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七百四十七章 主動進攻   
  
第七百四十七章 主動進攻

藥甄心中充滿疑惑,想不明白為何這少年只是剛剛來到此地,就能夠清楚的判斷出形勢,同時好似能夠窺視到自己的全部情況一般.

如果說在兩人交手之後,即使有些難以置信,但多少還是可以理解.畢竟在交手之中,能夠迅速判斷出對手一些情況,不是沒有人能夠做到.

眼下兩人只是處于對峙階段,在這種情況下兩人都應該是在互相試探.自己對于左風的情況還不清楚的時候,對方卻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痛腳,即使是修為有壓倒優勢的藥甄,也是感到心底里有種莫名的寒意.

表面上沒有任何變化的左風,此時心底里卻是在暗自發笑.他之所以能夠清楚藥甄的情況,還要多虧了之前在那特殊的涼亭之內,將所有的情況盡收眼底的特殊優勢.

那處涼亭之中不僅能夠看到眼前廢墟內的所有情況,甚至靈氣的波動也可以一絲不漏的察覺到.之前兩名青年的交手,左風雖然開始沒有太過在意,可是依舊還是沒有錯過的觀察到.

可是藥甄卻不同,他只是在兩人決出勝負後,獲勝的那名青年顯露身影的時候,才能夠看到對方.這樣一來,那青年之前的戰斗,他屬于完全不知情者.

雖然藥甄和青年戰斗之中,小心翼翼的沒有暴露出自己太多的虛實.可左風卻是知道那青年在戰力爆發後大概是什麼水平,由此推斷出藥甄即使裝作沒事人一般,應該也是受到了一定的傷害.

在陣法之外,所有人都在靜靜的等待著最後一場比試的結果.素蘭一改之前的沉穩,臉上也是微不可查的有一絲焦急之色閃過.

這第三場比試也可以說是他今晚安排布置的最後一步,即使左風能夠順利通過之前的所有比試,他相信這最後一場定然會按照自己的預計進行.

處在他這種修為上的強者,能夠深刻的體會到,修行達到各個階段之間的具體差異.煉氣期與煉體期是武者修行之中經曆的第一道分水嶺,這道分水嶺也將武者和強者這兩個看似不大的稱呼體現的淋漓盡致.

處在煉體階段的武者,只能夠在改造和強化自身上不斷努力,可不論是煉骨還是淬筋都在一種打基礎的范疇.只有真正邁出那一步,達到了煉氣期才能夠被人稱為強者,也是只有達到那一步的人才能夠更清楚的體會到,兩者之間究竟有著多麼巨大的差別.

原本他是信心滿滿,不論是之前在計劃的時候,還是在左風通過了第一場和第二場比試之後.可是在左風踏入陣法之後,素蘭卻有種莫名的擔憂,這種擔憂在他漫長的人生閱曆之中是極為少見的.

可是偏偏就是在左風踏入陣法的同時,在他的心底里的的確確有著一種危機感.好似左風進入到了那陣法的瞬間,好似回到了自己家一般,又好似他本就來自于這陣法一般,特別是在左風選擇了那偏僻的位置坐下來時.

除此之外,由城主此時那大有深意的笑容,還有那鍾老似乎帶著期盼的眼神,都讓他感到心里一陣煩躁.

就在眾人等待了沒有多長時間之後,一名青年路線狼狽的從那陣法之中被彈了出來.

他的出現顯得有些詭異,好像是從陣法之中被人大力丟出一般,整個人如同一個沙包般就那麼詭異的飛出來.身上雖然沒有明顯的傷痕,可看他那蒼白的臉色,顯然也是因為戰敗受到了一些影響.

由城主似乎早就做好准備,在那青年出現的瞬間就飛身而起,輕飄飄的將青年接了下來.

那青年眼中帶著一絲驚恐,這驚恐好似一個人在死前要做出最後的掙紮一般.直到看清眼前之人是由城主後,這才稍微放松了一點.只不過其目光之中,還能夠看到如驚弓之鳥般的恐懼之色.

沒有人去詢問這青年里面的情況,在場之人各個都是人精,不用問已經知道這青年是第一個被淘汰出來的人.這青年的失敗看起來對其心性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只不過究竟有多大的影響,恐怕只有他自己查最清楚了.

第一個被淘汰者的出現,並沒有引起什麼太大的重視,因為大家等待半天就是要看最終結果.

可是沒有過去多久,第二道人影就隨之拋飛了出來.這一次眾人都凝神看去,因為這第二個飛出來的人也許無關最終結果,但是卻是在場三個重要人物特別在意的.

當三個人看清了這第二個飛出來的人影後,三個人臉上的表情也立刻變得精彩起來,而且那臉上的神色也是各有不同.

素蘭的臉上最是精彩,那不苟言笑的嚴峻臉龐之上肌肉劇烈的抽動數下,與此同時他的臉也好像覆蓋了一層陰霾般.

鍾老在微微錯愕過後,卻是立刻綻放出了笑容,甚至不自覺的伸手在大腿側面重重拍了一記,大聲說了個"好"字.

由城主的表現最是耐人尋味,他看到第三個飛出來的人影時,臉上閃現出的是一抹激動,同時那眼神之中的光芒也是更盛了幾分.他對于左風的興趣本就很濃,看得出來這興趣似乎已經接近爆棚.

三人如此變化並非沒有緣故,按照他們曾經得到過的一些信息,知道這陣法運轉後會分出不同的戰場.而他們也從每個人的位置上判斷出,左風和藥甄必然是分在了同一處戰場之內,所以第二個戰敗被淘汰之人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是左風的可能性十分大.

結果卻完全出乎三個人的意料,准確的說是兩個人,由城主早在這之前已經有過一些猜測.這種猜測當然不是知道結果,不然他也不會看到那倒飛而出的青年後愣了一瞬.

可是他們三個人的想法,只是不知道什麼特殊變故,藥甄和左風兩人,分別和兩名青年分到了一處戰場.卻不知道是左風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真正參加過任何一場戰斗.

這情況有些詭異,若是三個人知道是如此一種情形,恐怕神情比之現在還要精彩數倍不止.

可惜左風和藥甄現在都看不到,因為兩人在此時已經交上手.

因為左風一開始就搶占先機,之後兩人的戰斗也幾乎被左風所主導.這處地方十分詭異,武者在這里可以發揮自身的全部實力,甚至在進入這里之前的傷患都可以完全恢複.

只不過左風猜想這種恢複應該只是暫時的,當離開這處地方之後,身體還會依舊變成原來的模樣.另外武者無法將自己的物品帶進來,除了自己所穿的衣衫之外,其他任何武器等物品都無法帶入.

不論是囚鎖,還是左風手上的儲晶和納晶,都在進入這里之後消失.不過左風也並不擔心,進入陣法之內的人,統統被傳送到了這個廢墟之地,即使那些物品被留在那處陣法之內也沒有關系.

因為沒有任何物品可以帶入進來,武者也只能夠憑借血肉之軀相互搏斗,不會有武器使用.左風倒是並不太在意,因為他最為擅長的實際上就是近身肉搏,可以說這種條件對他來說最為有利.

因為左風搶占了先機,當然是得理不饒人的首先搶攻.藥甄雖然想不通對方為何會知道自己現在左邊一側身體的情況,可是他卻是硬著頭皮沖了上去,一副以硬碰硬的架勢,一改他與上一名青年戰斗時的策略.

他的這個選擇也是讓左風心中更加謹慎,這藥甄的確如自己所預料的一樣,在戰斗方面有著不錯的素養和天賦.如果藥甄繼續以之前的消耗方式戰斗,那麼左風便可以不斷發動攻擊,針對他的弱點采取手段.

藥甄卻是沒有任何猶豫的改換戰略,這就不給左風針對自己弱點下手的機會.二人的戰斗也在這個時候陷入到了最激烈的程度,彼此都是在這個時候全力出手.

不同之處在于,左風已經看過一場藥甄的戰斗,對于藥甄的一些特點多少有些掌握.可藥甄對于左風卻是不清楚,之前的比試都是在特殊的環境下進行,外人只能夠清楚結果,卻無法了解其中的過程.

這樣一來左風又是占據了優勢,掌拳紛飛的不斷發起攻擊,雖然藥甄修為高出對方一大截,卻是在這交手之初就節節敗退.

左風的攻擊如潮水一般,一浪高于一浪,往往你認為這已經是最凶猛的攻擊,挺過這一波他必然會稍微喘息一下.可是緊接著左風更加狂猛的攻擊就來到,不會給對手任何喘息的機會.

而且左風近身戰斗的時候,憑借的是敏捷的身法和行云流水一般的格式攻擊.身體時而如游蛇般扭曲成一些怪異的姿勢,拳腳又會配合這身體從不同角度發起攻擊.

即使藥甄本身見多識廣,可是首次面對左風這樣的對手,也一時之間陷入被動手忙腳亂的招架.

只是面對如此一副戰局,左風臉上卻沒有絲毫喜色,反而神情會略顯焦急.

上篇: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露虛實    下篇:第七百四十八章 賭上一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