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二十一章 '置身事外?’   
  
第一百二十一章 '置身事外?’

隨即分局的人也是把目光放在了夏陽和鍾芸兩個人的身上面,現在這個時候兩個人貌似也是理解了剛才丁羽的那個話究竟代表了什麼意思,一句對不起就想要解釋所有的事情和狀況,這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這個時候丁羽已經被扶坐了那里,在跟丁羽簡單的交流了兩句之後,大使館的人很快就撤了,就只是留下來一個律師而已,畢竟丁羽並不是英國方面的人.

雖然大使館的人已經離開了,甚至于大使館這些人的動作呢?有那麼一些踩線,但問題是這個事情不是分局能夠出口的,誰敢把這個事情出來,在這個節骨眼上面?

律師詳細的問詢了一下有關的情況,但是分局方面怎麼回答?這一次的事情本來就是臨時起意,而且就算是丁羽有這個方面的問題,貌似也不是分局方面可以插手的,完全就是越權了,好聽一的,拿著雞毛當令箭,不好一聽的,太裝逼了.

了解過情況之後,丁羽也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不過隨即旁邊的律師也是擔憂的到,"丁先生,你的住所已經沒有辦法住人了,大部分的東西都已經損毀了,保險箱也被打開了,里面的東西都已經不見了,你的意思呢?"

對于這個問題呢?丁羽嗯了一聲,並沒有表示任何的意見和想法,而這個時候分局方面也是把丁羽的手機和手表等物件給送了過來.丁羽拿出來手表看了兩眼,站在不遠處的夏陽和鍾芸兩個人自然也是看清楚了.

看著手表上面的裂紋,兩個人甚至要下意識的轉過自己的腦袋.丁羽看了兩眼之後,也是看向了一邊倚著牆站立的王建國,"三哥,手表好像壞了!"隨即丁羽也是把手表放置到了桌面上,沒有任何要拿走的意思,壞了讓我拿走有什麼用?

丁羽也就是了一下手表的問題,隨即也是在律師的陪同之下離開了.現在這個時候留在這里有什麼意義嗎?表現的強硬是這個樣子,表現的撕力竭地也是這個樣子,事情是不會得到任何解決的.所以還是先行離開吧!

等丁羽要離開的時候,夏陽猶豫了一下子,也是拿起來桌面上的那塊手表,而鍾芸呢?也是跟在王建國的身後位置.用手扯了一下王建國的意思."三哥,這一次的事情是我的過失,你看是不是還有什麼補救的機會?"

鍾芸不是什麼傻瓜,只能先前的時候有些太上頭了,被丁羽給氣糊塗了,現在這個時候已經醒過味來了,英國大使館的人親自的跑了過來,這個問題讓自己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找家長吧!"王建國也是歎了一口氣.對于走出來的夏陽也是搖搖頭,"這一次的事情不要怪我不講情面.我先前的時候過,你動其他人我沒有什麼法,但是你動了丁羽,這個事情就真的沒完了,好自為之!"完了以後,也是刻意的看了一眼夏陽手上面的手表.

等王建國離開了不長的時間,夏陽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家里面的電話,夏陽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鍾芸,現在已經不是自己找家長的問題了,而且家長找自己來了.

在回去的路上面,夏陽也是把手表遞給了旁邊的秘書,百達翡麗的手表,看這個樣式絕對不會太便宜了,反正也順路,自己也是趁著秘書進去修表的時候,閉目思考,算是給自己爭取一時間,想一想怎麼來應對接下來的局面.

但是等了沒有幾分鍾的時間,秘書就回來了,弄得夏陽和坐在一邊的鍾芸也是一陣的差異,這麼快就修好了,這個手表不是假的吧?"二少,這個表人家修不了."話的時候,秘書的神情呢?也是有那麼一些糾葛.

"什麼意思?"

"超過百年的時間了,里面的一些東西,現代已經沒有了,特別是這個表殼.而且他們還了,如果我們願意出手的話,他們願意一百二十萬美金的價格收購!"

"多少?"夏陽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不是在車里面的話,夏陽甚至都要挑起來,自己的耳朵是不會有什麼毛病的,難不成自己的意識出現了問題?.

"一百二十萬美金!"秘書也是咽了一口唾沫,心翼翼的捧著手里面的表,"他們還了,這個價格可以商量!"

一塊已經碎了的手表,開價一百二十萬美金,如果手表還是好的話,那麼會值多少錢?不是夏陽沒有這個錢,但問題是自己從來都沒有如此的奢侈過,幾百萬的手表就這麼吊兒郎當的戴在手上面了,太不珍惜了吧?

在回去的路上面,夏陽也是用手揉著自己的腦袋,現在這個時候是相當的頭疼,現在已經不是出師不利這麼的簡單了,自己被坑了,被王建國這個家伙給坑了,如果不把這件事情給處理好的話,那麼這一次自己恐怕就翻不了身了.

能夠被王建國如此重視的,這個絕對不是什麼常人的,先前的時候讓鍾芸卻試探,很顯然鍾芸並沒有看出來什麼,而王建國呢?這個家伙絕對的陰險,他故意的利用了芸.

現在這個時候再其他的貌似也沒有什麼用處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一塊手表幾百萬,下面的人呢?還把丁羽的家給砸了,當然了家里面的一些東西呢?也是消失了,句更為實際的話,這些都是錢呀!不是紙.

"讓人把丁羽的住處給修複了,還有拿走的東西呢?都送回來!"

很是簡單的一句話,夏陽也知道這麼的做呢?雖然是杯水車薪.但是總歸還是需要去做的,本來這個局面呢?就已經是很微妙了,如果不做什麼的話.只能是讓這個情況呢?越發的往深淵滑落,這個可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聽到夏陽這麼的,鍾芸也是苦笑了一下,東西拿走了容易,但是送回來就不是簡單的事情了,而且當時的時候人員紛雜,誰知道誰都拿走了什麼東西?就是來一個不承認.你能夠怎麼樣?所以這個事情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難辦.

更何況一塊壞了的手表一百二十萬美金,那麼丁羽的家里面其他東西價值呢?這個又需要怎麼去估算?把自己給填進去也不夠呀!

等回到家里面的時候,夏陽也是看見自己的父親正坐在家中了.要知道從父親現在的位置來,坐在家里面顯然是不太正常的.夏紅旗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和站在一邊位置的鍾芸,"剛才歐美同學會的一些同志給我打了電話,質問我的兒子是不是土匪?"

完了以後.夏紅旗也是注視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聽聞了一些事情,我竟然無言以對,我的兒子竟然真的是土匪,不是土匪的話,怎麼會做出來這樣駭人聽聞的行徑來?人家質問我,我這個當父親的,還能不能管教,夏陽同志.你什麼感想?"

"爸,對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會惹出來如此的波瀾來!"

夏紅旗注視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對不起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夏陽,你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清楚,現在的問題就是你能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和狀況,我要一個肯定的答案!"

對于父親的話,夏陽也是猶豫了一下,"下面的人砸了一塊表,我剛才准備去維修一下,人家修不了,一塊廢表人家一百二十萬美金收,還有就是丁羽的家被砸了,里面不少東西被拿走了,具體的狀況我不清楚,正在統計!"

這麼的呢?並不是推卸自己的責任,而是要把一些情況清楚了,夏紅旗聽了之後,就感覺眼前一黑,甚至于整個人不由的就是一哆嗦,"我問你能解決還是不能解決,不是在聽你跟我打報告,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

完了之後,也是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事情鬧到了這個地步,也已經不是丟人現眼這麼的簡單了,夏紅旗需要考慮的更多,雖然家族在京城也是有實力的,但是有實力並不代表著家里面的人就可以肆無忌憚,甚至是公器私用,特別是後面這一,尤為讓人詬病.

丁羽從分局這邊離開了之後,也是先跟律師交流了一番,等律師離開了之後,也是看向了坐在自己身邊的王建國,"看來你的那個妹妹有些太不懂事?"

王建國也是苦笑了起來,"我沒有想到她這麼的混,從道理上面來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先去醫院看看吧!我不放心你的身體狀況."

"沒有什麼問題,就是一些硬傷而已!"丁羽也是很平淡的到,"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不過王建國卻是面露苦澀,"羽,你這個不是埋汰我一樣嗎?你的家已經被砸了,砸的可以是亂七八糟,根本就沒有辦法住人了!"

"我知道了!"丁羽表現的很是冷靜,"本來今天就准備走的,沒有想到還被這個事情給耽誤了,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就這樣吧!"丁羽並沒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的就離開了,王建國也沒有叫住丁羽,很顯然這一次的事情呢?丁羽的心里面是有疙瘩的.

離開了之後,丁羽也是給自己的妹妹打了一個電話,兩個人約在一起吃了一頓飯,看著丁羽的樣子,丁叮當時的時候就炸毛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倒是沒有什麼,你安分一就行了!"對于這個事情呢?丁羽可不希望丁叮摻和進來.

"這還有沒有公理了?"看著叫囂的丁叮,丁羽也是笑了起來,"事情跟你沒有太多的關系,這兩天你就在學校那邊呆著吧!車我開走了!有事情自己打車."

看著離開的老哥,丁叮也是氣的直跳腳,但是沒有任何的辦法,自己打車回學校了.而丁羽呢?則是驅車離開了京城,自己想去看一看自己的戰友王兵,自己出去了好幾年的時間.一直都沒有跟王兵見過面,可是丁叮的牛肉干卻是從來都沒有斷過.

丁羽離開了,倒是讓王建國有那麼一些傻眼,自己根本就沒有想到丁羽竟然走了,沒有任何脾氣的就離開了京城,要知道京城這邊都快要亂的不可開交了,而丁羽呢?拍拍屁股走人.這個是不是有些太兒戲了呢?

不過離開了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真的要是留在京城這邊了,誰也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但問題是自己現在倒是有那麼一些拿捏不准丁羽的態度了,到現在為止,英國大使館那邊,還有丁羽這邊.貌似一動靜都沒有.

夏陽第一時間就找到了王建國.連同他而來的還有鍾芸,王建國呢?正和大海兩個人坐在四合院這邊了,也真難為夏陽他們可以找到這里來."環境不錯!"

王建國也是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聲,"我想丁羽聽到這個消息,絕對不會太爽的,這里是丁羽的地方!"這個話也是讓夏陽也是一愣,到了嘴邊的話呢?也是硬生生的又給咽了回去.

看了一下四周,隨即也是找了位置坐了下來."建國,房子那邊我已經找人去修了.但是有些物件沒有找尋回來,還有那塊手表,我已經讓人去找尋了,現在還沒有太多的消息,我想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的!"

"夏陽,你應該清楚,現在這個時候找我是沒有任何作用的,而且在某種程度上面,我很樂意看到這個局面,因為這種局面還是你自己親手造成的!"

夏陽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可以問一下,這是一個圈套嗎?"

對此王建國也是想了一段時間,"你可能會這麼的想,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因為你的這件事情,我受到了相當大的拖累,其結果未見得會比你好多少!至于所謂的圈套,只能你把自己想的太簡單了,同時把其他人想的太複雜了!"

"我想見丁羽!"既然王建國敢這麼的,那麼就表明他跟這個事情恐怕真的沒有太多的關系,雖然王建國吊兒郎當的,甚至是有那麼一些紈绔,但是有一大家還是很信服的,就是這個家伙有一句一句,這個口碑放在了那里.

這個話出來之後,被王建國沒有好氣的看了一眼過去,"你想見丁羽,我他媽的還想見丁羽呢!可是這個家伙跑了,你我找誰去理吧!不要問我他去了那里,因為我對此雖然有一定的猜測,但是不是真的,不好!"

"他不在京城?"先前的時候,夏陽還因為丁羽藏匿了起來,但是從現在來看,情況跟自己的想象完全就不一樣,如果丁羽離開了京城,這個事情真的就麻煩了.

"不在,這個家伙的個性太突出了,至少我對沒轍!"完了以後,王建國也是看了看坐在不遠處的鍾芸,隨即才慢悠悠的到."他是我的朋友,不是什麼幫閑,也不是什麼狐朋狗友,更不是什麼利用的對象!"

夏陽看著王建國,表情有那麼一些憤恨,"我承認這一次的事情是我過火了,現在這個時候我想要擬補這個過失,有什麼條件,你可以開,但凡我能夠做到的,我絕對不會推脫的!"

對于夏陽的表現,王建國也是哼了一聲,"你的表現倒是夠光棍的,但是你他媽的這一次把很多人都拖下水了,你知道嗎?我他媽都還沒有找你算賬呢!我還是那句話,這一次的事情不死不休,你夏陽光棍,我也不是吃素的!"

夏陽的臉色也是有那麼一些黑,不過隨即也是看向了坐在一邊的大海,"大海,你知道丁羽的身份嗎?"大海正在那邊無所事事來著,看見夏陽把話題引向自己,也是一笑.

"我跟丁羽的關系不錯,他曾經救過我的命,不過這個家伙非常的神秘,去了英國之後呢?越發的讓人看不懂了,我知道的你們肯定都知道,你們知道的,我未見得知道!"

"建國,你知道!是嗎?"

王建國根本就沒有要話的意思,雖然在場三個人的目光都在自己的身上面,但是王建國很是清楚,這個事情是不能夠透露出去的,至少是不能夠從自己這邊透露出去的,自己還真的就承受不起這個麻煩事.

"夏陽,你想化解這件事情?看來有人已經找上了你的家長了,這個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好戲還在後頭呢!我雖然不知道還有誰會出面,但是現在的這些呢?都只不過是開場白罷了,你還是做好這個方面的准備吧!"

夏陽的臉色黑的跟鍋底一樣,"丁羽究竟去了哪里?你既然有這個方面的猜測,那麼就出來!"可能也是感覺自己的話有那麼一些生硬,夏陽也是緩和了一下自己的口氣,"家里面就給我幾天的時間來解決這件事情!"

"跟我有毛關系,在分局的時候我就過,但是你浪費了最後的機會,你因為丁羽是泥腿子,你就可以隨意的欺凌,是嗎?"話的時候,王建國也是目光凶惡的看著夏陽,"更何況我們是朋友嗎?我們好像是對手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 好像踢到鐵板了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尾隨而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