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六十二章 當年隱情   
  
第一百六十二章 當年隱情

晚上的時候醫院方面的高層領導,也是歡聚一堂,算是給丁羽接風洗塵,祝賀丁羽學業有成,現在這個時候丁羽是絕對有這個資本的,大家對于丁羽的身份沒有任何的懷疑,畢竟現在網絡方面已經很是發達了,多少可以查證一些東西了.∮頂∮∮∮,..

更為重要的是丁羽的手術能力大家可都是看到的,在這里面呢?還需要提及一下院長的眼光,能夠坐在這個位置上面,果然非同一般,當初的時候就在丁羽的身上面投資,要知道當初時候的做法可是違背操作的.

但是從現在的結果來看,實在是太賺了,丁羽是不可能來這里的醫院,畢竟跟他的身份是不太相符的,但如果有什麼事情找到了丁羽,那麼丁羽需要給這個情面的,就好像是現在一樣,丁羽為什麼回來這里,原因不言而喻.

要知道在這個問題上面,醫院方面也是背負了相當大的壓力,這個壓力呢?主要是來自于市里面的一些領導,陳年舊怨了,一時半刻恐怕還真的就不清楚,但是醫院方面呢?硬生生的抗住了這個方面的壓力,基本上沒有太多的妥協.

也就是在丁林升職的這個問題上面,醫院方面還真的就是無可奈何了,這個事情一直都被壓著,不過從丁林的表現來看,他對此也沒有多少在意的地方,畢竟人家有一個好兒子,只要有了這個,其他的問題就都不是什麼問題.

吃飯的時候大家也沒有要去談論醫院方面的事情,畢竟現在都已經下班了.大家也是談論起來各自感興趣的所在,相對而言.醫院方面還是比較的抱團,至少在丁羽的這個問題上面是如此的.要知道丁羽的前途是遠大的.

吃過飯之後,大家也是陸續的離去,晚上的時候喝酒的人並不是很多,丁林稍微的喝了一,不到二兩,但就算是這個樣子,也是把手里面的鑰匙遞給了自己的兒子,晚上的時候,丁林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高興.

丁林和丁羽兩個人並不是最後離開的.但也相差無幾,在等電梯的時候,一陣的喧鬧聲也是傳了過來,丁羽倒是沒有太多的理會,注意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倒是丁林往那邊看了一眼,隨即這個臉色也是一下子的就拉了下來.

可能也是感覺到了什麼,隨即丁羽也是往旁邊看了一眼,哦.還真的巧了,丁羽的嘴角也是微微的上揚,有意思呀!沒有想到竟然在這個地方遇上了,不是冤家不聚頭呀!這個話很對.

"請讓開!"走在前面的秘書看著電梯門口的兩個人.也是喊了一聲,聲音不大,但聽起來好像氣勢十足的樣子.丁羽也是微微的一笑,這個笑容呢?多少有那麼一些不屑的感覺.隨即也是看著電梯,態度傲然.

"怎麼一回事情?"話的時候秘書也是往前走去.後面的馬闖也是猶豫了一下,微微的用手觸碰了一下自己的父親,不過這個動作稍顯有那麼一些晚,看過過來推自己父親的秘書,丁羽微微的咳嗽了一聲.

"你們家養的狗?"丁羽哼了一聲,"馬堅,拴好你們家的狗,別讓出來亂叫,嚇到人了.本來就已經有人土匪窩了,還這麼的囂張,就不怕有人給你鏟了?我不太喜歡吃狗肉,但是對于打死咬人的狗,甚至于狗背後的人,卻不是那麼的在乎."

話的時候,丁羽也是把目光放在了馬闖身邊那個中年人身上面,上下打量的看了一眼,"嗯,還別,挺像土匪頭子的!"隨即也是把目光給收了回來,電梯貌似來的貌似有些慢,丁羽這個話的很是放肆,要知道背後可是有很多人都在那里看著呢!

這個話要是傳出去的話,這個影響可就大了,被人家稱呼為土匪頭子,而馬云田呢?也是咬了咬自己的牙,當初兒子訂婚的事情自己可是聽聞了,有人已經過這樣的話了,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碰到丁羽.

現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的話這個人丟的就太大了,要知道在自己的背後可是站著諸多的人,但是不走的話,貌似也不能夠往前闖,先前鬧出來的事情,已經是滿城風雨了,大家都傳言自己是一個土匪頭子,馬云田從來都沒有感覺時間是這麼的煎熬.

"丁主任,你好!"馬云田好歹也是在位置上面混跡過的,現在也是故意的給自己找這個台階下,丁林也是打量了兩眼,同樣的也沒有太多的好臉色,"哦,馬書記!你好"僅此而已,很顯然丁林呢?對于這位馬書記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待見,一個哦字,足以明一切的問題.

很顯然不管是丁林還是丁羽,都沒有要把馬云田放在眼里面的意思,甚至于就是裸的蔑視,而後面的人呢?看著這個情況,這個心也是噗通噗通的亂跳,尼瑪的,這個絕對不是真的,可問題是大家並沒有喝多少酒呀!怎麼就會醉了?

就在大家等候的時候,電梯門也是打開了,丁羽先讓自己的父親走了進去,隨即自己也是往電梯里面走去,走的時候丁羽也是停頓了一下,"要一起嗎?電梯還是很空閑的!"

等電梯關閉了之後,馬云田的秘書也是悄然的走到了電梯那邊的位置,自己對于具體的情況並不是非常的清楚,但在這一畝三分地上面,自己還真的就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對書記如此的不客氣,而且還是當著眾人的面,這個臉打的可是有些重.

在電梯里面,丁林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你的這個話的可是有些重!不好當初的事情一個巴掌拍不響,我不想咱們就是對的,只能我們站在了道德這一邊.而他們家呢?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有權無德,仗勢欺人而已."

"沒有什麼問題的.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沒有去找他的麻煩,他就應該燒高香了!"丁羽的這個話的很是自信,丁林對于這個方面的事情,也是聽了一些,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隨即也是拍了一下自己兒子的肩膀.

馬云田從出來到上車一句話都沒有,坐在他身邊的馬堅很明顯的就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父親恐怕不是一般的氣憤.但問題是這個怒火根本就沒有辦法發泄出來.

事情是自己鬧出來的,現在算起來也是十多年了,沒有想到當初的咸魚竟然翻身了,而且還是魚躍龍門.想到這里的時候馬堅感覺有那麼一些悲哀,當初的時候不是不想趕盡殺絕的,但問題是當初的時候父親的羽翼未成,有很多制約父親的存在.

依照自己當時的脾氣,就想要直接的置丁羽于死地,絕對不二話.父親當時的時候也是要試探一下市里面的勢力,所以也是順水推舟,不過結果並不是非常的好,雖然宋喬喬的父親.也就是自己的便宜岳丈也是給與了一定助力,但還是助力重重.

在當時的情況之下,只能是做一定的妥協了.所以丁羽也是去當兵了,自己去國外留學.喬喬倒是沒有太多的問題,那一次的事情呢?表面上是爭風吃醋.但是背後呢?卻是政治斗爭,丁羽相對而言,是一個比較無辜的犧牲品.

一個犧牲品而已,誰也不會那麼的在意,雖然大家都是同學,但是那又怎麼樣?自己和宋喬喬兩個人生在這樣的政治家庭當中了,為政治付出一些東西,這個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就好像當時宋喬喬的選擇一樣,都是可以理解的.

只不過現在的結果呢?有些讓人沒有想到,父親在這里算是羽翼大成了,但問題是起不了任何的作用,自己訂婚的事情鬧得可以是不可開交,當初來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這個事情,人家背後站著是誰,這個是很神秘的事情,但問題是絕對是他們馬家惹不起的.

當初的時候醫院方面原本的時候想要提議丁林的副院長,這個事情被自己的父親給強行的壓了下來,為什麼這麼的去做呢?多少有那麼一些試探性的意思,看看丁林會有什麼樣子的反應,當然了有可能的話,也看看丁羽會有什麼反應.

但問題是丁林並沒有任何的反應,並沒有出現任何歇斯底里的情況,同時丁羽那邊呢?也沒有任何的動靜,一切都悄然的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正常,這個多少也是讓馬云田感覺有那麼一些良好.

但是今天晚上的事情發生了之後,馬云田才突然之間的發現,人家父子之所以沒有反應,是因為人家不太想理會自己,就是這麼的簡單.如果真的想要動自己的話,自己能夠有太多的反應嗎?看看今天晚上的情況,就差指著自己的鼻子罵了.

如果沒有任何的底氣,誰敢這麼的去做?想到這里的時候,馬云田也是覺得有必要跟自己的父親問及一下,畢竟有些事情呢?他久居京城,多少應該知曉一些這個方面的消息.

不過在這個之前呢?馬云田也是覺得有必要跟自己的兒子談一談,"不要去招惹丁羽,也不想其他方面的歪主意,過了年就回去京城那邊,至少在京城那邊,你的情況比較的安穩!"到這里的時候,馬云田也是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現在想來,當初的時候還是太年輕,政治上面不太成熟,如果能夠有今天的考慮,可能事情就不會是今天這樣的狀況了,現在丁羽是沒有要出手的意思,但問題是就這麼虎視眈眈的在後面看著,讓自己感覺如履薄冰,甚至是如坐針氈.

更甚的是明天的局面又要怎麼去面對,這個對于自己來可不僅僅是考驗這麼的簡單呀!愁人的事情,為什麼事情都趕在了這個節骨眼上面呢?對于馬云田來,這個還真的就不僅僅是考驗這麼的簡單.

回想一下醫院方面的事情,這個問題需要揭過去,先前的時候壓著醫院方面的意見已經讓醫院方面很是不滿了.對于這個問題呢?馬云田也是有了一些眉目.

為什麼這麼的呢?醫院方面已經打過了這個方面的報告了,畢竟醫院已經成立有些年頭了.當初的條件拿到現在這個時候來看,已經是相當的不合適了.但是籌備新的醫院,這個貌似也不是一件事呀!自己倒是可以把這個問題給提出來.

不管是站在道德的制高上面,還是站在利益的制高上面,這個都可以很好的緩解自己現在所面臨的危機,當然了這個事情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一種示弱的表現,沒有辦法的事情,形勢比人強,在政治上面的妥協,這個是為了更好的進步.

對于這樣的事情呢?馬云田也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曆了.所以出手之後呢?還真的就是手拿把攥的意思,第二天的時候馬云田就親自的去醫院方面考察,對于籌建新醫院的事情呢?提出來了自己的展望和一定的意見.

不過對于新醫院是沒有任何的看法,但是對于丁林副院長的事情呢?馬云田可是一直的都沒有要表態的意思,這個就是在釋放著自己的信號,我跟丁林之間的問題呢?是私事,我對醫院方面並沒有任何的看法和意見,相反還是支持的.

這個做法還真的就是讓醫院方面感覺有那麼一些為難,馬云田這一手真的有陰險.隨即院長也是去找了丁林,跟他詳細的解釋了一下有關的事情,丁林對此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已經讓自己把所有的氣都給出了.

馬云田來到醫院的時候.雖然沒有看到丁林,但卻聽聞了丁羽的一些事情,有心人呢?也是質問了丁羽是不是有這個行醫的資格.馬云田雖然沒有話,但是看他的態度.還是感覺滿意的,自己手下面的這幫家伙呢?還是有人才的.

這個事情過問一下.也算是給醫院方面和丁羽一個的警告,有些事情呢?你丁羽也不是可以為所欲為的,所以還是悠著一比較的好,就是不知道丁羽是不是懂這個方面的意思?

對于丁羽呢?馬云田還真的就是感覺有那麼一些複雜,特別是經過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後,在一定程度上面呢?自己已經有了些許的畏懼感,如果丁羽真的要是出手的話,自己不會有太多的擔心,但是這個跟自己兒子一般大的家伙,竟然如此的沉穩.

這種恐懼呢?也是讓馬云田現在有那麼一些無奈,反過來看自己的兒子呢?他只能是認識到了一些問題,但卻沒有看清楚這里面的問題和狀況,丁羽這個家伙呢?現在是不屑于對自己出手,如果真的哪根筋不對了,就麻煩了,而且是大麻煩.

雖然家里面有老爺子,但是老爺子的身體不太好呀!而且老爺子把馬堅給留在了自己身邊的位置,是不是已經認識到了某些問題呢?對此馬云田有那麼一些感覺,但是家里面的問題和狀況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父親雖然久居京城,但是他的位置呢?並不是真的到了高不可攀的那種地步,當年的時候積累下來一些關系,真的要去面對丁羽背後的這個關系,能不能夠自保這個恐怕都是兩著的事情,這個恐怕也是父親把孫子留在京城的主要原因吧?

馬云田現在甚至是有那麼一些不敢去想象,自己又一次的壓下來了丁林的事情,還是繼續的想要試探,雖然是玩火,但是必須要這麼的去做,期盼丁羽能夠跟以往的時候一樣,不把這個當做一回事情.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嗎?流傳就流傳了,自己也不能夠把所有人的嘴都給封起來吧?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還是把眼前的這個難關給度過了,畢竟丁羽不會在家里面停留太長的時間,過了年他可能就會離開的,自己需要煎熬的時間並不長.

丁羽看了一下蘇阿姨的檢查報告,隨即也是對自己的父親頭,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明天的動手術就可以了,特色的國情,這個還真的就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有關系的就是不太一樣,在這個問題上面,誰也沒有太多的辦法.

對于丁羽來,雙腎結石這樣的手術並不是什麼了不得,而楊波呢?正好是泌尿外科的人,所以他主刀就好了,自己可以在一邊指導,別看楊波在醫生這個行當混跡的時間比較長,但是在這個經驗上面來,相差丁羽甚遠.

整個過程在丁羽的操控之下,完成的可以是有條不紊,站在手術室里面的丁林也是不住的頭,自己的年紀已經大了,機會需要讓給後來者,而楊波呢?在這一上面還是很不錯的,自己一直都是非常用心的在培養他.

手術是沒有太多問題的,對于楊波來,這個精神的壓力稍微的有些大,做完了手術之後,也是坐在那里大口的喘息,丁林看著自己兒子的目光,也是瞪了一眼過去,隨即也是用腳踹了一下楊波,趕緊起來,別在這里丟人.(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也是有執照的人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年前瑣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