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三章 未知的恐懼   
  
第三章 未知的恐懼

不過轉念一想,張延松也是微微的哼笑了一下,丁羽的離開呢?只能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是因為他有任務了,所以必須要離開,另外一方面嗎?恐怕就是感情方面的問題了,基本上是不會超過這個范疇的.會有任務嗎?

要知道丁羽可是剛剛的入住醫院來著,現在這個時候就會出任務嗎?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接受審查也不會如此之快的,自己的舅舅就是軍方的高層,自己耳濡目染的,對于其中的情況呢?多少還是知曉一些的.

如果說是感情方面的問題,關穎給自己打電話過來的時候,就不會是如此平淡的語氣,對于社會閱曆已經是非常豐富的張延松來說,還是很容易就想明白這個問題的,並不是那麼的複雜,而且突然之間呢?張延松貌似也是想到了一個問題來著.

先前的時候自己可是送關穎回醫院的,特意的在醫院門口遛了一圈,會不會是因為這個方面的原因呢?不是一點這個方面的可能性沒有的,看來丁羽這個家伙還是很識趣的嗎?

雖然說他非常的識趣,但是自己還是希望給他一點警告,讓他知道其中的厲害,自己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面出現任何的過失和差錯,因為會對自己的人生造成很大的影響.

從醫院回來之後,丁羽還沒有來得及做任何的反應,張延松就已經做好了這個方面的准備,雖然說丁羽所在的部隊是特殊部隊,但是特殊部隊也是由人組成的,這一點是不可以被回避的,既然是由人所組成的,那麼就有空子可鑽.

丁羽在被談話的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驚愕,要知道自己雖然做了這個方面的准備,但是並不代表著這個事情就已經付諸事實了,更何況這完全是兩個性質的問題呀!但是現在人家已經找上門來了,形勢比人強,自己還能夠說什麼呢?

因為單位比較的特殊,加上這里的人呢?眼睛都非常的尖,自然也是看到了一些異樣,要知道跟丁羽談話的人呢?並不完全隸屬于他們這個單位的,看著慢慢走回來的丁羽,大家也是打了一個眼色過去,意思也已經很是明了.

丁羽笑了一下,很是平靜的說道,"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惹了一點小麻煩,讓大家擔心了!"聽著丁羽說話的聲音,再注視的看著丁羽說話的表情,貌似問題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大家也是把這個心思呢?都給放了下來.

躺在宿舍的床上面,丁羽雖然說已經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但是卻沒有立刻的就睡下,先前的時候那位干事跟自己提及的事情呢?也已經是非常的明顯了,讓自己主動的離開,只有自己主動的離開了,才會斷了跟關穎之間的關系.

這個張延松可是夠陰的,同時也是夠狠的,這個事情鬧出去的話,沒地方說理去,人家的舅舅是雖然說管不到自己,但是能夠說上話,更何況這個事情呢?也牽扯不到人家,張延松的舅舅有沒有親自的找自己,甚至都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

說起來就是張延松遞過來的話而已,要是放置以往的話,自己可能不會當做一回事情,但是經曆了那麼多的事情,自己已經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有些事情應該去爭取,有些事情呢?自己應該學著去放棄.

當然了這個話,說的很是簡單,但是真的做起來的話,還真的是困難重重,丁羽還真的就沒有想著去扳倒誰的意思,可能也是因為想的太多了,或者說是經曆的太多了,所以丁羽有那麼一些疑惑和困惑,讓他現在處于一個極端迷茫的狀況當中.

就算丁羽是受過最為嚴格訓練的戰士,就算他曆經風雨,但現實跟虛幻之間的變化讓他受到的沖擊和刺激太大了,以至于丁羽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接受這種現實,當然了如果說時間允許的話,丁羽可能會慢慢的恢複過來.

但問題是時間允許嗎?丁羽在第一時間就折返回到了部隊這邊來,為什麼?難道真的就是關穎的原因,又或者說是張延松的問題嗎?從表面上來看,好像是感情原因所導致的,但是實際上面呢?實際上面的原因很是簡單,丁羽在逃避!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狀況,甚至于丁羽自身也是非常的清楚跟明白,因為現實跟虛幻之間的變化太快,對于丁羽來說,這種未知給予他的沖擊太大,大的讓他一時之間有那麼一些茫然,有那麼一些驚慌失措,甚至不知道應該做什麼樣子的處理.

並不是說誰遇到了這樣的情況,都會感覺欣喜,人的第一反應絕對不會是這個樣子的,能夠保持冷靜已經是不容易了,就好像是丁羽這樣,精神沒有被摧毀這個就應該感謝老天了,最好不要求其他的奢望了,這個也是丁羽回來被送到了醫院里面的原因.

看著好像是被炮彈給沖擊了,但是實際上面呢?丁羽的精神恍惚就是因為恐懼和害怕所導致的,只不過外界的判斷呢?出現了巨大的誤差罷了.

第二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丁羽並沒有第一時間就出現在訓練場上面,畢竟丁羽是從醫院那邊回來的,加上整個小隊也是剛剛的執行任務回來,該休息的休息,該做任務簡報的做簡報,丁羽也是稍微的松一口氣,順便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況.

從發生事情到現在,一切都很是正常,並沒有出現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來,貌似這里也不是什麼楚門的世界,那顆一直都跳動的心呢?貌似也開始處于平淡和正常了,對于那個好像夢里面所發生的一切呢?丁羽也開始逐漸的去適應.

但是這種適應呢?也是小心翼翼的,現在這個時候丁羽就好像是身揣閃閃發光磚石的乞丐一樣,生怕大家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置到自己的身上面,確切的來說,丁羽還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恐懼,可能時間會消磨掉這一切的,但問題是留給自己的時間還是有那麼一些短暫.

隊伍當中的人員呢?對于丁羽的這個情況呢?也是看在了眼睛里面,對此呢?也不太好說什麼,丁羽的狀況多少有那麼一些失常,相對的來說又有那麼一些正常,他高中畢業之後就進入到了部隊當中,相對的來說,還是心理上面的處男.

而其他的人員呢?差不多都是過來者,所以很是明白其中的症結所在.需要丁羽自己想明白了,他需要度過這段時間,所以昨天晚上時候去接丁羽的高捷也是過來拍了兩下丁羽的肩膀,看著他眼睛里面的緊張和不自然,也是笑笑.

"是個男人的話,就別因為這樣的事情影響到到你自己,因為受影響的可能會是整個隊伍,我想你明白我說這個話的意思是什麼,你應該知道也許下一刻,我們的警報鈴就會響起來的,誰都沒有那個時間,所以做好這個准備!"

離開的時候,高捷也是重重的捶擊了兩下丁羽的胸口位置,丁羽也是盯著高捷看了一段時間,然後略顯失神的坐在了地上面,差不多兩個小時的時間,隨即丁羽也是去了訓練室那邊,手里面拎出來一副拳套而已,並沒有其他的舉動.

在這個時間段里面,誰也沒有要去打擾丁羽的意思,甚至于原本在訓練室里面的人呢?也是找機會離開,或者是相離甚遠的位置,在這個時間里面,丁羽是需要好好發泄一下的,而在這個男性荷爾蒙爆滿的地方,什麼發泄的方式才是最好的呢?不言而喻.

剛開始的時候,丁羽還控制著自己的力量,不過隨即丁羽就開始逐漸的釋放自己的力量,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動作,甚至連最為基本的動作都走形了,就是在哪里來胡亂的打,有一句誇張的話來形容,就好像是潑婦打架一樣.

很快的丁羽的渾身就已經被汗水給打濕了,不過丁羽卻沒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情況跟先前的時候又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了,先前時候的發泄還真的就讓丁羽找回來了些許的信心,當然了也是讓自己的心境有那麼一些放松.

"大隊長,小丁的情況有那麼一些不太好!明天的時候他要做心理評估了,我擔心先前時候的炸彈會對他的精神造成沖擊,加上又出現了那樣的事情,不太好處理呀!"

站在那里的中校,袖口高高的挽起,整個就好像是一根標槍一樣的紮在那里,神色多少有那麼一些冷淡,這個事情好像根本就激不起來他任何的興趣一樣,等旁邊的五級士官說完了以後才冷冷的哼了一聲.

"不能夠通過,就意味著淘汰,沒有什麼好說的!"

聽著大隊長的話,旁邊的五級士官的表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無奈,同時又感覺有那麼一些頭疼,趟上了這樣的大隊長也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情況使然,這個問題呢?還真的就不去怨大隊長,他也是為了大家考慮.

要知道部隊是一個整體,不能夠因為個人的原因影響到整體,他們是特殊部隊,而且是特種當中的特種,甯缺毋濫,你要是不適應,除了被淘汰沒有其他任何的選擇,一旦被淘汰了,那麼就意味著你永遠不會再進入這里了.

略顯有那麼一些殘酷和無情,但是奈何現實就是這樣的,五級士官也是把目光投向了遠處的訓練室,丁羽依舊還是在哪里打拳,確切的來說實在發泄著自己的情緒,希望他能夠盡快的找回自己的狀態來,不然的話這個影響就大了.

就在五級士官在思考的時候,就聽見旁邊的隊長冷冷的說道,"我聽說有人闖入到我們的後勤部門來了,告訴他們這里並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來的,我不想在軍隊里面再看到他這樣的蛀蟲,我會忍不住斃了他!"

五級士官聽了這個話的時候就是一愣,隨即也是笑著的點點頭,跟大隊長搭配了這麼久的時間,有些事情呢?已經是心造不宣了,顯然先前的事情呢?也已經交到了自己的手里面,現在就看自己要怎麼來處理這件事情了.

對于五級士官來說,這樣的事情呢?實在是太簡單了,自己很是願意跟那位去聊聊天,相信這位干事會明白自己意思的,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五級士官就知道了所以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了,對于這樣的事情呢?自己也表示了大隊長的態度.

至于後續的情況會怎麼樣?這個問題呢?就不需要有任何的操心了,但是五級士官很是清楚,有些事情呢?既然已經造成了傷害,就很難愈合了,所謂的破鏡重圓,終究還是有裂痕的,誰知道這個事情會對丁羽造成什麼樣子的影響?

不過從訓練室那邊路過的時候,卻發現丁羽的情況比先前的時候好太多了,先前的時候是一頓的亂捶,但是現在呢?打的很有節奏性,不是混亂的出拳了,節奏放的很慢,而且看這個架勢呢?對于力道的運用貌似也是到了一定的水准.

作為一名合格的士官,對此他還是有那麼一些研究的,能夠做到這個軍士長的位置上面,眼毒絕對算是一個標准,原本的時候沒感覺丁羽進步到這種程度呀!相對于來說,丁羽算是士官,屬于技術兵種的那個類型.

這還真的就是一件怪事,誠然進入到了特殊部隊里面,丁羽的軍事素質方面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在印象當中,他的軍事素質絕對不會立刻的就提高到這個程度的,畢竟每個人的身體條件是不一樣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呢?有些讓人迷惑.

難不成一個打擊能夠讓人發生如此的變化嗎?愛情的魔力真的這麼大?隨即他也是給大隊長打了一個招呼,不過很顯然大隊長對此並沒有任何的興趣,倒是高捷招呼自己的隊長等人看了兩眼,還真的就看出來一些其他的東西來,但是誰都沒有要打擾的意思.

就算是天黑下來了,丁羽也沒有太多勞累的感覺,不過卻是摘了手里面的拳套,然後就坐在了地上面,雙腿盤膝而坐,讓大家感覺很是莫名,丁羽究竟是幾個意思,現在這個時候就這麼的坐在了訓練室里面呢?是不是有些太開玩笑了?

好在這里是特殊部隊,對于一些事情呢?也算是比較的通融,至少大隊長和隊長對于這個事情呢?根本就沒有要去理會的意思,丁羽呢?調息了一段時間之後,也是折返回去自己的宿舍,躺下來的時候也是洗了一個澡.

現在這個時候躺下來跟昨天晚上躺下來的感覺就有那麼一些不一樣了,先前的時候有那麼一些迷茫,甚至是擔心和害怕,但是現在呢?經過一天的時間,好像有那麼一些麻木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已經習慣了?說不清楚.

第二天的心理評估對于丁羽來說沒有太多的問題,甚至于在被刻意的問及關穎的時候,丁羽也表現的很是平淡,沒有任何激烈的反應,隔窗的五級士官也是刻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隊長,但是從他的臉上面沒有找尋到任何的表情.

想了一陣,士官也是擔憂的說道,"大隊長,這樣的話只能是趨于兩種情況,完全的無所謂了,這種是好的,另外一種呢?會讓丁羽走向極端!"

士官的話沒有完全的說清楚,但是相信大隊長明白什麼意思,因為這樣的事情他們都遇到過,當無法走過心里面的那一關,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徹底的廢了,走向所謂的毀滅,自我毀滅還好一點,如果說爆發性的毀滅,事情就大條了.

大隊長的嘴角微微的抿了一下,很顯然他也是在考慮自己身邊士官所說的問題,這樣的情況他也不是沒有遇到過,甚至還親手的處理過,這樣的場景自己甯願一輩子都不會記起的,但是這樣的事情呢?偏又發生過,一輩子都難以忘懷的.

事情還真的就不太好去處理,為什麼這麼的說呢?現在的丁羽呢?可能就是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炸,不僅僅是炸傷自己,甚至還可能會連累整個隊伍的,站在一個大隊長的角度,自己必須要審視這個方面的問題.

但相對的來說,丁羽年輕,而且還是專業的士官,甚至于將來的時候可能會轉成軍官,這個都是可以的,去軍校深造一下就可以了,加上他本身就有一定的文化,相對的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苗子,自己對于丁羽還是有那麼一些看重的.

如果說現在這個時候就放棄的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心有不甘呀!丁羽是一把非常好的刀,這個殺手锏雖然說還沒有最終的成型,但是自己也不能夠讓他生鏽了,如果說真的生鏽的話,那麼丁羽整個人恐怕就廢掉了.

不過這些事情呢?暫時還不能夠跟丁羽訴說,甚至不能夠跟其他人訴說,自己還是需要去觀察,如果能夠爭取的話,自己是不會放棄的,可如果丁羽一旦出現了其他方面的問題和狀況,那麼自己就不能夠有任何的猶豫.

對于丁羽來說,度過了兩天這個最為難熬的日子,已經開始趨于正常了,確切的來說是神經方面已經開始麻木了,而神經開始麻木了之後,那麼自己的信心也開始慢慢的恢複,至于關穎那邊給予自己的打擊嗎?基本上趨近于無.

就是生命當中的過客,甚至于連夢境當中出現了,自己都會忘記了她究竟是誰了,也許是一道炫麗的色彩,但是自己已經忘記了這道色彩的顏色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距離自己的位置稍微有那麼一些遠,至少給丁羽是這樣的感觸.

上篇:第二章 挑明    下篇:第四章 稍有意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