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 七百零三 章 不明緣由   
  
第 七百零三 章 不明緣由

這位叫藥甄的男子,相貌算得上是頗為英俊,配合其特有的氣質看起來極為俊朗飄逸,往往第一眼看到之人會覺得,此人絕對是那種與世無爭只追求一些虛無理想之人.

可是左風看到此人後的第一感覺卻不是如此,這個人給左風的第一印象卻是一種冰寒的"冷".一般人在觀察一個人的時候,往往會以自己的人生經驗和主觀的判斷來評價一個人,這也就是所謂的以貌取人.

當然這種觀察判斷人的方式,其中有著不少的弊端,不過一些經常混跡江湖之人,也能夠從外表窺視到一些真實情況.

可左風判斷一個人的時候卻不僅僅是看外表,左風更注重的是一種感覺.左風這種來自山里,從小就和野獸戰斗過的人,其感覺也是比這些世家子弟要優秀許多,這是左風與生俱來的天賦.

除此之外,左風還在後來經過獸魂的改造,在腦海之中出現了念力和念絲.而自從這些特殊的能量出現之後,左風的感知能力也是一發不可收拾.自從有了念力探查這項能力後,左風對于周圍一切事物的評判也有了一個新的方式和手段.

雖然最終這手段被剝奪過一段時間,可是左風對于這種用感覺上來判斷一個人的方式卻是用的越來愈多.

這位叫藥甄的中年男子,本身的修為也是不俗,左風粗略判斷其實力應該在淬筋後期,隱隱有著達到感氣期一級的苗頭.這種實力的武者本來並不如何出眾,可是若在這個修為上,再加上一個煉藥大師的名頭,那可就是絕對的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更何況其本身還是上一屆賽選的藥子.

即使這叫藥甄的男子,並沒有刻意動用精神力來壓迫左風,這男子給左風的印象同樣不怎麼好.這表情和煦給人以非常隨和之感的男子身上,左風卻是感到如寒冬一般的凜冽之意.

雖然有些人也曾經帶給過左風這種感覺,可是一般人的冰冷之中卻會隱隱夾雜著其他的味道.就譬如那素蘭也是給人以冰冷之感,但那種冰冷之中左風能夠隱約聞到一絲血腥的味道,仿佛這種冰冷是因為其曾經有過不少的殺戮才獲得.

而這素蘭在面對素顏的時候,其氣息上卻會微微有所轉變,仿佛那冰冷之中有著和煦的暖風吹拂而過,也正是這種感覺,讓左風對其的印象並不太糟糕.

可是眼前這藥甄卻完全不同,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感覺,其中隱隱蘊含著一種無視任何生命,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味道在其中.

這種人雖然表面上平易近人,但卻是會在最危急的時候對同伴不折手段之人,也是這種人最讓左風感到危險.這種危險的感覺,即使是成天豪的算計和傀襄的陰狠也是有所不及,所以左風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也加了十二萬分的小心.

那叫藥甄的中年男子,目光此時略顯詫異,也是在左風這邊多停留了片刻.這處小小的細節立刻引起了周圍正在注視著他的眾人注意,周圍之人順著他的視線紛紛扭頭,正看到左風表情木然的回望著藥甄.

眾人本來還很意外,究竟是什麼人能夠引起這藥甄的如此關注.可是回過頭來的時候看到的竟然是這麼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山里少年,竟然當著藥子大人的面如此不敬,與其就這麼對視著不說,竟然也不施禮表示恭敬,這個細節頓時讓周圍之人都有些不滿起來.

這些人都是屬于玄武帝國,各個世家之中的精英子弟.他們的生活圈子之中,對于等階和身份看的非常重要,除非是一些身份不高卻修為極高者面前,他們才會稍微表現出一絲敬意,不然絕不會有絲毫的假以辭色.

可是左風的這種行為,卻是完全無視了這種等階的存在,這已經觸碰到這些人的心里底線.哪怕是之前因為那七公子的緣故,對左風印象還算不錯之人,現在都表現出了極為厭惡的神情,那神情之中隱隱的還帶著一絲敵意.

對于周圍這些人表情上的變化,左風自然也不會漏掉,只不過他現在卻並沒有太過在意.畢竟很快就要進行賽選藥子,這些人到時候都將會是自己的競爭對手,哪怕現在關系搞得如此好,最後當被自己淘汰的時候,也必然會交惡,所以左風也並沒有太過在意.

他所在意的人只有那站在台階上方的藥甄,他不明白這個自己並不相識之人,為何會在見到自己的第一面就表現出了一股淡淡的敵意.他相信這藥甄剛才所動用的精神力壓迫的手段,在場眾人之中幾乎沒有人會察覺到.

如果之前自己無法抵抗對方的壓迫,最輕微的損傷,也會是自己的精神力受損,那麼三天後的賽選藥子也就等于是沒有了任何機會.

'究竟是為了什麼他要對付我,他已經是藥子的存在,就算我這次能夠在臨山郡城脫穎而出,想來也不會真的威脅到他的身份,他沒有理由要在這里對付我.’

這種相仿飛快的在腦海之中閃過,而此時那藥甄卻是沖著左風再次微微一笑,仿佛他就是十分大度的不與左風計較了一般,將目光轉向了城主那里.

周圍之人看到藥甄如此大方,反而對左風更加不滿起來,其中有幾個人仿佛恨不得直接動手將左風打倒在此.

對于這些人的各種表情,左風如若不見一般,卻是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般,轉頭向著那位七公子看去.只是那七公子眼下卻是正看向另外一個方向,好像要和旁邊之人說些什麼,也正是避開了左風的目光.

'難道是這個家伙,可是他也沒有理由對付我才對.那練功場的安神石的確是我損壞,不過也是提前告訴過他,而且這安神石雖然值些錢,卻也不至于讓他如此大動干戈,想來這七公子應該也不會花費大價錢請動這藥甄.’

這些思緒在腦海之中快速閃過,他首先是聯想起了這七公子的邀請,也正是因此他才首先想到是這七公子要對付自己.可是仔細的深思了一番後,卻是有將自己的這種猜測給推翻了去,覺得自己的猜測距離事實有些遙遠.

'如果說這七公子的目的,不是為了那安神石,而是為了將我剔除賽選藥子,也有些說不過去.我認識這七公子的時間還很短,這七公子應該對我的煉藥術不了解,應該也不會對我如此重視.

在場的這些人中,想來名聲在外者不在少數,如果要是為了自己在這里脫穎而出,那麼也應該是主要對付其他人才對,對付自己顯然有些不太正常.’

這麼想著,左風反而漸漸的把這七公子的嫌疑給解開,可自己現在就更加迷茫了起來.

此時那藥甄正在和那城主說著什麼,而其他人也在低聲議論些什麼,這些聲音之中有著不少都在評論左風.可是左風卻沒有心情去理會這些人,而是在思索著剛剛藥甄的舉動究竟因何而來.

他想到了那傀襄,可是這個名字出現的刹那,就讓左風給忽略了過去.隨後他又想起了成天豪,這個人的名字在腦海里轉悠了一小會兒,可是最後還是被左風給排除.

這些人跟自己有過節不假,可是不論他們背後的家族有多大的能力,顯然和這藥子的身份相差也是極大.而且這些人要對付自己,必定會采取雷霆手段,給自己造成最嚴重的傷害,反而不應該使用這種軟刀子割肉的麻煩方式.

那為前屆藥子藥甄,似乎和那城主說了什麼後,那城主默默點頭之後,他這才轉頭開口說道:"今天大家齊聚于此也是緣分,既然各位也都是我玄武的煉藥嬌子,那麼我這位先行一步的前輩,自然也要和大家親近親近."

當這藥甄開口之際,周圍之人便立刻安靜下來,似乎對于這不想錯過這藥甄的任何一句話一般.

說道這里的時候,他故意停頓了片刻,扭頭在人群再次看了一圈,尤其是看向左風的時候其雙眉也是微微一挑.

這才繼續說道:"想來大家應該也都認識我,那麼我在這里也就不做自我介紹了.下面還請各位自我介紹一番,也正好讓我認識一下未來煉藥界的各位精英.眾位之中想來有些人也都互相認識,那麼我想不如就先從大家不太熟悉的人開始介紹吧."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那藥甄的目光卻是最終落回到左風的身上,並沒有等著藥甄的目光看來,周圍之人也都目光凌厲的掃來.

此時此刻左風仿佛陷入到了眾矢之的一般,這些人的目光之中有著敵意,更有著不屑于嘲弄.

心中微微歎了口氣,心中暗道:"來了,看來這藥甄是沒打算輕易放過我,只是不知道他接下來還會做些什麼."

面對周圍眾人的目光,左風並未顯出任何的不自然,反而是極為坦然的一笑,抱拳向著周圍微微施禮.

上篇:第 七百零二 章 上屆藥子    下篇:第 七百零四 章 針鋒相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