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零四章 冷靜思考問題   
  
第一百零四章 冷靜思考問題

馬云浩感覺有些郁悶,但對于馬闖來就稍顯有那麼一些悲催了,事情距離自己的想象相差太遠了,遠的甚至讓自己感覺不置信,這一切是真的嗎?自己不會是在做夢吧?從來都只有自己欺負別人的份,什麼時候輪到其他人騎到自己的頭上面來了?

"叔,我的學業還沒有完成呢?這個用不了太多的時間就可以了!"馬闖用極其幽怨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叔叔,在自己想來,叔叔都已經來了,那麼事情就應該得到解決才是,怎麼讓自己直接的就回去,這怎麼可以呢?

現在這個時候的馬闖要多淒慘有多淒慘,一直被監押了這麼長的時間,有吃的就已經很是不錯了,就別提什麼洗澡換衣服之類的,馬云浩也是看著自己的侄子,神情很是平淡的到,"留下來可以,但是沒有人會保證其他方面的問題了,你自己考慮!"

"我爸!我爸那邊呢?"馬闖好像也是想起來了什麼,"叔,我要給我爸打電話!"

"呵呵,現在想起來你父親了!"馬云浩的心里面多少有那麼一些煩躁的感覺,"電話在那里了,明天的時候我們一起回去!"完了以後,馬云浩就離開了,自己之所以要帶著馬闖一起走,主要是擔心出現其他方面的狀況.

不是沒有這個方面的可能性,至少馬云浩不敢做這個方面的保證,自己已經給三哥打過了電話.詳細的了一下情況,沒有任何的添油加醋,不是我沒有盡力.而是我都已經被坑了,還想怎麼樣?

馬闖給自己的父親打了電話,結果是什麼,看他出來的表情就知道了,隨即有人也是幫他去辦理手續,坐在回去的飛機上面,馬闖的表情有那麼一些猙獰.而這個時候馬云浩才出聲的到,"你覺得這件事情對你是恥辱,你現在甚至有把丁羽給生吃了的心思!"

"叔.就是一個玩笑而已,至于嗎?"

"聽過螳臂當車的故事嗎?在丁羽的面前,你覺得他是螳螂,但是實際上面呢?你在丁羽面前.才是那只螳螂.你只不過是還沒有適應這個身份而已!現在的丁羽已經不是當年的丁羽了,這件事情你一定要搞清楚了."

馬云浩之所以這麼的告誡自己的侄子,主要是跟三哥的關系還算不錯,所以也就多言語了一些,希望馬闖能夠看得明白一些,不要把自己給陷入進去,從丁羽在英國方面的表現來看,繼續的交惡.對于整個馬家來,不是什麼好事.

"叔.丁羽的家庭很是普通的!"馬闖對此很是不解,"是不是這個家伙跟英國方面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交易?"

"不會的!"馬云浩也是搖搖頭,"他的檔案我看過,唯一有些奇怪的就是他服役的時間稍微的有些長,可能是某些特殊的部隊,但就算是這個樣子,也不足以讓英國方面如此的重視,你在英國那邊也待了幾年的時間,應該多少了解一些他們的秉性!"

"他媽的!"馬闖畢竟還是相當的年輕,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不過馬云浩也是感覺挺好奇的,"闖,有些事情呢?我一直都沒有問你,就算是堅曾經跟你過這個事情,但都已經是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你記著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的,但是你跟丁羽起沖突的又是因為這件事情,我感覺挺意外的!"

"叔,這沒有什麼問題吧?"

"不,問題很大,我仔細的想過這個問題的,丁羽在英國方面的勢力是隱形的,當然了也是因為消息閉塞的原因,但是你那個圈子聽聞過這個方面的事情嗎?而且我聽你的意思,聯誼會那邊也是在拉攏丁羽,這是一個信號呀!"

"叔,你的意思是告訴我,這件事情背後有人使壞了!"

馬云浩也是笑看著自己的侄子,自己做了這麼多的鋪墊,總算是沒有白費,"不錯,不要把目光放在丁羽的身上面,不否認他跟你表哥,伯伯的關系很差,但是這個還沒有延伸到馬家身上面來,更何況他是站在明面之上的!"

不管自己的侄子是不是聽明白了,但是馬云浩已經得很是清楚了,丁羽並不是馬家的主要矛盾所在,站在明面之上的敵人是不需要有太多擔心的,擔心的人站在背後的人,那個才是最為可怕的存在,就好像是現在一樣.

站在這一次事情背後的人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存在,連丁羽這樣陳年爛谷子的事情都給翻弄了出來,這個就稍顯有那麼一些可怕了,要知道事情發生的都快十年了,都已經沉寂海底了,但是依舊被拿了出來,用心之險惡,讓人駭然.

相對而言,在這個事情當中,丁羽的情況就不是那麼的重要.不過馬云浩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擔心,如果丁羽真的把目光放在了馬家的身上面,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後果呢?要知道他可以讓英國的警察系統,律政系統都要賣他這個面子,這究竟是怎麼樣的勢力呀!

至少自己知道,馬家是做不到這一的,多少有那麼一些望爾項背的意思,要知道也就是不到十年的時間而已,丁羽就可以變得如此的恐怕,真的懷疑,當初的時候自己的那位兄長究竟是如何考慮的.

孩子打架呢?然後把家長給牽扯了出來,這個就稍顯有那麼一些太不顧及自己的臉面了,雖然是自己的兄長,但是自己依舊要這麼的.當初的時候完全就沒有必要鬧得如此地步,做事留一線,別不給自己任何的機會.

丁羽一直的都沒有去觸碰馬家,可能覺得時機不到.也可能覺得事情對于他來有那麼一些不值得一提,但是不管怎麼的去,對于馬家來.這都是一個麻煩,相當大的麻煩呀!

"叔,聯誼會那邊為什麼要拉攏丁羽,這個事情我不是那麼的清楚,不過從他們的表現來看,貌似對丁羽不是一般的看重,而且丁羽來英國也有兩年了吧!"

有兩年的時間了?馬云浩微微的一愣.來了有兩年的時間,但是同學會那邊一直的都沒有拉攏丁羽,現在這個時候突然的拉攏丁羽.這個不正常呀!

在來到了英國之後,聯誼會方面就應該有所關注的,這個是常情,就算是不關注.都已經兩年的時間了.如果丁羽真的表現突出,也肯定會有其他方面的跡象,但是一切都沒有,這個真的是太奇怪了,其中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下了飛機之後,馬云浩也是開始了這個方面的調查,很快的馬云浩就搞明白了一些事情,丁羽竟然加入到了歐美同學會當中.而且手續都已經辦理妥當了,相對于整個同學會而言.聯誼會嗎?就實在是有那麼一些不值得一提了.

聯誼會呢?就是兒科的東西,但是同學會呢?已經是被放置到台面之上的,加入聯誼會很是容易,其中雖然也分三六九等,但是出國的人呢?基本上都可以加入其中,但是同學會就不一樣了,每年那麼多的留學生,有幾個能夠加入到同學會當中,少之又少.

回想了一下先前時候見到的丁羽,身上面的裝束呢?簡單,整潔,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印象在第一時間就浮現在自己的腦海當中,對于事情的淡然,以及對自己的漠然,讓自己的印象真的是太深刻了.

那種良好的氣質,甚至帶有了一些深邃的沉澱感,讓自己甚至都有那麼一些懷疑,這個家伙究竟是身處哪家名門呢?反正一般的家庭是調教不出來這樣的孩子,至少自己馬家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比擬的.

但問題是丁羽的資料自己已經看過無數遍了,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孩子而已,被收養長大的,高中畢業之後就去當兵了,然後就出現在了英國,過程有那麼一些虛幻的感覺,這個家伙究竟有怎麼樣的一種成長呀!

丁羽對于馬闖的事情並沒有放在心上面,但對于馬堅嗎?不能夠一這個方面的感觸都沒有,相反記憶深處尤為的深刻呀!以往的時候沒有往這個方面去想,但是現在想來,原來傷口竟然是如此之深,現在撒鹽,果然很痛.

這個都已經多少年了,十年了吧!原本的時候看見宋喬喬的時候,自己都沒有感覺如此之痛,但是現在猛然的聽聞了馬堅,自己還真的就感覺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心中的仇視.

幾天的時間,丁羽都沒有能夠把自己給冷靜下來,也是用了不少的方法,這兩天的時間丁羽也沒有去學校那邊,這個情況放置到丁羽的身上面,還真的就是相當的不正常,大家也是有那麼一些疑惑,丁羽究竟怎麼了?

三天的時間,丁羽好不容易才平複了自己的心境,這一次的事情對于自己來,還真的就是打擊有些大,不過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究竟是誰搞出來的這個事情,馬堅嗎?

可能性並不是非常的大,要知道彼此之間已經多少年沒有任何的聯系了,彼此之間的關系嗎?不能夠是生死仇敵,但貌似也是相差無幾,但是彼此都不了解彼此的情況,自己甚至都不知道馬堅現在做什麼.

既然不是馬堅的原因,那麼會是馬闖嗎?也不太可能,發生事情的時候這個家伙毛都還沒有長齊呢!所以這件事情呢?背後肯定還是有主導者的,究竟是誰,丁羽並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把這個事情給翻弄出來了,有壞呀!

"你這兩天有些不在狀態!"查理並不八卦,但是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引起來了丁羽的興趣,丁羽也是略有所思的看著查理.

"還不是你鬧出來的事情,現在有很多人都開始關注我了,而且先前的時候發生了一些比較奇妙的事情,我對此有那麼一些疑惑!"隨即丁羽也是把目光放在了查理的身上面."我覺得這件事情跟你有關系,你意下如何?"

"這麼也行?"查理根本就沒有把這個當做一回事情,"這樣吧!你給我推薦一個人.不要求有你的水准,但是至少有這個努力的方向就行,我幫你去問一下!"

"這個要求聽起來好像有那麼一些不太平等的感覺!"

"行情不同了,所以這個價值自然也是不同了!"查理很是不以為然的到,丁羽也是陷入到了考慮當中,隨即直接的就搖頭了,"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雖然很希望知道背後究竟是誰使壞,但是我覺得主要的目標不會是我!"

"你就這麼的肯定?"

"不是肯定不肯定的問題,這兩天的時間里面.我一直都陷入在過去的仇恨當中,不要用那樣的目光看著我,我是正常人!"

"不,在我看來.你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正常.我現在倒是很好奇,究竟是怎麼樣的仇恨,竟然可以讓你沉悶了三天的時間,想起來都有那麼一些可怕!"

丁羽不以為然的看了一眼,"現在想起來問及這個,時間上面有些晚了!"隨即丁羽也是笑笑,"如果是三天前的話,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機會.我不是一個停滯不前的人,所以現在只能是很抱歉了.不是嗎?"

看著丁羽的有樣子,查理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麼的吧!這一次涉及到的方面並不是英國這邊的,想必你應該有這個方面的感觸,多余的我就不了!"

"是嗎?"丁羽略有所思的到,"好吧!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給你提個醒,有的時候目光不要放在過于的長遠了,我們那里有一個專門的詞語來形容的,燈下黑!當時創作這個詞的時候,我們用的是煤油燈."

兩個人的態度呢?都是稍顯有那麼一些含糊,不過彼此之間都已經是聽明白了這個意思,丁羽已經知道了出手的究竟是什麼人了,不過這幫家伙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想要試探一下自己,又或者正好跟馬家有矛盾,所以把自己給拎了出來.

這樣的動作呢?讓丁羽多少感覺有那麼一些不爽,有什麼矛盾的話,那麼你們自行的去解決,把自己給拽出來,這樣的行為呢?就實在是太不地道了,丁羽現在這個時候沒有著急的去解決這個事情,是覺得沒有太多的必要.

畢竟現在這個時候肯定有人比自己更加的著急,那就是馬家那邊了,連自己一個毛頭子都能夠想明白的狀況,馬家會想不明白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而想明白的馬家,會對這個事情坐視不理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是前世的自己,那麼肯定會控制不住這個情緒的,畢竟年輕氣盛的,被人給陰了之後,第一反應就是找回來這個場子,先把面子給找回來再,至于其他方面嗎?那個是事後的問題和狀況,但是現在呢?丁羽並不會這麼的去做.

而丁羽的反應呢?也確實讓背後的人感覺有那麼一些坐蠟了,在大家看來,丁羽春風得意,趾高氣昂的,現在這個時候就算不無視一切,也不會好到哪里去的,所以也是正好利用了他跟馬家之間的矛盾,鬧其他方面的動靜出來.

如果丁羽跟馬家鬧在一起的話,那麼還有時間去關注這個背後究竟是誰把這個事情給挑起來的嗎?有那個心思,也沒有那個空閑的.

計劃是好的,初步的實施也沒有任何的問題,甚至于馬云浩也來了,聽馬云浩的臉也是被打了,不過隨即嗎?事情貌似就脫離了軌道,丁羽並沒有乘勝追擊的意思,而馬云浩呢?對于這件事情的態度,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憤慨.

這個可不是想要的結果,在預想當中,現在這個時候,丁羽跟馬家應該鬧得不可開交才是呀!怎麼突然之間一動靜都沒有呢?難不成丁羽真的能夠忍得住,當初時候他所遭受的種種,就真的一感觸都沒有了嗎?讓人有些不太置信呀!

重要的是如果彼此雙方面都冷靜下來的話,對于這一次事情的挑撥者來,是非常不妙的,大家都冷靜了下來,那麼肯定會把幕後的人給拽出來的,而且這一次的事情呢?弄得也不是想象當中那麼的周緣,至少不是那麼的難以調查.

很快的馬家就把背後的人給調查了出來,很是簡單的一件事情,不過馬家也是有那麼一些奇怪,在這個事情當中丁羽一直都沒有表示自己的態度和意見,這個孩子的容忍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超乎想象的.

這一次馬家方面沒有任何的沖動,而丁羽也同樣的沒有.馬家沒有這樣的沖動,這個很好理解,因為畢竟曆練多年,可以理解,但是丁羽呢?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家伙罷了,他為什麼能夠沉穩的住呢?有些難以理解.

馬云浩倒是跟自己的父親提及過這個事情,畢竟這個也是牽扯到了自己的兄長,還有老爺子的大孫子,事情究竟要如何的來處理,老爺子你拿一個主意吧!在這里面呢?馬云浩也是耍了滑頭的,當然了也是有那麼一些不耐煩.

雖然是兄弟,但是彼此之間的理念有些不合,關系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還有就是這一次自己可是背了黑鍋的,這個事情讓馬云浩感覺相當的不爽,但是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決定權,看老爺子的決斷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這就是報複    下篇:第一百零五章 欠我一個人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