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四章 稍有意外   
  
第四章 稍有意外

丁羽很是清楚,放在自己面前的還有一道危機,一道很深的危機,如果能夠度過的話,那麼自己的命運可能就會發生更改,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夠化解這道危機,命運是奇妙的,但也是有跡可循的,如果自己不做一些准備的話,那麼真的就會出現問題和狀況的.

對此丁羽可以說是深信不疑,有些事情呢?隨著時間的耗磨會慢慢的消除痕跡,直到最後連自己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夠記的起來,但是有些事情呢?隨著時間的推移會越來的越清晰,甚至整個人都已經入魔,難以走出來.

反正這種痛苦折磨了丁羽太長太長的時間了,甚至于現在這個時候想起來,丁羽也沒有辦法去平息苦痛,這個甚至是一輩子的時間都難以忘懷的,等了差不多一個星期的時間,丁羽也開始慢慢的恢複到了整個小隊的訓練當中.

也許從外表上面來看,沒有太多的變化,但是從實際的了解當中來說,丁羽的身上面還真的就發生了太多太多的奇跡,所謂領先三天,就可以超越整個世界,這個話可不是白說的,雖然在那個空間當中,丁羽早就已經離開了部隊,但是並不代表著丁羽就對部隊的情況一點的都不了解了,這個根本就不可能,內心根本就控制不住.

在那個空間里面,咨詢的發達完全就超乎想象了,絕大部分的東西都是可以找尋到的,就看你會不會找尋罷了,當然了這個所謂的找尋呢?可能需要一定的支持.

這個支持呢?可能是人力上面的,也可能是財力上面的,雖然說丁羽已經離開了部隊,但自己是這個行當出身,所以自然有那麼一些注意和了解,領先三天就可以領先整個世界,而自己呢?又領先了多長的時間呢?

不過丁羽呢?並沒有貿然的去撬動地球,雖然說自己手里面的杠杆和指點都有了,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就想著掀翻整個地球,那麼結果只有一個可能性,還沒有等自己動手的時候,自己恐怕就已經是小白鼠了,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用一句不太受聽的話來解釋,就是小農意識,財不露白,生怕會出現其他方面的問題和狀況,從某種角度來說,聰明人才會做這樣的選擇,如果說是傻大膽的話,現在這個時候恐怕早就已經放炮慶祝了,丁羽並不是一個傻大膽,現在他就是一個膽小鬼,甚至是草木皆兵.

外面的張延松對于警告的事情呢?感覺有那麼一些頭疼,因為這個事情做的有那麼一些不太地道,幫著自己帶話的那位呢?也已經回家修理地球了,還有就是自己的舅舅已經警告過自己了,當然了也不是一點好消息都沒有.

丁羽很長的時間都沒有出來了,而且看關穎的意思呢?貌似對丁羽的感覺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深刻,如果說能夠把關穎給拿下來的話,那麼就真的是再好不過了,張延松這個時候呢?正在加緊這個方面的動作,貌似初見成效了.

當然了因為這個方面的原因,自己的舅舅也是強行的把事情給摁了下來,雖然說警告了自己,但是這種警告呢?只是表面上的一種警告而已,沒有太多的實際效用.

丁羽每一天過得都可以說是非常的充實,自己現在這個時候正在全力的為接下來的行動做准備,相對的來說,這個對于丁羽來說就是一次考試,一次證明,甚至是一次突破心魔的機會,因為就算是現在,丁羽還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置信.

白天的時候,丁羽跟隊友們剛剛的吃過中午飯,警報鈴突然的響了起來,在第一時間所有的人員全部的都進入到了軍備的狀態當中,丁羽身體不由的一震,隨即也是微微的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了,這個過的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快!

給予自己的感覺,一切都好像發生在昨天一樣,過的有些太快了,雖然說自己做好了這個方面的計劃和准備,但是等事情發生了之後自己才發現,自己並沒有完全的准備好了.

走進了作戰會議室里面,所有人坐的都很是整齊,不過丁羽的手上面呢?卻是放置了一個記事本,稍顯有那麼一些特殊,因為坐在這里的其他人都沒有這個方面的東西,一干二淨的,先前的時候大家看重丁羽,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沒有多長的時間,大隊長跟五級士官就走了進來,所有人起立,這是常規,並沒有什麼不同的.而大隊長打了敬禮之後,也沒有任何的廢話,開始了說明了具體的任務,旁邊的丁羽聽著任務的時候,也開始了具體的分析.

等任務結束之後,隨即也是把手里面的分析報告給送了上去,自己在整個隊伍當中呢?起到的差不多就是分析員的角色,這個在以往的部隊當中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常見,一般的時候都是上面布置任務,下面完成任務.

但是丁羽比較的特殊一些,他自願的擔當起來了這個方面的職務,隨著時間的變化,大家也是感受到了其中的厲害,甚至已經有人專門的打過這個方面的報告,訴說分析員的重要性,在某種程度上面,丁羽擔當的就是整個小隊的參謀角色,但分析員跟參謀是兩種性質.

更為實際一些的來說,丁羽就是整個小隊的第二隊長,第二參謀,第二狙擊手,甚至是第二醫護人員,可能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但還真的就是潤滑劑,有那麼一些不可或缺的感覺,所以對于他遞交上面的報告,大隊長還是非常的重視.

看了一下報告,大隊長也是遞交給了後面的士官,審視了之後,也是說了一句,命令.

"任務代號,山脊"

"任務暗號,f3ck"

"任務繼續,繼續"

"任務暫停,暫停"

"任務取消,取消"

"任務成功,成功"

"任務目標,小狗"

"任務目的,帶會小狗和狗糧,不惜一切代價!"

說完了以後隊長也是看向了旁邊的士官,"下面由你說行動細節和注意問題!"

士官也是往前站了一步,"這一次的任務不同于往常,需要面對的情況也是相當的複雜,對于體力,能力等都是嚴峻的考驗,還有就是沒有任何的後援和支援,對于你們來說就是一次考驗.還有你們是滲透,所以根據公約規定,你們不被視為軍人,一旦被俘,不享受戰俘待遇,可以就地槍決,希望大家做好准備,還有什麼問題!"

丁羽也是舉起來了自己的手,在得到了示意以後,也是站了起來,"交戰規則呢?"

大隊長微微的瞥了一下自己的嘴,站在旁邊的士官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以自身不受威脅為第一原則!"這個話說的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含糊,丁羽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其他的問題了,剩下來的就看其他隊員的了.

隨即眾人也是直奔軍火庫那邊開始做最後的准備,身上面所有有標識的東西都不可以被攜帶,好在大家對此也沒有太多的感觸,以前的時候也不是沒有執行過這樣的任務,對于這些問題自然很是清楚,不過在去軍火庫的路上面,丁羽還是在勾勒著一些東西.

"在想什麼?"高捷也是用肩膀撞擊了一下丁羽,丁羽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計算我們的補給和彈藥問題,究竟要攜帶多少是合適的,還有就是我們的行軍和撤退問題."

高捷對于這個方面的問題呢?思考的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為什麼這麼的說呢?這些事情跟自己並沒有太多的關系,基本上應該是隊長他們考慮的,自己只需要執行任務就可以了,由此倒是能夠看出來彼此之間的差異.

進入到了武器庫之後,大家挑選武器跟裝備,選擇的基本上都是同一個類型的,所謂的同一類型指的就是彈藥方面的配給問題,不能夠說我打完了子彈,然後看著自己的隊友放槍,自己卻無能為力,由此可見彈藥匹配的必要性.

當大家的武器和彈藥都選取的差不多之後,丁羽則是拿出來自己的清單,重新的遞交給了隊長,隊長看了一眼,隨即也是拉著丁羽去了遠處的位置,"為什麼做這樣的選擇?我需要理由!要知道攜帶這麼多東西,會對任務造成難以估量的影響."

丁羽則是把地圖放置到了地上面,然後用手指指點的說道,"這個是我們進去的路,但是我們回來之後還能不能夠走這條路?我覺得是一個問題,也許沒有其他的問題,但是我們需要做其他方面的准備和安排.再者我們這一次沒有任何的補給和支援!所以只能是自行的想辦法,從直升飛機的角度考慮,不多這些東西的."

隊長也是陷入了思考,等他重新沉穩住自己情緒的時候,就基本上已經把人員的架構全部的都想好了,所以看著丁羽,他就很是直接的說道:"一名突擊隊員,一名機槍手做我們的重火力支援."說話的時候,丁羽已經在自己的筆記本上面開始勾勒自己想要的人了.

"還有我們需要一名通訊員,保證我們小分隊之間的聯絡,一名爆破手,一名工兵和一名狙擊手."

隊長抬頭看了一下丁羽,"呵呵,正好半個小隊的編制,有些超標,但還能接受."

說完了以後隊長很是詭異的看著丁羽,"不過你能者多勞,剩下來的醫生,副狙擊手等職務你都可以勝任,我剛才進門的時候才想明白,上面為什麼一定要把你這個寶貝疙瘩給調入進來,原來他們早就已經想好了!"

說著,隊長特意的在丁羽的肩膀上面拍了兩下."地形特別的複雜,我們必須需要兩名工兵,如果有可能的話我甚至想再加入一名."

丁羽沒有說話,只是把自己已經勾勒好的人員架構交到了隊長的手里面,"因為任務複雜性,我要求成立b隊,成員由突擊隊員,機槍手,狙擊手,工兵和爆破手各一名構成,必要時候的火力支援和掩護任務.如果任務需要的話,甚至可以從我們隊伍當中拆分人手."

隊長沒有說話,看了丁羽好半天的時間以後才輕輕的點了一下頭,"你擔心有問題?這個事情我需要向大隊長報備,二十分鍾後的時間"說完了以後隊長拍了拍丁羽的肩膀,"不過我想你可以做這個方面的准備了!"

丁羽在得到了隊長的同意之後,也開始了這個方面的籌備,後備的這個補給可能會用到,也可能用不到,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說,准備的時間還是很短暫的,隨即整個隊伍的人就出發了,到了地方以後,等行進了沒有兩個小時的時間,隊伍就分開了.

沒有人提及這個方面的問題和狀況,整個行進的過程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悄然無聲的感覺,快要到行動地點的時候,整個小隊又開始了具體的拆分,兩個人負責去接應那邊的補給隊伍,剩下來的人員呢?又分成兩隊,偵察和掩護.

整個過程呢?相對于自己夢中的情況呢?多少還是出現了那麼一些偏差的,為什麼呢?因為原來的時候是沒有補給隊伍的,再者呢?就是制定的路線問題,原來的時候走的也是補給隊伍的那條路線,但問題是當時的時候是被人家給追著屁股跑.

當時的時候差不多就是一個彈盡糧絕的情況,想要反擊,但是靠什麼反擊,難不成就靠手里面的石頭跟木頭嗎?對面的那幫家伙也不是什麼傻瓜來著,但就算是這個樣子,丁羽的心里面還是沒有太多的把握,他仔細的在分析著即將遭遇的戰斗.

"玉爪?有問題?"玉爪是丁羽的代號,因為名字里面帶有了羽字,所以大家也是開玩笑的用隼的爪子來形容丁羽,當然了這里面呢?對于丁羽也是有著很高的評價.

"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丁羽微微的嗅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總感覺空氣當中有那麼一些其他的味道,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和感覺!"

這個話直接的就讓所有的隊員全部的都提高了警惕,這種感覺說重要不重要,但是說不重要真的是非常的重要,這種所謂的第六感覺,有的時候真的是非常的靈敏,不過以往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看出來丁羽有這樣的能力來,很顯然,他這個時候是不會開玩笑的.

"大家提高警惕."隊長在第一時間就下達了這個方面命令,至于後續的事情發展嗎?倒還真的就沒有出乎丁羽的預料,也跟劇本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完全就是照搬下來的.

丁羽倚在了一個樹的後面,頭頂上面的子彈亂飛,不過好在也就只有子彈在亂飛而已,倒是沒有人在這里亂扔手雷,在樹林里面亂扔手雷,純粹的就是找死一樣的行為,不過埋設幾個詭雷,這倒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好在丁羽先前的時候制定了撤退的計劃,同時准備了補給,更甚的是補給隊伍所起到的作用是難以估量的,不然的話還真的就容易出現問題和狀況的,這完全就是一個圈套來著,誠然拿到了想要拿到的東西,但問題是後面的那幫家伙咬的太死了,想要脫離真的是太困難了.

原本的時候因為自己已經有所准備,情況就不會很是糟糕,,但是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准備充分了,人家的准備貌似也不賴呀!

"玉爪,堅持住!"高捷也是狠狠的咬著自己的牙,本來沒有丁羽什麼事情的,但是看到子彈飛過來的時候,丁羽還是沒有忍住,把高捷給撲到在地了,在倒地的一瞬間,甚至是感覺到疼痛的時候,丁羽卻是突然的笑了起來.

沒有想到都已經快要到家門口了,自己竟然還是沒有躲過,當時的時候丁羽感覺挺高興的,貌似已經過了事發的地點了,自己的心思已經沉穩了下來,但是看到槍口對准高捷的時候,也不知道是沖動還是什麼原因,自己就撲了過去.

如果不撲過去的話,高捷的小命絕逼的沒有了.

但這算是什麼?命運的安排,巧合嗎?不過丁羽還是能夠感覺的出來,自己的傷勢其實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嚴重,至少比那個夢境當中的情況要好的太多太多了.

不過丁羽同樣的清楚,自己的背後應該是出現狀況的,雖然不比以前的時候嚴重,但是也不會太輕了,因為自己身體多少已經沒有太多的感覺了,也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眯縫著自己的眼睛看了看,隨即丁羽也是暈了過去.

等再一次醒過來的時候,丁羽看見的就是白花花的燈光了,隨即痛楚也是通過神經傳遞到了自己的腦袋里面來,這個時候丁羽的意識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模糊,感受了一段時間,丁羽突然之間的發現,自己的脊椎好像並沒有太多的問題.

倒是護士看見丁羽醒過來之後,第一時間就通知了等候在外面的戰友,看著進來的諸人,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不過卻沒有要說話的意思,眾人看見丁羽的樣子,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總算是沒事.

誠然醫生已經診斷過了,但是沒有看見丁羽醒過來,大家還是不放心,特別是這一次丁羽可以說是立了大功的,如果說沒有丁羽先前的准備,這一次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個情況呢!還有就是高捷,如果說沒有丁羽,現在大家恐怕就在拿著他的照片在祭拜呢!

一直等第二天的時候,丁羽才算是真正的清醒了過來,不過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大隊長坐在了自己床頭的位置,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丁羽也是微微的一笑,但是能夠看的出來,這個笑意多少是有那麼一些苦澀的.

"出問題了?"

丁羽的話讓坐在那里的大隊長直接的就皺起來了自己的眉頭,有心想要反駁,但是這個嘴還是沒有要張開的意思,丁羽也是了然的點點頭,"明白了!看這個樣子,我繼續的留在隊伍當中貌似也沒有太多的希望了.而且身體恐怕承受不住了,我扛了,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要求,給多爭取一些轉業費就是了!"

聽著丁羽的說話,大隊長的拳頭也是死死的捏住了,然後嚴肅的盯著丁羽,"就不問一問究竟是什麼原因?這個好像不是你的性格!"

上篇:第三章 未知的恐懼    下篇:第五章 夢在半醒不醒之間游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