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八章 堵門   
  
第八章 堵門

燈光照射在黑幽幽的槍身上面,反射出來一種很是雍冷的光芒,讓屋子里面的氣氛瞬時間的就緊張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丁羽也是冷笑了一下,不過笑聲顯得是那麼的不合時宜."呦,是真槍嗎?我還以為是燒火棍呢?我說你把槍口放在哪兒,就怕打著你傳宗接代的工具,這個東西可是很不保險的,出了意外可是沒有地方修的."

大龍是什麼人呀!他已經多少年沒有聽見別人這麼調侃他了,他的這個火氣也是上來了,空出來的那個手猛地就去打開保險.而這個時候,黃坤卻是一伸手,"大龍,別在這讓丟人讓人家笑話了,把家伙收拾起來."

"坤哥?"很是不解氣的喊了一聲,但是大龍還是很迅速的把槍給放了下來,很顯然對于黃坤不是一般的尊重.不過槍也不別在前腰了,而是放在了自己的後腰位置,好像剛才的時候他也認識到了這個問題,黃坤看了一下微微的搖頭,不過並沒有說什麼.

黃坤很是滿意的看著丁羽,笑呵呵的說道:"丁醫生,除了剛才的條件以外,你還有沒有其他的什麼要求?只要你能把我的這個兄弟救過來,其他的一切都好說."

丁羽用食指在桌子上面輕輕的敲了兩下,"我這兒沒有助手,也少了很多手術的器材,畢竟不是西藥店.但是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如果可能的話我也可以一個人,只不過耗費一些時間罷了.最主要的是這里沒有血袋,這個是最為麻煩的,我也不知道他的血型."

說完了以後,丁羽也是來到了那個病床的跟前,伸手把那個人的衣服給解開,然後就是手一揚,屋子里面的人根本就沒有看清楚,就看見那個躺在床上面的人腹部包紮的傷口都已經被整齊的劃開,露出了里面的已經發黑的傷口,但是卻沒有傷到其他的任何地方,看的黃坤就是一陣的眼跳,就更加的不要提其他的人,都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劃開的.

"半個小時的時間最佳,最多不要超過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出了什麼事情我不負責,還有我不知道有沒有傷及到髒器,如果那樣的話他自己倒黴,不要怪到我的頭上面來."

黃坤一下子的站了起來,而這個時候,丁羽簡單的處理了一下病床上面那個人的傷口以後就又回到了他剛才的位置,拿出來紙跟筆在上面寫了很多的東西,隨手也是丟在了桌子上面.

重新的帶上了他的眼鏡,把書翻到剛才夾著書簽的那一頁,旁若無人的重新的開始起來.

深深的看了一眼丁羽,黃坤才把大龍和二龍兩個人給叫道了自己的身邊,"大龍,東西我們沒有,你去辦理一下,記住,不要惹上麻煩,還有注意自己的情況,雷子是ab型血."

"恩,坤哥,你放心好了,我馬上就去."想了一想,大龍看了一下在哪兒讀書的丁羽還有後邊的那些個兄弟,悄聲的說道:"坤哥,我感覺今天的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剛才的時候六爺也給我來了電話,讓你不要以身犯險.還有來的時候我老是感覺後面有人跟著,你最好也不要在這兒留太長的時間."

黃坤拍了一下大龍的肩膀,對他輕輕的一揚自己的下巴.

就在大龍他們走了沒有多長的時間,丁羽的耳朵突然的動了兩下,然後微微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這邊人好像注意到了什麼,連忙在坐在那里想著事情的黃坤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什麼.黃坤的眼睛猛地一怔,直勾勾的看著丁羽.

就在他要說一點什麼的時候,就看見丁羽緩緩的舉起了他的手,而這個時候屋子里面的人全部的都警覺了起來,他們已經全部的都把家伙給拿了出來,就連黃坤也是把手身在自己的內衣兜里面,雖然他的面孔還是保持著鎮定,但是從他的眼睛里面也能看得見決然和絲絲的慌亂.

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以後,丁羽拿起了自己的簽字筆和便簽,在上面簡單的畫了兩下,然後對黃坤勾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我這里是一樓,二樓是我的租房,那邊樓角有個自動門,打開以後可以上下.從二樓出去以後,不要下樓,奔樓上面的天台,上面是直通的,剩下就看你自己命好不好了."

說完了以後就直接的把便簽撕給黃坤,"你不是什麼好人,我承認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不想這個小小的地方遭受槍林彈雨,至少這里現在對我還是很重要的."

說完了以後,丁羽又重新的拿起了他的哪本書,很是用心的看了出來."哦,對了,那個家伙就讓他留在這兒好了,帶著他走也是一個死,看看他的命怎麼樣了."

黃坤這個時候也是非常的決斷,看了丁羽,先讓下面的兄弟試了一下路,自己是最後一個."丁醫生,沒有其他說的,我知道我的身份比不上你這樣的人,如果我今日大幸,日後有什麼事情交代一聲就可以了."

而這個時候,門口已經傳來了雜亂的聲音,門外的人就沒有打算叫門,而是直接的就要動粗了.看著黃坤他們已經全部的走了,只留下床上面的一個人,丁羽倒是搖頭的笑了一下.

到底是什麼原因自己找了一條路給他們?自己只不過是有些感觸罷了,就好像是當初的自己一樣,多希望有人給自己一條活路呀!想了一想,丁羽突然的按了一下自己身後的一個cd唱機,是張姐的,如果自己沒有記錯的話,里面的好像是夢之安魂曲.

真懷疑她怎麼會喜歡這樣的東西,不過現在這個時候聽這個,貌似還真的就很有情調.

聽著屋子里面突然傳出來的音樂,外面人也都是一愣,手里面的活也是都停了下來,但是隨即又開動了起來,但是心里面也是疑惑,里面發生了什麼情況,現在放起音樂來了?你還別說這個音樂還真的挺另類的,聽著讓人脖子有些發涼.

沒有多久門就打開,對于他們來說也不是難事,就是稍顯有那麼一些暴力,看著拿著長槍土炮沖了進來的人,老實的說他們沖進來的時候丁羽的心里面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感覺,雖然說自己經曆過腥風血雨,但是自己面對的都是一幫訓練有素的人,而沖進來的這些混蛋們完全就不是拿槍的料,誰知道他們會不會一個不小心就走火了呢?

看著屋子里面的情況,進來的人全部的都開始傻眼了,怎麼回事,屋子里面怎麼就剩下兩個人呢?其他人呢?有人看著丁羽,有人特地的往里面小心的搜索著,但什麼都沒有發現,氣急敗壞的這些家伙們慢慢的把槍口都對准了丁羽.

沒有多長的時間,就看見幾個氣勢洶洶的人圍著一個渾身金光閃閃的年輕人走了進來,金鏈子,金耳釘,金戒指,還真的很齊全.都已經是這個時間了,他還把頭弄得賊亮,腳下的鞋閃閃的反光,可能是腳後跟還訂了什麼東西,走起路來嘎嘎直響,一副囂張極致的模樣.

年輕人的模樣看起來很是陰柔,但是怎麼看怎麼的不對勁的感覺,那個年輕人進來以後看了一下丁羽,隨即對下面的這些人示意了一下,讓他們把槍全部的都給收了起來.

然後才走到了病床的面前,先是看看那個人的臉,下面的人又掀起了那個傷口讓他看了一下,不過在看這個傷口的時候,這個年輕人先是掏出了手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和鼻子.

沉寂了一段時間以後,這個年輕人才慢慢的向丁羽桌子前面的那個椅子哪兒走了過去.下面的這些人好像很是了解這個年輕人的習性,順手的就扯過來一個床單,把椅子上下都擦拭了一遍以後,才很是恭敬的請這位坐了下來.

這位先是用手在桌子上面的那對錢上下的劃弄了一下."好家伙,這麼多錢,夠買好幾條人命的.就好比躺在床上的這位,這些錢已經能讓他死的連渣都不會剩下的."

丁羽還是保持著自己的模樣,根本就沒有打理說話的這位,好像自己的面前根本就沒有這個人一樣,要是害怕的話,先前黃坤進來自己就害怕了.

"呵呵,還真的就有不怕死的,別說我還真的就沒有遇到過,今天也算是開開眼界."說著的時候,這位好像興致非常的高,把這個錢分成了兩遝,指著其中的一遝,聲音有些尖銳的問著丁羽說道:"你說你的命值錢呢?還是這遝錢比較的值錢?"

而這個時候,進里面的搜查的人出來對這位輕輕的搖頭,沒有多長的時間外面也有人進來,也是搖頭.不過丁羽卻注意到這個年輕人好像不是非常的沮喪,甚至一瞬間的時候還露出了很是欣喜的表情,這個屋子里面可能除了自己以外,再也沒有其他人注意到了,不過很是可惜的是這個表情也就是一瞬而逝.

"什麼,我們就在這兒親眼看著的,難不成他們會七十二變,變成鳥兒飛了,這個屋子就這麼的大,他們能藏到那里去,我說這位醫生,你願意給我解釋一下嗎?"

丁羽很是難得的把自己的眼睛從書里面拔了出來,但是卻並沒有看向那個青年,而是看了一下門口的位置,接著看了一下屋子里面的情況,最後仔細的看了一下地面.很是歎息的說道:"把那個門鎖給重新的修好了,順帶的把屋子里面整理乾淨了,然後老老實實的走出去,我就當做這個事情沒有發生過,你看可以嗎?"

丁羽說的很是溫柔,很是細心,這些人聽了一陣的狂笑,這個醫生是不是嚇傻了,這個時候了還說這樣的話來,典型的腦袋進水了.

"呵呵,哈哈.........."那個年輕人先是嬉笑,隨即又狂笑了起來,"有意思,有點意思了,我說坤哥怎麼不怕死的往這兒跑,原來這里還真的有真神呀!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剛,但是大家都喜歡叫我二秀."

丁羽所答非所問的說道:"樓拐角哪兒有一個暗門,原來是上下一體的,不過樓上租給我了,就裝了一道門,黃坤就是從哪兒上了二樓走的.我不喜歡別人在我的地方指手畫腳,不習慣,還有一點,我是這里是一員,所以不想出現什麼腥風血雨."

說著的時候,丁羽故意的嗅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淡淡的說道:"我不是很喜歡你身上的那個味道."然後特意的在二秀的身上掃了一眼.

看著丁羽掃過來的目光,二秀的手下意識的就是一顫,因為那個目光在自己藏刃的地方看了一眼,而且還是特意的看的.要知道這個可是自己最秘密的所在,甚至連三爺都不知道這個的,他是怎麼看出來的.二秀好像感覺出來了什麼一樣,臉色也不像是剛才那樣的輕浮,而是有些猙獰的看著丁羽.

"我們沒有別的意思."說著的時候,對身後的人用手比劃了一下,就看見身後的人掏出來一顆子彈,然後又拿出跟剛才黃坤他們差不多的錢放到了桌子上面,"沒有別的意思,既然坤哥已經走了,我們也不便久留,把店面弄髒了,沒有時間打掃.不過在走之前有一個小小的請求,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想要把床上面的這位兄弟帶走."

這個時候桌子上面的錢已經有好大的一堆了,看著就讓人有些眼暈的感覺.但是丁羽還是跟原來一個樣子,左右的看了一下,把那個剛剛套好的垃圾桶拿了過來,把錢全部的都扔了進去,系好了以後隨即又給踢到了一邊去.

"我不知道我剛才是不是沒有說明白,你想帶這位走,我覺得不太好,這位是我的病人,這里是我的地方.還有一點,我覺得你們最好要知道,那個就是我的心情現在有些不太好,千萬不要讓我太生氣."

"你媽的,小子,你說話挺狂的嗎?我..."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二秀已經是站了起來,回手就給了那位說話的那個哥們一個大嘴巴子."我們走."不過到了門口的時候,卻是又轉了回來,雙手摁在桌子上面,自己的整個身子也是伏了下來,很是仔細的看著丁羽,半天以後突然的笑了起來.

"我喜歡你的性格,今天給你一個面子,我們還會有機會見面的,但是下次的時候可能就不是這個樣子了,哈哈......"說完了,狂笑著大步的走向雨中.

這幫人走了沒有多長的時間,就看見有一個孩子大小的人冒雨跑了進來,把手里面的幾個袋子直接的就放到了丁羽的桌子上面,"外面有人讓我把這個交給你."也沒有等丁羽說話,轉身就跑開了.

葉娓一邊打開袋子檢查著東西,一邊拿起自己桌子上面的電話,給張雪花打了一個電話,沒有多長的時間,就看見她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一看見屋子里面的情況,她的嘴驚愕的要多大有多大了.

"九叔只不過讓你照顧一天店面,他就是回去燒個紙上個香而已,你就給弄成這個樣子?是不是太過分了?"

上篇:第七章 找上門的人    下篇:第九章 救人一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