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十章 回家   
  
第二十章 回家

等畢業的那一天晚上,整個大學里面都是有那麼一些鬼哭狼嚎的意思,明天大家基本上就各奔東西了,直到最後的時刻,學校才給發畢業證,原因很是簡單,生怕這些學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畢竟社會發展的稍微有些快,這個是比較委婉的說法.換做更為直接了當的說法呢?就是現在的學生多少有那麼一些浮躁,明天的時候這幫家伙就不屬于學校的人,但凡能夠控制一些問題和狀況,還是控制一下比較的好.

對于學校方面的安排呢?丁羽倒是微微的有那麼一些不爽,原因很是簡單,都已經晚上了,現在這個時候領取畢業證,學位證和派遣證,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鬧人,好在所有的費用呢?丁羽都已經給補齊了,不然的話這個證件還真的就領取不了.

這些證件呢?都是各個專業發的,導員對丁羽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莫名,以前的時候沒有聽說過系里面還有這麼一位,但是看一看名單呢!還真的就在列,而且各項手續也都符合,也就沒有要多問的意思,反正跟自己有沒有太多的關系,都已經是畢業的學生了.

導員現在這個時候更為關心的是,今天晚上下面的學生會不會老實一些?千萬不要出現其他方面的問題,不然的話就真的不太好過了.

丁羽拿著自己的證件和檔案之後,就准備要離開了,自己的東西都已經收拾好了,還有一些東西沒有完結,但是交給其他人來處理就好了.連租房那邊都已經退了,今天晚上住酒店就可以了,明天的火車,也許後天就可以到家了,至于黃坤那邊,自己根本就沒有要聯系的意思.

火車站雖然很大,但這里畢竟是省會城市,加上現階段正是學生放假,畢業生離校之際,所以這個人員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蘇荷和王蓮君兩個人倒不是刻意的來送丁羽,現在這個時候她們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心思,主要是過來送一下自己的同學.

畢竟在一起相處了幾年的時間了,期間可能會有那麼一些磕磕絆絆的,但在分別之際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拋擲腦後了,等人離開的時候,只剩下來哭成桃子一樣的雙眼了,不過兩個人也不會在這里停留太久,她們很快也要離開了.

雖然說大學的時候在這里讀書,但是並不代表著研究生同樣的也在這里了,在這個問題上面她們的自主權相對來說有那麼一些小,基本上都是家里面的安排,不過好在兩個人對此倒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反對.

不過就在兩個人准備離開了,卻是在車站看到了一個很是熟悉的身影,但是兩個人注意的倒不是丁羽本人,而是他手上面的那個提包,給予兩個人來說,這個提包真的是太熟悉了,迷彩的提包,方方正正的,很是整齊.

雖然對于兩個女孩子家家來說,這個提包有那麼一些土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拎在丁羽的手上面,給人的感覺卻是那麼的合適,不過令人吃驚的還在後面,就看見兩輛車直接的就開上了站台的位置,不少人的目光這個時候也是看了過來.讓蘇荷和王蓮君感覺有些小意外的是,車上面下來的全部都掛著軍官,因為家里面就是這個行當的人員,所以兩個人自然能夠分辨出來,最低都是一個中尉,很快大家就站在了丁羽的面前,彼此之間倒是沒有什麼太多的話語.

走到了丁羽的面前,每個人都給了一拳,然後擁抱一下,僅此而已,隨即整齊的站在了那里,給丁羽打了一個敬禮,丁羽則是微微的點頭,隨後拎著自己的提包和箱子上了火車.

而在不遠處,雷鳴跟何力兩個人也是站在了那里,當然了黃坤等人也是在他們的不遠處,倒是沒有要回避的意思,不過這個時候誰都沒有要上前的意思,畢竟那些軍官站在了那里,足以讓所有人都回避三尺的,看來丁羽是真的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

不然的話丁羽現在絕對是可以留下來的,貌似對于這個問題誰都沒有什麼管治權,人身自由,人家都已經離開了部隊,方方面面都已經不受部隊方面的管轄了,就算是承受了一定的壓力,這個也不足以致命的.

"看來小鮮肉不簡單呀!這麼多人來送行!"

王蓮君也是用手小小的推了一下自己的大眼鏡,"可惜再也看不到了,哎,還沒有上手好好的蹂躪一番,有些遺憾!"

"你個色女,不要說我認識你!"

蘇荷也是笑著的說道,對于兩個人來說,對于丁羽感興趣是一回事情,但是並不代表著兩個人就是真的花癡,欣賞一下可以,甚至是交個朋友都可以,但是深入的接觸嗎?這個事情還是算了吧!

而且丁羽這個家伙略顯有那麼一些神秘,當初在學校里面呢?就稍顯有那麼一些孤獨,而且跟外界的接觸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異樣.

坐火車的時間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長,而且還需要在京城倒車,從火車上面下來之後,丁羽又去了汽車站,算是換車吧!自己的老家是北方的一個小城市,地方不大,但也算是靠近沿海吧!

下車以後感覺天氣有那麼一些涼爽,畢竟自己在南方待的時間稍微有那麼一些長.

看著外面的城市變化,丁羽也是微微的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猛然之間的變化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適應,畢竟夢境之中的城市呢?是多少年之後的,是未來的,

而自己現在看見的城市呢?是現在的,是真實的.到了車站的時候,已經沒有多少班車了,公交車倒是有,不過丁羽也就是打了一輛出租車,東西有些多,比較的方便,回來的時候,正好碰見自己的父母正在下面的小區,看那個樣子絕對是等自己的,來回的走動,時不時的抬手翹望,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急不可待.

小丫頭看見了自己,也是一下子的就撲了過來.好在丁羽的傷勢已經養好了,不然的話還真的就容易出問題,"哥,真帥!"丁羽也是用自己的手蹂躪著丁叮的頭發,隨即也是站在了父母的面前,"爸,媽,我回來了!"

丁林和趙淑英並不是丁羽的親生父母,對于這個問題呢?兩個人也沒有任何要隱瞞的意思,不過誰都沒有把這個當做一回事情,養育之恩這個永不能忘,至于自己的親生父母嗎?這個問題還是放置到一邊的位置吧!

也許更好一些."老哥,這個是真的還是假的呀?"丁叮倒是一點的都不含蓄,直接的就把丁羽的東西都給翻弄了出來,當然了最讓她有興趣的,還是大學的畢業證書,要知道自己現在連錄取通知書都還沒有拿到手來著,甚至連分數都還沒有下來.

這個話剛剛的說完,就被趙淑英直接的就給一巴掌排在了手上面,隨即也是拿起來了畢業證書仔細的看了起來,然後遞給了自己家的老頭子,"爸,媽,本來可能會爭取更多一些的轉業費,但是沒曾想有了這樣的機會,所以也就辦理了一下!"

"好!"丁林對于丁羽能夠拿出來這樣的東西還是感覺很滿意的,原本的時候自己也打算等兒子轉業之後,給安排到事業單位去,就算是不能夠做辦公室,也不會太差的,將來雖然沒有太大的前途,但是吃穿不愁,衣食無憂的.

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兒子呢?竟然給自己來了這麼大的一個驚喜,完全的就出乎了自己的預料,"好小子,長大了!"

隨即丁羽也是對丁叮看了一眼,然後拿出來了一張銀行卡,"爸,媽,讀書期間運氣不錯,買了兩張彩票!"丁羽還真的就沒敢把這個大頭給拿出來,自己拿出來的只不過是二等獎的兩張彩票而已,甚至包括了自己領獎的一些證明等等,看的丁林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傻眼,要知道自己一輩子也就掙了這麼多而已,但是現在兒子卻是把這個錢放置到自己面前了.

不過這些事情呢?倒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著急,隨即一家人也是吃飯,比較傳統的飯菜,上車餃子下車面,歡聲笑語也是響徹整個屋子里面,本來丁林也是准備跟丁羽喝點的,反正現在在家了,加上又遇到了這麼高興的事情,但是丁羽卻很隱晦的對自己的父親搖搖頭.

丁林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內向的人,也可以說是比較傳統的人,感情雖然很是細膩,但是更多的時候並不太喜歡表達,在家里面呢?屬于一個嚴格的父親,在外面呢?多少有那麼一些老好人的感覺,反正沒有多少人會說他的壞話,不管是家庭,還是工作方面,關系都非常的好,一個字足以形容所有的一切.

丁林是醫院的科主任,副主任醫師,趙淑英是小學老師,別看丁羽現在不小了,但問題是丁羽並不是兩個人的親生兒子,要知道趙淑英距離退休還有幾年的時間,兩個人的工作不錯,加上其他方面的條件也好,所以養活一個家庭沒有太多的問題.

但就算是這個樣子,看到丁羽拿出來的東西,還是感覺異常的震驚,不過好在兩個人的心理素質還很是不錯,至少現在這個時候還能夠壓得下來這個震驚.

吃過飯之後,一家人也是坐在了客廳里面,"這個錢你怎麼打算?現在銀行的利息不是那麼高?不過我們沒有要的意思,這些錢呢?都是你自己的,你的年紀也不小了,應該為自己打算一下."

"爸,媽,我覺得如果你們不把錢放在銀行里面的話,也別投入股票和基金上面了,那個東西距離我們稍微的有些遠,依我看不過在dl給家里面和丁叮置兩套房子,就算是將來的時候丁叮不回來,那麼坐等房子升值,也比放在銀行里面要好!"

趙淑英聽了這個話,倒是非常的有興趣,不過丁林卻沒有太多的言語,只是嗯了一聲而已,他對于一些事情呢?還是有著其他的考慮,雖然說自己把丁羽看成了自己的兒子,丁羽也把自己看成了父親,但是有些事情呢?還是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如果說就丁羽一個孩子,也就罷了,但畢竟家里面還有一個小不點來著,這個問題還是需要好好的考慮一下,現在絕對不能夠立刻的就下這個方面的決定,不要跟自己的妻子似的,她倒也沒有把丁羽當做外人,但是有些事情還是欠缺一些考慮的.

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出去鍛煉的丁林看了一下早就已經起來的兒子,眼睛也是一亮,隨即父子兩個人也是一同的走出了家,趙淑英也是起來准備早餐,至于丁叮嗎?她現在還睡得跟懶豬一樣,根本就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

丁林的鍛煉呢?就是普通的走步而已,速度可能稍微的快一些,"爸,我覺得還是給丁叮買一套房子比較的好,我想出去闖蕩一番,如果不行的話,再回來照顧你和媽,我覺得問題應該不是很大,丁叮畢竟是女孩子!"

聽著兒子的說話,丁林心下也是感歎,他已經聽明白兒子的意思了,丁叮是女孩子,將來如果說要結婚的話,如果說什麼都沒有的話,很容易出問題和狀況的,雖然說這個事情可能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遙遠,但有些事情是需要長遠打算的!

"對了,爸,如果可以的話,買學區房吧!"聽了丁羽的話,丁林也是難得的一笑,"你呀!"對于這個問題呢?自己倒是跟自己的妻子探討過,畢竟自己的妻子是教育系統的,這些年的時間,絕大多數的家庭對教育都引起來了重視,丁羽說的這個事情呢?以往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太在意.

他今天說起來了之後,自己也是想了想,還真的就是那麼一回事情,這個投資絕對不會太虧的,特別是丁羽造成跟自己提及的這個話,不過隨即丁林又想起來了另外一件事情.

"你的身體怎麼一回事情?"丁林自己就是醫生,所以自然知道,不能夠喝酒肯定是有問題的,只不過問題究竟是大還是小,這個就不太好說了.

"受傷了!"看見父親還要詢問的樣子,丁林搖搖頭,"軍事機密,簽署過保密協議的,現在已經休養的差不多了,不然的話可能還能夠在軍隊里面待上幾年的時間,但是身體不合適了,所以我也就打了轉業報告!"

丁林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今天跟我去醫院檢查一下,我下午的時候沒有什麼事情!"

話說的不容置疑,溜達的時候呢?也是碰到了不少的熟人,丁林倒是給介紹一番了,而這個介紹呢?多少有那麼一些炫耀的味道.當然了炫耀的同時呢?也是有那麼一些要爭一口氣的意思,當年的事情發生在丁羽的身上面,讓自己很是生氣,很是惋惜,但是現在呢?丁羽自己走出來了一條光明大道來,雖然說當年的時候受到了挫折,但人生當中有些挫折,未見得就是壞事.

要知道當年的時候自己可以打算讓丁羽子承父業的,而且按照當時丁羽的成績來說,考個第四軍醫應該是不成什麼問題,因為第四軍醫的教學模式非常的好,自己曾經去觀摩過,但是那里想到最後出事了,有那麼一些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感覺.

丁羽的人生一下子就被更改了,自己對此也是比較的懊惱,可以說是相當的生氣和惱怒,就算是到了現在,這口氣一直都沒有過來,雖然說丁羽現在取得了不錯的結果,但是結果並不代表了一切,有些事情不是說過就過去的.

"要不是當年出現了其他的狀況,你也許現在還穿著軍裝!"對于自己老爹的軍人情結,丁羽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笑了笑,"爸,事情都已經過去了,當初的時候路途可能艱難了一些,但我們至少是走過來了,現在看看,如果沒有當初的困苦,我們也許還走不到今天的這一步!"

"到底是鍛煉人的地方!"丁林也是一陣的感歎,自己的這個兒子,離多聚少,他的工作性質比較的特殊,自己隱約能夠猜測到一些的,不過他既然不說,肯定是有原因的,不過他倒是真的長大了.

上午十點多鍾的時候,丁叮才醒過來,走進客廳里面,看著用下眼皮望向自己的老哥,直接的就是一個抱枕扔了過去,因為老哥看人的眼神實在是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可恨,自己昨天晚上的時候在網絡上面跟同學聊天稍微的有那麼一些晚,畢竟剛剛的解放,所以也是有那麼一些肆無忌憚的.

丁羽倒是沒有跟她瘋鬧的意思,畢竟她已經是大丫頭了,而自己的年紀也不小了,丁叮雖然有的時候稍顯胡鬧,但因為家庭教育的關系,還算是一個比較文雅的丫頭,因為在家里面,可能稍微有那麼一些小小的放肆罷了,問題不大.

丁叮有那麼一些不太好意思,原因很是簡單,原本的時候自己的老哥基本上都不在家,而自己在老哥面前基本上保持了一個良好的形象,但是現在呢?形象全部的都毀了,丁叮有那麼一些惱羞成怒了,再者呢?也是要打擊一下自己的哥哥.

都已經在家了,需要打扮的這麼一本正經嗎?不過說起來自己的哥哥倒也不能說穿的很是正式,相對來說很是休閑了,看著倒也不是那麼的新潮,但是給人的感覺,很陽光,很舒服,沒感覺老哥的衣服很貴呀?

中午的時候趙淑英先趕了回來,隨即丁林也回來了,醫院那邊倒是有食堂,但是家里面還有兩個寶,更何況下午的時候還要拉著自己的兒子檢查一下身體的,丁叮在家里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耍寶,丁林和趙淑英已經習以為常了,倒是丁羽感覺挺意外的.

沒有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會如此的活潑,在自己的夢里面貌似很少發生這樣的事情,可能也跟自己的傷情有很大的關系,畢竟當時的情況之下,家庭環境比較的壓抑,迫使花樣年華的小丫頭只能是壓著自己的情緒了,所以導致了後來的悲劇.

丁叮吃過午飯就跑了,下午的時候已經約了同學去逛街,趙淑英也是趕回了學校,隨即丁林也是拉著自己的兒子去了醫院,丁林駕駛的是一輛寶來,在丁羽的印象當中是舊款的.

這輛車貌似也不是全款買的,在印象當中父親好像提及過一句,當初時候一個病號的兒子主動幫著聯系的,算是一些人情關系的走動吧!放置在十年之後,這輛車貌似也沒有要過時的意思,如果在夢里面的話,這輛車貌似第二年年底的時候就被父親出手了.

因為丁林是科主任,所以給丁羽自然非常的方便,不過丁林也沒有要占公家人便宜的意思,就是一個所謂的檢查而已,用不了太多的錢,所謂的血常規和尿常規都沒有問題,甚至連彩超也沒有太多的問題.

不過等丁羽脫下來身上面衣服的時候,丁林也是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後槽牙,好一會的時間丁林才親自的給丁羽把衣服送了過去,然後丁林也是閉著自己的眼睛,用手扶著自己的額頭位置,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跟自己想象的差不多.

"抽煙嗎?"丁林也是從辦公桌的抽屜里面拿出來一盒香煙來,香煙的檔次倒是不低,丁羽猶豫了一下,隨即也是拿了一根接了過來,"會抽,沒有太多的煙癮,畢竟那里的情況比較的特殊,煙跟酒的味道過于的刺激和明顯!執行任務的時候可能會出現問題的."

丁林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自己的煙癮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有的時候幾天不抽也沒有太多的影響,至少自己並不是習慣性的那一種,好在自己的心理素質還算是很不錯的,至少並沒有過于的激動,不然的話血管早就崩了.

"這麼說來,你還是比較幸運的了!"

穿上衣服的丁羽也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還好吧!老爸這個事情就不要問及了,我不太方便說."

雖然說是自己的老爹,但涉及到的畢竟是軍事機密,這樣的事情呢?就不要給家里面添什麼麻煩了,不太好.這個已經是丁羽第二次跟自己老爹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丁林也不是什麼老古董,自己也算是稍微見過世面的一些人,自己的兒子在軍隊里面呢?當的肯定不是什麼大頭兵,大頭兵的身上面絕對不會出現槍傷和刀傷.

不過這樣的事情呢?自己知道也就好了,"事情不要告訴你媽,雖然她大大咧咧,有的時候有點沒心,但是事情還是消停一點比較好!"

上篇:第十九章 解決    下篇:第二十一章 喜事多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