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章 找上門的人   
  
第七章 找上門的人

清晨,薄薄的霧氣開始逐漸的散去,空氣也開始變得清新起來.zs大學的校園里面也開始有了人影晃動,不過這些人顯然不是很多數,大部分的還沉醉于他們的美夢當中,當然了還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sars所造就的

蘇荷跟王蓮君兩個人起的很早的原因是因為在這里可以看見丁羽,早上的時候丁羽會過來鍛煉一下身體,因為天氣可能有些熱,加上鍛煉出汗的緣故,所以時隱時現的能夠看見丁羽腹部的幾塊肌肉,想想一下都感覺要按耐不住了.

不過你在橋上面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橋上面看你,蘇荷和王蓮君的身後也是跟了不少人,而且有不少人都是躍躍欲試的樣子,不過好在這些都沒有打擾到兩個女孩子的心情.想想以前很多學長跟學弟的下場,再用手摸了一下還散發著絲絲涼意的湖水,大家都有些猶豫不決的樣子.

要知道現在可是特殊時期呀!真的要是感冒了,第一時間就需要被隔離的,到時候就真的成為籠中鳥了,更為重要的是事關自己的小命呀!不要以為兩位師姐是吃素的.

王蓮君可能還好一些,除了一些有怪癖的,吸引的目光並不是很多,畢竟現在蘿莉呢?還不是日後那麼的吃香,至于蘇荷就明顯的不一樣了,白色的t恤,胸前是切格瓦拉的頭像,後面是一行標語,胸前高高的聳起,被擠的鼓鼓囊囊.

"君君!"蘇荷的聲音很是柔和,但對于眾位男生來說,女神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性格上面可能有些小狀況,但是架不住人長的妖嬈呀!別說媚眼了,就算是丟一個眼神過來,都感覺心尖酥酥了.

可能也是感覺到了什麼,蘇荷也是往後看了一眼,眾位男神心肝癢癢的同時,也是在第一時間就回避了蘇荷的目光,這個可不是開玩笑的,王蓮君雖然說是母夜叉,但她頂多就是一腳把你踹下湖而已,可是蘇荷就不一樣了.

有傳聞,三大校草的某人,當天晚上的時候喝了一點酒,准備找蘇荷'講數’,甚至是准備動手動腳了,直接把蘇荷給拿下.但是那里想到上去了之後直接的就被蘇荷給摁倒在地,一頓的爆踹,嚇得後面的其他助威者直接的就鳥雀獸散了,誰能夠想到女神這麼的凶悍?簡直不是人呀!

爆踹了一頓還不算,完事之後直接的就給拎到了湖邊的位置,把全身上下的衣服全部的都給撕了,在眾人以為校草要被反蹂躪的時候.

可結果讓眾人大跌眼鏡,校草直接的就被這位女神大人一腳給揣進了湖里面,當時校草就清醒了過來,好在還給留了一條短褲,不然的話就真的無地自容了.

這個還不算,蘇荷在湖邊守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讓校草上岸,後來還是游得太遠了,實在追不到才算了,至此,蘇荷的名聲傳遍了學校的大江南北.

看著這幫家伙逃竄的樣子,蘇荷翹起了自己好像狐狸一樣的小鼻子,很是得意的哼了一聲,然後驕傲跟自己的閨中密友說道:"對待他們就要像是對待敵人,要像冬天一樣殘酷無情,這個可是雷鋒叔叔說的."

王蓮君用自己的小手輕輕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裝作很是暈倒的樣子,但是轉而就說道:"可是我記得雷鋒叔叔還說過,對待同志要像夏天一樣的火熱,你這個話可是有點斷章取義的意思在里面."

"哼."蘇荷很是不憤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好友,"好像你是多好的人似的,我記得孫天就是你給踹下湖去的吧!可是大家現在都謠傳這個是我干的.雖然說我把他給扒了這個有點過分,但是相對你來說,我也就是這個."說著的時候,蘇荷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很是誇張的比劃了一點點.

"你個死妮子,你還反了天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看著兩個這麼漂亮的妞在哪兒打鬧,遠處的這幫色狼眼饞的直流口水,但是他們也就只能是遙遙相望,他們都希望其中的一個就是自己呀!可惜就是比較的命苦,挨不上這兩個人的身邊,要是可以的話,那會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呀.

就拿孫天來說好了,這個家伙不僅是校草級別的人物,他的家世更加的不凡,但是這個家伙都被踹下水了,不過就算是這個樣子,後面還是有一幫人奮不顧身,只不過他們不像孫天那麼勇敢罷了.

雖然這個消息還沒有得到大家的證實,但是孫天隔著幾百米的時候就能感覺到蘇荷,而且立刻的就躲得遠遠的,好像有什麼特意功能似的,很多家伙都對這一點深感佩服,但是請教了若干次,酒也喝了是煙也抽了,可是始終都沒有人打聽出來到底是因為什麼.

可是丁羽呢?對于這些完全就是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你們怎麼鬧那個是你們自己的事情,跟我不發生任何的關系,我對你們兩個人也沒有其他的什麼想法.

"對了,我讓人打聽了一下,他好像在學校南門的一家藥店打工,要不要去偷窺一下?"

蘇同也是興起了勁頭,不過隨即也好像是撒氣的輪胎一樣,"算了吧!家里面對于這個方面的事情有著嚴格的要求,還是不要想了,你也一樣的!這一次的疫情非同以往."

王蓮君也是鼓著自己的嘴巴,現在病情鬧得還是很嚴重的,真的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可不是說笑的,不過丁羽這個家伙倒是夠勇敢的,他就真的不怕出什麼問題和狀況嗎?

"哎呦,小丁,你來的好早哦!今天天氣不好,你就在家里面好好的休息一下好了,不會有太多的人."說著的時候,丁羽也是把雨傘放到門口的一個盒子里面,"小丁,你的情況怎麼樣?這樣的天氣是不是感覺有些不好受,等一會有空的時候張姐我替你按摩兩下."

當張姐細膩柔軟的手指接觸到自己皮膚的時候,丁羽的身上突然的冒出了一片的雞皮疙瘩,張姐又在調戲自己,雖然已經是常事了,但是自己依舊感覺有些不太習慣.

每一次看見丁羽的反應,張雪華都有一種沖動,直接的就把丁羽給摁在在地,不過想一想,女孩子嗎?還是需要矜持一些比較的好,開放並不代表著肆無忌憚.

既然丁羽已經來了,張雪華也沒有要繼續停留下去的意思,隨即也是收拾了自己的東西,丁羽把腰枕放置在椅子後面,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隨即拿著書悠然的看了起來,外面的中雨並沒有影響到自己的心情.

因為下雨的緣故吧!天色很快的就黑了下來,也有人來買藥,基本上都是左鄰右舍的,要是放置在平常的時候,可能還會跟丁羽說上兩句,但是現在呢?誰都沒有太多的心情!

正坐著的時候,門口也是傳來了略顯急促的腳步聲,看著進來的人,丁羽也是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這兩個人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入到藥店當中了,這個大下雨天的,想要干什麼?搶劫?不至于吧!藥店有什麼好搶的?而且還是中藥店,敲詐?也不太像呀!不至于跑兩趟.

不過很快丁羽就聞到一股很是熟悉的味道,雖然說經過雨水的沖刷呢?味道已經淡了很多,但對于丁羽來說,這個氣味還是有那麼一些刺鼻的,當然了更多的還是懷念,自己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聞到這個味道了.

其中一個就靠在了門邊的位置,看樣子好像是在躲雨,另外一個呢?看了一下店里面的狀況,隨即也是大刺刺的坐在了丁羽桌子的面前位置,隨即也是把雨衣給拉開了,丁羽心下也是有那麼一些好笑,把槍別在那個位置,他就不怕打到自己的鳥?

實在是太業余了,更何況距離這麼的近,你的槍要是掏出來的話,也就算了,沒有掏出來不說,還沒有上膛,真的要是遇到了行家,恐怕直接的就草雞了,看著丁羽肆意的目光,坐在丁羽面前的人也是一怔,嗨,這個小醫生還挺鎮定的嗎?

你還別說真的難為自己和二龍兩個人在這里待了這麼長時間,這個家伙根本就沒有動地方,好像還真的不是一般人,至少連慌亂的表情都沒有,太奇怪了.

"我,大龍."說話的時候,也是用拇指指了指自己,很牛逼的樣子,"要是看著有意思的話就叫一聲,沒有這個意思呢,你就隨便,我無所謂的."說著的時候,從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一盒萬寶路,示意了一下丁羽以後才給自己拿出來一顆叼在嘴上.然後很是自然的從旁邊的袋子里面掏出了幾遝錢來,擺放整齊了以後推倒了丁羽的面前.

丁羽這個時候拿起了書簽,夾在了書當中,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桌子,順便的把保護眼睛用的眼鏡給摘了下來.也沒有看坐在自己面前的大龍,只是淡淡的說道:"有事說事吧!于人方便于己方便,我不是那麼死板的人."

"痛快,我喜歡你這樣的人."說著的時候,大龍很是激動的拍了一下自己的桌子,"也不是什麼為難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想讓你幫忙看看我的兄弟,如果你方便的話順便的再幫著治療一下,就這麼簡單."說完了以後,對那邊的二龍打了一個指響.

站在門口的二龍看了看丁羽,眼睛眨了兩下,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電話,響了兩聲,隨即就把電話給掛了.沒有多長的時間,就聽見一陣的車響,有兩個人扶著一個家伙,可以說是半抬著一個家伙走了進來,後面還跟著兩個人,等這些人都進來以後,二龍也把門給拉上了,至于窗早就已經拉上了卷簾門,這些人站在這里還真的是有點擁擠.

兩個人把扶著的家伙給放躺在了床上,那個人可能也是非常的疼痛,嘴里面悶悶的哼了幾聲,不過他也是很硬氣,死死的咬著牙!大龍這個時候也是站了起來,來到了後面的那個中年人的身邊,小聲的說了一些什麼,還時不時的看著丁羽.

一會的時間,那個中年人直接的就來到了剛才大龍的位置上面坐了下來,"小兄弟,看的出來你也是不簡單的人物,我叫黃坤,道上面的兄弟比較的給面子,都叫一聲坤哥,當然了很多人也叫我老黃."

丁羽的眼皮抬了一下,雖然自己來這里的時間不是那麼的長,但是多少還真的聽說過黃坤的一些事情,不過這個並不代表自己就已經要怕他,兩碼事情.

"也不瞞著小兄弟你,床上躺著那位是我的一個小兄弟,他的這個傷完全就是為了我而受的,我必須要盡我最大的可能性來保證我的兄弟.大醫院我不能帶著他去,往外邊送一個是時間來不及,我兄弟耽擱不了,再者路也讓他們封了,不好走,但這個不是主要原因."

丁羽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下巴上面,然後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就在大龍上前一步的時候,黃坤卻是一擺自己的手.就聽見丁羽好像自言自語的說道:"這里是中醫,你們還真的是急病亂投醫,真難為你們會找到這里來,看來下了不少的功夫."

說完了以後丁羽也是仔細的嗅了嗅,"聽這個味道應該有一段時間了,好像是土炮和仿制的槍支."說著的時候丁羽已經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先不要說我這里能不能治,如果將來有人找我的話,我怎麼處理?我就是一個打工的,還不是老板."

黃坤先是一愣,然後隨即又笑了出來,但是他心里面卻是有些在打鼓,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呀!自己在江湖上面闖蕩的時間也是不短了,還沒有幾個人能在自己的注視之下坐在這麼安穩,更讓自己感覺吃驚的是,這個年輕人連看都沒有看,就是臭了兩下自己的鼻子,就已經把雷子身上的槍傷給說了出來,這個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見識過.

拿了一跟煙給自己,旁邊的大龍連忙的給點上,"不知道丁小兄弟你想怎麼回答,說來我聽聽可以嗎?"

丁羽當然能聽出來黃坤的威脅,連自己的名字都知道了,說明他們對自己還是有著那麼一些的了解,不然的話也不會是特意的跑到自己這里來.

"呵呵,好說,如果有警察上門的話,我會告訴他們,有一幫家伙到我這里來,逼著我給一位受傷的人治療,這個簡單不簡單?"

"你媽的,你說什麼."旁邊的大龍這個時候已經罵了出來,同時把腰里面的槍給拔了出來,"你再說一句我聽聽,我剛才他媽的沒有聽清楚."

黃坤這個時候也是笑呵呵的看著丁羽,神態自若的樣子.

上篇:第六章 因此而改變了嗎?    下篇:第八章 堵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