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十一章 尋求合作   
  
第五十一章 尋求合作

不用去車行那邊打工了,對于丁羽來說也算是節省了時間,時間既然節省下來了,那麼總需要做點事情吧?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讓這個時間白費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用學習來補充吧!

跟蕾切爾在一起了之後,這個方面的壓力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大,畢竟這個是相互合作的階段,需要雙方都付出自己的努力,而這個努力的方向呢?也是不一樣的.

這樣對于雙方來說,都是一個互補的過程,都可以節省一些重複的勞動,繼而達到學習的最優化,丁羽和蕾切爾兩個人都是有那麼一些樂在其中的感覺.

但是這樣的行為呢?對于其他的同學來說,則是有一種壓力激增的感覺,本來應對丁羽一個人就已經感覺很是吃力了,但是現在呢?丁羽和蕾切爾兩個人雙劍合璧了之後,產生的效果有那麼一些過于的明顯了,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要壓不住了.

對于醫學院的眾多學生來說,把丁羽和蕾切爾給壓下去,也已經成為了他們的奮斗目標,不需要用其他的什麼手段,這里是學校,是公正的地方,難道丁羽和蕾切爾兩個人采用了其他的手段才取得了最好的成績嗎?不是這樣的.

打敗他們只需要一種方式,那就是證明自己,怎麼才可以證明自己呢?那就是學更多的東西,理解的更深,實驗做得更好,這個才是最好的方式,這個就是打敗丁羽和蕾切爾兩個人的方式跟方法.

對于蕾切爾來說,跟丁羽相互的合作呢?不僅僅是讓自己的成績穩步的提高這麼的簡單,還讓自己的壓力得到了很大的緩解,甚至于現在已經有人要加入到這個小圈子當中了.

對此不管是自己還是丁,誰都沒有要反對的意思,但是想要進來也不是隨便的事情,進來至少是有用的,這個小組又不是用來開善堂的,很快地一個小小的團體組織就被聯合在了一起,當然了在一定程度上面,這個也是讓彼此之間的相爭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老板,丁沒有去找工作,現在他全身心投入到了學習當中,公寓那邊也就是一個休息的地方而已!"說話的女子也是顯得很無奈,"我想了不少的辦法,但貌似並沒有最好的解決方式,除非我們主動的挑起來彼此之間的矛盾!"

"不好,主動的挑起來矛盾對于整個組織來說,是一個變數!"坐在那里的老板直接的就表示了否決,"我相信他是有弱點的,只不過是我們還沒有太多的發現罷了,對了,那些狗崽子怎麼說?他們為什麼要盯著丁?"

"聽意思原來的時候還以丁是釘子,但是後來調查發現,丁只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

"這麼說丁的身份很有意思了!"莉莉坐在了那里,也是笑著的搖頭,"看來我們想要跟他合作,貌似有些困哪呀!更何況我現在這個時候還沒有想清楚,究竟要怎麼樣的合作?"

站在那里的女子也是有著同樣的疑惑,為什麼要看重丁羽呢?他就是一個人而已,可能有些價值,但是這個價值究竟有多少用處呢?這還真的就是一個問題.

莉莉卻是非常的清楚,丁羽這個家伙現在雖然什麼都沒有展現出來,但是對于自己來說,他就是一塊原鑽,而且還是一顆巨大到無法想象的原鑽,至少對于自己來說是這個樣子的,干自己這個行當的,什麼最重要,眼睛.

自己能夠坐在現在的這個位置,家族的勢力,自身的能力和學識,這個都是不可缺的,但是最為重要的是什麼,還是自己的眼睛,甚至于連手都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了.

這個判斷真的是太重要了,重要到了如果說自己的眼睛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的話,那麼等待自己的下場就絕對是悲慘的,組織可能不會被覆滅,但是自己乃至背後的家族勢力,就有可能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現在的問題是丁羽根本就沒有接受自己拋出去的繡球,確切的來說彼此之間還沒有找到一個聯系的紐帶,這個是莉莉感覺有那麼一些苦惱的地方,這樣的人雖然說現在這個時候還是在蟄伏當中,但總會有一飛沖天的時候.

雪中送炭和錦上添花究竟哪一個比較的重要,有關這一點自己還是能夠分辨清楚的,但問題是現在丁羽這個家伙沒有任何的上進心,這個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非常的頭疼.

確切的來說呢?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找到彼此之間利益的切合點,自己也不知道應該如何來找尋這個點,交給別人的話,還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放心的,因為這樣的原鑽自己並不想讓給其他人,對于自己來說,完全就是一種損失.

"丁先生,可以聊一聊嗎?"晚上的時候,莉莉也是刻意的去見了丁羽,其打扮呢?顯得很是莊重,半截的風衣,一個長手包拿在了手里面,丁羽有那麼一些不解.

不過對于做出來的邀請呢?考慮一下之後,也表示了同意,"請!"丁羽表現的還算是客氣,在莉莉的邀請之下,兩個人走了一段距離,隨後也是走進了一家有那麼一些陌生的酒吧,里面的人員貌似並不是很多,不過看起來還是非常的有情調.

進來的時候莉莉就脫了自己的外套,看著莉莉的打扮,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隨即也是歪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有那麼一些驚豔的感覺,這個打扮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非同一般,自己就是欣賞,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酒吧里面的人並不是很多,也沒有誰要過來打擾的意思,丁羽跟莉莉兩個人坐在了那里,沒有多長的時間莉莉就端了兩杯酒過來,對此丁羽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了解,反正自己就是土包子,這個是實情.

甚至于究竟要怎麼喝威士忌,丁羽也不是非常的清楚.

對于丁羽的坦白,莉莉也是感覺非常的開心,隨即就看見莉莉在桌子上面放置了一些便士,也就是所謂的硬幣,當然了還有手機,就看見莉莉的手微微的揮動了一下子,所有的硬幣全部的都消失不見了.

丁羽端著手里面的酒杯,笑著的搖頭,"我做不到,對于手法的要求可能並不是很高,但是需要長時間的訓練和鍛煉."

"跟手術其實道理是一樣的,都是需要長時間的訓練,熟能生巧,當然了在這個過程當中呢?也是逐步的演變和改進,時代在變化,我們都需要適應時代的變化,不然的話就會被時代所淘汰的,一直以來我們都遵循這個規則的!"

"與時俱進?"丁羽也是豎起自己的大拇指,"厲害,眼光和前瞻性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都只是注重眼前的利益,但是能夠說出來這個道理的人很多,但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還有我不太明白莉莉小姐你的意思!"

"沒有什麼意思,如果你能夠保守秘密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告訴你,我們沒有任何要發展你的意思,確切的來說,我想要跟你交個朋友,就是這麼的簡單!"

"朋友有很多種的,我不太清楚莉莉小姐說的究竟是那一種?還有就是我們彼此之間的共同點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我們中國有一句古話,叫做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現在這個時候嚴重的懷疑,請原諒我的坦白!"

"我想丁先生你太過于的小心和謹慎了,是好事!"說話的時候,莉莉也是抿了一下面前的雞尾酒,"在這塊地面之上,我擺不平的事情不多,靠的並不是我有多麼的漂亮和出眾,我的朋友,這個才是我生存的資本!"

"這麼說來,我好像不應該拒絕了!"

"看丁先生你的選擇了,是非黑即白呢?還是另有其他的想法!"

這個話讓丁羽也是思量了一陣,"我不太了解其中的意義所在,至少個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突兀,確切的來說我還沒有找到自身的閃光點,對于這一點我感覺很是懷疑,究竟是什麼原因所導致的,我想也許作為朋友,你能夠給我一個提醒!"

莉莉也是有那麼一些意外,也是想了一陣,隨即才略有所思的說到,"你個人的閃光點究竟在什麼地方了,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回答,我想交你這個朋友,確切的來說就是一種投資,一種對未來的投資,也許有用,也許沒用!"

"大致上面明白了."丁羽並沒有給與莉莉任何的回答,想了一陣也是反問的說到,"每一次都是這個樣子?感覺好像就是在聊天一樣!"

"這一次比較的特殊,我們也調查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不過非常的可惜,有關你部隊服役的情況很難調查清楚,在這里面呢?不得不說你們國家的保密行為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很是信服,至于其他方面該調查的都已經調查的差不多了!"

莉莉也是直接的就把所有的條件都給擺在了明面之上,"無所謂什麼脅迫,其實這個也不能夠全部都說成是我們的功勞,這里面有很大的一部分是軍方調查出來的,我們就是拿過來用了用而已,省時省力!"

丁羽倒是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微微的點了一下自己的頭,跟這樣的人做朋友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需要自己好好的端量一下,這一點跟坤哥還是有差別的.

"這種朋友之間的關系太危險了,我不覺得這個非常的好玩!"丁羽也是很果斷的就表示了自己的意見和想法,莉莉對此倒也沒有表示的太意外,"我也有同樣的感覺,但就這麼的讓我放棄,貌似也讓我感覺有些不舍!"

對于這樣的威脅呢?丁羽也就是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而已,"我的觀點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總會有一個過程的,有些事情解決起來可能稍微的有些麻煩,但總歸還是可以解決的,只不過是付出的代價可能有些不太一樣而已!"

"太理性了並不是一件好事!"莉莉也是搖頭不已,"跟我合作的人不少,但是能夠親自被邀請的人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這麼多年來你不是唯一的一個,但是這個過程和結果都是稍顯有那麼一些特殊!"

其實在說話的時候,莉莉也是一直觀察著丁羽,自己並不想過于的去逼迫丁羽,這樣的人雖然說沉寂,但是自己絕對不能夠用普通人的方式跟方法來對待他,太危險了.

雖然說丁羽並沒有這個方面的表現,但就算是他坐在了那里,身體里面所藏匿的野獸也是讓自己感覺到了些許的恐懼,這種恐懼是來自骨頭里面.

"太感性了貌似也不妥,我現在還沒有找尋到這個平衡點,請諒解!"

這個話倒是讓莉莉注視的看著丁羽,隨即也是點點頭,"我想我有些操之過急了,你還沒有從哪個圈子當中走出來,不過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成為朋友的,或許日後有機會的話,就可以相互的了解,有興趣看拳賽嗎?"

"雖然說拒絕是一件不太禮貌的事情,但是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至少我今天的計劃還沒有完成,抱歉,我還沒有從這個過程當中調整過來!"

莉莉倒是微微的一笑,隨即手也是放置到了桌子上面,"你好像沒有鑰匙了!"

丁羽看著桌子上面的錢包,鑰匙和手機,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來跟你做朋友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我今天晚上的計劃需要延後了!"

很顯然丁羽已經答應了邀請,如果說自己不答應邀請的話,現在全身上下身無分文,而且也回不去公寓那邊了,更甚的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可能還會發生些許的不愉快,這些都是可能的,至少給與丁羽的感覺,面前的這位能夠做的出來.

接受邀請的地方呢?貌似有那麼一些遠,至少沒有步行,現在這個時候的拳賽會是什麼樣子的,丁羽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感覺.

不過等到了地方之後,丁羽才發現貌似跟自己的想象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至少這里的戒備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嚴,莉莉也是注意的看著丁羽的表情,隨即也是邀請他到不遠的位置上面坐了下來.

"赤拳運動,也算是一項比較古老的運動了!"

莉莉並沒有做過多的介紹,而是遞給了丁羽一杯啤酒,兩個人雖然說是坐在了那里,但是等拳賽開始的時候,兩個人都站了起來,就跟看英超一樣,很少會有人坐在那里的,畢竟現場的氣氛也已經熱烈到一定程度了.

丁羽並沒有去注視其他人,他只是把目光放到了拳台上面,不過很顯然丁羽的到來呢?還是吸引到了一些人的注意力,在這樣的場地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外人’還是讓人感覺很意外的,所有不少人也是向丁羽發出了挑釁.

但是丁羽呢?這個家伙根本就沒有任何要理會的意思,目光就是放在了拳台上面,這個讓很多在場的年輕人都感覺有那麼一些惱火,特別是當第一場拳賽結束了以後,大家內心的沖動和狂熱貌似也沒有太多可以發泄的地方.

莉莉則是有那麼一些不懷好意的看著丁羽,丁羽貌似也是注意到了這個情況,隨即也是看向了莉莉,"我的手很重要,為了我自己的手,同時也為了我自身的安全,我可能會肆無忌憚的,如果說放出來了心中的魔鬼,我不知道會造成什麼樣子的毀滅!"

說完了以後,丁羽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莉莉,隨即也是往外面走去,莉莉也是直接的就皺眉了,對于遠處微微的晃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很快大家的注意力就被轉移了.

有人已經開始肆無忌憚的出手了,這樣的打架在英國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了,有的時候可能就是一個眼神的問題,就相向出手,甚至于這個都已經快成為街頭文化了.

本來是針對丁羽的,但是莉莉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問題的所在,丁羽絕對不是一個好想與的角色,相信他是不會跟自己開這樣的玩笑,所以莉莉感覺有那麼一些打怵.

打架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如果說引出來人命的話,那麼事情就鬧騰的有些太大了,到時候出現方方面面的問題都不是自己願意承擔的,很顯然丁羽也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很是直接了當的就對自己發出了威脅.

這種威脅很是直接了當,如果說我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那麼你也絕對不會好過了,這個麻煩之大絕對會超乎想象的,莉莉也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跟丁羽鬧翻了絕對沒有任何的好處,更何況自己對這個人還是缺乏一定的了解.

就憑借著紙面上的資料並不能夠說明太多的問題,而且隨著跟他的接觸呢?莉莉也是發現了諸多的問題,這個家伙就好像是一個謎一樣的,看來自己還是需要深入的去了解一下.

回到了俱樂部那邊,莉莉也是把所有的資料全部的都彙總在了一起,這個當然是在自己已經處理好所有的工作之後,仔細的研究著丁羽的資料,手里面的鉛筆也是來回的轉動.

突然莉莉也是發現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他去了薩維爾街,還去了傑明街,但是他身上面的打扮呢?貌似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出眾,甚至可以用非常普通來形容,自己還真的就沒有發現他有多麼出眾裝束的時候,這對于自己來說還真的就是一個切入點.

上篇:第五十章 接觸    下篇:第五十二章 小失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