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一章 蘇醒   
  
第一章 蘇醒

看了一眼外面的陽光,天氣還是很不錯的,但是卻沒有讓丁羽的心思有太多的好轉,勞累了將近兩天天一宿的時間,讓自己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疲憊,特別是自己的腦袋,有一種要炸開的感覺,年紀也是有些大了,想到這里的時候,丁羽也是有些苦澀.

父母跟自己說過,最好成個家,但問題是自己的身體,自己都不那麼的確信,傷情這兩年的時間才微微的好轉,不是沒有接觸過女孩子,但是聽聞了自己的情況之後,扭頭就走,甚至連背影都沒有給自己留下來,就更別說其他的了.

更何況父母為自己付出了那麼多,自己也不想讓父母太過于的操勞了,但是越往這個方面去想,丁羽就越是感覺頭疼的有些厲害,甚至有那麼一些抑制不住的感覺,這些年也不知道是怎麼了,頭疼的越來越厲害,自己甚至都擔心會不會一下子就起不來.

但是檢查做了無數,一點問題都檢查不出來,藥吃了不少,土方子試了不少,甚至于亂七八糟的東西也試過了,沒有用.感覺疼痛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難忍,丁羽也是從椅子上面起來,踉踉蹌蹌的走向床邊的位置,隨即也是一頭的栽倒了床上面,就再也沒有起過來.

進出值班室的同事都以為丁羽已經睡過去了,加上工作也是比較的忙,所以誰也沒有當做一回事情,等發現的時候,身體早就已經涼透了,醫院方方面面的領導也是在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這可是一個大問題,譴責是心里面的,表彰是明面之上的,但是跟丁羽已經沒有任何的關系了,人都已經沒有了.

努力的想要睜開自己的眼睛,但是眼前卻是恍惚一片,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現了問題?狀況就跟自己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差不多,還有就是自己的手腳也是有些不受控制,完全麻木了一樣,在自己的想來,身體的機能進一步的惡化了.

自己甚至都沒有辦法立刻去揉搓一下自己的眼睛,那樣的話也許自己會更加的清醒一下,如果可以的話順便揉一揉自己的腦袋,腦袋現在這個時候有一種炸裂的感覺.

嗡嗡響的太厲害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宿醉之後醒過來,誠然自己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喝酒了,但是這種感覺忘不了,甚至比這個更加的痛苦不堪,自己的身體就好像是不太受控一樣,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難不成要完蛋嗎?

也好,反正是一種解脫,對于家庭,親戚和朋友來說,是一件好事,自己實在是拖累他們太多太多了,因為自己很是清楚,有些情根本就還不清了.

不過緩了一陣,丁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貌似有那麼一些恢複,隨即微微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努力的想要使自己清醒過來,但是奈何耳邊就好像有無數只蚊子在亂飛,嗡嗡的聲音總是響個不停,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而且自己有那麼一些想吐,看來確實有些要壞菜.

因為是斜躺在那里的,丁羽下意識的就把自己的腦袋垂了下去,在略微有些濕潤的泥土里面,調整了一下呼吸,意識也是慢慢的開始恢複,直到這個時候丁羽才意識到,周圍的情況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呀!很是不一樣,努力的想要抬起來自己的腦袋,可是還是有些暈厥的感覺,這絕對不是在自己的床上面,床上面不是這種感覺,怎麼回事?

還沒有等完全的清醒過來,丁羽耳邊的這個嗡嗡聲還沒有散去,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麼特別的聲音,曾經在自己的睡夢當中出現過,而且不止一次的出現過,都已經多少年了,自己怎麼又會聽見這個聲音呢?而且還這麼的真切.真的?假的?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呀?夢境不會如此的真實,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自己還是懷疑的時候,突然感覺好像什麼東西擦著自己的胳膊就飛了出去,甚至還把自己的胳膊給帶動了一下,等自己扭過來這個腦袋,看著殷紅的血跡順著自己的胳膊滴落在地上面,自己好像突然之間的被刺激到了,腎上腺素一瞬間暴起,加上突入而來的那種疼痛感,丁羽甚至都要忍不住要叫喊起來,而自己整個人的意識也好像在一瞬間的就恢複了過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泥土被翻弄過來的土腥味,加上樹林里面枯枝爛葉腐朽的氣味,還有就是樹林里面特有的清新味一下子的就融入到了自己的鼻子當中.

而隨之而來的槍聲,也是讓丁羽快速的清醒,胳膊上面的傷勢已經說明一切了,如果現在還在夢中的話,絕對不會如此的疼痛,自己現在也顧忌不到究竟在那里了,好在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有反應了,看著不遠處的那根原木,感覺了一下自己身體的機能,深深的吸了兩口氣,丁羽四肢齊動.

可能是目標太過于明顯的緣故吧!還沒有等自己隱藏好,就聽見噗噗的聲音不斷的響起,更讓自己感覺惱火的是,那個碎末就好像是下雨一樣的掉落,自己就在原木下面被淋浴著,我日你二大爺的,不過好在這個木樁也是夠粗,加上表面還有泥土的覆蓋,所以自己的這個小命暫時來說已經安全了,隨即丁羽也可以微微的松一口氣.

直到這個時候丁羽才開始左右的打量,這究竟是那里呀!感覺好像有那麼一些熟悉,可是如果自己沒有記錯的話,自己上一刻好像好在睡夢當中了.

昨天的時候當班,晚上的時候值夜班來著,今天白天上午的時候又忙碌了一些事情,所以吃過了中午飯之後也是跑到了值班室這邊來,看了看股票,貌似沒有太多的出息,再看看彩票網站,除了自己的固定號之外,再研究研究自己究竟買一組號碼?

等常規的東西都看完了之後,有些無聊的丁羽也是玩起了使命召喚,也就應了網絡上面的那句話,自己玩的並不是游戲,而是為了找尋曾經的那種感覺.

感覺到頭疼之後,自己也是倒在了床上面,怎麼醒來之後就是這個樣子了呢?

不過還沒有等自己完全想明白這個事情,遠處突然的閃現出來幾道身影,正慢慢的向自己的這個方向靠近,看著這些身影,丁羽突然感覺這些身影正和自己記憶深處的身影開始重合,這簡直就好像是二十年前的翻版一樣,但是自己又有那麼一些看不清.

重新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順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上面,非常的有質感,一切都好像是真的一樣,一時之間丁羽迷惑了,眼前的這一切究竟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如果說是虛幻的,為什麼自己所有的感覺都是真的,如果說是真的,可是自己先前的幾分鍾好像還在玩游戲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這個時候,一個身影也是快速的沖到了自己的身邊,趴到在了那里,看著丁羽的眼睛,伸出來自己的兩根手指,在丁羽的面前晃悠了兩下,隨即也是俯身趴在那里檢查了一下丁羽的狀況,看見丁羽身上沒有什麼嚴重的傷勢以後,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不過卻沒有說什麼話,只是重重的在丁羽的身上錘了一下.

"怎麼樣?"說話的聲音低沉有力.

"沒問題,就是剛才被氣浪沖擊了一下,腦袋可能還有些暈,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我剛才已經檢查過了,沒有什麼大的毛病,就胳膊上面被擦了一層皮,沒有什麼大礙,其他方面沒有受傷的跡象,內髒和腦袋沒有受到太多沖擊."

丁羽也不知道自己的腦袋是不是出現了問題和狀況?至少暫時是沒有多少問題的,也不知道先前究竟是活在夢中還是說,現在是重生了,根本就說不清楚了,沒有任何給予自己思考的時間和空間,暫時就得過且過吧!小命要緊.

趴在不遠的中年男子聽聞了以後,臉上面並沒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做了一個簡單的手勢,就看見剛才給丁羽檢查的這位,抓著丁羽,等中年男子的槍聲響起來的時候,也是一躍而起,兩個人貓著腰分散的往後面跑,不過丁羽的步伐略微的有些踉蹌,要是有心觀察的話會發現丁羽的動作很是狼狽.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之內,丁羽雖然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但是一直的也是出于一種很是不置信的狀態當中,眼神有那麼一些彌蒙,丁羽混混僵僵的跟著小分隊在奔跑,天色也是慢慢的快要黑了下來,而丁羽的意識也是慢慢的開始恢複,自己現在好像已經認知到了什麼.

周圍沒有任何的燈光,甚至連呼吸聲都細不可聞,耳邊傳來的只有風聲,還有一些小蟲子或者是小動物發出來的聲音.這個時候的丁羽意識已經開始清醒,不管是事件,人物,還有其他的東西都開始與自己的記憶相重合,自己現在也說不清楚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完全解釋不清楚.

究竟是昏迷了以後,自己的意識超前了,發生了古典神話里面的黃粱一夢,還是自己本身因為空間的原因,發生了重疊,通俗一點的講就是重生,科學一些的來講,就是多維空間的自己與現在空間的自己融合在了一起,自己是真的不知道.

好在現在是黑夜,加上本身丁羽又因為被氣浪給沖擊的緣故,所以大家對于他表現出來的失常只是關心,並沒有其他的懷疑,背靠著一顆樹,小口的吃著東西,嚼的很是細致,甚至有點磨牙的感覺,雖然水壺里面的水不少,但是出于習慣丁羽只是小口的抿著,並沒有吃太飽,隨即丁羽就把東西給收了起來.

不管是重生還是黃粱一夢,現在不是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眼前所面臨的還是怎麼逃生的問題,既然已經做出來了這個決定,那麼接下來就不要有任何的猶豫.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面的裝備,把背包里面的東西給打開,里面放置的東西一一取出,慢慢的熟悉著,倒是遠處的中年人,看見丁羽的動作以後,嘴角邊也是浮現出來一絲的微笑.

剛開始把他給救回來還以為出了什麼問題,要知道被氣浪給震暈了以後,很容易發生後遺症的,特別是腦袋,真的要是受損的話,恐怕這一輩子就基本上是灰色的人生,這樣的場景自己知道和見識的太多了,好在這個小子反應了過來.

丁羽這個時候不想去關心的太多,長槍兩支,六個彈夾,還有將近兩百發子彈,短槍一支,兩個彈夾,子彈五十發,白磷手雷兩枚,地雷一枚,急救包一個,其他零碎的還有一些,不過多數以急救藥物有關.其實自己並不是最正兒八經的醫生出身,至少不是那個醫學院畢業的,但是自己對于醫理還是知道一些,因為自己的父親就是一名醫生.

至于急救方面的知識,還是從部隊上面學來的,確切的來說是在戰場上面學來的,戰場是最好的學校,其實自己最為擅長的是機械這個方面,要知道自己可是去過全國唯一的軍械士官學校培訓過,而且是優等當中的優等.

把東西都清理好了以後,先是戰術馬甲,水袋,然後是背包,不用太緊,太緊了會讓自己的身體反應不太協調,但是也不能過于的松懈,不然的話跑的時候會連累自己的.如果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如果自己的記憶沒有什麼錯誤的話,那麼在接下來兩天的時間里面,自己這邊都不會有太多時間停下來休息,就是有些勞累,小心一些的話沒有什麼大礙的,這倒是自己清醒過來以後,唯一感覺比較高興的事情.

而接下來的一切也是跟預料當中的差不多,丁羽他們一行人雖然有些狼狽,但是卻沒有什麼意外發生,大家很是順利的跟接應部隊會和,安全的回到了軍營.不過丁羽回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接受檢查,所有的一切都與自己的記憶相互吻合,甚至連自己的女朋友也是跟記憶當中的一樣,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並沒有出現在這里,她可是這里的醫生.

躺在病床上面,丁羽注視著自己頭頂上面的天花板,和煦的陽光照在自己的身上,很是溫暖的感覺.一個點的重合,這可能是巧合,兩個點構成一條線的重合,這個可能是及其的巧合,並不是不可以接受,但是三條線所構成的立體,加上時間,這四個因素所構成的四維空間都是一樣的相同,丁羽沒有辦法不去選擇相信.

曾經的自己不明白,在自己看來愛情是可以打敗一切的東西,但是等自己真正的踏出軍營,步入社會以後才明白,愛情可以不被打敗,但是中間的粘合劑必須要牢固,時間,空間,距離,金錢,權利還有地位等等的這些,都是粘合劑的組成部分,想到這里的時候,丁羽的嘴角邊也是浮現了一個小小的弧度,有些苦澀.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麼在一個月之後會接受一項任務,任務執行的很是不順利,但是自己卻更加的不幸,在執行任務的過程當中自己的背部嚴重受傷,導致了脊椎受到了一定程度上面的傷害.

隨後的時候就很是簡單明了了,任務失敗加上自己嚴重受傷,只能接受被迫退役的這個結果,雖然退役的撫恤好像很是不少,但是全部的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貌似還有些不太夠,甚至家里面還跟著倒貼了不少.

後來雖然略有好轉,但是自己也干不了什麼重體力的勞動了,甚至連長時間的站立都有些堅持不住,所以機械方面工作就不要想了,好在自己還從父親那里繼承了一些醫術,加上部隊的所學,勉勉強強的可以混口飯吃,畢竟那個是自己的養父和養母,他們已經為自己付出了太多的東西,自己不能繼續的拖累他們了.

等自己的傷勢好了差不多以後,人已經快要步入中年了,還是養父出面給自己找了一個醫院工作,不管怎麼說,都好歹算是一份比較正式的工作,而那個時候自己對于這個方面已經有著相當豐富的經驗了,畢竟長時間的處理一些見不得光的傷勢,手術雖然不見得很大,但是架不住比較的多,自己鍛煉的還是很不錯.

至于自己的腰傷能好,完全也是在這段時間里面救治了一位道長,算是自己的運氣不錯吧!只能這麼的說.想到這里的時候躺在床上面,無意識的在陽光下面晃動著自己手臂的丁羽身體不由的就是一緊,隨即那個手又是在空中晃蕩了起來,在牆壁上面隱隱約約的能看見自己手型,自己直到現在才突然之間的明白過來,原來沒有什麼憂慮,躺在陽光下面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情,只不過自己很長時間都沒有感悟過了.

雖然也是同樣的生活在陽光之下,但是自己卻從來的都沒有在意過,這個恐怕也跟自己的處境有著相當大的關系,高中之前自己還太小,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高中畢業當兵以後自己又沒有太多的時間,就算是有那個時間,自己也缺少那個感悟,那里會像是現在一樣,可以這麼平淡的躺在床上.

就在丁羽在這里享受著陽光的時候,自己的耳邊也是傳來了一陣低沉而又急促的腳步聲,隨後房間的門也是被推開,外面進來的這些人看著躺著床上面的丁羽,特別是看見他那個那個動作以後,大家都是面面相覷,這是怎麼一回事情?

剛才的時候已經詢問過醫生了,醫生不是說沒有任何的問題嗎?可是現在丁羽在干嗎?怎麼好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就在大家還在遲疑的時候,丁羽卻是卻是一下子的坐了下來,沖著門口的隊友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怎麼了?我的臉上面沒有長花吧!我說你們來這里看我,不會就帶了這麼一點水果吧!"

噓........,看著很是正常的丁羽,眾人也是全部的都沖了進來,讓你小子嚇唬人,把丁羽按在了床上面也是一頓蹂躪,好在這個只是短發,要是長發的話,現在恐怕就可以養鳥了,但就算是這個樣子,丁羽也沒有太好過了.而這個時候,一名身著少校軍銜的中年男子從外面走進來.

看到這名少校的時候,除了丁羽其他人都站了起來,很是嚴肅的喊了一聲隊長,丁羽因為在床上面的原因,只能是坐在那里打了一個敬禮,"隊長!"少校對眾人點點頭,看著坐在床上面的丁羽,"好了,我已經詢問過醫生了,沒有什麼太大的毛病,給你兩天的時間好好的修養一下,對了,小穎不在?你們兩個不會是吵架了吧!"

丁羽笑顏以對,並沒有說什麼,不過站在旁邊的其中三個,則是面容一變,別人不太清楚其中的事情,但是他們前端時間的時候可是看了一個真切,但是因為任務的原因,他們並沒有把這個事情給說出來,可是現在隊長竟然突然的詢問到了這個事情,這個可怎麼是好呀!現在丁羽還不知道這個事情呢!

小丁是整個隊伍當中年紀最小的,他入伍的時間很長,六年了,也算是老油子了,但是這個並不代表著他的實際年紀就真的很大,現在也不過二十歲剛剛的出頭罷了,這個要是突然的被打擊了,恐怕很長的時間都會反應不過來的.

"不知道,我也是剛剛的醒過來,回來以後也是一直的都沒有聯系小穎!可能有什麼事情在忙著."丁羽的回答非常的隨意,看那個樣子貌似對于其他的情況也是一無所知,這個倒是更讓站在旁邊的三個人面色陰沉,知道的越晚,對丁羽的打擊恐怕也會越大.

要知道小丁可是大隊里面為數不多的受過專業訓練,並且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士官,他的前途不能因為這個事情被毀了!不然的話就真是太可惜了,情關最難過.

但是在現在這個時候說這些貌似是真的有那麼一些不太合事宜,更何況丁羽現在還躺在病床上面,房間里面還有這麼多的人,所以還是回去私下商議一番比較的好.

等自己的這些戰友都離開了以後,丁羽也是在考慮著自己這個女朋友的問題,對于關穎的事情自己也是略微的了解一些,這個了解是在自己的模糊印象當中,自己跟她之間的關系只能說是朦朧的一種好感,應該還沒有上升到男女關系這個高度之上,別說親密的接觸,就算是拉手,這個都是非常的有限.

大家相互的吸引,但是關穎的家庭背景是自己所難以比擬的,後來等自己離開了部隊以後才知道其中的一些概況,而且自己任務的失敗好像也是跟其中有著一定的關系,用一句比較通俗的成語來形容,自己現在跟關穎談戀愛,根本就是不自量力,更確切的說是有那麼一點點癩蛤蟆要吃天鵝肉的意思.

自己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士官而已,而關穎呢!已經是專業技術中尉了,更大的差異來源于家庭的背景,自己只有養父養母,至于親生父母的事情嗎?還是算了吧!談及起來的話沒有太多的意思,有關這個方面的問題呢?丁羽隱約的有一些感覺.

養父和養母,一個普通縣級市的醫院的醫生,一個教師,這樣的家庭怎麼跟關家相提並論呢?不是一樣的人怎麼走一條路?就算是走到了一起,多數以悲劇告終,更何況關穎對自己的態度嗎?更多的就是好奇而已.現在想來自己還真的是有點年少輕狂,無知,有了那樣的下場,可能也真的就不怪其他人,都是自己自找的.這個倒不是自己膽怯,也不是說自己懦弱,而是性格使然,不管那個是黃粱一夢,還是真的回到了現實,都讓自己很是感慨.

   下篇:第二章 挑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