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打工小子修仙記第20章一,二,三,來了.   
  
第20章一,二,三,來了.

"呵呵,這位小兄弟,我妻子脾氣不好,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還請小兄弟繼續向下說,我夫妻兩人倒有什麼可憐之處?"多年的官場磨練下來,肖建軍早已達到喜怒不形于色的最高境界.而且,肖建軍還真的好奇,不知道這年輕人還能說出什麼驚人之語.

莫小川也不在意王潔的態度,而是有些謙意地看著肖建軍說道:"我看你面相,你應該是身居要職.且不管你身居何職,但你的社會閱曆應該比較豐富.對人和事情的認識上應該會更加客觀公正一些吧."

"不錯,我自認識人一途自己還真沒走過眼."肖建軍聽莫小川說從他面相上來看,他應該身居要職,肖建軍頓時覺得莫小川這年輕人更有意思了,可他最感興趣的是莫小川後面的說辭.他真想看看莫小川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不知道你可聽說過,醫不叩門,道不輕傳."莫小川淡淡地笑著.

"這個倒是有些了解."肖建軍應道.

王潔偷偷扯了下肖建軍,示意他快點離開.不要和莫小川糾纏下去了.

肖建軍微微用力握了握王潔的手,暗示她,他自己心里有數.

兩人的小動作自是瞞不過莫小川.莫小川對此也不禁啞然失笑.

"好端端的你笑什麼?"王潔沒好氣地問道.

"呵呵,你們肯定以為我是騙子,對吧?"莫小川笑著問王潔.

"難道不是嗎?"王潔反問道.

"這就是說我為什麼說醫不叩門,道不輕傳了.也對,你們夫婦還是好的了.如果換成別的夫妻,說不得沖上來就打我一頓了."莫小川看著王潔,笑了.

"明知道會被打,為什麼還出來行騙.年紀輕輕做什麼不好?早早就走上了歪路."王潔看著莫小川說道.

"唉,誰說我是騙子了.我在鄭氏生物科技上班,今天周日休息,出來公園轉轉.偶爾見到這位大叔練拳.恰巧我也對古武有些研究,所以便多看了一眼.沒成想,這多看一眼,卻看出了問題."

"你說看出來不給你們說吧,我心里感覺愧疚.但如果告訴你們吧,又怕你們誤會,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所以只能歎氣搖頭.沒曾想,這位大叔又叫住了我.我之前已經說過,怕我說了會引起誤會.你看這不,還是引起誤會了吧.醫不叩門,道不輕傳.古人誠不欺我."莫小川搖頭道.

"你是說你會看病?我們有病?"肖建軍瞪大了眼睛.

"剛才我說你正在進入到下一個階段.你是不是感覺每次血氣翻騰,內勁激蕩,感覺想要突破之時,卻往往頭昏眼花,氣悶血滯,無功而返."莫小川盯著肖建軍道.

"不錯,這種情況都已經持續了半年了,卻一直遲遲不能突破.每每想起來,心中也是躁亂的很."肖建軍氣惱地說道.

"你還不要氣惱,幸好你沒有突破,如果你突破了的話,你認為你能站在這里說話."莫小川撇了撇嘴.

"這是怎麼說的?"肖建軍詫異道.

"是啊,你這小年輕到底會不會說話?"王潔在一旁也怒道.

"實話就是這樣,說來很傷人,沒人喜歡聽.但事實確實如此.在十三年前,你的頭部應該被炸彈之類的東西擊傷過,而且留了異物在里面.還好你家里父母有大功德,所以你的這一條命才撿了回來.命雖然保住了,異物也取出來了,但頭部的部分經脈也因此被截斷,最後凝聚成結."

"就算你不修煉古武,時間久了,你的腦部血脈也會因經脈凝結而得不到滋養,從而形成腦部神經萎縮,最終引起腦癱或癡呆.因為你是修煉古武的,你也知道,古武講究的是氣血和內勁的運行."

"你八極拳練到這種地步,你自身氣血必然猶如海浪澎湃不息,所以你的腦部神經經過充足的氣血滋養,從而延緩了你腦部神經萎縮的速度,但同時也對你腦部血管形成了很大的隱患,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選擇突破的話,那麼最終的結局,就是腦內氣血壓力增強,爆頭而亡.而這次腦內部氣血壓力達到最強,會在半年之後.也就是說,這半年時間你如果散功不練,那麼等氣血衰竭之後,面臨的就是腦癱或癡呆,但至少可以活命.如果你繼續古武修行的話,半年之後,必死."莫小川盯著肖建軍,沉聲正色言道.

肖建軍徹底驚呆了.

曾經肖建軍是狼牙特戰大隊的隊長,一次在緬南執行任務,追擊一名盜竊了國家重要機密的判逃人員.沒想到在國防線的密林中,遭遇了前來接應的敵國特種兵大隊,于是,一場慘烈的戰斗便打響了.雖然最終全殲了敵軍,奪回了機密文件.但因為敵方臨死反撲,拉響了一枚手雷,要與肖建軍等人同歸于盡.有一名第一次出任務的年輕戰士就在手雷爆炸范圍,眼看一個年輕的生命就要逝去了,關鍵時刻,沖上去將那名戰士撲倒在地壓在身下,而他自己卻被炸成重傷,一枚彈片射入了他的腦袋里.

本來肖建軍在那種情況下必死無疑,恰好有一名游方道士路過.可能是道士出于對軍人的崇敬,或者本身就有救死濟世的品德.以一枚金針,一張黃符鎮住了肖建軍的魂魄,止住了肖建軍的傷勢.這樣才使得肖建軍得以堅持到京城,以肖家的勢力,自然是請得當時有醫國聖手之稱的黃啟祥黃老出手,最終將彈片取出,保住了性命.

記得後來肖家老爺子轉述黃老的話說:"唉,黃某醫術有限,只能做到這種地步了.以後建軍習武則廢,不習武亦廢.時也命也."之後,肖建軍康複後,繼續習武,也沒見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所以便把黃老的話拋在了腦後.如今聽莫小川再次說到這種情況,肖建軍自然是驚駭莫名.

要知道,黃老給他治傷時,已是八十高齡,沉浸于華醫的研究更是有數十年之功,這才取得了醫國聖手之名.而這年輕人才該多大年齡,也不過是與自己女兒年齡相當,甚至比自己女兒還要小一些.卻能看自己幾眼就能說出自己身體的異樣.這該是何等逆天.

肖建軍還沒有從思緒中醒轉過來.

"你胡說,我們家老肖每年至少做兩次體檢,就連進口的精密儀器反饋的數據都顯示老肖身體健康.你憑什麼說我們家老肖有病.你才有病,你才要死."王潔上前一步,一把推開莫小川,狀若瘋癲,臉上的淚水簌簌地向下滑落.

莫小川一臉無辜地搖了搖頭.唉,這年頭,好人不易做啊.

肖建軍趕忙上前攔住王潔,並連連點頭向莫小川道歉:"小兄弟,對不起,我妻子失態了."

"唉--"莫小川長歎了一口氣,嘴里卻喃喃道:"一,二,三,來了."

莫小川雖然是喃喃自語,但整句話卻分毫不差地進入了肖建軍和王潔的耳朵里.王潔這時候也安靜下來,和肖建軍一同怔怔地看著莫小川,不知道莫小川又有什麼驚人之處.

王潔聽得莫小川"流"字剛剛出口,就感覺自己鼻孔中一股溫熱的液體緩緩向外流動.不多時便流出了鼻孔之外.血液,暗紅,呈現灰敗的顏色.

肖建軍一直關注著莫小川了,誰知莫小川只是喃喃地念了四個字之後,便不再說話,只是盯著王潔看.這讓肖建軍有些惱怒.等他轉過臉還看向王潔時.發現王潔正傻傻地盯著莫小川看,那暗紅灰敗的血液正緩緩流入她的嘴中.

"潔,你怎麼了?"肖建軍驚呼著,手忙腳亂地給王潔擦拭鼻血.

"五心煩熱,自覺身熱,不欲近衣被,口干喜冷飲,汗出,脈數或細數,陰虛內熱.熱而傷陰.陰愈虛則火愈熾,火愈熾則陰更傷,複感熱邪毒素,毒熱相加,愈燃愈烈,虧虛,血無化源."莫小川看著王潔,雙眼明亮無邪.

"小兄弟,這是什麼意思?"肖建軍急忙問莫小川.

"有現代的話來講,也就是造血干細胞異常的克隆性惡性疾病,也叫做白血病."莫小川說道.

"白血病?!"肖建軍感覺眼前發黑.

王潔搖著頭笑了,不過笑的很苦.

"潔,你早就知道是不是?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肖建軍扶著王潔的肩膀,大聲地問道.

"我也是周五的檢查的時候才知道.我誰都沒告訴過,我只想用最美麗的自己,陪你走完這最後一程."王潔勉強笑著,伸手撫摸著肖建軍的臉說道.

"你太傻了,你難道不知道現代醫學對于白血病有了一定的療效嗎?才查出來,我們抓緊時間看,肯定沒問題的.走,我們去看病."說著,肖建軍拉著王潔就要走.

上篇:第19章你們也算是一對可憐之人    下篇:第21章你是說,你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