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放心呀!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放心呀!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丁羽很早就醒過來了,外面的天色有些黑,但是外面貌似也是干的熱火朝天,沒有辦法的事情,那些混混們也不想干,但問題是,敢嗎?旁邊有人一直在看著.

本來想要趁著凌晨的這個時間段呢?稍微的偷懶一下,但是沒有想到有人竟然出來了,這個是不是太早了?起床上廁所嗎?丁羽對于外面的這幫家伙倒是沒有太多的理會,反正大海都已經處理了,自己就沒有必要繼續的動手.

丁羽找了一塊很是空閑的場地,然後就在那里自顧的鍛煉著自己的身體,外面干活的那幫家伙呢?看見丁羽的時候,還故意的裝一裝,但是發現丁羽並沒有要理會他們的意思,也就松懈了下來,不過隨即這個目光也是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

畢竟這位昨天的時候就一個人,把他們一幫人全部的都給干趴下了,這個是他們這些人所沒有見到過的,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只能以前的人生沒有遇到過,並不代表著這個世界沒有存在過,大家也是蹲在那里,一邊抽煙,一邊看著新奇.

兩個多時的時間,丁羽就一直的在那里鍛煉,先前的鍛煉呢?大家還沒有當做一回事情,給人的感覺就是一些套路,但是隨著時間的變化,丁羽的這個鍛煉就開始變得極其不一樣了,比如兩只手撐地,然後整個身體凌空的在那里坐著伏地挺身.

做一個兩個這個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十分鍾的時間都沒有任何的停歇.這個就不是人,而是妖怪了,反正旁邊看著的人都已經傻眼了.太畜生了,非人類.

難怪昨天的時候一個可以打他們一群,就這個功夫,別見過了,聽都沒有聽過,而且鍛煉的花樣呢?還不止眼前的一種,樣式非常的多.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沒有看見這個家伙流多少汗,很快的丁羽身邊也是多了一個尾巴.

巴特爾也是來到了丁羽的身邊位置,蹲在那里看著丁羽的動作.隨即也是在旁邊躍躍欲試,但問題是年紀太了,臉都已經憋紅了,但是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丁羽起身的時候看著旁邊的巴特爾也是笑笑.而巴特爾也是一臉倔強的看著丁羽.

而車上面的鍾芸呢?在丁羽開始鍛煉的時候,就已經在注視著他,整個過程呢?讓自己感覺非常的駭然,並不是丁羽鍛煉的動作讓自己感覺到厲害,而是丁羽的這份堅持讓自己感覺得罪了這樣的人,的確是太棘手的一件事情了.

從自己的了解來看,丁羽絕對不是一個缺錢的主,完全可以數錢數到手抽筋.睡覺睡到自然醒的,但是丁羽呢?貌似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面的覺悟.實在是太自覺了,自覺的讓人甚至有那麼一些恐懼感,這樣的人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望而生畏,甚至是敬而遠之.

至少現在這個時候鍾芸是有這樣的感覺,吃過了早飯之後,看見丁羽沒有要求的意思,大海也是把鍾芸給打發走了,鍾芸在走之前呢?也是在丁羽的面前了一堆的東西,但問題是丁羽的反應很是冷淡,甚至有那麼一些故意的意思.

"怎麼,你不走?"

大海直接的就搖頭了,"你還是饒了我吧!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誰都害怕你再出現一個好歹來,誰也經受不起這樣的折騰了,所以三哥讓我特意的過來陪著你,有一句怎麼的來著,吃好,喝好,高興就好."

"隨你!"丁羽對于這個事情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在乎,把大海攆走貌似也不是那麼的合適,既然他願意的話,那麼就讓他待著吧!上午的時候,王兵的家里面也是來了不少人,當初時候來過的那些官員呢?現在這個時候基本上全部都來了.

大海上午去騎馬了,根本就沒有要露面的意思,在一定程度上面就是晾著這幫家伙,這才幾年的功夫呀!自己的話就跟放屁似的,以後還怎麼做人,所以大海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氣憤,晾著他們就是自己發泄的一種方式.

在另外的一種程度上面呢?就是告訴他們,本少現在很是生氣,你們待在這里屁用都沒有,我也是懶得看見你們.來到了王兵家里面的這些人呢?也都是人精,很清楚來的這位大少究竟是什麼意思,所以待了一會之後,也都是訕訕離開了.

不是打個照面就離開,還真的就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回去趕緊處理事情,把藏匿在這件事情背後的牛鬼蛇神呢?全部都給拽出來,不要有什麼僥幸,人家既然來到了這里,不把事情給解決了,是絕對不會離開的,這簡直就是一定的.

王兵這邊是很高興,但自然也有人倒黴了,誰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詭異的發展,王兵這邊本來都已經是半死不活了,可是劇情發生了根本性的轉折,所以一些人呢?自然而然也是倒黴了,甚至都不需要大海親自出面處理了.

其實整個過程當中呢?官方摻和進來的人不多,甚至是少之又少的,混跡官場的人呢?很多都是腦袋上面不長毛的,只是有極其個人的人腦袋有那麼一些想不開了,所以才鬧出來了這樣的事情來,但不能夠否認的是,這件事情所造成的影響還是很壞的.

因為大海在這邊了,所以整個事情的處理呢?也是難以想象的快,快到了極致,本來就有問題,更何況還有監督的人在,在現在這個時候就別整什麼幺蛾子了,就算是你有關系,那又怎麼樣?比大海的這個關系還要硬嗎?

也就是隔天,整個事情就已經塵埃落定了.王兵一家可以是親眼的目睹了整個事情的變化,跟先前時候相比較,真的是天地之差呀!而王兵的一些親屬呢?看到了這個變化之後.心里面也是相當的感歎,最為樸質的一句話就是,牛肉干果然沒有白吃.

在王兵的家里面待了三天的時間,丁羽才准備啟程回家,可就算是這個樣子,大海依舊還是要跟著,根本就沒有要脫離的意思.丁羽也是頗感無奈,自己的身後多了這樣的尾巴,的確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王兵一家把丁羽的車塞得很滿.無所謂什麼錢不錢的,彼此之間也不需要這麼的,走的時候,丁羽也是錘了一下王兵的肩膀.然後揉了一下巴特爾的腦袋."走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時間再過來,有什麼事情的話,給我電話!"

不需要什麼感徹肺腑的話語,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表演,就是真摯的感情,前世的時候王兵還圖自己什麼嗎?什麼都沒有,丁羽是一個感恩的人.所以在對待王兵的問題上面,也是不求有任何的回報.這個是很自然的事情.

"山東的事情已經解決了!"至于究竟是怎麼解決的,大海並沒有,至少丁羽交代給自己的事情呢?自己已經處理了,這個面子是必須要給的.

"體味了一下老百姓的疾苦,對于你來,未見得就是一件壞事吧!"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大海看了一眼丁羽,也是哼了一聲,略顯有那麼一些不滿,"我好歹也算是沿海城市吧!這個交通發展多少有那麼一些落後的!"

"會好起來的!"丁羽對于道路呢?倒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在意,自己對于這個方面的感觸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深刻,不過這個話呢?多少有那麼一些敷衍的意思.

行駛了一段時間之後,丁羽也是突然的問到,"大海,我就是回家而已,的縣級市而已,就算是有什麼問題,擺不平,也可以壓下來的,而你這位豪門巨擘的嫡系親自的前往,讓我感覺到了些許的問題呀!吧!"

大海的臉也是扭曲在了一起,神色複雜的看著丁羽,"有的時候太妖怪了,不是一件好事的!而且你這個家伙呢?還這麼的冷靜,我有些擔心,甚至是害怕,因為你這樣的人一旦瘋狂起來的話,誰也壓不住的."

"如此來,是很大的事情了?"丁羽也是難得的笑了起來,隨即也是用手敲著方向盤,"我家里面不會有太多的事情,就算是有太多的事情,也不會用你出面的,既然不是家里面的話,那麼就是我的事情了!"

"不這麼聰明能死嗎?"

"這個不是聰明,就是一簡單的推測而已!"丁羽也是歎了一口氣,"這個不是有毛病嗎?去什麼大的地方不好,非要在家里面舉辦這個儀式?有奇怪!"

聽著丁羽話的時候,大海也是很怪異的看著丁羽,"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完了這個話之後,大海也是輕輕的在自己的臉上面扇了一巴掌,"這個事情你要是知道才出鬼了呢!本來你就不是仕途上面的人,也不會打探這個方面的事情!"

"我對于國內的情況並不是非常的了解,這一你應該知道的!沒有那個精力,同樣的也沒有那個時間,更沒有那個心情,所以還是有話直吧!"

大海想了想,也是慢慢的到,"他們兩家的勢力呢?在京城那邊來呢?就是資格上面有些老而已,其實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影響力,相對于來是這樣的.不過在下面呢?這個狀況就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了,涉及到了一些政治利益的置換了,很正常的狀況!"

丁羽沒有問及這里面的狀況,問及了也沒有任何的意思,"三哥讓你來看著我,是這個意思吧!"到這里的時候,丁羽也是突然反問的到,"你覺得我會肆意張狂嗎?站在你個人的角度來看,我想聽一下你的回答!"

"不知道!"大海也是很直接的就給與了這個答案,"你這個家伙太奇怪了,至少我是捉摸不透的,你要是鬧起來的話,會出現什麼樣子的後果呢?我雖然很是期待,但還真的就不是很願意看到一些情況發生了.畢竟這一次的事情已經讓有些人頗有微詞了!"

"頗有微詞!"丁羽也是笑了一下,"我有驕狂的資本嗎?"

這個反問讓大海也是直接的就愣住了,不太明白丁羽為什麼會這樣的話.所以很是怪異的看著丁羽,"我是一個普通醫生的孩子,家里面無權無勢的,高中剛剛的畢業就被人家給斷了後路,我不覺得我有任何可以肆無忌憚的地方!"

"可是你在英國取得的成績已經讓大家感覺到了些許的不同,還有就是我發現你這個就家伙有那麼一些太妄自菲薄了,如果你都沒有驕狂的資本.那麼相比較來看,恐怕這個世界上面可以肆無忌憚的家伙真的不是那麼多!"

"也許吧!"很顯然丁羽並不想就這個問題繼續的討論下去,等快要來到城市的時候.丁羽也是打量了一番,隨即也是找了一個貨車出租,把自己車上面的東西都給卸了下來,隨即也是把車鑰匙扔給了大海.

"什麼意思?"大海有些不解的看著丁羽."沒有時間陪著你.城市其實很的,你自己隨意,而且這段時間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的動作和動靜吧!"

大海用手撓撓頭,跟丁羽繞彎子這樣的事情呢?還真的就不為自己所喜,但沒有辦法,丁羽就是這樣有個性的一個人,而且鑰匙都已經扔到了自己的手上面,自己還能夠怎麼樣?

丁羽上了那輛貨車.直接的就回家了,快要到家的時候.丁羽也是給自己的老爹打了一個電話,車上面的東西稍微的有些多,主要是丁羽不知道應該放置在什麼地方,給自己的老爹打電話,就是讓他給安置一下.

丁羽回來的時候都已經是下午了,丁林在醫院那邊也沒有什麼事情,所以也是在家里面等著兒子,接到了兒子的電話,也是一路跑的下樓,看著等候在樓下的貨車,表情也是有那麼一些驚愕,"怎麼還有肉?不是你從京城那邊帶回來的吧?"

"順道去看了一下王兵,他盛情難卻,所以也是帶了這些東西回來,京城的東西隔兩天的時候才能到吧?"丁羽對此也不是那麼的確定,隨即也是在自己老爹的安排之下,把東西都給弄回了家里面.

期間呢?倒是碰到了不少的鄰居,丁林倒是有那個閑心跟鄰居聊聊天,在整個區丁林的人緣還是非常好的那一種,更何況兒子回來了,是一件值得高興和驕傲的事情.

費了半天的時間,才好不容易把東西都給搬到了家里面,丁林幾乎可以是把東西都給放置到了客廳里面,至于下一步要怎麼來安置,這個問題就不歸自己操心了,那個是自己老婆的事情,自己把東西弄回家里面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休息的時候,丁羽也是跟自己的老爹彙報了一下具體的情況,自己的已經選擇了實習的導師,國際上面也是非常知名的教授,"老爸,我已經做好了這個方面的准備,至于將來的時候,究竟是回來還是留在國外,這個問題可能會有些麻煩!"

丁林有些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這是什麼意思?"

"國內對于呢?可能會有一些要求吧!"丁羽也是有那麼一些皺眉的到,"而且我跟國內的一些教授也是達成了一些協議,到時候可能會兩邊跑吧!"對于這個問題,丁羽看得很開.

丁林也是一愣,隨即也是很沉穩的到,"嗯,不錯,好好努力!"話是這麼的,可是丁羽並沒有要破的意思,畢竟是自己的父親,還別,有時候裝一裝這個樣子呢?還是相當有趣的一件事情.

不過隨即丁林呢?也是有那麼一些狐疑的看向了自己的兒子,注視了好長的一段時間,"羽呀!你聽了?"丁羽微微的一愣,父親的這個話的好生奇怪,看著兒子狐疑的目光,丁林也是猶豫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應該跟兒子一下這個方面的事情呢?

"你回來的這個時間呢?有那麼一些不太合事宜!"丁林覺得這樣的事情呢?還是需要跟自己兒子交流一下的,兒子都已經這麼大了,有些事情呢?不能夠總是把他當做一個孩子來看待,這樣是不太公平的.

"老爹,這個話的讓我感覺很是迷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的兩位同學都回來了!"聽了這個話之後,丁羽一愣,隨即也是笑了起來,"哦,原來是這個事情呀!爸,這件事情我知道的,先前的時候,有朋友去看望我,就跟我提及過這個方面的事情,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知道了?"這件事情呢?在縣城里面知道的人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知道這件事情的呢?都是有分量的人,自己知道這件事情呢?還是院長偷偷告知自己的,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很早之前就知道了,這個可是有些怪異.

難不成兒子對于這件事情還是有那麼一些想法?所以丁林也是很懷疑的看向了自己的兒子,"爸,有的時候事業有成也是稍微的有些麻煩,有些朋友對于我的情況算是比較的關心吧!所以提早的就告知了我這個方面的情況!"

"你這個關系還真的是廣大,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多言了,有些事情呢?要放的開一些,畢竟你現在的位置已經不一樣了,在我的理解當中呢?還是不要太肆意妄為比較的好,倒不是你這個父親和母親懼怕他們宋家和馬家,而是本來就不搭調,所以也就沒有那個必要了!"

丁羽也是頭,"爸,你放心吧!這個事情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影響的,更何況跟我也沒有太多的關系,我回來就是看看你跟老媽的,只要你們兩個人好,其他的狀況對于我來都不是什麼問題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克制?還是冷靜?    下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見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