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十四章 碰撞   
  
第十四章 碰撞

張雪華去找丁羽,其實內心也是有點小想法的,不管是感謝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吧!反正很是莫名.但是根本就沒有找到人,丁羽也沒有手機,聯系不上呀!而這個時候的丁羽直接的就去了火車站,來這里就是為了買票,沒有其他的原因.

不過非常不巧的是,丁羽剛剛轉身的時候就看見了兩個還算是熟悉的人,雙方也就僅僅的打了一個照面罷了,雷鳴看著自己身邊的何力,也是有些驚愕丁羽會出現在這里,"等一會任務完成以後,你去查一下,這小子是不是想跑跑?怎麼什麼地方都能夠看見他?"

何力看著遠去的丁羽,很是無奈的搖搖頭,"雷鳴雷組長呀!丁羽這個家伙頂多也就是一個毛頭小賊,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人物,整兩次就行了.要不我放放風聲,讓他擺兩桌給你賠禮道歉怎麼樣?何必這麼的較真?"

"哼,哪能就這麼便宜了這個家伙,我非要讓他知道知道我的厲害不可."說著的時候雷鳴的就是面色一整,很是嚴肅的說道:"何力同志,我們現在是在執行任務,請你認真一些,不然我會向上級回報的."

何力有些可憐的看了一下離自己還不是很遠的丁羽,心底對他暗自的感歎起來,讓雷鳴這個家伙給惦記上了,看來是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不過算了,現在可不是想這些東西的時候,今天可是局里面的一個大行動,局里面已經掌握了准確的情報,有人利用車站的人流繁多,環境複雜等條件,進行毒品方面的交易.

就在何力還在想的時候,就看見前面的人群一陣的慌亂,很多尖叫的聲音也開始傳了起來,挺這個意思抓捕已經開始了,但進行的不是那麼的順利.而這個時候有三個人明顯的就奔著自己這邊來了,里面的人沒有把這幫家伙都給堵住了.

"讓開,他媽的不想死的讓開,老子的刀是不認人的,給我散開."就看見三個人揮舞著手里面的家伙,一個勁的往前沖,有些人因為躲閃不及,很快就被砍了幾刀.不過好在這三位一個勁想要跑,所以並沒有多少人受傷,更多的也就是受到了一些所謂的驚嚇罷了.

雷鳴猛然的回頭看了一下何力,兩個人簡單的用手勢交流一下以後,看著三個人奔著自己過來的時候,把第一個人給放了過去,然後就看見雷鳴跨了兩步直接就是一個飛身就蹦了起來,直直的就踹在了中間那個人的腰眼處.

中間的那個人根本就沒有想到有人會在這個時候暗算于他,前面的人都已近過去了,自己也應該沒有問題的,根本那就沒有任何的防備,所以也是一下子就飛了起來.

雷鳴這個時候已經落地了,看著那個人落下來的位置,直接的就踩了過去,確切的來說是跺了下去.隨即抓起了那個人的手腕,往背後一擰,另外的一只手抓起了那個人的頭發,直接的就是往地上一扣.

最前面的那個人根本就沒有回頭,自己要是回頭的話恐怕就得載在這兒,後面可是有著一幫的雷子呢?還是自己的小命要緊.而拖在最後面的那個人被剛才雷鳴的動作給嚇到了,但是隨即也反應了過來.

一看這個情形,眼睛一下子的就紅了,他必須要沖過這個女雷子,而且後面的人馬上就過來了,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那麼多,握緊了自己手里面的刀,沖著雷鳴就是一個加速.

在里面雜亂的聲音響起的時候,丁羽就已經看見里面發生什麼情況了,特別是雷鳴剛才的那個動作自己更是看在了眼里面,動作不漂亮,甚至還有很大的危險性,真難為她一個女孩子竟然也能這麼的勇敢.

看著還往前面沖的那個人,這個時候雷鳴已經站了起來,後面沖過來的那個家伙交給何力就可以了,喊了一聲以後,雷鳴就往前面沖,雖然說這個距離已經有些遠了,但是自己的職責所在,必須這麼的做.

丁羽也沒有看跑過來那個窮凶極惡的家伙,眼睛一咪估算了一下以後,就看見那個人馬上就要跑到自己身邊的時候,丁羽突然的伸了一下自己的腳,然後自己的左肩一傾,猛地就是往上面一頂.

這個家伙被丁羽這麼一拌,身上已經往前傾倒了,而且感覺手腕一麻,刀根本就握不住了,還有就是被這麼那肩膀這麼一靠,直接的就頂在了自己的下巴上面,整個人就就像投擲過來的棒球一樣,被棒球棒又猛地抽擊的一下子.

然後就看見這個窮凶極惡的家伙好像棒球一樣,直接的就騰空了.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口血噴了出來,噴的哪兒都是,當然了還有白花花的牙齒.

雷鳴雖然說還在追,但那個只是自己的本能反映,可是沒有想到前面的那個家伙竟然又向自己飛了過來,雖然自己並沒有看清楚到底是怎麼一會事情,可是自己卻發現丁羽這個家伙剛才的站在了那邊.

雷鳴看著丁羽的眼睛,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看著飛過來的家伙,心里面也是怒氣橫生,也顧不上什麼所謂的結果,膝蓋一抬對准了那個家伙的腰眼,就聽見那個家伙哀號了一聲,然後就好像死魚一樣,直挺挺的躺在了那里.

何力也急忙的跑了過來,看著雷鳴,好半天以後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已經安定下來的眾人也開始慢慢的鼓掌,掌聲慢慢的感染了車站里面的所有人,整個車站的氣氛這個時候也達到了最.

可是雷鳴卻並沒有注意這些,他發現丁羽還是很平靜的看著這邊,自己雖然從他的臉上並沒有看出什麼來,但是自己隱約卻從他的眼睛里面看出了絲絲的蔑視,那個感覺就好像自己被扒光了以後丟在他的面前一樣.

就在自己感覺自己有些壓制不住自己的時候,那邊突然的傳來了一陣的腳步聲和歡迎聲,眾人一下子的就散開了.等自己反映過來再看向丁羽的時候,那邊早就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

來得是市局的領導,幸好有了雷鳴跟何力他們兩個人,這三個亡命徒才沒有得以逃脫,事情到了現在也算是有了完滿的結果.要是真的讓這三個家伙給逃脫了,那玩笑可就開大了,掉腦袋可能不至于,但是來幾個通報批評或者是其他嚴重的處分,這個誰能受的了.

更何況自己的大頭頭聽說了這個事情以後,還特意的趕了過來,看起來雷鳴跟何力這一次的所作所為呢?不僅把以前那幫人的嘴給堵上了,恐怕還要大大的露上一回臉,少說也是通報嘉獎,至于其他的就更是不用說了.

這個時候,醫護人員已經趕了上來,除了給受傷的一些人民群眾檢查治療之外,更主要的還是給雷鳴進行現場的檢查,為什麼,你沒有看見遠處正疾奔而來的記者還有攝像等等的一幫人,看他們的架勢跟剛才的那三兄弟有的一拼.

其實雷鳴也沒有什麼傷勢,但還是上了救護車打了破傷風,等下了車以後完全就是另外的一副景象了,n多的話筒都對著雷鳴,這個散光燈要是放在晚上的話恐怕就不用點燈了.

對于這樣的場面,雷鳴倒也是不怯場,很是簡單的說了兩句,然後打了一個敬禮,就在所有人的贊歎和感歎聲中離開了.

打開了自己的車門,坐在了駕駛的位置,就看見坐在副駕駛位置的何力正在沖著他伸著大拇指,"厲害."

這個時候,何力好像也是非常的放的開,嬉皮笑臉的跟雷鳴說道:"本來我和你兩個人就是外圍打雜的,結果沒有想到我們兩個人竟然撈了這麼大的幾條魚出來.不過你還真的就別說,剛開始的時候我還真的是嚇得有些腿肚子打轉來著."

聽著何力的絮叨,雷鳴根本就沒有高興的表情,很是冷漠的說道:"別跟我玩花樣,我讓你打聽的事情怎麼樣了."

一聽這個,何力就好像是被正在打鳴的公雞卻是被人一下子的給卡住了脖子一樣.看著雷鳴的臉色,何力很是不解的就問道了,"我說大小姐,你們兩個人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的,我說是不是他上輩子欠了你什麼呀!你怎麼看見他以後就死咬著不放呢?"

"我可以理解為你這個是在諷刺我嗎?"

"別呀!"何力作勢的在自己的嘴巴上面抽了一下,"讓你以後還嘴賤."說完了以後何力就從自己外大衣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張疊好的紙張遞給了雷鳴."這個是丁羽訂的那個火車票,趁著你不在的功夫,我去里面調查的,這幫家伙還特意的給我打印了一份."

看著這個打印出來的車票,雷鳴的左手就已經是擰向了鑰匙,一看雷鳴的這個模樣,何力就知道這個家伙想要干嘛了.

于是急忙的側過自己的身子哀求的說道:"我說姐姐,咱們就先讓這個小子得瑟一會,先回局里面怎麼樣?大家可是都在等著開表彰會呢?這個可是我第一次正兒八經的立功,好歹也讓我風光風光不是.再說了,你知道丁羽現在不一定在家了!"

小區的建設還是非常的不錯,很湊巧的是樓下的聲控門因為剛剛有人出去沒有關上,雷鳴和何力兩個人也是省的麻煩,直接的就上了樓梯.何力還是走在最前面,倒不是說自己想出這個風頭,要是讓雷鳴去叫門的話,自己都可以想象的出來,那是一種什麼樣子的狀況.

等一開門的時候,何力就是一愣,心里面暗地的罵了起來,這個家伙在家里面穿的這麼暴露干嘛?媽的,看看他的肌肉,再看看自己,何力不由的有些無語,自己好歹也算是一個公子哥呀!好在沒有其他的人,不然的話自己的這個人真的是丟大發了.

丁羽看著站在門外的兩個人,也沒有說什麼話,指了一下門口的位置,然後就往里面走了過去.換了鞋以後,雷鳴和何力兩個人重新的打量了一下這個屋子.

房間一點都不豪華,甚至簡單的有些可憐,里面也看不見有什麼裝束用的東西,如果說真的要是有什麼特殊的話,藥味可能比較的明顯,不過這個時候丁羽也是穿上了t恤,沒有讓雷鳴繼續的欣賞下去.

職業病的關系,兩個人在進來的時候也是看了兩眼,房間特別的乾淨,雷鳴為此還特地的注意一下房間邊邊角角,一點灰塵都沒有發現,不知道是他自己收拾的,還是別人給收拾的.

在客廳的地上兩個人幾乎同時的發現了一個已經收拾好的提包,不過皮包卻沒有封口,里面是一些衣物和幾本書.雷鳴和何力互相的對視了一眼.就在兩個人還在互相打量的時候,丁羽已經拿了兩瓶水走了過來,放到了茶幾上面以後.

看著安靜的坐在那里的丁羽,何力甚至有一種錯覺,要是自己現在閉上自己的眼睛,恐怕根本就不會感覺到那里還坐著一個人.但是丁羽現在的動作和表情給雷鳴完全的就是另外的一種感覺,就好像高高在上的丁羽正端坐在那里,等著自己過去朝拜一樣.

雷鳴和何力兩個人的頭上已經冒了細細的一層汗,可是這個里面的氣氛卻是陰冷的很,丁羽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意思,老老實實的坐在了哪兒,一副神態自若的樣子,相反雷鳴和何力兩個人倒是有那麼一些的拘束.

後來還是何力打破了其中的沉默,這個氣勢實在是讓自己太難受的感覺了,就算是自己進了父親和爺爺的書房恐怕也就是這個樣子了."丁羽,我們昨天的時候在車站發現了你訂了一張車票,請問你能解釋一下嗎?"

雷鳴這個時候也開口了,"希望你能老實的交代,還有昨天的時候車站發生了一件很是轟動的事情,當時的時候你也在現場,我有理由懷疑你的動機."

聽了這個話,何力就是一愣,隨即就把自己的身子往後面面縮了一縮,雷鳴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以前不這樣的.怎麼現在腦袋里面全是漿糊一樣呢?

不過仔細的想了一下,何力突然的發現了一個很是有趣的現象,好像這樣的事情都是發生在她遇到了丁羽的時候,難不成兩個人真的就是前世的冤家?這個可是有點意思了.

丁羽抬起了自己左手,拇指放在了自己有棱有角好像雕刻出來的下巴上面,左手的食指在自己的上嘴唇上面滑動了一下.然後慢慢悠悠的說道:"我要去軍區那邊開一些證明,可能需要幾天的時間,還有其他的事情嗎?"

雷鳴從手包里面掏出了一個筆記本,"時間,什麼證明?"

看著雷鳴一副正經的樣子,何力直接的就把自己當成了一個隱形人,倒是丁羽停頓了一下以後才說道:"這個事情我想就沒有必要跟你解釋了,我好像並不是犯罪嫌疑人."想了一想,丁羽補充了一句說道:"而且我沒有那個心情."

丁羽的話剛剛的一說出口,正在記錄的雷鳴和何力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抬起了自己頭,看了一下丁羽以後,相互的對視了一下.

"我們要核實一下,在這段時間里面你最好不要隨意的離開,不然的話我們會視情況而言對你進行處罰.還有以後要是有這樣特殊的事情,事先要跟我們打一聲招呼,我們要備案調查."

丁羽還是一臉平靜的看著雷鳴和何力兩個人,就在兩個人要站起來的時候,就看見丁羽突然的探身從茶幾上面拿出了一枚硬幣放在自己的手中,雷鳴和何力兩個人很是不在意的看了一下,就看見丁羽把硬幣放在了手中,用自己的拇指輕輕的一彈.硬幣發出了很是清脆的嗡嗡

隨後也是掉落在丁羽的手里面.

雷鳴和何力兩個人又是互相的看了一下,都不是很明白丁羽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挑釁還是說其他的什麼意思?就在兩個人換了鞋出了門口,丁羽在關門的時候突然的說了一個數字,"27",也沒有管兩個人的表情,然後直接的就把門給關上了.

"嗨,他這是什麼意思?"

何力也是有些納悶的搖頭,"不知道,誰知道他犯了什麼毛病,不過以後要是來的話你能不能不叫我呀!跟這個家伙在一起的時候我老是感覺背後有一種涼颼颼的感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著其他的什麼心理作用."

上篇:第十三章 人的名樹的影    下篇:第十五章 有所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