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二章 挑明   
  
第二章 挑明

躺了一段時間以後,丁羽還真的就有一種骨頭里面發癢的感覺,不走動走動,活動活動實在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還是年輕呀!丁羽感覺自己現在有些發傻,躺在床上面多好呀!

要知道在那個空間里面,自己一直的都想躺著不起來,當然了這個可能跟當時的年紀和身體條件有關,現在就算是想躺著,身體也會做出被動的反應來.

走到了窗口的位置,透過窗簾看著外面的風景,看了一會感覺心情還是很不錯的,這里是軍區醫院,條件在整個省里面也是數一數二的,居高遠望,微風撲面,眼前的風景令人身心愉悅,給人的感覺非常的舒心.

很長的時間丁羽都沒有反應過來,自己也是深深的沉迷其中,在那個空間里面,自己好像已經記不起來有多長的時間來感悟周圍的環境,真的是沒有那個時間,當然了自己也沒有那個心情,那個時候自己所奔波的只是生活,好不容易等生活平穩下來,自己都已經步入中年了,沒有想到竟然又回到了這里.

從清醒以後,丁羽就一直的都想著一個問題,自己究竟要何去何從?繼續的留在部隊里面,這個好像有些不太現實,就算是自己想,有人也不願意呀!難道要讓自己跑到張延松和關穎兩個人的面前,恬不知恥的說,對不起,當初的時候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們兩個人天上一對地下一雙!我就是一個打醬油的,放過我吧!

貌似自己還做不到這一點,自己沒有如此的無恥,因為事關一個人的人格問題,雖然說自己可以用其他的一切手段,但是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既然已經決定退出了,那麼就不要像是原來那個空間一樣,自己以一個殘廢之身退出了隊伍,當時的時候領取了一次性經濟補助自行就業,就算是給自己預留了工作,自己當時的身體條件也沒有辦法呀!

還有就是自己腦袋的問題嗎?有關的檢查已經做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看出來任何的問題,丁羽自己也說不好究竟會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和狀況,但是有那麼一些擔心,事情還沒有發生,但是如果真的發生的話,自己到時候又會怎麼樣?丁羽一直都在問及自己.

其實從內心的感覺來說,丁羽並不想離開部隊,就算是在那個空間自己也曾經的想過,如果國家再一次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會做出來怎麼樣的抉擇?毫不猶豫的站出來去說,為了國家我無怨無悔!

但是形勢比人強,自己只能是被動的離開了,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去選擇的,就算是自己躲過了這一次,那麼下一次呢!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呀!自己沒有那個時間也沒有那個精力,自己不想做什麼所謂的大英雄,現在的自己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著,就是這麼的簡單.

既然做出來了決定那就不要猶豫,不要後悔,不過在離開之前自己還希望把一些事情給解決了,至少說清楚了.所謂的報仇嗎?這個貌似真的不太重要了,甚至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

至于眼下嗎?就不要欣賞外面的風景了,還是盡快的把自己的身體給調節過來,雖然只能算是黃粱一夢,但是有一些動作和身體反應自己已經忘記了,還有就是自己必須要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面,要比原來提高一個層次,不然的話自己就算是去了,依舊還是送死,要知道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算是自己打了所謂的轉業報告,也不可能被批准的,更何況現在所在的部隊,就更是如此了.

既然閑著無聊,房間有很大,那就站一站馬步吧!這個跟部隊里面站的馬步有點不太一樣,在部隊里面站的基本上都是死馬,而在那個空間直到自己三十五歲以後才知道所謂的馬步竟然還有活馬這一說,人縱橫馬奔騰,這是才是活馬所要表現出來的意志,這個也就是所謂內家拳的一些本質了.

一直等快要到晚上的時候,關穎才姍姍來遲,看著站在窗口位置的丁羽,不由的就是心中一驚,甚至推門的動作都有些慌亂,要知道剛才的時候張延松可是開車送自己回來的,也不知道丁羽他看見了沒有,自己還沒有跟丁羽說這個事情,現在就跟張延松這樣的來往,不過又一想,這個事情也不能怨自己吧!誰讓丁羽總是沒有時間陪自己的.

輕輕的咬了一下自己飽滿的嘴唇,重重的推了一下門,發出來很大的響動,"丁羽,聽說出事了,怎麼樣?為什麼不在床上面躺著?"說話的聲音很是輕柔,甚至有些埋怨的味道,你都已經這個樣子了,為什麼還在房間里面大開大合的.

沈浪收了自己的姿勢,其實剛才的時候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去注意,要知道這個位置可是絕佳,面前一目了然,但是自己並沒有那麼多的心思.

"還好!運氣不錯!"看著說話的丁羽,還有看向她的那個眼神,跟往常的時候相比較,一點都不一樣了,原來的時候看向自己,那個目光里面甚至都帶著火焰,非常的有侵略性,但同時又非常的溫柔和珍惜,那種給自己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是世界上面獨一無二的女皇一樣.

可是現在呢?丁羽的眼神太平靜了,好像一潭深幽的湖水一樣,看著好像很是平靜,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現在已經看不透了,甚至對視了一陣以後,關穎只能看向其他的方向,自己已經不敢去跟丁羽對視了,自己突然之間有那麼一點擔心和害怕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突然之間變成了這個樣子,關穎有些想不通,看丁羽的樣子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呀!身上的零部件非常的完整,那張帥氣又顯靦腆的臉是那麼的平靜,就好像雕塑一樣.

本來待在一起從來都不會沉默的兩個人,一下子好像都不會說話了一樣,關穎低著自己的頭,一時之間的這個心情也是非常的複雜.

"坐!"丁羽指了一下旁邊的椅子,然後自己獨自的坐在了床上面,說話的聲音有些不容置疑,而那邊的關穎也是不敢相信的瞪著自己的大眼睛看著沈浪,他竟然用這樣的語氣跟自己說話,他把自己當成什麼人了?

"要是方便的話,我想跟你談一談!"本來已經坐下來的關穎猛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眼神有些慌亂,但是自身的優越性又給了關穎很大的勇氣和底氣,"丁羽,你什麼意思,我看錯你了!"說完了以後轉身就走向了門口,狠狠的把門給摔了.

看著這一幕,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這個反應是不是稍微的有些大了呢?自己只是想告訴她這段時間自己可能沒有太多的時間,當然了這里面還有另外的一種意思,自己既然已經決定走了,就不要傷害其他人的感情了,畢竟也是曾經擁有過,何必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就做出來傷害別人的事情呢!更何況這個人當初的時候還是自己的女朋友,名義上的女朋友.

不管是為了青春的記憶,還是因為其他方面的原因,自己都不會做出來這個選擇,當自己退役了以後,隨著這個時間和距離的雙重遠離,想來這個感情也是無疾而終的,但自己是真的沒有想到關穎竟然會做出來如此大的反應.

想了想,丁羽也覺得自己留在醫院里面不是非常的合適,當初隊長的意思無非是想讓自己和關穎溫存兩天的時間,可是現在竟然陰差陽錯的出現了這個狀況,自己繼續的留在這里就顯得有些不太合適了,反正這里也沒有什麼留戀東西,用一句比較超前的話來說,連最為想念的人都已經離自己遠去了,自己還需要留戀什麼呢?

想明白了以後,丁羽也是給隊里面打了一個電話,換了自己的衣服,收拾收拾的就准備出院了,自己單獨一個人回大隊,這肯定是不行的,這是一個很嚴重的違紀狀況,但是讓人過來接一下自己,這個情況就不一樣了.

而與此同時,關穎也是跑回了自己的臥室,在跟張延松有過接觸以後,自己也曾經想過這個問題,可是就自己來看,自己跟張延松的關系非常的普通,頂多吃了幾頓飯而已,並沒有其他的什麼.

丁羽這麼的說自己,也太過分了,他把自己當做什麼人了?要知道自己可是一個女孩子家家,這個讓自己的臉面往哪里去放!關穎有些難以忍受.

本來有些愧疚的心理,在這一刻已經開始慢慢的轉移,更何況丁羽除了帥氣的面孔和出眾的身手之外,其他的方面都非常的平淡,而張延松跟丁羽則是有著最為本質的區別,同樣不遜于丁羽的帥氣,而且這個帥氣里面待著些許的玩世不恭,為人非常的有情調,高雅,有著良好的家庭教育,相比較丁羽就有些相形見絀,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面的人.

辦理好了出院手續,丁羽沒有任何留戀的就上了車,這個倒是讓開車過來的高捷看在眼睛當中,雖然沒有從丁羽的眼睛當中看出來什麼,但是就自己所了解到的情況,關穎晚上的時候已經過來了,但是現在卻沒有過來相送,有問題呀!但是看丁羽的神情,好像很是沉穩,自己也是有些糊塗了.

"小丁,還沒吃飯吧!我跟隊長請了假!"丁羽歪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看了一會以後才無奈的一笑,"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和著是不是就瞞著我和隊長了?"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從兜里面掏出來一盒香煙,對丁羽示意了一下,看見丁羽沒有什麼反應以後也是自己掏出來一根點上,"前段時間知道的,那天正好運輸補給,偶然之間看見的,也不是想瞞著你,雖然你的軍齡已經不短了,但是你的年紀還太小,我們幾個也是怕你撐不住!你也別放在心上."

都是朝夕相處的兄弟,平時的時候在一個泥坑里面摸爬滾打,在一個鍋里面搶飯吃,在一個屋子里面睡覺,朝夕與共,生死相依,誰也不想自己的兄弟出事,更何況因為他們所在的大隊非常的特殊,那個真的是換命的交情,沒有什麼血緣關系,但是這個感情卻是比血緣更加的親密無間,只不過是感情的表達上面有些不太一樣罷了.

"沒關系!"丁羽的心態很是平穩,"別吃飯了,你留著工資還是給嫂子郵寄回去吧!當初的時候年少輕狂,什麼都不懂,但是被炸彈炸了一下之後感覺有些不太一樣了,關穎的家庭背景大家心照不宣,當個普通朋友還可以,但是想要處男女朋友,這個可能就有些過分了,門不當戶不對的.

"沒事吧?"高捷總感覺丁羽好像出了什麼問題,因為他的表情太平靜了,這個跟平時所了解的小丁可是有些不太一樣,怎麼一點火氣都沒有?就這麼的投降了,他還是不是一個男人呀!"有什麼事情說出來,反正這里就我一個人."丁羽搖頭一笑.

而在酒吧里面的張延松看著手機的來電顯示也是有些意外,這款翻蓋超薄的手機在現在並不是非常的流行,價格也不是什麼家庭可以承受的起,主要是還沒有開始流通.但如果放置在丁羽的面前,恐怕他還真的就有些不屑一顧,放在到那個夢里面,就算是正在上小學的孩子手里面,拿的都比這個要高級的多得多.

"松少,來這里就是尋開心的?喝一杯?"坐在張延松旁邊的是一個中年男子,雖然同樣也是西裝革履的打扮,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非常的休閑,整個人也是看著年輕幾分,除了長了一個鷹勾鼻子之外,其他方面給人的感覺都非常的良好,看見張延松依舊面色陰沉,中年男子的眼睛也是閃過一道亮光來,把周圍陪酒的這些女孩子都給打發走了.

"松少,沒有你就沒有我的今天,只要你一句話,甭管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絕不二話,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有什麼事情你吩咐一聲就是了!"

張延松看了一眼中年男子,隨後也是點點頭,讓中年男子俯首過來,自己在他的耳邊低聲的說了兩句,中年男子也沒有什麼猶豫,出去了一段時間,不過等了沒有多長時間,就有人突然之間的敲門,等進來以後也是猶豫的看著坐在那里的兩個人.

中年男子也是有些神情不悅,"松少不是外人,有什麼話直接說!"

"松少,老大,我們的人去醫院那里打探了一下,不是沒有進去,而是那個主已經走了,所以我們也就沒有進去!"

"走了?"張延松也是眉頭一皺,怎麼會走了呢?難怪小穎會給自己打電話,恐怕這個事情現在已經浮出水面了.先前的時候自己讓人過去也就是想要警告一些丁羽,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那個不是你所能承擔的,如果說他真的頑固不靈的話,自己不介意讓他知道知道自己不是凡人,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突然之間的離開,這倒是自己所沒有想到的.

"松少?"

聽著旁邊中年的言語,張延松擺了擺自己的手,自己在考慮著這個事情,要是在醫院里面的話,自己只不過是給予一個警告罷了,他要是不忿的話,自己找其他的方面教訓他一頓.

但是這個事情最好還是不要鬧得太大了,不然的話這個後果自己還真的就不太好去承擔,並不是說丁羽很可怕,這一點自己倒是不擔心.

自己有些擔心的是丁羽背後的那個身份,他所在部隊可是非同一般,對于這個方面自己也只不過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了解罷了,具體的狀況也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就家里面給自己的警告來看,能不去招惹就不去招惹,不然的話就算是自己的二舅也未見得就能夠兜得住.

上篇:第一章 蘇醒    下篇:第三章 未知的恐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