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零五章 欠我一個人情   
  
第一百零五章 欠我一個人情

老爺子不會漠視這件事情的,至于老爺子什麼時候會表明這個態度?又會怎麼樣的表明這個態勢?這個狀況,馬云浩就真的猜測不到了.不過馬云浩自己的心里面對于丁羽倒是有那麼一些戚戚然的感覺,這個家伙有些可怕.

自己能夠沉穩的住,那個是因為自己經曆過太多這樣的事情,所以並沒有太多的惱怒,但是丁羽呢?想到這里的時候,馬云浩也是有了其他的想法,隨即也是托人給丁羽傳遞了一個消息過去,禮尚往來而已.

丁羽很快的就接到了這個方面的消息,對于這個方面的問題呢?丁羽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好玩,雖然消息的來源沒有具體的方向,但是丁羽可以肯定,絕對是來自于馬家,甚至就是馬云浩本人的,因為其他人是不會給自己傳遞這個消息的.

馬云浩這麼的意思究竟何在呢?在丁羽想來應該是兩方面的意思,他自己並不想背這個黑鍋,再者呢?就是不能夠讓背後的人過于的逍遙自在了,至于丁羽在知曉了消息之後,又會如何的來處理,這個就看丁羽自己的了.

丁羽在知曉消息的時候,也就是沉悶了一會而已,並沒有太多的表示.馬云浩真的就是好心嗎?貌似也不能夠這麼的,他之所以把這個事情告知自己,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希望他能夠動手,這樣的話就可以坐山觀虎斗了.

但是自己為什麼要動手呢?有這個方面的必要嗎?自己又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著急,至于這個事情究竟要如何的來解決.看情況的發展吧!相對而言,現在倒是有那麼一些三國鼎立的意思,誰也不好先有所動作.

丁羽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著急.但是一直藏匿在背後的人呢?這個時候就有那麼一些不太自在了,他們已經得到了最為可靠的消息,馬家已經把消息傳遞給了丁羽,要知道平白無故的把丁羽當槍使,這個問題可是有著些許的嚴重呀!

得罪馬家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因為彼此之間的關系從來就沒有好過,但是得罪了丁羽.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舒服了,尤其是在英國了,因為對英國的情況有所了解.所以才刻意的把丁羽當槍使了,但是現在來看,這一步走的太倉促了.

丁羽也許現在不會有太多的表示,但是他會記得這一次的事情.這個對于他們來.有些被動,但是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想要挽回嗎?貌似也是有些不太可能,平白無故得罪這樣的一位重量級人士,有夠悲催的.

現在的問題就是不能夠讓這一次的事情繼續的往深淵里面去滑落,必須要做出來一定的挽救,任何的事情都是有代價的,丁羽既然選擇了隱忍.那麼就表示了他是一個審時度勢的人,他應該明白其中的問題和狀況的.

不過丁羽現在這個時候也是感覺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的身邊呢?除了孫英男之外,貌似並沒有太多可用的人,這個問題實在是有那麼一些煩躁.

自己不想去處理過多的事情,但是事情一件一件的找上門來了,自己需要有人幫自己來處理這個方面的有關問題和狀況,但究竟要找尋什麼樣子的人,或者是團體呢?對此丁羽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把握.

為什麼這麼的呢?這兩年的時間,所有的一切都變化的有些太快了,快的讓丁羽甚至都不知道應該如何的去把握了,在如此的情況之下,稍有任何的不慎,那麼結果可能就是自己灰飛煙滅,這個可不是丁羽所期望的.

但是找人這樣的事情,對于丁羽來實在是稍有困惑,以前的時候從來都沒有接觸過,所以現在就算是找人,也不知道應該找尋一個什麼樣子的人.這里面還有一個問題,這個人是不能夠跟孫英男有任何關聯的那一種.

因為孫英男在自己的這里占據了相當重要的一個位置,上位者嗎?總需要有其他方面的准備,在這一上面丁羽還是看的很是透徹的,所以這個找尋的事情呢?不能夠通過孫英男,甚至是不能夠通過莉莉等人.

先前的時候丁羽一直都沒有認識到這個方面的問題,所以也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心思,但是現在呢?有那麼一些迫在眉睫的味道了,所以自己必須要做這個方面的投入了,畢竟招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對自己而言.

所以丁羽稍感有些郁悶,自己只能是投入這個方面的精力,不過誰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一個結果呢?而方方面面的事情迎面而來,自己已經快要應接不暇了,想到這里的時候,丁羽也是有些頭疼,相當的頭疼.

"丁先生,你好!"

丁羽注視的看著面前的女孩,自己當然也是注意到旁邊同學打趣的目光,不過丁羽並不是那麼的在意,就聽見女孩繼續介紹的到,"丁先生,我代表我的導師,邀請你參加今天晚上的晚宴,他是歐美同學會的學長.!"

丁羽用手敲了敲桌子,既沒有表示同意,也沒有表示反對的意思,而是一直的都在關注了面前的女孩,等了好一會才淡淡的到."替我問候你的導師,感謝他的邀請,不過晚上的時候,要面對導師的考核,可能沒有這個時間!"

站在丁羽面前的女孩,表情非常的愕然,沒有想到自己倒是的邀請竟然被拒絕了,而且還是乾淨利落的拒絕,拒絕的理由呢?也是讓自己無話可,不能因為去參加晚宴而耽誤自己的考核吧!本末倒置的事情.

女孩有些搞不懂丁羽為什麼拒絕邀請,不過還沒有等自己反應過來.就看見丁羽往前推了一下自己的紙筆,"很抱歉,不過過兩天有時間的話.我可能會邀請你的導師,所以希望會有一個聯系的方式!"

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丁羽甚至還讓司機親自的送女孩回去了,當然了也是刻意的准備了兩份禮物,一份是給女孩的,另外一份呢?給那位未見面的同學會的學長,算是表示了自己的歉意.從事情上面來,丁羽的表現無話可.

至于丁羽是不是真的沒有這個時間,誰也不出來一個一二三來.但丁羽既然都已經這麼的了,那麼就不能夠太不顧及臉面了,更何況丁羽也沒有讓大家難堪,而那位學長呢?也是給自己的老朋友打了電話過去.不是自己沒有邀請.而是丁羽沒有來呀!

丁羽沒有接受邀請,跟丁羽主動的去邀請,這個完全就是兩個性質的問題.

這一也是跟查理學來的,為此丁羽也是吃過一些的苦頭,因為更多的時候都是查理主動的拜訪丁羽,最為開始的時候丁羽也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不過次數多了以後,丁羽也是慢慢的品味了過來.

彼此之間的差異呢?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扭轉過來的.在這些細節的問題上面,自己還真的就不是查理的對手.在這個方面,他有家庭方面的言傳身教,但是自己呢?只能是通過經驗來慢慢的感悟,換句話來,自己只能是通過吃虧來找.

但是很顯然,丁羽的領悟能力還是很不錯的,至少自己已經開始對這種手法應用自如了,就好像是現在一樣,自己被邀請的話,到時候那位學長跟自己提及某些事情的時候,自己如果表明了其他方面的態度,貌似會出現其他的問題和狀況.

但是現在丁羽發出來了邀請,那位學長在這個期間就算是提及了某些事情,那個也要看丁羽是不是給這個面子,如果給這個面子的話,那麼無所謂的事情,如果真的不給這個面子的話,也是常理中事,細微之處見真章,所謂的細微,就在這里了.

至于那位學長是不是有所了解,這個事情就是大家心造不宣的事情了,跟丁羽就沒有太多的關系了,而且也不是丁羽需要去關心和注意的.

不過一直躲在背後的人呢?這個時候就感覺有那麼一些心情複雜了,拜托了一位在這里的老朋友,至少能夠跟丁羽牽扯到一定的關系,但是那里想到丁羽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應約,不過卻也沒有讓彼此之間過于的尷尬.

丁羽在不經意之間就化解了這邊的手段,這個不能夠不讓背後的人想的更多,丁羽表現的越是優異,就越是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棘手,甚至是有著少許的恐懼,得罪丁羽這樣的人,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要知道都已經是現在這個時候了,丁羽有對馬家動手的意思嗎?現在這個時候就算是丁羽對馬家造成不了實質性的傷害,但是想要找所謂的麻煩也是可以的,但問題是丁羽什麼都沒有去做,這個家伙沉穩的讓人感覺可怕呀!

可以肯定的是現在這個時候,丁羽絕對知曉了一些事情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丁羽依舊沒有任何的動作,這個不正常,相當的不正常,必須要有所動作了.

晚上的時候,丁羽從學校那邊會公寓,剛剛的來到公寓的下面,就看見兩個人站在了不遠處的車邊,看見丁羽的時候,也是微微的躬身,看樣子也是等了一段時間.

"丁先生你好,我是文濤!"

丁羽的表情微微的有些變化,這個家伙竟然親自的找上門來了,頗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意外的,這個家伙就是挑撥自己跟馬家的主,他現在主動的上門,讓丁羽感覺有那麼一些意外的同時呢?又是有那麼一些好奇.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看文濤的狀況之後,丁羽也是笑了一下,笑的很是意味深長,文濤的心里面也是一咯噔,很顯然丁羽是真的知道了自己,只不過並沒有對自己有其他的想法罷了,不然的話絕對不會如此的看著自己的.

後面的司機兼任保鏢看了一眼丁羽,丁羽也是頭.意思很是清楚,這里面沒有什麼事情了,司機把車停好了之後就離開了.這里的狀況已經不需要自己來處理了,剩下來的應該有人接手,至于究竟是誰,自己就不是那麼的清楚了.

文濤跟著丁羽來到了公寓,雖然知道丁羽住在了這里,但是文濤還真的就是第一次步入,房間整體的布置略顯有那麼一些簡單.不過非常的大氣,進來之後,文濤也是注意的看過了.丁羽這個家伙還真的就是過著清心寡欲的生活,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換成自己的話,不天天燈紅酒綠的,但至少也不會如此的清淡.真得就有那麼一些懷疑.丁羽的腦袋是不是有毛病,他究竟在追求什麼呢?真得搞不明白呀!

不過很快文濤就收回了自己的思緒,然後接過來禮物,畢恭畢敬的放在了茶幾上面,丁羽也沒有去看禮物究竟是什麼,對文濤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隨即也是去廚房那邊端了兩杯咖啡過來,"抱歉.讓你久等了!"

文濤也是微微的起身,畢竟丁羽親自的端咖啡過來.這樣的事情人家親自的動手,自己如果還這麼大刺刺的坐在那里,就顯得太過分了,文濤不想讓丁羽在這個方面找尋出來自己的毛病來,或者,自己不想在這個方面露怯.

"文先生,不知道意下如何?"丁羽倒是沒有那麼多的含蓄,很是直接的問道,文濤把手中的咖啡杯放了下來,"丁先生,先前馬闖是我蠱惑的,所以讓他跟你有了這個方面的沖突,這個是我的過失!我來跟你道歉."

丁羽微微的了一下頭,"我知道了,不過我挺好奇的,我跟文先生你貌似無怨也無仇,至少在我的印象當中是這個樣子的,而且自我評價呢?我也不是一個惹事的人,貌似很少會引起來其他人的注意,不知道文先生是不是能夠解惑?"

"其實我跟馬堅的關系非常的差,甚至是差到一定程度了,對于他的問題和狀況基本上都是有所了解的,包括當年發生的一些事情,更何況這里面還牽扯到了宋喬喬,她是宋家的人,所以就更是讓人印象深刻了!"

到宋喬喬的時候,文濤也是注意的盯著丁羽看了一眼,很是隱晦的一眼,但是丁羽並沒有太多的反應,至少表現的很是正常,沒有任何的情緒激動,當年的時候兩個人之間可是有著朦朧好感的,丁羽這個家伙究竟是太冷酷,還是太冷靜?

"好久的事情了,久的都已經快要讓人忘記了!"話的時候,丁羽也是笑笑的看著文濤.

文濤聽著丁羽的話,心里面不由的就是一涼,丁羽這個話的意思很是明顯,這個事情可是我心中的忌諱所在,這麼多年都沒有人會翻弄出來,你竟然把我這個傷疤給揭開了,甚至還往上面撒了一把鹽,這樣的行為可是有了太過了.

"當時的時候熱血上頭了,有那麼一些不顧一切,對于我個人來,這樣的機會如果不好好的利用一下,我自己都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丁羽注視的看著文濤,"我跟馬堅不管怎麼都還是同學,同學一場的,不否認有矛盾,但是這個矛盾是我們的問題,我們可以自行的解決!"

完了話以後,丁羽也是看了一眼桌子上面所謂的禮物,這個話的潛意思呢?就是告訴文濤,我跟馬堅的事情呢?是我跟他之間的事情,我們怎麼來解決,那個是我們之間的問題,不需要有人在其中橫生枝節.

你文濤是做什麼的,我不關心,但是現在你得罪我了,想要把事情給模糊過去,貌似有那麼一些不過去的,丁羽雖然不是一個特別較真的人,但是現在已經有人欺負到自己的頭上面來了,那麼就沒有太多的好了,手下見真章了.

"丁先生,我知道這一次的事情給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惑,但我是真心想要表示我的歉意!"隨即文濤也是把盒子給打開了,看著盒子里面的東西,丁羽也是笑笑,"文先生,你覺得我應該收下來這些東西嗎?"

文濤的表情也是愣了一下,"丁先生,做錯了事情的人是我,我迫切的希望你能夠收下這些東西,而處理這件事情的人是你,所以這個話我不知道應該怎麼來回答!"

丁羽注視的看了一段時間,"我不知道應該怎麼來形容你,確切的來是不想有太多的動作!"完了以後,也是拿出來盒子里面的一串珠鏈來,隨即把其他的東西往前一送,"你欠我一個人情,一個很大的人情!"

聽到丁羽這麼的,文濤也是苦笑了起來,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這個也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桌子上面的東西其實非常的貴重,甚至是已經超乎了文濤的想象,但問題是丁羽並不放在心上面.

這些所謂的財物呢?失去了可以再去賺,無所謂的事情,但是欠了一個人情嗎?這個問題可就有那麼一些讓人頭疼了,至少對文濤來是這個樣子的,自己不想欠丁羽這個人情,但是在如此的情勢之下,自己有選擇嗎?(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冷靜思考問題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 完全搞不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