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十七章 相互試探   
  
第五十七章 相互試探

"沈,學年快要結束了,看來我們的合作非常好!"蕾切爾對于現在的狀況可以說是非常的滿意,不過這個話說的倒是沒有要討好丁羽的意思,因為彼此之間的定位是平等的,不是說蕾切爾一點都沒有付出,也不是說所有的事情都是沈浪來處理的.

只能是大家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在這個團體當中,每個人的付出都是不一樣的,丁羽也是節省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不至于重複的去做某些不必要的繁重工作,甚至于這半學期的時間,丁羽他們整個小組的學員都超出的完成了學業.

這一點在整個學院里面也是造成相當的影響,實在是有那麼一些特殊呀!在以往的時候很難找出來這樣的特列來.

而蕾切爾對于丁羽最滿意的也是這一點,因為丁羽身份方面的緣故,所以她要代表著整個小組,這個顯然會造成整個小組的被動,而丁羽呢?並沒有對這個位置有任何的留戀和想法,但不可以否認的是,整個小組里面丁羽就是靈魂.

小組里面的人員缺了誰都可以,但是唯獨不可以缺少了丁羽,如果缺少了丁羽,那麼整個小組就會成為行尸走肉的,完全就沒有了任何的意義和價值,這個也是蕾切爾來找丁羽的目的所在,畢竟要放假了,在這個之前呢?自己需要探一下丁羽的底細.

自己已經聽聞了有關這個方面的消息,有人已經把目標放到了丁羽的身上面,從半個學期的情況來看,想要打到丁羽呢?有些費時費力,所以還是采用最為簡便的方式,那就是把丁羽拉入到自己的陣營當中.

蕾切爾對于這樣的消息不可能不重視的,她現在已經成為了這個團體的代表性人物,所以自然需要維護團體的利益,不過自己也很是清楚,想要打動丁羽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自己現在只能是嘗試著做這個方面的溝通.

丁羽對于蕾切爾來說,就是一個怪人,甚至于有那麼一些聖徒的感覺,有著非常好的個人素質和修養,同樣呢?為人也是比較的謙遜,至少沒有驕狂的那種感覺,大家很願意跟他往來,再者就是從他的行為和舉止來看,家庭條件非常的不錯.

"怎麼?你的假期有其他的安排?"丁羽對于這些問題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想法,或者說根本就沒有往這個方面去想,誰知道蕾切爾竟然還有考慮如此之多的問題.

這個所謂的其他安排,指的是學業方面的,畢竟英國方面的學校跟國內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在英國這邊放假並不意味著徹底的輕松,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放假甚至意味著更加刻苦的學業已經開始,你去度假的時候,書包是必須背在身上面的.

"假期有一些活動,但是學業方面的問題並不是很大,我准備去印度,參加一個醫療救援組織,也算是隱藏學分吧!本來給你預定了一個,不過被你給拒絕了!"

"我有其他的活動要參加,而且在這個之前呢?我需要回家一趟!"丁羽也沒有對這個事情做任何的掩飾,"中國人的傳統,更何況今年的農曆新年我可能不會在家里面度過了,對于我個人來說還是有些遺憾的,所以只能是先回去!"

"還有其他的事情,查理那邊好像有其他的意思!"

這個話其實說的已經是相當的露骨了,丁羽也是恍然大悟,不過隨即也是看向了蕾切爾那邊,"你的意思呢?我的想法只代表我個人的意見,我想聽一聽你的想法!"

蕾切爾有些狐疑的看向了丁羽,有些鬧不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看著蕾切爾的樣子,丁羽也是笑了起來,"學校其實也是社會的,我對查理他們沒有的意見,大家並不是你死我活的仇敵,求同存異,相互的合作才是最為根本的!"

說完了以後,丁羽也是揚了一下手里面的書,"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情的話電郵聯系,不過在我想來應該不會有其他的狀況了,度假愉快,還有提前說一聲新年快樂,我的禮物已經在路上面了,希望你會喜歡的.

短暫的一聲問候而已,多說兩句也不會死人的,蕾切爾呢?多少已經聽明白了丁羽的意思了,彼此之間的競爭是好事,恐怕學院里面也願意看到這樣的競爭,如果說就是一家獨大的話,那麼到了最後誰都玩不成這游戲了.

就看蕾切爾自己的領悟能力究竟怎麼樣了,這個問題丁羽是不會去關注的.

蕾切爾也是思考了整整一天的時間,隨即也是去找了查理,而且直抒胸臆,彼此之間的競爭是好事,如果說真的游戲規則被破壞的話,那麼到了最後大家可以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查理看著面前的女孩子,也是思考了一陣,隨即也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用低沉且帶有磁性的聲音說到,"做醫生的需要善于交流,同樣的也需要善于發現問題,在交流方面你可能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在發現問題方面,你還有很大的缺失!"

"我可以理解為這個是你對我的批評嗎?"

"不,可以理解為一種交流,你缺乏一些東西,但是你自身感覺不到!"查理的臉上面也是露出來些許的微笑來,"對于社團來說,如果總是霸占頂峰的位置,那麼就會腐朽,大家會沉寂在過去的榮光當中,直到最後被卻怠,社團是這樣,社會是這樣,帝國也是這樣的,沒有不朽的帝國,我一直是這麼理解的!"

"我們之間的想法還沒有還沒有達到一致的水准!"蕾切爾已經從這話語當中聽出來了些許的味道來,自己把事情看得有些太簡單了.

"蕾切爾,從你的話語當中我感覺到了沮喪!"說話的時候,查理也是搖頭不已,神情有那麼一些可惜,"現在的過失呢?原因不在于你,而在于你的家庭,確切的來說呢?家庭給與你的土壤不夠,所以你還沒有達到那個層次,不過你現在有了這樣的機會!"

"我相當一名醫生,一名好醫生!"

"這個話說的太天真了!"查理也是忍不住的好笑起來,"做醫生的就不需要社交了嗎?恰恰相反,做醫生的需要很好的交流,資源呢?是需要合理化才能夠達到最好的效果,丁是一個聰明人,甚至是一個睿智的人,有這樣的同學是我們的榮幸!"

查理已經把所有的話都說的很是清楚了,蕾切爾就算是再傻也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了,對于她來說並不是什麼羞辱,甚至連所謂的教訓都算不上,只能說這個是人生的一次經曆,當然了如果你日後不做這個方面的任何選擇,那又另當別論.

等蕾切爾走了之後,從書房里面也是走出來兩個男孩,都是金色的頭發,"查理,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一個對手呢?貌似有那麼一些不太夠格,我覺得還是把丁羽給逼出來更好一些,那樣的話才會促發我們的潛力!"

"不,有蕾切爾就已經足夠了,而且丁羽的情況不確定性太大了,我們不太好做這個方面的決斷,更何況丁羽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自己應該站在什麼位置上面,也清楚要站在什麼位置上面,他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這個話的潛意思就是大家最好不要去冒險,本來這邊的情況就有那麼一些糟糕,如果說真的要是把丁羽給激怒了,那麼導致的後果就太嚴重了,要知道所謂的傳承是絕對不能夠在他們的手里面斷了的.

在不能夠斷了傳承的情況之下,還需要對內部進行改革,同時還要應對外部的壓力,查理身上面的壓力真的是太大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必須要謹小慎微,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自己的改革還是順利的,但越是這樣就越不能夠放松.

不過查理也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找丁羽談一談了,在這個之前呢?也是率先的給丁羽打了一個電話,這個算是正式的會面了,先前的時候大家也是有過交流,但是這個交流呢?有些太過于的片面了.

"你好!"對于丁羽入住的公寓呢?查理還是感覺挺好奇的,自己入住的還是學校的宿舍,不是說自己住不起這樣的公寓,而是不允許,從這里面就能夠看得出來,丁羽的條件絕對不會是一般的良好.

尤為讓自己注意的是他身上面定制的西裝,絕對薩維爾街出品的那一種,家里面也給自己定制了,不過那個是用來畢業的禮服,"你好,丁,冒昧來訪!"

作為一名英國人,一般是很少去別人做客的,因為這個屬于個人的,大家對此都是非常的看重,但是現在呢?查理決定按照中國的方式來拜訪丁羽,順便也是加深一些對丁羽的了解,這樣的話才會進一步了解自己所謂的對手.

"查理,從我所了解的情況來看,你出現在這里是很意外的狀況!"

"其實我也感覺挺意外的,你竟然住在這麼豪華的公寓當中,讓我對你的印象多少有那麼一些顛覆!"查理也是很直率的說到,一點藏匿的意思都沒有.

"是嗎?"丁羽搖搖頭,"這個可能會讓你感覺有些驚奇?但這個驚奇不會把噴嚏來的更為的大,好吧!我想這點所謂的小幽默屬于英式的吧?"

查理也是笑了起來,"從來都沒有覺得你是一個如此開懷的人,我實在是不太了解,想要進一步的了解,但是我們做敵人貌似比所朋友更好,至少在學院里面是這個樣子,多年的制度所造成的,其實更想跟你成為朋友的!"

"我可以理解你這個是歧視嗎?"

"不,絕對不是,恰恰相反,我覺得需要重新的定位我們彼此之間的關系,我們是同學,競爭的關系一直都存在,這個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們需要這種競爭的存在,但是我個人很希望你跟我成為好朋友,雖然有些矛盾,但是我希望你能夠理解!"

丁羽點點頭,"從某種角度來理解,你利用了我,這個是事實,與人方便自己方便,這個事情我是理解的,但問題是就這麼的被人所利用,這個事情讓我感覺到了些許的不舒服!"

"利用這個詞稍顯有些過分了,不過我承認在這個問題上面,是我個人的過失,這個是不可以否認的事實,但是我想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不是嗎?"

很顯然查理不太願意欠這個人情的,誰都知道這個問題,但是自己也明白,丁羽既然已經把這個問題給說明了,那麼就意味著矛盾是必須要解決的,當然了自己就算是不認,丁羽也沒有做出來任何的反擊,這個把握自己還是有的.

但是出于一種騎士的精神,查理是不會違背自己信念和理念的,不過自己也需要承認,在這個問題上面,自己還真的就被丁羽給看透了,這個人情呢?說大不大,但是說小也不小了.

對于查理來說,這個是自己人生最為關鍵的一步,這一步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的問題和狀況,如果說自己的改革取得了成效,那麼受益的將會是諸多的人,當然了最大的受益人會是自己,自己得到的不僅僅是現在這麼的簡單,甚至于整個將來都有保證了.

丁羽這個算是要挾嗎?貌似還真的就算不上,甚至于自己表現的強硬一點,丁羽都不會有任何的表示,但是站在查理的角度,自己必須要這麼的去做.

"丁,我心里面有一個懷疑,如果不驗證一下的話,恐怕我自己都說不過去!"

看著丁羽邀請的手勢,查理也是很直接的說到,"丁,我想你更加的清楚,我在一個什麼樣子的位置上面,可以說是非常的尷尬,你提出來的條件呢?我不可能全部都答應的,這個是不現實的事情,但是我又不覺得這個條件究竟有多麼的苛刻!"

"你的意思是告訴我,我應該把利益最大化,可以這麼的來理解嗎?"

"利益最大化?"查理更像是在反問自己,"如果可以的話,我是這麼的來理解!"

"一個貪婪無厭的人可能會有朋友,但絕對不會有太多的朋友,我不想對所有人都抱有戒心,就好像學醫一樣,一方面呢?是父親的期望,算是一個願望吧!另外一個呢?可能經曆過的事情太多,所以我希望有所探究!"

完全就是話不對題,查理感覺找不到中心的所在,當然了也有可能是這個話過于的深奧了,自己完全就沒有聽懂,但是給與查理的感覺好像不是這樣的.

但是不管怎麼的去說,自己這一次來訪的目的還是達到了,丁羽雖然說沒有給與自己任何的保障,但是從他的說話當中呢?自己已經感覺到了,這個家伙還真的就是一個好對手,相對而言也算是比較好的朋友了.

唯一感覺有些可惜的就是這個朋友關系可能不會被暴露出來,至少在學院的這段期間是不可能被暴露出來的,大家還是需要站在所謂的對立面,這個對于彼此雙方來說都是最好的一種選擇,剩下來的問題嗎?接著看吧!

上篇:第五十六章 對賭協議    下篇:第五十八章 淡然的接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