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百零三章 這就是報複   
  
第一百零三章 這就是報複

馬闖完全就傻了,這個完全就是自己在國內玩的把戲呀,在國內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面,自己經常性這麼的玩.怎麼現在用在了自己的身上面呢?看著馬闖躲閃的眼神,丁羽也是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還別打起來挺疼的,我覺得還是換個人吧!"

隨即丁羽也是用腳踹了一下地上面躺著的那個家伙,"剛才就是你拿的棒球棍,看樣子經常動手呀!來,站起來!"丁羽並沒有用力,但是地上面的那個家伙也知道是什麼狀況,直接的就裝死了,根本就不起來.

但是地上面的家伙不管丁羽怎麼踹,就是不起來,看得丁羽也是好笑不已,"看不出來,你的這些朋友還很講義氣呀!我的手有些疼,雖然抽你可能很爽,但是這樣的事情我還真的就不太喜歡做,你怎麼辦呢?"

馬闖也是很痛快的就給了自己兩嘴巴,看得丁羽也是愣神,隨即呵呵的笑了起來,"不錯,有見地,我喜歡你的作風!"完了以後,丁羽也是沖著那邊的警車揚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我這邊沒有什麼問題了,至于你怎麼跟警察解釋,好自為之吧!"

丁羽對于整體的事情已經是有所了解,至于沒有了解的那個方面嗎?會有人告知自己的,跟他們這幫孩子鬧起來也沒有太多的意思,不過丁羽沒有要動手的意思,但是等候在那邊的警察也是全部的都走下車來了.

沒有什麼的,全部都帶走.畢竟丁羽不是一般人呀!真的要是出了什麼問題和狀況的話.英國方面的臉面還要不要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警察方面也可以是恨死了馬闖這幫家伙了,動誰不好,非要拿丁羽來開刀?還是在現在這個時候!這不故意打臉嗎?

既然丁羽沒有了這個方面的意思.那麼警察就過來收場了,這樣的問題放置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通融的,警察方面也沒有要解釋什麼的意思,不過很快這些人的身份都已經被弄清楚了,相對而言,基本上都是一群酒囊飯袋.

你在國內有勢力,並不代表著在國外同樣的好使.家里面有錢是不假,有勢力也不假,但也要分什麼地方呀!至少在英國這邊.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不太好使,英國方面呢?對于這樣的事情呢?也是樂得發生.

雖然丁羽是不能夠出事,但畢竟是你們內部的矛盾.不牽扯到英國方面本身.既然有錢,那麼就往里面扔吧!蚊子腿再,那也是有肉的不是?

馬闖現在真的是非常難受,丁羽倒是沒有把自己給怎麼樣了,但問題是自己這邊有那麼一些不清楚了,警察方面的態度過于的明顯了,就是想要保丁羽,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弄不清楚了.

丁羽就是一個大頭兵而已,當初的時候跟表哥的事情家里面也是知曉的很清楚.長輩到時責備了幾句,僅此而已,並沒有太多的事情,自己這一次呢?也是聽了聯誼會的事情,所以過來找丁羽的麻煩,讓他知道知道其中的厲害.

但是沒曾想,事情跟自己想象的有著太多的不一樣了,英國方面死卡著不松口,而且律師方面呢?貌似也是有所了解的,根本就不接這樣的案件,開玩笑一樣,律師方面也不是什麼傻瓜,事情的內情雖然不清楚,但是並不代表著大家一這個方面的感觸都沒有呀!

律師不好使,那就意味著所謂的錢不太好使,那麼就用權吧!挺正常的一件事情,要是涉及到的六個人,家庭的背景呢?都是非同一般的,畢竟能夠來英國留學,而且能夠跟馬闖混跡在一起的,基本上都不是什麼普通人.

"三叔!"馬闖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也是神情有那麼一些緊張,甚至是兩條腿也感覺有那麼一些哆嗦,從的時候自己對這位三叔就很有恐懼感,特別是這一次三叔竟然還親自的來到了這邊,更是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後腦發涼.

"什麼情況?"馬云浩對于這個事情呢?也是感覺挺怪異的,自己這一次出國倒不是為了自己侄子的事情,主要是另有其他的任務,不過聽家里面的事情之後,也是刻意的過來看看,畢竟那個也是自己的侄子,更為重要的是,是馬家的人.

馬闖猶豫了一下,那個眼睛也是轉動了一下,不過隨即馬云浩也是一巴掌直接的就拍了下來,遠處的律師也是癟了一下自己的嘴,但卻什麼都沒有的意思.這一巴掌還真的就是有些重,馬闖的鼻子已經出血了.

"是丁羽!"

"丁羽?"馬云浩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這個名字自己的腦海里面並沒有太多的印象,而且姓丁的人?自己也是在腦海里面過濾了一下,並沒有太多的印象,"丁副部長家里面的?"這個是自己已知的最能夠讓侄子吃癟的.

"不是,當初的時候跟馬堅表哥鬧得挺不可開交的!"

這麼一,馬云浩也好像想起來了什麼,這個事情自己曾經聽過,但已經是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對于另外一個侄子,自己多少有那麼一些不太待見,馬堅和馬闖兩個人在自己心目當中的位置,只能是馬家的人而已,除此之外,有些看不上.

"為什麼找他?"看著有些猶豫的侄子,馬云浩上去就又是一個大嘴巴子,真狠!

"聯誼會那邊邀請他加入,但是他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我原來的時候跟表哥玩的時候,聽過這個事情,所以一時也是有那麼一些上頭了,所以想要給他找麻煩.再者就是不想讓他加入到聯誼會當中來!"

嗯?聯誼會?這個問題馬云浩也是有所了解的,人以群分物以類聚,都是在英國留學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抱團在一起了,更何況這個抱團呢?也會展開很大的版圖.

"就這個原因?還有呢?"

"韓子忠他的女朋友被丁羽給搶了!"馬闖也是有什麼什麼了,現在這個時候再隱瞞的話,恐怕就不僅僅是大耳光這麼的簡單了,這兩記大耳光下來,自己也是感覺腦袋有些暈.

這都什麼破事呀!馬云浩感覺事情的關鍵不在這一上面,如果就是這樣的問題.警察方面怎麼會扣著人不放,交了保釋金的話就應該不會有太多的問題,但問題是警方根本就不接受任何的保釋金.這個就有問題了.

"當天是什麼情況?"馬云浩也是問及了一句,隨即馬闖也是把當天的情況給了一遍,馬云浩聽了以後,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真的跟自己侄子的這個樣子.事情恐怕就麻煩了,究竟是什麼關系,竟然讓警察方面如此的給面子?

如果就是普通關系的話,那麼為什麼英國方面的律師都不接這個案子,甚至需要從國內走了一位律師過來,還有就是警察方面的意思很明顯,這件事情找我們沒有太多的用處,先找當事人吧!當事人同意了.其他的都好.

離開了之後,馬云浩感覺事情有那麼一些不對味呀!丁羽並沒有去找自己侄子的麻煩.相反卻是自己的侄子主動找上門去的,這個就有問題了,有矛盾的人又不是丁羽跟馬闖,而且都已經這麼多年了,還找上門了,沒有問題,誰也不信呀!

這絕對是被人給下套了,至于下套的人究竟是誰,應該可以調查的出來,但問題是現在不是調查誰下套的問題,而是需要把眼前的問題給解決了,這個才是最為重要的.

不過等馬云浩拿到丁羽資料的時候,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秘書,那個意思很簡單,這個就是資料嗎?是不是有些太平淡了.

其中雖然有那麼一些不太合理的地方,但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出奇呀!如果就是這樣的話就可以讓英國方面如此的大張旗鼓,不應該的,這里面絕對有自己不知道的問題所在.

馬堅跟馬闖的年紀相差也是將近一輪的,馬堅跟丁羽有矛盾,這個問題就算是馬闖知曉,但都已經這麼多年了,還能夠清楚的記得,馬云浩不覺得有這個方面的可能性,但問題是先前的時候在里面自己不太方便問及這個方面的問題.

"去找丁羽!"馬云浩第一時間就做了這個方面的決定.

"老板,丁羽不好見!"要知道英國的情況跟國內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的,"先前時候就有人去找過了丁羽,鬧得好像有那麼一些不太友好,基本上都是保鏢給擋在了外面,根本就沒有見到丁羽,所以現在想要見丁羽有些困難!"

"不好見,並不代表著不能見!"馬云浩的態度也是不容拒絕,其實自己的心里面也是很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肯定是下面的人讓丁羽來見自己,丁羽既然可以讓英國方面扣著自己的侄子不放,有了這樣的勢力,還會在乎自己是誰嗎?

也許馬家在國內有所謂的勢力,但那個就是國內,並不代表著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通用的,完全就是兩回事情,對于馬堅鬧出來的糊塗事,馬云浩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趁著這個時間倒是打探一下,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等問清楚了事情的時候,馬云浩的嘴角也是微微的有那麼一些抽搐,自己應該一什麼是好呢?用一句最為普通的詞來形容,那就是仗勢欺人,就是這麼的簡單.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自己家里面的人落在了人家的手上面,你這個事情應該怎麼來處理吧!是不是你馬家的人吧!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沒有什麼可的了.

這個還不到三十年呢?這個崛起的速度是不是稍微的有些快了,還沒有見到丁羽,自己應該准備一些辭了.但什麼呢?人生重大的轉折機會,家里面的人給人家毀了,這個可不是過分可以形容的呀!

馬云浩現在也是頗感有那麼一些壓力.沒有想到看起來很是簡單的一件事情,竟然會有如此的牽扯,當初時候硬生生的壓著沒有讓人家高考,這個事情做得有些太過火了,就算是現在來看,馬云浩也是感覺不能夠理解,太沒有肚量了.

馬云浩是早上的時候堵住了丁羽.不過馬云浩也是注意到了,在自己走向丁羽的時候,跟在丁羽身後的車也是打開了車門.就露出來一道縫隙而已,而一直站在自己身後的保鏢也是在第一時間就走到了馬云浩身前的位置,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危險.

丁羽倒是沒有太多的動作,甚至是沒有太多的反應.倒是馬云浩拍了一下身邊的保鏢.不過他的心里面也是有那麼一些震驚,這個安保的程度是不是有些太高了,甚至能夠讓自己的保鏢在第一時間就做出來這樣的反應來,丁羽究竟是什麼人?

"丁羽?"

丁羽用手撓了一下自己的頭發,"我這麼出名嗎?這麼多的人來找我?"

"是不是出名我不太清楚,但是我覺得現在這個時候有必要找到你,我是馬闖的叔叔!"馬云浩做介紹的時候,也是注釋的看著丁羽的面部表情.但非常的可惜,從丁羽的臉上面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的變化.

"哦.有事?"丁羽表現的很是自在.

"想談一談馬闖的事情,他現在依舊還在監押當中,他還是一個孩子,這一次的事情我想他會認識到這個錯誤的!所以希望你能夠給他一個改正的機會!"

丁羽注視的看著馬云浩,"哦,這個話我父親也曾經過!"並沒有太多的言語,但是足以表明丁羽的態度了,事情究竟是怎麼樣的我不關心,跟我也沒有任何的關系,當初強加在我父親頭上面的,這一次正好反過來.

馬云浩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擔心,但越是害怕就越出事,當初的時候丁羽甚至連高考都不能夠參加,當時的時候距離高考甚至也就兩三天的時間罷了,那究竟是怎麼樣的一種打擊,不言而喻,現在只不過是置換過來而已.

"馬闖會回國,這一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我想這一次的事情就是一個誤會,他就是一個孩子,道聽途了一些事情,所以熱血上頭了,我想這一次他應該知道教訓了!"

"我應該怎麼來理解這一次的事情?"

面對質問,馬云浩的臉色多少有那麼一些難看,但是現在這個時候自己必須要把事情給交代清楚了,不然的話這一次的事情絕對沒有完."當初的事情呢?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沒有誰會刻意的去記得!"

丁羽已經明白了馬云浩想要表達什麼意思,隨即也是不可置否的笑笑,"還是以勢壓人呀!想選都沒有選!"聽到丁羽的感歎,馬云浩的臉色也是異常的難堪,從丁羽的話語當中,還是能夠感覺的出來,丁羽對馬家的怨氣貌似不是一般的大.

得罪這樣的人,對于整個家族來,絕非什麼好事.也許現在這個時候恐怕看不出來什麼,但是真的到了必要的時候,捅你一下,到時候就不僅僅是耐受這麼的簡單了.

想要化解彼此之間的矛盾,這個恐怕還真的就不是一句話兩句話的事情,丁羽對後面的司機擺擺手,隨即也是看向了馬云浩,有那麼一些冷淡的到,"以後別來了,來了以後就不僅僅是腿斷胳膊折!這個話不是我,是令侄的,我永遠記得.不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也許有一天馬闖可以碾壓我,我也無話可."

這個話的有些太生硬了,要麼東風壓倒西風,要麼西風壓倒東風,情況就是這個樣子,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沒有任何和解的可能性,而這個時候丁羽已經騎上了自己的自行車,"不管是對事不對人,還是對人不對事,既然這麼的做了,那麼就應該承受這個代價!"

完了以後,丁羽飄然離去,馬云浩有些不解丁羽這個話究竟是什麼意思,這個話的莫名其妙,但是很快的馬云浩就明白了這個話的究竟是什麼意思了,原本的時候自己來這邊是為了公事的,事情也已經基本上談成了.

但是沒有想到煮熟的鴨子飛了,自己的侄子想要離開,不付出所謂的代價怎麼可能?當初的時候丁羽的家里面究竟付出了什麼樣子的代價,自己不清楚了,但是自己現在付出的代價可是稍微的有些大.

這個鍋不應該是自己來背的,但是誰讓自己姓馬呢?在某種程度上面,有些坑叔呀!如果這個事情是自己鬧出來的,又或者是自己的兒子和女兒鬧出來的,自己沒話,但問題是這個事情是自己的侄子鬧出來的,想到這里的時候,馬云浩想要爆粗口.

但是現在這些,屁用都沒有,馬云浩有心想要跟給自己的兄長打一個電話,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吧!本來兄弟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就稍顯有那麼一些緊張,真的要是打電話,鬧起來的話就太丟人了.

至于這個黑鍋嗎?就讓自己背著吧!不然的話還能夠怎麼樣?一筆寫不出來兩個馬字,既然是一奶同胞,那麼有些事情呢?就這樣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零二章 找上門的人    下篇:第一百零四章 冷靜思考問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