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十一章 協助調查   
  
第十一章 協助調查

等丁羽出來了以後,雷鳴也沒有讓他繼續的找其他的借口,和何力兩個人直接的就把他給帶到了局里面,究其主要原因呢?還是因為丁羽複查完畢了,主治醫生都說了,恢複良好.

坐在審訊室里面,看著里面的布置,丁羽倒是突然的笑了出來,這里的環境還是非常的不錯嗎?比自己部隊里面禁閉的地方好了很多,就在自己回想的時候,門突然的打開了.看著坐在那里的雷鳴,何力還有一個書記員,丁羽倒是把嘴角翹了一下.

也沒有等何力拍桌子,丁羽倒是很直接的就說道:"丁羽,男,漢族,身份證號xxxx,zs大學在校大四學生,身高一米八三,體重72公斤,利用課余時間在藥店那邊做雜工."

聽著丁羽說的這些,雷鳴和何力兩個人都是有些傻眼,雖然說剛才進來的時候,丁羽已經把他的錢包還有鑰匙等物件都交了上來,但是處于先入為主的態度,讓雷鳴和何力兩個人都是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家伙怎麼會是這麼的配合呢?

這個要不就是一個慣犯,對這里的程序很是明了,要不就是自己人,只有這兩種可能性.但是這個丁羽剛才的時候很是明白的就交代了,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來著,故意的?在校大學生?什麼跟什麼呀!如果知道是這樣的話,說什麼也不帶他回來,帶他回來就是麻煩,現在何力也是想要用腦袋撞牆.

而旁邊的書記員則是凌空的下筆如飛,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要記錄了,出了狀況會非常的麻煩.但是心里面卻是有著其他的想法,真的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的多,還真的就沒有看過這樣的人,你還別說,這個家伙還真的是有些小帥.

簡單的把自己情況說完了以後,丁羽有簡單明了的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說明了一遍,沒有絲毫的掩飾,也沒有什麼遺落,說完了以後,丁羽很是自然的看著雷鳴還有何力兩個人."這個就是我經曆的情況和事情,還有什麼問題嗎?"

雷鳴看著書記員的記錄,眉毛跳動了兩下,隨即也是瞪了書記員一眼,這個家伙在耍滑頭.而何力則是不解的看著丁羽,好像在想著什麼事情一樣,整個屋子里面的氣氛一下子的就安靜了下來.

丁羽還是跟剛才一樣,用手在椅子上面有條不紊的敲擊著,上下的打量著雷鳴,看著她便裝的品質和做工,還有她腳上的那雙意大利精工制作的皮鞋,眼神有些蔑視.

不是說自己對這個有研究,實在是自己在張雪花這個敗家的看雜質的時候,一看到這個那個激動的神態讓自己印象太深刻了,所以有著少許的印象.

看完了這些以後丁羽才慢慢悠悠的說道:"兩位警官,我就是協助調查而已,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定結論呀!我還需要趕回學校的."

"哪有怎麼樣?就算是協助調查,也有權利來處置你."

"呵呵,這個兩個問題,你混淆了."丁羽看著雷鳴,"我只是協助調查而已,並不代表著我本身就有問題,先入為主並不是一件好事,還有你的鞋不錯."

雷鳴感覺自己的火氣又上來了,但是何力卻沒有,他們兩個人都是出身于大致相同的家庭,雷鳴的父親雷方天是本省異市的公安局局長,兼著市政法委書記,自己的父親也不在這里,可是自己的二叔卻是這里的市長.

他在仔細的聽著丁羽的話,而且還在揣摩著他這個話的意思,聯想了一下從看到丁羽的第一刻開始一直到剛才的所有情景,他在考慮著丁羽說話的真實性以及........你還別說他還真的就品出來一些一起的味道,倒不是雷鳴就是一個肚子里面全部的都是稻糠的廢物,只是她已經完全的被丁羽給氣糊塗了.

而這個時候,雷鳴也已經一拳砸在了丁羽坐的那個固定椅子上面,何力打了一個機靈,連忙的站了起來,幾乎是小跑的過來,怎麼一恍惚,雷鳴就跑到哪里去了?把雷鳴給拉到了一邊的位置,小聲的說道:"雷鳴雷大組長,你是一個警察,這里是警局."

雷鳴看著何力,那個眼神就好像在說你是白癡呀!何力看了一下那個書記員,也沒有對他說什麼,只是撇了一下自己的頭,那個書記員很是明白的就走了出去,順手還把門給帶上了.這個時候何力才把雷鳴給拽到了一邊的位置,一邊看著丁羽一邊小聲的說道:"我發現這個丁羽很有問題,你好好的想一想,早上的時候他把我們兩個人好一頓的糊弄,在醫院的時候我被他給弄得團團轉,可是到了局里面,他竟然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不過卻不撩撥我了,而是反過來戲弄與你,你不覺的這個里面很有問題嗎?"

看著雷鳴好像領悟了什麼一樣,何力才很有深意的說道:"還有一點,你剛才的時候有些太著急了,所以沒有想明白,你看他說話的那個口氣,還有他做事的那個風格,你不覺得這里面有很大的問題嗎?"

就在這兩個人還在小聲商量的時候,就看見剛才的那個書記員拿了一個水杯走了進來,同時手里面還有一張紙,把水杯放到了桌子上面以後,直接的就把那張紙遞到了雷鳴的手上,雷鳴看著這張紙以後,身子就是一怔,有些呆滯的看著正悠閑的坐在哪兒的丁羽,眉頭緊皺的把手里面的那個紙遞到了旁邊何力的手里面.

何力有些意外的看著雷鳴,然後走到了自己的桌位上面,借著燈光看了起來,那張紙上面的東西並不是很多,但是看完了以後何力就感覺自己的手背有那麼一些的發涼.其實上面的東西倒也不是很多,但是透露出來的狀況就已經讓何力有些無力的感覺.

這個家伙比自己還要小上一歲來著,可是這個混蛋曾經竟然是三級士官了,天呀!自己剛剛看過他的年紀,這個家伙什麼時候開始服役的?

難怪這個家伙這麼的囂張,要是擱著自己的話,恐怕連走路起來的時候也會跟螃蟹似的,這下好了,這個家伙還真的是一個刺猬,咬不得動不得,幸虧自己今天看在雷鳴的份上,為了保持在她面前的風度,沒有一上來就動手動腳,自己還真的是很萬幸.

原來打算今天晚上的時候還要把他給扔進看守所里面,讓里面的家伙好好的教訓一下,看來這個打算,現在也是泡湯了.

但是一看見丁羽的那個模樣,雷鳴就感覺自己的氣是不打一處來,把那個紙拍在了桌子上面以後,很是痛快對旁邊的何力說道:"還有一些情況沒有了解清楚,讓他簽字以後給他送到里面."也沒有管他何力怎麼跟自己打顏色.

就在雷鳴准備出去的時候,丁羽卻是咳嗽了一聲,又開始用手輕輕的敲擊著自己的那個固定的桌椅,"我怕你會改變注意,還有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外面已經有律師在等待了,我不想今天晚上不能好好的休息.雖然不是我找的律師,但是有的律師還是願意幫忙的."

何力一聽這個,兩個眼睛一閉,心里面叫了一聲,"完了,這兩個人就對上了,這下子可有好瞧的了."

果不其然,已經半只腳邁出去的雷鳴慢慢的把已經出去的腿給收了回來,就發現雷鳴一臉平靜的看著丁羽.

就在雷鳴准備說話的時候,何力卻是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然後順手的就把雷鳴給推了出去,順便的還把門給帶上了.

雷鳴這個時候是真的生氣了,面色很是冷酷的看著何力,"我說你想干什麼?怎麼?你怕了,不過也是,你的膽子本來就不大?你要是不敢的話給我讓開,不要擋著著我,我要進去見識見識他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物?"

何力撲哧的笑了一下,然後很是感歎和同情的說道:"雷鳴,我原本以為你是一個聰明人,但是現在看來也不盡然,既然是這個樣子,那我就不需要在隱藏什麼,直接的跟你實話實說好了.里面的是什麼人,你腦袋里面到底有沒有想過?出了問題別說你了,連你父親都撐不住的,大學生呀!"

說著的時候,何力從自己的褲兜里面掏出了一個煙盒,直接的就給自己點上了,然後接著的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身上好像還有一個嘉獎吧!怎麼來的你自己再也清楚不過了,話我就說道這兒了,你好自為之."

這個話說的確實很重,跟以往的何力也是相當的不一樣,雷鳴也是陷入到了一陣的沉思當中,不管是震驚還是思考,何力都離開了.

說完了以後,何力直接的就進了屋子,拿著書記員的那個筆錄,略微的翻弄了一下,把筆和這個筆錄同時的都遞到了丁羽的面前,其實上面根本就沒有寫太多的東西.

"你看一下,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請簽字,因為這個事情還有很多需要麻煩你的地方,所以請你在近一段時間里面保持手機和電話的聯絡,隨時方便我們的聯系,還有不能隨意的外出,這個我想你也是明白的."

原本何力以為丁羽會很是痛快的就把這個給簽了,但是沒有想到丁羽把這個接到手中以後,很是仔細的審閱了起來,幾乎是一字一句的看,最後才動手在上面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臨出門的時候,丁羽突然的回頭的看了一下何力,然後意味深長的看了一下他的眼睛.

等何力重新的出來以後才發現,丁羽早就已經走遠,而自己的頭雷鳴正雙手抱胸的靠在了牆上,同時用後腦殼輕輕的磕牆.可能是聽見了聲音,唰的一下子把頭轉了過來.

看著盯過來的那個可以殺人的目光,何力很是尷尬的笑了一下,剛才的時候自己是有那麼一些的沖動,所以話說的有些重了,現在想來還真的是有些過分.自己正准備著討好雷鳴的時候,卻發現雷鳴對他很是嫵媚的勾著手指.

等自己走進了以後,才聽見雷鳴用很是動聽的聲音說道:"何力,我以前還真的就小瞧你了,你竟然敢跟我大呼小叫.不過剛才的時候我想來,我還真的是有點錯了,要不是你的制止,還真的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說吧!讓我怎麼來感謝你好呢?"

雖然雷鳴說的很是動聽,但是何力還是能發現她說話的時候,那張櫻桃小嘴哆嗦不已,想來應該是正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火氣吧!蒼天呀!這個母老虎干嘛要找上自己呢?這個時候他也已經忘了,原來的時候自己是怎麼死乞白賴的跟在人家的屁股後面了.

但是這個時候可不是掉鏈子的時候,自己還是把眼前的危機給渡過去好了,不然的話要是按照以往的慣例,自己今天晚上就別想著囫圇的回家了,自己的屁股保准把這個虎丫頭給摔成八瓣來著.

可是自己的話剛剛到嗓子眼的時候,就看見雷鳴很是嫵媚動人的對自己動人一笑,"何力,我剛才的時候已經給何叔叔和阿姨打了電話,今天晚上你就不用想著其他的事情了,晚飯是可以等的."

何力一聽,差一點就癱軟在地上,完了,這下子自己可算是真的完了,這個丫頭肯定是拽著自己去練散打來著.自己能不能打過這個丫頭這個事情兩說,但是自己怎麼能下這個手呢?怎麼又怎麼敢下這個手呢?希望自己等一會出來以後還有人能認出自己來,已經認命的何力頭一低,就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跟在了雷鳴的後面.

李雪花坐在屋子里面,別看她面容依舊,但是熟知的人都能看的出來她的眉宇間有著絲絲的憂愁,早上的時候發生的事情還是一直的纏繞在自己的心間,雖然說自己對丁羽還是有那麼一點的怨恨,但是這個時候心頭湧起的卻是異樣的心思.

上篇:第十章 複查    下篇:第十二章 令人又恨又愛的冰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