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一十七章 突然闖入   
  
第一百一十七章 突然闖入

晚上的時候,丁羽看著已經收拾齊整的丁叮,隨即也是拿出來自己的外套,樓下面的車有人代駕了,現在這個時候親自的開車多少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的,丁叮也是自然的挽起來自己老哥的胳膊,丁羽也是笑笑,架勢倒是很足呀!

晚宴的地比較的私密,是一家不對外公開的會館,丁羽和丁叮兩個人來了之後,沒有發生其他的意外狀況,更何況大海早就已經等候在了那里,先前的時候王建國刻意的囑咐過了,雖然沒有具體的內容,但是大海多少還是能夠明白過來的.

跟王建國在一起這麼多年,這默契還是有的,而且從這個話當中呢?也是能夠感覺的出來,三哥對于整個事情呢?也是謹慎的很,這一次的宴會打著嫂子的幌子,但是實際上面呢?就是介紹圈子的人給丁羽認識.

更為直白的話,丁羽呢?雖然不是圈子里面的人,但是這個身份呢?非同尋常,別不長眼惹到了丁羽,如果是那樣的話,別到時候沒有任何的情面可講,大致上面的狀況就是這個樣子的,至于究竟是因為什麼,恐怕除了三哥沒有人能夠的清楚.

"好久不見了!"丁羽率先的伸出來自己的手.

"回想起來就跟昨天一樣,這一次能夠多待上幾天?"話的時候,也是引領著丁羽往里面走去,站在遠處的一些人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心下也是吸了一口冷氣,先前的時候海少就等在了門口的位置,大家也是議論紛紛.原來就是等這位主呀!

而王建國在得到消息的時候,也是快步的走了過來,這個架勢還是做得很足,丁羽看著走過來的王建國和朱英兩個人,靠近了之後,也是低聲的俯身過去到,"至于弄得這麼誇張嗎?我看見別人的眼神.都是裸的嫉妒!"

"這個可是我精心准備的,為的就是這個效果!"

丁羽並沒有什麼滿意或者是不滿意這麼一,對于自己來也不是沒有經曆過這樣的場景.先前的時候跟查理在一起的時候,經曆的場面比這個還要大上一些,倒是丁叮這個丫頭,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緊張.

不過這個緊張很快的就舒緩了下來.朱英也是把丁叮給拉到了自己身邊的位置.對于丁叮這個孩子呢?自己還是很有好感的,長的很是清純,更為實際一些來沒有那麼多的花花腸子,更沒有所謂的勾心斗角,這個讓自己感覺很喜歡.

晚宴是朱英舉辦的,而把丁叮給拉到了自己身邊的位置呢?也是明了丁叮的重要程度,而丁羽呢?則是跟王建國和大海坐在了一起,時不時的會有人過來打招呼.大家都是有那麼一些拿捏不准,丁羽究竟是什麼人.

但是從王三哥的態度上面還是能夠看出來其中的一二來.王三哥在圈子里面是一個比較另類的存在,能夠讓他看重的人呢?真不是想象當中那麼的多,而這位的自我介紹呢?就是一個醫生,這一很奇怪,值得去探究.

不過在現場的時候,誰都不會如此的傻帽,更何況這里可是三哥的主場,在這里找事呢?就是不給三哥面子,要是不給三哥這個面子的話,那麼還想不想在這個地面混跡了呢?

宴會的目的只要達到了就行,實際上面宴會的內容多少是有那麼一些空洞的,而丁叮也終于是理解了自己的老哥下午的時候為什麼要吃披薩餅了,來這里之後呢?面前的東西只能看不能吃,實在是太難受了.

雖然東西很是不錯,但是眼睜睜的看著,還真的就是有話那麼一些眼不見為淨的感覺,丁叮感覺自己的肚子已經開始叫了起來,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打死自己都不會來的,這個不是給自己找罪受一樣嗎?

其實這樣的宴會呢?不管是丁羽還是王建國兩個人都是有那麼一些心造不宣的意思,兩個人都明白這個宴會究竟代表了什麼意思,只不過稍顯有那麼一些可惜的是,參與到這個宴會當中的人呢?對此並不是非常的了解.

現在這個時候大家都會看在王建國的面子上,對丁羽呢?禮讓三分,但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和狀況的話,會是一個什麼結果,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

丁羽和王建國兩個人坐在了一個略顯有那麼一些昏暗的房間里面,朱英也是親自的送了茶水過來,隨即也是關門離去,"我老爹呢?是一個極其不負責任的家伙,本來這件事情呢?是他准備跟你談的,甚至已經准備的很是充足了,但是出現了其他方面的狀況,所以他溜了!"

聽見王建國的話,丁羽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牙疼的看著面前的王建國,"這麼的是不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站在丁羽的角度呢?多少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夠理解.

"嗨,我們家里面就是這麼一個樣子,我從到大,實在是被這位老爹給坑慘了,有一個詞怎麼的來著,罄竹難書呀!這個都未見得能夠形容其中的一二!"

"三哥,這個事情我就不跟著摻和了,還是正事吧!"

王建國看著丁羽,隨即也是一本正色的到,"我老爹跟我提過,你在英國有特殊的豁免權,我當時知道這個事情的時候,也是異常的震驚,這個甚至比外交豁免權更加的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駭然,所以我想了解一下!"

丁羽也是審視的看著王建國,好一段時間之後才緩緩的到,"當資本積累到一定程度上面的時候,就會引起來方方面面的窺視,如果你守護不住的話.那麼結局自然不用,如果你能夠守護的住,那麼大家看待你的目光就不一樣了!"

這個話多少含有了些許警告的味道.王建國當然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不過自己也理解了這里面的另外一層意思,丁羽絕對不是平白無故的就取得了這個特殊豁免權,也不是靠著所謂的資本就獲取了特殊豁免權.

在一定的程度上面,這個完全就是靠著所謂的厮殺和拼搏才把這個權利拿在了自己的手里面的,簡單的解釋來就是這個樣子的,王建國呢?也是了然的頭.

"得.這件事情呢?還是讓我老爹親自的跟你談吧!我就是其中的一個聯系人而已,而且我現在這個時候活的好好的,不想惹那麼多的麻煩."到這里的時候.王建國也是猶豫了一下子,"丁羽,當兄弟的呢?兩句不該的!"

看見丁羽頭了之後,王建國才低聲的到."有些事情呢?可以做.但是有些事情呢?做了就沒有辦法回頭.再者做任何的事情呢?都要給自己留余地,不要跟傻瓜似的,能夠相信的人呢?除了你自己之外,不會有其他人的!"

丁羽也是琢磨了一陣,隨即對王建國頭,"我知道了,這麼來你開始蹚'渾水’了?"

"差不多吧!主要是家里面不希望我這麼的放蕩下去,都已經訂婚這麼多年了.但是一直都沒有定性,這是一個主要的原因.而且家里面給與了這麼長時間的悠閑時間,也可以了!"

"沒有選擇權?"

"哎,很多人都羨慕我們,但是反過來來看呢?我們也是挺羨慕普通大眾的,很多的時候可以去自由的選擇,因為給與我們自己自有選擇的機會基本上是沒有的,除非你已經被淘汰出了主流的圈子,不然的話就沒有任何的選擇,從某種角度來,這也是一種悲哀!"

"不進則退,這個尺度是很難把控的!"丁羽並沒有就這個事情發表任何的言論,"不管是情況怎麼樣?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還是面對更加的好一些,至于最終的結果會怎麼樣?至少我們年輕過,努力過,也歡笑過!"

"呵呵,你是不是永遠都這麼的冷靜?"王建國也是很好奇的看著丁羽,"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到現在,我就好像沒有看見過你怎麼緊張過,難道就不能夠特殊一下?"

"你是想讓我解釋一下為什麼要如此冷靜的原因?"

王建國也是非常好奇的頭,"我這個人有的時候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氣,我爺爺過能夠在四十歲之前控制住自己的火氣,那麼將來的時候當一個看門狗還是沒有什麼問題,這個話的很是粗鄙,但是我覺得也算是合適!"

"人生不同吧!所以這個理解也是不相同的,在部隊當中,如果我不能夠保持絕對的冷靜,那麼葬送的就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命,甚至不是一個隊伍人員的命,而拿起來手術刀之後,如果我不能夠保持冷靜,那麼葬送的同樣是活生生的生命,神經並不是生下來就粗壯無比的,反正我是經過後天的鍛煉才有的後果!"

"你的方式我有些接受不了!"這個是實話,自己對于丁羽部隊的情況呢?多少有那麼一些了解,那個絕對不是正常人能夠進入其中的,同樣的呢?對于醫生這樣行業,雖然自己很是尊重,但是讓自己深入其中還是算了吧!

"我有著特殊的經曆,所以會有今天的這個狀況並沒有什麼奇怪的,不過人嗎?吃五谷雜糧長大的,怎麼可能時時刻刻都保持著冷靜,又不是機器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樂,看狀況吧!我從來都不覺得我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反正你這個家伙給我的感覺非常的不一樣,從看見你的第一面就感覺不一樣!"完了以後也是舉了一下手里面的茶杯,"我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完了,剩下來的事情你自己搞定吧!還有這幫家伙雖然紈绔一些,但是心地還不壞,我指的是今天出席的人!"

"需要讓你這麼的照顧嗎?你又不是保姆?"

"一個周玉已經讓我焦頭爛額了,我不想圈子當中出現太多這樣的人.有的時候我也是感覺挺無奈的,必須要維持圈子的團結,但是又不能夠讓圈子太腐朽了.我的人生不應該這個樣子的,你呢?"這個話是反問,但其實是自問.

"這個話題對于我個人來有些太沉重了,至少是我現在所不需要去面對的!"丁羽根本就不想摻和其中,不過自己下句話還沒有出來,門口就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也沒有等房間里面的人允許,隨即門也是被推開了.從外面也是跳進來一個人,這個詞絕對沒有用錯,就是跳出來一個人.丁羽有些好奇,而王建國呢?則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直接的就把手里面的茶杯給放了下來,這個表情要多驚愕有多驚愕.

"三哥.有這樣的好事為什麼不招呼我一聲!"

看著進來的人.丁羽倒是沒有太多的動作,依舊還是坐在了那里,倒是王建國一下子的就站了起來,"芸,什麼時候回來的,聽你先前去了法國的!"隨即也是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丁羽,我給你介紹一下.我們的妹妹,鍾芸!"

丁羽隨即也是站了起來.鍾芸背著自己的雙手,盯著丁羽看了一段時間,"倒是很精神嗎?"完了以後,也是看了看王建國,"丁羽,這位是鍾芸,鍾芸,這個是丁羽,日後要是去英國的話,都可以去找他的!"

站起來的丁羽看了一眼王建國,倒是沒有理會王建國給自己的眼神,只是注視的看著鍾芸,看了一段時間,隨即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你好,我是丁羽!"

"你好!"鍾芸就是注視的打量了一陣,僅此而已,而這個時候朱英也是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了這個場景之後,也是苦笑了一下,"芸,我都了,你三哥有事情要談的話,不是真的不搭理你的,等一會讓你出來給你賠罪!"

鍾芸看了一下情況,也是頭,"好吧!原諒你們了!"隨即也是吐了一下自己的舌頭,挽著朱英的胳膊就出去了,等門關上了之後,王建國也是一下子的就坐在了桌位上面,"鍾家的公主,我們所有人的妹妹!大魔王."

"感覺有些怪!"

"也是真性情的人,我們從的時候生活在大院里面,那個時候是真正的大院,不跟現在似的,在一個樓棟里面,都不知道對面的鄰居是誰,她的年紀比較,而且還是為數不多的女孩子,剛開始大家都不願意帶著她玩,但是被她整治服了!"

整治服了?這個可是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呀!丁羽也沒有問及其中的原因,至少自己對此並不是想先當中的那麼有興趣,"不過大家都把她看做是妹妹,大院里面的孩子嗎?雖然可能家里面的政治傾向不太一樣,但是彼此之間的關系呢?還是不錯的!"

"這算是對我的勸告嗎?"丁羽不經意的了一句,"這個跟我貌似沒有直接的關系吧!"

"誰知道呢?其實從處著眼能夠看明白很多事情的,有的時候所謂的大事情呢?就是由無數的事彙總而來的,至少我是這麼看待的,也許會有不一樣的角度,這是不准的事情!"

到這里的時候,丁羽和王建國相互的看了一眼,彼此之間的關系還會純粹嗎?這個事情恐怕兩個人都不好的,甚至于現在這個時候都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應對,畢竟這是一個是非的圈子,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兩個從里面走出來的時候,也就意味著這一次的宴會舉行的差不多了,不過雖然是臨近結尾,但是這個氣氛還是相當的不錯,甚至于一些人已經開始對丁羽有興趣了,畢竟從了解的情況來看呢?丁羽還是孤家寡人一個.

當然了這些還都不是最為重要的,重要的是丁羽長的很是不錯,這個才是勾引人的所在,成功還是不成功的,這個另,但是試試吧!總歸不會有什麼壞處的,如果真的能夠勾搭在一起的話,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用處呀!

能夠被王三哥看在眼里面的,絕對不會是什麼庸才的,這一是肯定的.

不過丁羽呢?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宴會結束之後,就跟丁叮兩個人一同的離開了,離開的可以是非常的干脆,倒是鍾芸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看了一下台階上面的王建國和大海兩個人,眼睛眨了眨.

"芸,丁羽跟我們這些人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如果沒有什麼事情和狀況的話,最好不要招惹他,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這個家伙的心里面究竟都在想著一些什麼東西!"

"這麼有意思的一個家伙,以前的時候怎麼沒有聽過呢?"

"我跟你大海哥認識很多年的朋友了,曾經救過大海的命,這個家伙的脾氣稍顯有那麼一些怪,學醫的人差不多都是這個樣子,算是比較的個性吧!"如果換成是別人的話,王建國來懶得解釋,但是面前的人可是鍾芸.

"三哥對他就這麼的看好!"鍾芸也是非常的好奇,歪著自己的頭看著王建國,王建國呢?也是歎了一口氣,被鍾芸給盯上的人,下場都不會太好了,不過好在呢?丁羽不會留在國內太長的時間了,這個是不錯的好消息,對于自己來是這樣的.

因為自己也是看出來了,鍾芸貌似對丁羽有了些許的興趣,畢竟很久都沒有找到新的玩具了,所以看到新的事物之後呢?有些欣喜,而王建國呢?又沒有辦法把其中具體的內情跟鍾芸清楚了,所以還真的就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情.

更為重要的一,自己今天晚上並沒有邀請中原,她是自己主動跳出來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王建國的邀請    下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另有所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