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二十二章 尾隨而至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尾隨而至

"你在逼我?"

"逼個毛線!你是真不懂,還是假裝的!"王建國也是有那麼一些怒了,"你因為只有你背後有爹,我背後就沒有老子是不是?我現在寸步不能動,已經被釘死在了這里,全部都是你子給害的,這一次我他媽的不把你給踩在腳底,我給你賠罪!孫子!"

從四合院這邊離開的時候,夏陽也是在琢磨著事情,不過很快的自己就得到了消息,丁羽是真的離開了京城,畢竟那輛車還是很好認的,雖然京城這兩年這樣的車多了不少,但總體上面來,還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

"還沒有查清楚?"

鍾芸也是略顯疲憊的搖頭,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讓自己根本就來不及做任何的應對,本來就因為是一只螞蟻而已,但是那里想到藏匿在這個下面的竟然是大象,這一腳下來,雖然沒有把自己給踩死,但是已經讓自己有那麼一些驚恐過度了.

"有那麼一些回家的意思,但這樣舟車勞頓的事情呢?他以前的時候好像從來都沒有做過,不過方向是哪個方向,具體會怎麼樣?我已經讓下面的人去查了,應該會很快!"

鍾芸如果早知道會是這麼一個結果的話,打死自己也不會去招惹丁羽的,自己就是想要試探一下三哥的反應和底線而已,但是沒曾想會是一個這麼大的坑.如果三哥不知道這個消息,打死自己都不相信的.他們太壞了.

當初的時候也沒有看出來丁羽究竟有多麼的厲害呀!但是現在才明白,原來這個家伙是真的不屑,太孤傲了.不是豬鼻子插蔥裝象,這個家伙完全就是一頭遠古巨象.

不過夏陽和鍾芸兩個人的勢力還是不錯的,很快的就查明了一些問題和狀況,實在是丁羽的車太特殊了,不過對于丁羽去的地方呢?兩個人都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差異,跑到哪里鳥不拉屎的地方干嘛?有毛病吧?

丁羽來到王兵家里面的時候,也就是把車給停靠在那里而已.下車之後也沒有立刻的上前,而是給自己拿了一根香煙,然後自顧的上了.不過這個動作呢?倒是讓前面聚集在一起的人,都感覺有那麼一些差異,車不錯呀!

吸了一口煙,丁羽也是對遠處喊了一聲."巴特爾.過來!"長的虎頭虎腦的孩子晃悠著自己的腦袋,拿著手里面的棍子也是回頭看向自己的父親.王兵看見丁羽的時候,心下也是一松,隨即也是對自己的兒子頭.

等巴特爾來到丁羽身前的時候,丁羽也是把手里面的香煙給扔了,隨即直接的就把巴特爾凌空給扔了起來,不過巴特爾呢?並沒有要害怕的意思,扔了兩下.丁羽也是抱著巴特爾往前走去,來到了王兵的面前.用空閑的手錘了兩下他的胸膛,根本就沒有理會旁邊眾人的意思.

"讓你見笑了?來也不打一個招呼,搞突擊檢查?"

丁羽看著遠處的眾人,一個個都是吊兒郎當的,手里面呢?都是拎著所謂的家伙式,丁羽把巴特爾放下來,隨即也是揉了兩下他的腦袋,對于遠處拿著開山刀的家伙也是比劃了兩下,"過來,讓我看看,你那個究竟是刀還是玩具?"

拿刀的胖子猶豫了一下,也是看向了自己的老大,隨即也是拎著自己的刀慢慢悠悠的走了上來,畢竟能夠開這樣豪車的人,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他們這幫家伙打個架,嚇唬嚇唬人,這個沒有什麼,但他們並不是亡命之徒.

還沒有等胖子有什麼反應,他手里面的刀呢?就已經消失不見了,丁羽就已經把所謂的開山刀拎在了自己的手里面,拎了兩下,丁羽也是笑了起來,這個刀甚至連最為基本的山寨貨都不是,太假了,假的讓丁羽都不知道應該什麼是好了.

隨即丁羽也是拎著手里面的刀,雙手用力,直接的就把前面的刀尖給掰了下來,這個動作把後面的這幫混混呢?都嚇得有傻,這個家伙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丁羽的右手夾住了刀尖,對于遠處的那個頭頭也是也是揮了一下自己的手.

看見這個家伙想要轉身,隨即剛才那把開山刀也是被丟了出去,直接的就插在了那個家伙背後那輛車上面,直挺挺的插入了進去,就露出來一個刀柄而已.

"王兵,准備吃的,我好不容才來這里一趟,還有我帶了不少的東西過來,聽巴特爾有妹妹了,怎麼沒有看見?"

巴特爾猶豫了一下,隨即也是頭,招呼了後面的人,隨即丁羽也是來到了下面那個頭頭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兩眼,隨即右手也是動了兩下,很快這位頭頭的上身就光了,完全就是用刀給劃開的,但是卻沒有任何的傷痕,這個手法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掌控的.

丁羽也是拿著刀尖打量了一番,"不錯,還挺鋒利的!"話的時候,看見有人想跑,丁羽也是用腳挑起來一塊磚頭,隨後很是不在意的就扔了出去,然後想要跑的那個家伙就一跟頭栽在了那里,根本就沒有要起來的意思.

"剛不久我才被警察給收拾了,現在你們這幫逗比也想來欺負我,看來我的運氣真的不怎麼好呀!"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直接的就劃了一刀下去,沒有絲毫猶豫的一刀就劃了下去,隨即血水也是留了下來.

"殺人了!"不過這位剛剛的喊了一聲,看見丁羽遞過來的眼神,也是第一時間就把自己的嘴巴給捂住了,而丁羽呢?看了一下傷口,微微的了一下頭.甚至還有心情拍了一下這個家伙的臉,頭頭已經傻了.

"沒事,死不了!"完了之後.丁羽又是把自己的手給抬了起來,不過還沒有任何的動作,這位噗通一下子的就跪在了那里,"爺爺,我知道錯了!"

丁羽隨即也是蹲了下來,不過隨即丁羽的身體也是微微的往旁邊一側,然後就好像游魚一樣的擺動了一下.整個也是隨風楊柳一樣的站了起來,而原本時候想要偷襲丁羽的混混,一棍子直接的就敲在了自己老大的頭上面.直接的就把這個家伙給捶死了過去.

丁羽回過神之後,也是上下的打量了一番,看著手里面的那個棒球棍,"嗯.輕一的話.輕微的腦震蕩,休息十天半個月的話就沒有什麼問題了,重一的話就不好了,可能會出現癱瘓,癡呆等症狀,那個時候就要恭喜你了,你有爹養了!"

"我擦!"這個話剛剛的完,隨即也是踉蹌了兩下,嘴里面也是吐出來幾個白色亮晶晶的東西.然後一跟頭栽倒在地上面,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對于自己力道的掌控還是很滿意的,就是掉了幾顆牙而已,人沒有太大的問題.

後面還有幾個家伙躍躍欲試,但是上來了幾個人之後,隨後也是前赴後繼的都倒在了那里,其他人這個時候全部都老實了,隨即也是老老實實的蹲在了那里.

一邊的王兵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也是苦笑不已,接過來丁羽的香煙,也是一口,半截下去了,"什麼狀況,幾個混混來找你的麻煩?"

"生意大了,所有有人就眼紅了唄!"王兵也是有那麼一些感慨,"家里面呢?有些親戚也是看到了所謂的利益,所以出現方方面面的糾葛!"王兵也是真的把丁羽當成了兄弟,所以這樣的話呢?也沒有太多的顧及.

完了以後,王兵也是看著丁羽的臉頰,"怎麼搞的?"

"剛剛的回來,被警察給打了,回家,正好順路看看你!就好像丁叮了一,那些牛肉干可不是白吃的!"

"警察?"王兵也是愣了一下,"沒有什麼事情吧?"

"事情牽扯的比較麻煩,不過想來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不起出國待著唄,不過你這邊就沒有人管一管?這個都已經打上門了,是不是太過分了?你就是一個養殖的專業戶而已,就算是有油水,也不至于如此吧!"

"饑不擇食唄?還能是什麼方面的原因,當然了還有一部分呢?是因為想不勞而獲!"

看著在那邊蹲著的混混,丁羽也是搖搖頭,這幫家伙可憐也挺可憐,有上一頓沒有下一頓的,甚至于很多都是過著饑不擇食的日子,他們可恨呢?也是相當的可恨,有的時候就是為虎作倀,所以給他們一教育倒也不過分.

"報警了嗎?"

王兵也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看了看,"報警都已經兩個時了,到現在為止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有的時候也是頗感無奈!"丁羽了一下頭,"人是我打的,這件事情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等警察來了,推到我身上面就可以了!"

"干嘛呢?瞧不起兄弟我?"王兵也是不愛意了,不過丁羽卻是一笑,"這件事情還是我來扛就好了,你抗不起來的,而且這件事情我來扛的話,可能還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拍了拍王兵的肩膀,隨即兩個人也是准備往王兵的家里面走去,不過想了想,丁羽也是走到了那些蹲在那里的混混身邊,"有人願意報警呢?隨意,不過沒有我的話,都給我在這里老實蹲著,要事跑了的話,呵呵,你們會知道是什麼後果的!"

蹲在那里的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位少爺究竟是什麼來頭呀!這樣的大奔馳,他們這個地方也沒有看見過,而且這位實在是太凶悍了,下來之後三拳兩腳就給他們十多個人給摁趴下來了,幾乎可以是沒有任何的反抗力.

現在這個時候跑吧?還真的就是感覺心里面有那麼一些打怵,這位的手段呢?還真的就是相當的駭人,就算那個刀是鐵片子.也不至于用手給掰斷了吧?還有就是開著這樣的車,非富即貴的那一種,在一定程度上面.惹不起.

雖然都是混混,但也不是什麼傻瓜,蹲在那里的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當然了地上面還躺著幾個家伙,不過問題都不是很大,就是老大的情況有些淒慘.被東那個家伙一棍子敲在腦門上面,那麼大的一個包,也不知道是什麼狀況.

等丁羽走遠了之後.蹲在那里的那幫家伙也是直接的就坐在了地上面,跑吧?誰也不敢,沖著剛才動手的狠辣程度來看,如果真跑了.後果可能會真的很嚴重."你們走不走,你們不走,老子先走了!"

有兩個家伙,也是把地上面躺著的家伙給拎上車,隨即也是開著車走了,根本就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我就走了能夠怎麼樣?不過地上面依舊還有幾個人蹲在那里.

等了差不多一個時的時間,哥幾個兜里面的香煙也已經基本上抽的差不多了.不過隨即就看見一行車直挺挺的行駛了過來,而且看這個方向呢?貌似就是奔著他們來的.本來坐在地上面的哥幾個也全部都站了起來.

車上面的大海看著外面的那輛奔馳越野.也是微微的撇了一下自己的嘴,這個地方可以是自己的傷心地呀!當初的時候就是在這里遭遇的車禍,不過好在也是碰到了丁羽,大海當然也是看見了外面蹲在那里的幾個混混.

不過大海還真的就沒有要在意的意思,隨即也是從車上面走下來,而後面的幾輛車呢?也是陸續有人走了下來,"海少!"大海也是微微的擺了一下自己的手,"別大張旗鼓了,老高,給大家定個地方熱鬧熱鬧!"

話雖然是這麼的,但是跟在後面的人誰敢輕易的動彈呀!也都是附和的笑著,海少平易近人.大海呢?也是做飛機專程趕過來的,後面呢?鍾芸也是跟著,如果就是夏陽和鍾芸呢?大海還真的就不在乎,但問題是有人話了,這個自己就需要老老實實的.

這個也是自己第一時間趕過來的原因所在,看著蹲在不遠處的那些人,大海也沒有要過問的意思,不過大海不過問,並不代表著後面跟著的人同樣也是沒有任何的興趣,要知道海少都親自的趕了過來,肯定是相當重要的事情.

王兵對大海還是熟悉的,畢竟見過,只不過是沒有什麼聯系而已,聲勢浩蕩的來到了自己的家門口,自己要是不露面的話,就顯得太不地道了吧!大海看見了王兵之後,也是率先的伸出來自己的手,"還記得我吧!大海,當初可是你跟丁羽救得我!"

"記得,記得!剛才還跟丁羽起你來著!"著,也是往給大海做了邀請的手勢,丁羽一直坐在了屋里面,根本就沒有要出來的意思,看見來的大海和鍾芸兩個人呢?也沒有要起身,大海看見丁羽,也是一笑,隨即也是來到了丁羽的身邊坐了下來.

"別這麼的看著我,我都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然後就被送上了飛機."

看了一眼丁羽臉上面的傷勢,大海也是搖搖頭,倒是不客氣的拿起來桌面上的香煙,從里面抽了一個出來,自顧的給自己上了,"王伯伯交代下來的任務,所以我只能是硬著頭皮來了,事情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你可不要賴到我的頭上面來!"

"找我什麼事情?"這個話不是對大海的,而是對那邊的鍾芸到.

"丁大哥,當初的時候是妹不懂事!"話的時候,鍾芸也是注意的看著丁羽的表情,可是丁羽的表情呢?沒有任何的變化,這個也是讓鍾芸感覺心里面沒底,"你大人有大量,還請不要見怪,如果你心里面有什麼火氣的話,我認打認罰!"

鍾芸完了這個話之後,丁羽也是看向了那邊的大海,大海卻是只盯著自己的腳面,根本就沒有要抬頭的意思,也根本就不給丁羽任何的機會,丁羽也是笑了一下,這個笑呢?多少有那麼一些輕蔑的感覺.

"坐吧!我又不能夠把你怎麼樣!"話的語氣要多平淡有多平淡,倒是一直低頭的大海猛然的抬起來自己的腦袋,有些懷疑的看著丁羽,來的時候呢?三哥就跟自己過,不怕丁羽生氣了,甚至是表現的很惱怒,就怕丁羽表現的無所謂,那樣的話才是真的壞菜.

"丁羽,三哥本來想要親自來的,但是被家里面給拖住了,夏陽也是同樣的如此,所以讓我們兩個人打一個前站,這一次的事情你受了委屈,大家都是知道的,有什麼事情的話,你,但凡我大海能夠抗住的,絕對沒有問題!"

"那想讓我怎麼樣?打她一頓還是罵她一頓,打她一頓,她能不能受得起這個另,男人打女人,好不好聽,罵她一頓又能夠怎麼樣?事情就到此為止吧!"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搖搖頭,隨即也是看了一眼旁邊的大海.

看丁羽的表情,想要什麼,但是這個話貌似到了嘴邊之後,又咽了回去,大海很是希望丁羽能夠把這個話給出來,但是看這個意思,丁羽竟然忍住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置身事外?’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克制?還是冷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