有那麼一些恍惚的感覺.不清道不明的.

現在王建國把這個事情給挑明了之後呢?夏陽也是突然之間的反應了過來,雖然丁羽一直都沒有動手,但是夏陽呢?卻始終都不敢放松這個方面的壓力,時時刻刻都感覺著自己的腦袋上面懸著一把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掉落下來.

現在才恍然大悟,丁羽是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這個比有了動作更加的有威懾力.自己不害怕嗎?丁羽完全就有這個勢力跟自己較真的,但是害怕有什麼用呢?而且丁羽就是什麼都不做.然後遠遠的看著你,讓你一直的都處在這種焦慮當中.

這種滋味真的是太折騰人了.反正現在夏陽的命已經被折騰去了半條,現在這個時候夏陽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明白了,為什麼馬堅一直的都在京城了,原本的時候因為這個家伙膽,從現在來看,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馬堅恐怕到現在都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可能是馬堅他們家的那位老爺子呢?看明白了這個事情,真的要是把馬堅給放出去的,可能就是白發人送黑發人了,在京城這邊呢?不管怎麼樣,丁羽都需要忌諱一些的.

但是馬家的那位看明白了又能夠怎麼樣?不還是受著,甚至于老爺子也是心驚膽戰的,這個事情不解決的話,那麼就一直可能都出于這樣的狀況之中了,希望能夠化解彼此之間的恩怨,但是希望距離現實呢?有著相當的一段距離.

更何況那位馬書記呢?貌似還有那麼一些不忿,至少對于丁家是如此的,馬家的那位老爺子也已經不知道應該一什麼是好了,自己在這邊都已經提心吊膽的,而自己的兒子呢?竟然還在旁邊煽風火的,偏偏這個事情呢?還沒有辦法表達.

過年發生的事情呢?也總算是讓老爺子送了一口氣,自己那個略顯愚蠢的兒子終于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了,當然了這個可能也是跟丁羽有一定的關系,他有那麼一些忍不住了,所以的伸出來自己的一個手指頭,碾壓了一下.

"這是貓吃老鼠?"夏陽的臉色有些難堪,一方面是因為害怕,另外一方面也是有那麼一些羞愧,沒有想到,丁羽竟然會如此的玩弄自己,這個實在是太可恨了.

"話是你的,跟我沒有什麼關系,我只是做了一個這個方面的猜測而已,看來你對丁羽還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了解,我覺得有時間的時候,應該多了解一些,這樣的話還是有好處的,不然的話就是自己吃虧了,你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

跟孔叔交流過後,自己貌似已經了解丁羽的心思了,這個家伙是不殺人,但是就這麼的陰人,真的是讓人痛不欲生呀!這個絕對比死更加的痛苦,甚至于想掙脫都有那麼一些掙脫不來的意思,而且這麼的做呢?還沒有任何的後患.

丁羽動手了嗎?根本就沒有,但丁羽不動手比動手更加的讓人惡心.如果自己手里面有一把菜刀的話,夏陽現在這個時候真的不介意直接的就砍了丁羽.打得過還是打不過,這個事情另一.但是自己真的是殺了他的心都有了.

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感覺是故意的嚇唬夏陽,丁羽真的就是這麼去做的,只不過是沒有人能夠抓住他的把柄跟尾巴而已,難怪孔叔這麼的評價丁羽,這個家伙的陰險還真的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不過自己也奇怪了,他究竟是怎麼造就出來的?

"就這麼在這里等死嗎?"夏陽也是看向了王建國,"這個並不是我的風格,其實我先前的時候也去找他了.他並沒有給與我任何的答複,可能是家里面的什麼人已經做了這個方面的保證了,我的價值所剩無幾了!"

"我倒是不願意看見你倒下去!不過我曾經跟丁羽保證過,一定要把你給踩在腳底的位置,不過相對而言呢?這個是兩回事情,不可以相提並論的!"完了之後,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夏陽,"不過你知道,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我還是願意做的!"

王建國並沒有給夏陽任何的保證,不過話語當中呢?已經是把意思給表露無遺了,消息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傳出來的,這個問題恐怕沒有人能夠解答.但是有一是可以肯定的,絕對不是軍方動的手,同時也不是王建國背後的勢力動的手.

聽到王建國這麼的.夏陽不僅僅是沒有任何的放松,相反這個心思也是一下子的就被提了起來.王建國背後的勢力究竟有多大,這個問題夏陽不清楚.至于軍方的呢?就更是不清楚了,現在又冒出來一股勢力出來.

而且這股勢力呢?甚至于自己家族的背後,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夏陽的臉色有那麼一些慘白,自己想了無數的可能性,但還真的就沒有想到,丁羽的背後還有如此的勢力,你有這樣的勢力,當初的時候為什麼就不強硬一呢?

典型的麻子不是麻子,而是坑呀!夏陽現在這個時候也已經不知道應該一什麼是好了,"你覺得我跟丁羽談一談可以嗎?我覺得這個是最好的時機了,畢竟丁羽現在還沒有離開,而且我呢?至少還有機會!"

"有個卵用?"王建國也是一的都不客氣,"你連打動我的條件都沒有,用什麼條件去打動丁羽,先前的時候丁羽不動你,除了是給與一定的壓力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你背後有家族撐著,如果沒有了家族,呵呵!"

別看夏陽在人前人五人六的,為什麼會這個樣子,還不是因為背後家族撐著,所有人並不是給他夏陽面子,而是給他背後夏家,乃至這個家族衍生勢力面子,如果家族方面不在支持了,其實夏陽活的絕對會異常的淒慘.

換句話來,甚至于國內都不一定有他站立的位置,而且對于夏陽來,那樣的情況他也未見得能夠接受,絕對比殺了他還要更加的要人命,現在的夏陽也是極力的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但問題是,自己的腳貌似正在一步步的滑落深淵.

雖然明知道一些行為呢?是飲鴆止渴,但是能夠怎麼樣?至少還能夠挽救一下,不是嗎?如果就在那里等死,貌似也是不妥的,至少不是夏陽希望看到的結果.

夏陽離開的時候,王建國也是笑笑,不過卻沒有被他打動的意思,也沒有什麼兔死狗悲的狀況,這個家伙絕對是自找的,不過想一想呢?這里面好像也是有自己的責任來著,當初的時候挖坑,自己貌似也是動了兩鏟子的.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丁羽背後的這個勢力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夏家那邊的動作自己也是看到的,能夠讓夏家那邊主動的表示自己的態度,這個勢力絕對是非同可的那一種呀!自己也是真的有那麼一些納悶.

不過丁羽這個家伙呢?也不是一般的怪異,他的情況呢?自己是了解一些,但真的要詳細嗎?這個問題自己也不敢做這個方面的保證.不過背後究竟是哪一方的神仙呢?現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究竟是什麼呢?

這個真的是太讓人感覺意外和好奇,想了想,王建國也是給丁羽打了一個電話,"晚上沒事的話,我請你吃飯!就我們兩個人!"

丁羽嗯了一聲,也不知道是同意還是不同意的,弄得王建國心里面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癢癢和無奈,這個家伙真是的.有的時候話,總是一句藏一萬句,至于剩下來的嗎?就讓自己去猜測吧!

至于究竟是猜對了,還是猜錯了,這個問題就不得而知了,想要從丁羽的嘴里面得到想要的答案,這個還是算了吧!至少王建國沒有這個方面的信心.(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求心安    下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是閉著眼睛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