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 七百零一 章 極為相似   
  
第 七百零一 章 極為相似

臨山郡城別苑正門位置,一處高聳的巨大石頭牌樓聳立在那里,上面赫然寫著兩個個大字,臨山.

雖然只是區區兩個字,可是卻是寫的龍飛鳳舞一般,從其上透出了濃濃的霸氣,使看到之人都會體會到當年寫下這兩字之人的性格特點.

琥珀只是表情嚴肅的掃了一眼,就將目光收了回來,顯然他以前曾經見過這牌樓.左風卻是目光炯炯的盯著這兩個字,似乎在自己的記憶之中有著模糊的熟悉之感,可是回憶後卻是找不到這熟悉的緣由.

兩人在牌樓不遠處駐足觀看的時候,在牌樓下方就已經有人看到了他們二人.那是一名看起來非常精干的青年,在看到左風和琥珀二人的瞬間目光就盯在了兩人身上,仔細打量了一番,好像做了最後確認之後,這才邁步向這邊走了過來.

這青年在行來之時就已經浮現出了客氣的笑容,距離左琥二人還有兩丈遠時,就恭敬的抱拳施禮,說道:"這位應該是得到我家公子邀請而來的沈公子吧,我家公子擔心二位不來,特別囑咐我在這里等候."

這青年說話的時候,目光不住的在左風身上打量著.這青年表面不動聲色,但是仔細看過左風後,卻是目光微微一變,顯然察覺到此時左風的身體情況.

只是這青年也是精明之人,雖然有所察覺但卻不動聲色,而是面容上一直表現出了熱情的笑意.

對于自身情況左風並沒有做太多的掩飾,不僅僅如此他還故意的表現出了更加虛弱的樣子.

左風在來這里之前,就已經有過一些計算.這是經過昨晚的事情後,第一次在外面公開亮相.自己昨晚經曆的事情,雖然不知道素蘭會不會說給其他人知曉,但是自己在這里的情況多半會被有心人傳給素蘭.

如果自己身體毫無異狀,這反而會引起素蘭的注意.畢竟自己昨天以那麼凶悍的方式擊殺了一只三階巔峰魔獸,動用了這種手段沒有反噬的情況這才會很奇怪,那不如就索性將自身的情況表現出來.

對于左風來說,各種環境也都有過一些經曆,有的時候掩飾自身的傷患是一種保護,而有的時候將身體的傷患表現的過于嚴重,同樣也是一種保護.

那青年此時已經不再過多關注左風,畢竟這樣始終留意對方,也是非常不禮貌的一種行為.將目光投向琥珀,極為客氣的笑著點了點頭.

這青年並未和琥珀交談,只是禮貌性的客氣了一下.顯然在他得到的信息內,這琥珀只是沈公子的一名跟班,自己這麼做已經極為給對方面子了.

這青年向著一旁側身做出了"請"的手勢,待左風走到其身邊後,這才微微落後了一點在側面引路.從這細節來看,這名畫家的青年,顯然也是經常和一些顯貴之人接觸,不然也不會如此注重這些細節.

左風對于這青年的恭敬,心中多少有些疑惑.畢竟之前來邀請的時候,那說話陰柔的男子,雖然也表現出了客氣,但是隱隱也有著一絲霸道表露出來,顯然畫家之人對自己並沒有太過放在眼中.

可是現在這青年卻如此客氣,顯然事情有了一些變化,或者是有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情況.可不論是哪一種,對于左風這麼謹慎的人,都會引起其極大的注意力.左風神色上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微不可查的微微偏頭看了琥珀一眼.

他二人也是接觸的時間久了,在對方看來的瞬間,琥珀目光微微一變,但是卻沒有其他任何的舉動.兩人就在這種外人完全無法察覺到的一個眼神中,完成了一次交流.

左風在這個時候大有含義的看了琥珀一眼,以琥珀的精明自然了解,這是左風在提醒自己多加小心.這雖然不是提示對方情況緊急,但是也是要讓琥珀做好應變一切的准備.

提醒過了琥珀之後,左風也不再考慮其他,畢竟自己現在知道的情況實在太少,就算想要進行分析也無從下手,只能夠先多觀察瞧瞧了.

左風在頭前,琥珀和那名迎接的青年在後,三人就這樣徑直走過了牌樓,來到別苑的正門之前.

此刻正門處有四名身穿戰甲的武者站立在門口,本來看到左風走來時,其中一名武者還打算阻攔.可是在看到左風身後的那名青年後,那武者就將邁出半步的腳收了回來.

左風也不理會這些,邁步穿過的大門向內走了進去.門後是一扇屏風,屏風之上雕刻著山巒起伏的畫,這畫左風依稀能夠辨認出來,應該是這靈藥山脈,目光在那屏風上略作停留就將目光收了回來.

表面上雖然沒有任何變化,可是左風卻是在看到這屏風後,心中再次微微一驚.那種極為熟悉的感覺,不知為何在看到這屏風的瞬間又再次的浮現而出.

這種熟悉的感覺比之前看到那牌樓上的字跡時,還要更加的清晰了一些,可是他卻依然想不起這里為何會有這種感覺.

因為在這里不方便停留的太久,左風也就只能夠繞過屏風,只是目光在那屏風上多掃了兩眼而已.如果在這里停留的時間太久,難免會引起後面那青年的注意.

三人轉過屏風之後,左風忽然感到眼前一片的開闊.由巨石鋪成的廣場,赫然占地有著十多丈范圍.這麼大的廣場,估計就是有個千百人的軍隊,都可以完全容納下來.

只是現在的廣場上只有十多個人,正在交談著什麼,看樣子這些人應該也是剛來不久.

那正在交談中的人見到有人來到,目光都向這邊投了過來,左風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之中有著那畫家七公子在內.除了這畫家七公子之外,其他人也都是青年模樣,只不過從這些人的衣飾上判斷,他們這些人都有著不低的身份.

除了畫家的公子之外,另外的人都只是掃了左風一眼,就各自將目光收了回去,繼續之前的話題.顯然看這少年人不熟悉,而且穿著打扮也不像是什麼顯赫之輩,他們也就不太放在心上了.

只有那畫家七公子洋溢著笑容,向著左風招了招手,示意左風過去.對于這樣的聚會左風本就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是礙于七公子的邀請,自己不好意思拒絕這才來到.

心中暗自思考著的同時,左風邁步就向著眾人所在的位置走去.目光卻是隨意的看向了四周,這一看之下左風的目光卻是微微一縮.

只見這廣場正前方一座頗具規模的建築,聳立在眼前,這卻不是引起左風注意的地方.而是在他的目光掃向周圍的時候,發現了兩側各有一處半圓形的角門之時,左風的記憶仿佛被轟然之間喚醒了一般.

這地方竟然與自己曾經迷迷糊糊之間,進入那似幻境之中的府邸有著驚人的相似.

也是在看到這些的同時,左風也是立刻想起了自己那一次極為詭異的經曆.當初左風因為傀襄和成天豪等人的重創下,昏迷之中不知為何進入到了那詭異的府邸宅院,這經曆雖然過去的時間不久,可是卻因為當時的特殊狀態,讓左風每每回憶起來都有些不清晰.

這種感覺就好似一個人曾經做了一個夢,當身在夢中的時候感覺極為真實,可是當醒來之後卻有有些模糊.左風當時的經曆就是如此,他事後每次回憶起來的時候,感覺那段經曆都十分的模糊,好像記憶之中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無法讓自己清晰的看到一半.

之前在那牌樓上看到的字跡,實際上正式因為當初見到過那府邸外石碑上的字有些相似,這才讓左風有種熟悉的感覺.可是因為當初的那段記憶很模糊,所以左風在回憶的時候始終沒有想起來.

之後看到那屏風的時候,也正是因為那詭異府邸之中,也有著極為類似的一處屏風,也是讓左風感到了一絲絲熟悉的感覺.

可這就與那牌樓上的字一樣,始終給左風一種極為先秒的熟悉之感.這些感覺始終讓組佛鞥想不明白,直到在此處看到了這廣場和周圍的四處角門,這才仿佛被一下子喚醒了一般.

當初那詭異的府邸之內,左風就曾經看到了四處角門.而且左風當初能夠逃出那個地方,也正是因為那屏風之上的畫給了他指示,從一處角門跑到了那懸崖邊跳下去,這才從那詭異的地方逃了出來.

可是事後左風被告知的是,自己在昏迷之後就被素家之人救下來.本來他以為那些指示幻覺,可是在素家的隊伍中時,自己身體卻是奇妙的自動燃燒了起來,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自己並非真的是做了一個夢,而是自己經曆過的東西是在一種特殊的狀態下,以一種特殊的方式進入其中.

當初的經曆實在太過駭人,讓左風現在想來都心有余悸.眼前看來極為相似的景象,讓左風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可是他現在卻不敢思考的太多.

上篇:第 七 百 章 臨山別苑    下篇:第 七百零二 章 上屆藥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