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十二章 令人又恨又愛的冰塊   
  
第十二章 令人又恨又愛的冰塊

張雪花也是在遲疑著,丁羽的情況怎麼樣?如果他真的進去了的話,自己是不是也去找人問詢一下,這個都快一天的時間了,好歹有個說法吧?

可是就當她的手剛剛拿起話筒的時候,就聽見門口有些聲響,丁羽這個家伙推門走了進來,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臉上面的表情也沒有任何的更改,好像根本就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一樣,看得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呆滯,這個家伙的神經究竟有多粗大?

"恩!"丁羽對張雪花點了一下頭,看著桌子上面的鑰匙以後,順手拿了起來,不過還是留了一把給張雪花."下班了."

張雪花咬著自己牙齒,心里面已經開始冒煙了,這個家伙多說兩句話是不是能死呀!自己擔心了一天,張雪花用自己有些顫抖的手在收拾東西以後,拿著自己的包包,故意的把高跟鞋踩得蹦蹦直響,就看見已經坐在哪兒的丁羽用手對她示意了一下.

心里面有氣的張雪花本想不打理這個家伙的,難不成這個家伙兩句話能累著他嗎?非要給自己打手勢,但是看著桌子上面的工資自己的腳就不由自主的邁了過去,就好像是磁鐵吸引了一樣,完全就沒有了自主的能力.

沒有辦法誰叫這個家伙掌握著自己的財政大權呢?自己的包包里面可是都已經空了,但是就算是這樣張雪花的臉上還是冷若冰霜的樣子,誰曾想九叔竟然把工資交給了他,太可惡了,九叔也是的,難道先前一天給自己不行嗎?

可是丁羽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覺,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一樣,讓張雪花又是一陣的添堵.把桌子的一張紙直接的就遞給了張雪花,"簽字."張雪花很是痛快的簽字,下筆極重,甚至把筆當做了刻刀,可依舊有那麼一些不太解恨,當著丁羽的面把錢點了一遍,然後又翻過來點了一邊,最後才放進自己的包包里面,還特意示威的對丁羽拍了兩下.

就在張雪花准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就看見丁羽把他腳邊的那個垃圾簍給拉了過來,在張雪花那個睜大的眼睛下打開了那個垃圾簍.本來張雪花還有那麼一些蔑視,可是等那個袋子打開了以後,張雪花就感覺自己眼睛被狠狠的閃了一下.我的媽呀,這里面裝的全部都是錢.

這個時候張雪花還真的是有點懊悔,白天的時候自己不是沒有看見這個,但是自己根本就沒有把這個放在心上,主要是因為丁羽有這個方面的毛病,他不是非常的喜歡別人動他的東西,自己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就在自己還沉醉于幻想當中的時候,丁羽從里面撿了幾遝已經封好的錢出來,放到了張雪花的面前,冷冷的說道:"本來給你十倍的工資,後來想想還是算了.錢三份,你,我,跟九叔,九叔四分,你我各三份."

張雪花這個時候就差撲到這堆錢上面了,她的臉也已經不再是冰霜了,現在全部的都是癡狂的樣子.在丁羽的注視之下,迅速的把錢裝進了自己的包包里面,但是現在的這個包也已經不是斜跨在自己的身上,而且緊緊的抱在自己的胸前位置.

臨出門的時候,張雪花好像想起來了什麼一樣,當著丁羽的面給了他一個飛吻,也不管丁羽是什麼樣子的表情,自己很是嫵媚妖嬈的邁著貓步走了出去.

不過第二天的時候,張雪花就為自己的情況付出了代價,她一邊清理和點查庫存藥品的時候,心里面一邊咒罵著正坐在椅子上面喝著茶水的九叔,早知道這樣的話,自己就讓他嘗嘗老娘的洗腳水是什麼味道.

不過好在中醫院並不是特別的大,庫存的中成藥也不是很多,但張雪花還是整整收拾了一個上午的時間,累的那叫一個腰酸背痛呀!等她出來以後,身上因為工作服的緣故還能好一些,但是那個臉上可以說就已經是沒有人樣了.

正在按摩一個家伙一看見張雪花這個模樣,激動的一下子脖子轉筋了,害的這個家伙在哪兒大呼小叫的,但是張雪花卻是把這個家伙的面容給深深的記住了,同時心里面也是暗暗的說道,你這個家伙竟然敢笑我.

這個銀牙也是咬碎了,老娘本來就已經很是不爽,竟然還別你給嘲笑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好像還有兩天的,自己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張雪花就穿著自己的那個工作服,也沒有去清理一下自己的面容,就這麼直接的來到了九叔的面前,一副很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著九叔.等氣氛都渲染的都差不多了以後,才小心翼翼的看著九叔說道:"九叔,我下午想請半天的假,可以嗎?"

"去吧!去吧!記得明天來上班!"異常的痛快.

說完了以後,九叔又拿起了自己的茶杯用心的品味起來.但是張雪花聽了這個話,興奮的差一點當時就蹦了起來,好不容易的壓抑著自己的興奮勁,小碎步的走向里面,先是把工作服脫下,清理面容,上妝,最後換衣服.等自己再次出來的時候,剛才那個家伙又一次的眼直了,興奮的他又一次的扭了自己的胳膊.

看到旁邊的按摩師也是非常的無奈,剛才脖子轉筋了,這個家伙就很是不注意,現在胳膊本來就反扭著,可他竟然還自行的用力,這個不是典型的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出了醫院的張雪花就感覺自己好像是一只被放出籠子的小鳥一樣,自己實在是太興奮,太高興了.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找上自己的兩個閨中密友,正好現在是中午,找個好一點的地方吃上一頓,然後下午的時候拉著她們兩個人去血拼,生活真的是太美好了.

吃飯的時候,王楠看著張雪花那個興奮的樣子,對坐在自己旁邊的劉芳芳使了一個眼神,然後壞笑著的說道:"我說花花,你不是早就說對那個冰棍厭煩了嗎?每次跟我們兩個人見面,你就沒有說他好過?還有你是不是已經准備好新的工作地點了!"

"是呀!是呀!"劉芳芳在旁邊立刻幫腔的說道:"我說花花,好歹咱們三個當年也是校花級別的人物?現在就你一個人窩在那個中醫診所里面,這個可不像是你的為人呀!快說,到底是你春心萌動看上人家了,還說是..........."

張雪花一看他們兩個人的模樣,就知道他們正在調侃自己,"你們兩個死丫頭,竟然敢這麼的說我,看等一會我怎麼收拾你們兩個."

"喲喲,這才說了兩句而已,你就要對我們動手動腳的,我們情同姐妹,你竟然真的要下這個手,真是太重色輕友了."說著的時候,王楠做了一個暈倒的姿勢,直接的就倒在了劉芳芳的壞里面,劉芳芳也是十分的配合.

搖晃著王楠的身體,動情的說道:"楠楠,你怎麼了?來,我給你做人工呼吸."說著的時候就要吻下去.互相的點了一下以後,兩個人就放肆的笑了起來,"花花,你的丁丁有沒有給你做人工呼吸呀?"

"哼,這個冰塊做白日夢吧!"張雪花很是氣憤的說道,"你們是沒有看見他的本人呀!真的是太極品了,給人的感覺簡直就不是男人,就拿你們兩個說好了,就算是你們兩個人脫光了,他也不會動心的.在他的面前跳舞,我都懷疑他能不能."

"哇!!!我說花花,你可是變壞了,竟然在人家的面前跳裸舞!"說著劉芳芳預作哭泣的搖搖頭,對身邊的王楠很是動情的說道:"我可憐的花花呀!她的小乳鴿從此不再屬于我們兩個人了,我好懷念呀!"

"嗯,嗯!"王楠很是流氓的添了一下自己的舌頭,故作很是懷念的樣子,"遙想當年,現在只能是過過眼癮了."

"你們兩個死丫頭!"張雪華怒聲的喊道.

但是這個喊叫並沒有讓王楠和劉芳芳兩個有所收斂,反而是更加的放肆起來.不過張雪花也沒有什麼生氣,這個幾乎都已經是慣例了,她們三個死黨從大學在一起的時候基本上就都是這個樣子,你踩我我踩你的.

不過跟她們在一起還真的是高興,所有的憂愁和煩惱全部的都沒有了.吃過午飯以後,三個人就開始了一個下午的血拼,晚上先是找了一家情調高雅的法式餐廳,吃過東西以後三個人又找了一家量販,痛快淋漓的發泄著自己,雖然在這個過程當中,大家都是毛手毛腳的.

晚上回到了自己的小巢穴里面,放了一池子的熱水,美美的躺在了里面,感覺自己渾身舒服極了.在鏡子面前擦拭的時候,看著自己已經熟透了的身體,挺拔的雙峰,性感的腰肢,神秘的腹下,凹凸有致的身材,真的是太棒了.

就在自己走神的時候,腦海里面突然的冒出了一個身影,一想到這個身影,張雪花突然的打了一個冷戰,媽呀!自己的腦海里面怎麼會想起這個冰塊呢?真的是噩夢呀!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的張雪花很是無奈的啐罵道,"老天呀!怎麼能讓這個家伙出現在我的夢中呀!我可憐的白馬王子呀!真的是噩夢!"

因為沒有什麼事情,在學校吃過飯之後,丁羽就來到了藥店這邊,九叔看見丁羽來了以後,也是晃蕩著離開了,隨即丁羽也是坐在了位置上面開始忙碌,可能是聽見了聲音,抬頭看了一眼,眼神稍稍有些意外,隨即又低下了自己的頭.

雖然說丁羽的表現還是讓自己感覺有些氣餒,但是他今天的表現已經比以前好的太多太多,至少他的眼神就跟以前不是很一樣了,想到了這兒,張雪花昂首闊步的往里面走去,沒有多長時間就換了便裝走了出來.

還真的別說,換了衣服的張雪花雖然沒有了剛才的韻味,但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的感覺,但是這個也是相對于別人來說的,對于丁羽來說根本就是免疫的.這個時候,突然的聽見了一聲門響,有人走了進來.

來人很是直接的就走到了丁羽的面前,直接的就站在了那里.等丁羽抬頭看向他的時候,這個人才很是恭敬的對丁羽躬身.

丁羽在他進來的時候就已經認出來他是誰了,看著他的這個動作倒是笑了一笑,有句話怎麼說來著,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想想自己夢中的遭遇,再看看眼前的這位,丁羽有些落寞的搖頭.這些也只是一瞬間的表現罷了,快的所有人都沒有看見.

"有事?"

可能是頭一次看見丁羽這樣的人,這個人多少還有著那麼一些的不適應,好半天的時間才返過這個勁來."我姓田,叫田雷,今天來就是感謝丁醫生你的救命之恩.還有就是我們坤哥前段時間遇到一些麻煩,不過還好事情都已經結束了,如果有時間的話想請丁醫生和張醫生兩個人一起的吃一頓便飯,還有就是張醫生的麻煩也解決了."

丁羽的表情還是沒有什麼變化,但是這個心里面卻是已經在活動開了,自己雖然對這些人還算是有那麼一點的好感,但是自己卻不想跟他們接觸的過于的深了."恩,我知道了,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會去的,另代九叔和張姐謝謝坤哥."

田雷聽了就是一愣,好半天的時間也沒有明白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來著,這個丁醫生的說話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呀!算了,自己就是一個粗人,還是回去的時候跟坤哥說一下,讓他頭疼好了.想到了這兒,田雷把自己帶過來的兩個紙袋給放到了桌子上面,"丁醫生,這個是我的一點意思."

看見丁羽的表情不是那麼的愉悅以後,田雷連忙遞補的說道:"丁醫生你也不要見怪,我是混出來的人物,在場面上就講究這個的,可能這個不合乎丁醫生你的意思,不過這些都是不值錢的東西."

看著田雷打開的紙袋,自己的那份還真的就沒有什麼,只是幾本書罷了,但是那個送給張雪花的紙袋卻是沒有打開,但是丁羽的鼻子已經聞到了里面的味道.不顧看這個意思,里面恐怕不緊緊就是香水這麼簡單,肯定還有著其他的東西.好家伙,這個可比自己的這個貴的太多太多,難怪這個看似魯莽的家伙一直的都沒有動.

等田雷走了以後,丁羽看著桌子上面的東西,身後把他送給自己的幾本書給拿了起來,一本菜根譚,一套史記,這個時候張雪花已經走了過來,可是丁羽卻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她一樣,把桌子上面的東西全部的都收拾到了自己的桌子下面.

丁羽的這一系列動作讓張雪花驚呆不已,這個家伙怎麼能這個樣子呢?剛才的時候田雷可是當著他和自己的面說那個東西是送給自己的,自己剛才的時候還偷看了一下,里面的東西差一點就讓自己叫起來,那個可是限量版的古奇包包,還有香奈兒的香水.

實在是太讓自己感覺心動了,可是這個東西就這麼眼睜睜的被這個冰棍給瞞了下來,實在是不可以饒恕,現在的張雪花都有一種要把丁羽給活剝了的心思.

張雪花就再也沒有像往常一樣給丁羽一個好臉色,雖然說平常的時候她也沒有怎麼給丁羽好臉色來著,但是現在尤為的明顯,最倒黴當然不會是丁羽了,而是昨天一直的在色迷迷的看著她的那個病號.今天他是最為倒黴的一個,左胳膊差一點就被扭爛了,右胳膊也沒有好到那里去.

誰叫張雪花一邊下針的時候,一邊很是蠱惑的對這他迷笑,讓他總是不由自主的抽動著,這個帶來的後果就是他出了診所以後,看著自己手臂上面的針眼,差一點就懷疑自己是不是吸毒的了.

看看外面的時間,張雪花怒氣沖沖的走到了里屋,很快的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拿著自己的包包,也不跟丁羽打招呼,這個主要是張雪花不想再看到他那張及其可惡的臉,實在讓自己太生氣了.

可是自己還沒有走上兩步,就聽見丁羽喊了自己的一聲,然後就看見他把早上的那個紙袋給重新的拿了出來,直接的放到了桌子上面.張雪花有些意外的看著丁羽,雖然是她及其的想撲過去,但是女人的矜持還有自己的心理卻讓自己寸步難移,雖然她只能是一臉倔強的站在那里.

丁羽倒是根本就沒有注意他的表情,"以後不要帶著情緒來上班,這個會影響的,你的事情差不多快解決了,坤哥給幫的忙,剩下的事情就需要你自行的處理了,祝你日後工作順利."

上篇:第十一章 協助調查    下篇:第十三章 人的名樹的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