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二十章 好像踢到鐵板了   
  
第一百二十章 好像踢到鐵板了

後面的人還想拉丁羽,但是被那位年長的給勸阻了,隨即也是語重心長的到,"光,我不知道你今天究竟為什麼火氣這麼大,但是這樣的事情呢?最好下一次不要發生了,能夠住在這里的人呢?非富則貴,這個責任最後還是會落到我們頭上面來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你要出頭,誰也不會攔著你,但是不要把所有人都給牽連進去!"

"顧叔,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中年人笑了笑,並沒有什麼,情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大家也都是看在了眼睛里面,其實來這里呢?讓丁羽協助調查只不過是一個手段罷了,最終的目的呢?還是需要讓丁羽一句話,究竟是服軟,還是硬到底,就是這麼的簡單.

"丁羽真是這麼的?"鍾芸在知道了事情之後,這個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沒有想到丁羽竟然這麼的不給自己這個面子,自己本來是想要用丁羽試探一下三哥反應的,但是那里想到丁羽還真的就把自己當做是一根蔥了.

"既然他不要臉,那麼就讓他知道知道其中的厲害!"鍾芸的大姐脾氣也是上來了,還從來都沒有人敢這麼的自己,丁羽就是一個泥腿子而已,你用什麼樣子的身份跟自己話,這一次的事情跟三哥沒有任何的關系,就算是三哥來了,自己也不會給這個面子的.

現在這個時候的鍾芸可以是徹底的被丁羽給氣暈了,甚至完全就已經上頭了.在如此的局面之下,想要恢複所謂的理智,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而喪失了理智之後呢?其動作就會失調了,這簡直就是一定的.

如果是王建國站出來這樣的話,鍾芸會非常的不高興,但是卻不會喪失這個理智,但問題是丁羽在鍾芸的眼里面呢?完全就是草根,你這樣的人竟然還敢叫囂,而且還是用這樣的詞語來叫囂.這個完全對視對自己的侮辱.

所以鍾芸也是不顧忌那麼多的狀況了,至于三哥如果真的要是埋怨自己的話,自己也可以有話.誰讓丁羽如此的不顧忌身份,竟然對自己如此的不敬,這個就是自己出手的理由了,難道這個理由還不足以明所有的問題嗎?

而丁羽呢?對于這件事情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感悟.先前的時候鍾芸來到自己住所這邊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是相當的不高興了,而又讓自己協助調查,這個問題多少就有那麼一些觸及自己的底線了,所以自己的話也是有些重.

面子呢?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掙的,丁羽呢?並沒有因為鍾芸的身份就怎麼樣?自己已經給與了一定的尊重,但問題是你既然不要這個尊重,那麼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氣了.你有身份又能夠怎麼樣?丁羽還真的就不見得回去理會.

丁羽打開門之後,看著門外的眾人.也沒有表示的太意外,就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困惑的感覺,這幫家伙的腦袋不會是被門給夾了吧?還有就是鍾芸?她是不是太恣意妄為了?

讓自己協助調查,調查什麼呀?隨即丁羽也聽清楚了警方讓自己協助調查什麼,所謂的巨額資產來曆不明,聽的丁羽也是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看著站在門口位置的警察,"回去好好的學習一下法律!"

"丁先生,就我們的了解,你曾經在國企單位工作過,在這個期間,我們有理由懷疑你們的資產來源不明,所以我們請你回去協助調查,是有理有據的!"

丁羽突然的笑了起來,笑的有那麼一些無奈,"哦,你們要是不的話,我都快要忘記了,我原來的時候好像還在國企單位工作過,既然這樣的話,我就打一個電話給我的律師!"

不過丁羽的電話最後還是沒有能夠打出去,很快就被人給帶走了,不過走到樓下的時候,丁羽也是微微的搖了一下自己的頭,而這個時候鍾芸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喲,這個不是丁羽嗎?怎麼?出事了?"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鍾芸,丁羽也是突然的笑了起來,笑的多少有那麼一些輕蔑的味道,"你的家庭給了你一個好的出身!"也就是一句話而已,鍾芸有些不明白,這個話究竟代表了什麼意思,但是丁羽呢?到即止.

等丁羽上車之後,鍾芸也是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那個意思很是明白,而那邊的人呢?也是把這個意思給傳達了下去,很快的丁羽的公寓就被翻了一個底朝天,而王建國在得到消息的時候也已經晚了,事情不僅僅是做了,而且還相當的糟糕.

王建國直接的就一巴掌排在自己的腦門上面,鍾芸是不是傻了,還是他腦袋有問題呀!現在這個時候動丁羽?這一下子鬧得結果只有兩個人,那就是上面放棄丁羽,又或者是上面放棄鍾芸,只有這兩種可能性了.

就算是想要逼迫自己的話,也不需要用這樣的手段呀!先前的時候王建國有拿丁羽做擋箭牌的意思,但是那里想到鍾芸竟然如此的不顧一切,這個真的不在預料的范圍之中了.

和解?可能嗎?王建國看著丁羽的公寓,翻得亂七八糟的,自己都不知道應該什麼是好了,整個公寓就好像是遇襲了一樣.不過王建國也注意到了,別墅里面還有其他人,看見王建國來了之後,也沒有太意外,表現的很是鎮定.

取景完畢了之後,來人收拾著自己的東西,王建國也是猶豫了一下,不過剛想話的時候,來人也是晃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機,"照片我已經發送走了,我也是干活而已.所以為難我沒有那個必要,先生,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先離開了!"

王建國也沒有要為難來人的意思,只是注視的看了一下房間,出來的時候,也是一拳頭打在了牆上面,鍾芸真的是瘋了,不過出來的時候王建國也是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鍾芸也是站在了門口的位置,挑釁的看著自己.

看著鍾芸.王建國也是神色複雜,往前走了兩步,看著回頭的王建國.鍾芸也是得意的笑了起來,"我記得我跟你過,丁羽是我的朋友,你這麼的做得到了家里面同意了嗎?不要以為後面有夏陽就真的可以肆無忌憚了."

很顯然王建國已經知曉了一些內幕.所以當著鍾芸的面也是了出來.這個話出來呢?也是表示著彼此之間的關系真的無法緩和了.

"三哥,你好像有些緊張了!"鍾芸還是沒有能夠聽出來王建國話語當中的暗示,雖然王建國已經得很是明白了,"丁羽不是瞧不起我嗎?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讓他知道知道,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另眼相看的,他現在不還是在里面蹲著!"

王建國的嘴角微微的抽動,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跟她正常的交流.隨即王建國也是往電梯那邊走去,鍾芸也是跟著的進了電梯.在這個過程當中,王建國根本就沒有要話的意思,一直等來到了樓下,王建國的手機也是想了起來.

"是我!"看著上面的來電顯示,王建國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已經趕到了丁羽的住所這邊來,事情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好!"猶豫了一下,王建國也是看了一眼站在自己不遠處的鍾芸,隨即也是一咬牙,"事情是夏陽和鍾芸兩個人鬧出來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我還在調查!"

鍾芸當然也挺清楚了王建國的話,神情不由的就是一愣,究竟是誰來的電話,而且這位三哥呢?竟然把自己給夏陽兩個人給扔了進去,這個情況貌似有那麼一些不太正常呀!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感覺有些迷糊.

等王建國掛斷了電話之後,也是深情冷淡的看著鍾芸,不過還沒有等王建國上車,不遠處也是緩緩的行駛過來一輛車,一輛很是普通的奧迪,隨即車窗也是打開,"建國,談談吧!"

王建國看著車里面的夏陽,臉頰的肌肉也是微微的聳動了起來,打開了車門之後,也是抓著鍾芸,直接的就給她塞了進去,動作可以是相當的粗魯,隨即王建國也是坐在了後車座的位置,"你下去!"

司機並沒有任何的動作,倒是夏陽微微的咳嗽了一聲,隨即司機才把車給停靠好,"夏陽,你這一手可是夠陰的,竟然讓芸這個傻丫頭在前面沖鋒陷陣,芸不知道這里面的險惡,你混跡了這麼多年,難道還不知道?"

"什麼意思?"夏陽不由的就是一愣,隨即也是疑惑的反問道.

"什麼意思這個另當別論,夏陽,芸是我們的妹妹,當初的時候她是一個丫頭的時候,就跟在我們的屁股後面,現在這個時候她願意站在誰的那一邊,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但是你利用芸,這個事情我會跟你好好道的,相信也會有很多人跟你好好的道一番,這件事情絕對不算晚,你給我等著!"

完了以後,王建國也是下了車,不過車門並沒有關上,"我現在去接丁羽,你們要不要一起?"完了以後,也是上了自己的車,夏陽的眼睛也是轉了轉,"跟著建國!"現在這個時候,夏陽貌似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問題和狀況.

自己找王建國是過來談判的,但是王建國的態度,完全不是話的樣子呀!

來到了分局之後,王建國也是第一時間就見到了丁羽,丁羽這個時候被拷在了暖氣管上面,看那個樣子時間貌似也不短了,丁羽呢?也沒有任何過激的表現,就那麼的被拷在那里,不過從臉上面的血跡來看,貌似情況有些不太妙.

隨即夏陽和鍾芸兩個人也是走了進來,鍾芸看著丁羽的狀況呢?臉上面的表情有那麼一些解恨,而夏陽呢?並沒有太多的表現.倒是王建國快步的走了過去,直接的就把丁羽給抱住了,"丁羽.你怎麼樣?"

丁羽睜開自己的眼睛看了兩眼,只是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而已,眼神非常的平靜,沒有任何憤怒的表現,"還好!"也就是兩個字而已,倒是夏陽看見丁羽的樣子,嘴角微微的抽動了一下子.情況跟自己想想的有些不太一樣呀!

放置到任何一個人身上面,看到了鍾芸,現在這個時候絕對是怒火中燒的那一種.但是面前的這個人呢?表現的太過于平靜了,平靜的就好像事情根本就不是發生在他的身上面一樣,這樣的人是可怕的.

"抱歉!"夏陽第一時間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丁羽呢?也就是看了一眼而已.並沒有任何的表示.而鍾芸呢?冷冷的哼了一聲,王建國雖然來了,但是那又怎麼樣?丁羽不還是拷在了這里,他能夠有什麼辦法.

"芸,讓人把手銬打開!"夏陽這麼的呢?也是給鍾芸機會,但是鍾芸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理會,就算是丁羽現在這個時候求她,她也不會有任何的反應.

王建國扶著丁羽的身體.臉色可以是異常的難堪,自己都已經進來這麼長的時間了.但是分局的領導呢?一個都沒有出現,甚至于分局的其他人都沒有任何的動作,就任由丁羽被拷在了那里,不計死活.

現在這個時候王建國已經快要出離這個憤怒了,丁羽呢?根本就沒有要拱火的意思,就是那麼被掛在了那里,如果不是王建國來了,依舊還是腳尖地的那一種,不過對于丁羽來,貌似並沒有任何的影響.

"三哥,你一句對不起,能不能解釋所有?"聽了這個話的時候,王建國微微的一愣,這個話的太蹊蹺了,王建國根本就沒有明白什麼意思,不過隨即王建國也是醒悟了過來,但是聽見丁羽繼續的到,"人物的悲哀呀!連個道歉都不會有的,是嗎?"

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晃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羽,這件事情我肯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哪怕是拼著我王建國這條命,我也一定給你一個交代!"這個話的時候,王建國也是站直了自己的身體,注視的看著夏陽和鍾芸兩個人.

"夏陽,鍾芸,你們兩個人給我聽好了,這一次的事情沒有完..."

夏陽這個時候慌了,突然之間的慌了,因為王建國竟然出來了這樣的話,這個完全就是你死我亡的結局呀!要知道彼此之間的關系雖然有那麼一些對立,但是一直都控制在良好的狀況之下了,"三哥,沒有什麼狀況是過不去的,鍾芸,還不去?"

"晚了!"王建國也是很痛快的了一句,"夏陽,這一次的事情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的!"完了以後,王建國也是用力的拍了一下丁羽,"羽,堅持一下,我過這件事情給你交代,就一定給你交代!"

完了以後,也沒有理會丁羽,直接的就離開了,速度非常的快,夏陽這個時候真的急了,連帶著旁邊的鍾芸也是暈了,別看先前的時候去游大海哥,那樣的問題呢?都是可以在理解的范圍之內了,誰也沒有最後的撕破臉皮.

不過王建國還沒有走出門口,隨即就看見一行人已經走了進來,來人也沒有要理會王建國的時候,甚至看見了王建國之後,也是直接的就把他給推開了,進來之後看著被掛在那里的丁羽,有人也是沖了過去.

等了能夠有兩分鍾的時間,隨即分局的領導才來過來,這麼一大坨的人闖了進來,這個要是再沒有任何的動作,那麼分局就別留著了,但問題是進來的人根本就控制不住呀!人家是英國大使館的人,鬧出來事情的話,就是外交風波.

分局的人這個時候也是慌了起來,先前的事情他們都已經門清,畢竟這樣的問題呢?雖然不是天天見,但至少都已經心里面有譜,但是誰能夠想到這一次貌似踢到了鐵板上面了,竟然連英國大使館的人都來了,這個情況貌似完全就出離了掌控.

特別是現場的狀況呢?還被取證了,這樣的問題就尤為的嚴重,換成了是其他人可能全部的都扣下來了,但人家是大使館的人,有外交豁免權的那一種,誰敢動手呀!這個動手的話,事情鬧得可能就不是一般的大.

看著大使館里面的人,夏陽當時就傻了,而旁邊的鍾芸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呆滯,情況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的時候因為丁羽就是一條泥鰍來著,但是那里想到這個根本就不是丁羽的真面目,隱藏在背後的竟然是一條巨龍.

大使館的人呢?並沒有任何過激的表現,很快的律師也是站了出來,了解了一下具體的情況,僅此而已,但是分局的人現在這個時候已經知道了,事情壞了,這一次的事情可不僅僅是鬧大了這麼簡單,甚至是把天給捅破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給面子    下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置身事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