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七百四十五章 無關勝負   
  
第七百四十五章 無關勝負

藥甄的反應完全出乎了左風的意料之外,可是細細想來卻又是在情理之中,這也是為何他在看到眼前情景後會收起了看戲的閑情.

藥甄的身份是上一屆的藥子,這是包括左風在內的所有人對他最大的了解.這種了解屬于普遍性的,甚至這種了解對于左風和其他人來說都好像是一種保護色,讓人無法看到真實的藥甄.

藥子這個名稱在玄武帝國有著非凡的地位,同時也需要具備非凡的能力和才華.並且在這個稱號之上,需要在煉藥方面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這些都不是一般人單單通過努力就能實現的.

正因為如此,包括左風在內的所有人,都理所當然的認為,藥甄的戰斗力絕不會太強.有了這種想法之後,所有人對于藥甄實際上都有些輕敵.

如果非要說對此人有些忌憚,恐怕也只是在其遠超所有參加比試之人的修為上,其他的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可眼前的一切卻是實實在在的讓左風有了新的認識,也對于藥甄的實力有了真實的評判.對于左風來說,煉藥和煉器都是他十分感興趣的,但是他對于戰斗方面的素養,卻是他一身本領之中最出類拔萃的一項.

他這一身本領也是他大小無數場戰斗之中,一點一滴磨練而得來的.正因為如此,左風在觀察別人戰斗情景時,就更能夠得出准確的判斷.

他在與人戰斗的過程中,往往需要在第一次交手,甚至和對方一個照面之間就准確的做出評判.有了這種能力,他再看到藥甄和青年交手的情況後,就立刻對于藥甄的戰斗能力有了全新的認識.

藥甄不僅僅戰斗能力不俗,而且戰斗素養也同樣不俗.在這種情況之下,不僅能夠准確的把握到對方的意圖,還能夠迅速的對戰斗做出調整.

那名青年在戰斗之初迅速搶占主動,想法和做法,以及果斷的出手都顯得十分老練.藥甄也在第一時間化解,並且是采用了最為狂猛以硬碰硬的方式,迅速的將對方的攻擊化解開來.

卻是因此一搞,這場戰斗就演變成了消耗戰,這本身看上去很正常的戰斗,卻是讓左風得出了不同的結論.

藥甄如果要下手,就像剛才用狂猛之力化解對手一樣,是最為有效的一種攻擊手段.可是這樣的手段,似乎也正是那名青年想要得到的結果.

換了左風也會在此時選擇改換套路,不采用狂猛手段,而是改用比較拖遝的戰斗方式,以此來進行一場消耗.

青年的修為畢竟造比對方差了不少,這種絕對的差距之下,加上他之前已經有過激烈的戰斗,絕對無法讓在藥甄的的纏斗之下堅持太久.

左風看出了青年之所以有這樣的選擇,恐怕是因為還有什麼後手,能夠瞬間爆發出恐怖的戰斗力.當然這也只是一種猜測,不過藥甄想來應該也有這樣的猜想,所以才會避開以硬碰硬,選擇使用這種消耗纏斗的方法.

這種戰斗方式雖然費時費力,但卻也有一點好處,就是穩妥.若沒有多年的戰斗經驗,一般人恐怕會直接選擇與對方硬拼,畢竟大多數人所想的是速戰速決,以免夜長夢多.

可是像左風這樣戰斗經驗豐富之人,所考慮的重點在于穩妥,以最小的危險和損耗,獲得最佳的戰斗結果.

在左風的注視之下,兩人的戰斗也一時之間陷入到了僵局.藥甄對于這種結果毫無表情上的變化,那青年卻是越來越顯焦急起來.

青年人的任何細微變化,逃不過藥甄的雙眼,更無法逃過冷眼旁觀的左風.左風也知道自己現在要面對一個選擇,也是他今天參加賽選後的一個很重要的選擇.

這選擇就是兩人分出勝敗後,自己該何去何從.如果按照左風本來的打算,他沒有必要去與這藥甄玩命.

他此時差不多已經可以肯定,最終獲勝之人必定是藥甄無疑.雖然用玩命來形容有些誇張,但是那畢竟也會是另一種形式下的生死戰斗.

對于武者來說,有的時候失敗也就等于死亡.即使在試煉之中戰敗身死,死去的只是自己的分身.但是失敗的陰影卻是會烙印在心中,就好像當初的傀襄,敗給左風之後也讓他整個人性情大變.

這些因素左風不得不去考慮,畢竟藥甄的實力和自己相差太過懸殊,如果硬碰硬,即使自己手段不少,可結果恐怕對自己也將很不利.

尤其是在看過藥甄的戰斗之後,他更是可以肯定,這藥甄是一個絕難對付的高手.拋開其修為上高于自己不提,就算他是同級對手也不可能輕松解決.

冷冷的看著兩人交手,左風的腦海之中也在快速轉動.他在衡量這次戰斗的意義,如果說這次參與招親比試,自己是為了搞清楚一些事情,那麼走到現在他獲得的信息已經差不多了,留下來也不會再得到更多的有用信息.

可是眼看著兩人之間的交手,左風似乎感到了自己血液之中有種莫名的激動.那種激動仿佛是本身的一種渴望,渴望與對方一戰的沖動.

如果不是左風清晰的感知著身體,他恐怕會認為這是自己身體變異之後所導致的結果.不過他清楚這並非是什麼身體的沖動,而是自己作為一名武者的戰斗.

以前的戰斗他大多數都是不得不應戰,或者說是在被追殺之中被動應對,或者是參加一些非戰斗不可的試煉.可做為一名武者,左風從小就在不斷磨練著自己,當遇到一名強大的敵人之時,他都會本能的去考慮如何面對.

除非這敵人如同素蘭一般強大,那樣的存在根本就不能用一般方式去衡量.可即使那樣,左風在面對素蘭的時候,依舊在不斷的思考著應對之法.

又或者是之前的素肖,即使不是那特殊的黑色晶石之內戰斗,左風也很希望能夠與其一戰來評判一下自己現在的實力究竟如何.

可是藥甄畢竟屬于邁過了淬筋期這道屏障的人,在淬筋期武者面前的優勢還是很明顯的.基于這個原因,左風不得不多做考慮,究竟要不要在這里進行一番比斗,這結果會否對于自己有太的影響.

如果這次比試失敗,會否在自己的心境上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記,從而影響自己今後的修行.另外兩天後就是賽選藥子,如果自己在這里的比試有些什麼變數,是否會影響到自己賽選藥子上的表現.

這兩點是他現在最擔心的問題,若果不能夠將這兩個因素考慮進去,左風也許現在就會毫不猶豫的站出去.

就在他考慮的時候,那名青年和藥甄的戰斗也在不斷的走向最後階段.那青年終究因為實力懸殊,在不斷的消耗之下,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看其攻擊的力道不斷的見效,能夠調用的靈氣也在不斷縮小,這些都在標志著最終比試的結果即將揭曉.只不過現在的左風還沒有考慮好,到底是否要參與進這最後的一場戰斗.

"嘭"

一聲低沉的碰撞聲響起,也是打破了兩人纏斗的局面.藥甄似乎也是看到了對方的不濟,也失去了繼續比試下去的耐性,想要快些做出一個了結.

那青年在對方勢大力沉的一擊下,身體踉蹌著向後倒退而去.藥甄卻沒有立刻追擊,而是挺直了身體,警惕的環顧了一圈四周.原來他從比斗到現在,都一直關注著周圍,始終沒有忘記左風這個最大的變數還隱藏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

那倒退之中的青年,此時看起來愈發狼狽了一些,只是在他倒退的同時,臉上卻是閃過了一抹猙獰之色.

隨後他的身體猛地一顫,伴隨著劇烈的顫抖身體甚至不由自主的原地跳了兩跳.隨後他的氣息在瞬間陡然增長,靈氣也視乎變得充盈起來.

藥甄和左風在這個時候都不約而同的一愣,立刻猜到了這青年實際上一直隱藏著一種秘法沒有使用.

這秘法有很多種,只是每一種在迅速提高戰斗力的同時,也會對身體造成一定的傷害.看著青年此時所使用的秘法,對自身的傷害應該不小.只不過在這處地方不會有生命危險,他才會沒有顧忌的使用出來.

他擁有這種秘法,卻一直忍著沒有使用,就是為了要等待最佳的機會.假如藥甄一開始就采用硬拼的方式,他恐怕早就動用這秘法,只不過藥甄用的是纏斗之法,也一直沒有機會使用.

那實力迅速暴漲的青年,此時臉上卻是閃過一抹血色的猙獰.不顧一切的朝著藥甄沖了過去,在其邁步的同時,更是動用了那瞬間加速的武技,如同一只瘋狂的魔獸般沖向藥甄.

在這一刻,左風也似乎受到了感染,久久沒有動過半點的身體也是動了起來.他已經有了決定,與藥甄在這里戰上一場,只不過這一場戰斗無關比試的勝負.

上篇:第七百四十四章 亭中看戲    下篇: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露虛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