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 七 百 章 臨山別苑   
  
第 七 百 章 臨山別苑

那聲音陰柔的男子,說話之時倒是禮數周到,不過話內話外無不透出一股不容拒絕的味道.尤其是他刻意提到了畫家七公子,也許別人聽不出其中意味,可琥珀卻是知曉其用意.

如果不是左風告訴了琥珀,自己在畫家的修煉室中出了意外,將那修煉室的安神石搞壞,恐怕還真的不太懂對方為何會如此肯定左風會同意參加.

現在不用說其他,就是這一樁事情上,左風也覺不好意思決絕對方的邀請.此時尚還是早晨十分,這些人便已經來到,而所邀請的時間是在晚上,這也算得上是給出了准備時間,自然也很難有接口推脫.

琥珀雖然不知道左風此時的情況如何,不過他估計到了傍晚時分怎樣也會好轉.如果到了那時候左風還是無法去參加,那就只好自己硬著頭皮去瞧瞧對方要怎樣了.

想到這里,琥珀的聲音再次響起:"既然七公子如此盛情,那我就帶我家沈公子暫時應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晚上我們一定按時赴會."

此話說完,外面很自然的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似乎在判斷琥珀的話到底是在敷衍,還是真的應承了下來.

沉吟片刻後那陰柔的聲音,就再次開口:"既然如此,那我就將話帶到,不過我家七公子也是一番盛情,希望到時會見到沈公子."

這次的話說的就不像之前那般客氣,隱隱在話語之中還帶有了一絲不滿.這顯然是因為琥珀之前的答複,讓對方感到很不滿意.應該是七公子有過囑咐,所以此人在最後也只是略表其不滿的態度,也沒有再多說其他.

隨著一群人匆匆而去的腳步聲再次響起,左風雖然沒有看到屋外之人,卻是將外面的對話一句未落的聽在了耳中.如果他現在情況允許的話,自然要出去見見這些人,可自己的情況不要說外人,就是現在的身體都無法挪動一絲.

外面一共來了五個人,之前開口說話聲音陰柔的男子,與其身後的另外兩人之間似乎有著某種聯系.他們在走路之時,腳步聲音之中透出相同的節奏,一般只有在一些聯擊之術配合無間之人的身上左風才見過這種情況.

除此之外的兩人,左風雖然感覺不出對方的修為,但是從他們沉重的腳步聲判斷,修為應該不算太高.而且是屬于那種使用蠻力之輩,倒是並沒有像那三人引起左風那麼大的興趣.

對于琥珀的回答,左風還是感到很滿意.這琥珀出身世家,對于這種場面上的應付,甚至比之左風都要周到.

隨著五個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左風也是再次緩緩閉上雙眼,將一切注意力再次放在身體上.既然琥珀已經答應下來,左風也必須要抓緊時間解決自己身體上的問題,而且還要在今晚參加那聚會之前將自身的實力恢複,即使無法全部恢複,也要達到巔峰時期的七八成水平才可以.

琥珀目光凝重的盯著離開的五人,他的感覺和左風一樣.之前開口的中年男子實力讓他看不透,而且他身後的兩人也同樣讓他感到忌憚.而最後的兩人身材極為魁梧,但修為還只是煉骨後期,倒並沒有放在心上.

目光從那幾個人消失的走廊處收回,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左風那緊閉的房門,他這才輕歎了一聲轉身返回房間.他現在非常擔心左風的情況,可是又不敢去打擾,只能夠希望左風的情況能夠盡快好轉.

時間漸漸過去,當太陽已經在西方天際徘徊著,准備要沉下去的時候.琥珀和左風兩人,也同時出現在了大街之上.

此時的琥珀雖然一臉的輕松,但是望向左風的目光之中卻隱隱帶著一絲擔憂.因為此時左風的臉色十分難看,憔悴之中還帶這一絲疲憊,而且雙目之中細密的血絲隱隱可見,這種狀態讓他極不放心.

而且琥珀此時的心中帶著自責之意,他認為左風之所以會如此,一定與昨晚被魔獸襲擊有關.而昨天晚上兩人被喜意模樣的魔獸襲擊時,左風將自己直接扔出去獨自對付魔獸,這件事始終讓琥珀感到有些慚愧.

琥珀的心思左風自然不會遺漏,可是因為後來經曆的事情實在太多,內中還涉及到了自己的一些隱秘實在不好透露太多.

對于自身的傷患,左風心中多少也有些郁悶.那第三處竅穴的頑固,遠超左風的想想.比起之前的破開的第一和第二處竅穴,在難度上甚至要有十余倍之多.

這也徹底打斷了左風想要一鼓作氣的解決胸口處,那最後一處竅穴問題的想法.

好在這個時候兩道竅穴已經打開,倒是不會再因此而導致呼吸困難.左風索性不理會胸口那鼻塞的竅穴,而是專心梳理其周身的各處經脈,而這些散布在各處的經脈內的靈氣,雖然處理起來沒有沖擊竅穴那麼困難,但是卻勝在數量眾多.

左風一一將這些經脈之中的靈氣,按照正確的功法或武技等運行的正確軌跡導引後,這些靈氣也算是回歸到了正途的同時,也獲得了大量的靈氣.

更重要的是,這些身體各處經脈的問題解決之後,他也能夠再次不斷的吸取靈氣轉化為自身精純靈氣.

這之後左風才開始真正嘗試沖擊那最後一處有問題的閉塞竅穴,這其中的痛苦實不足與外人道.在不斷的沖擊之中,左風自身在承受著極大的痛楚時,也給身體帶來了一定的傷害.

就在左風快要准備放棄的時候,也是他專心一致的沖擊這處竅穴三個時辰後,眼看天色將晚之時,這處竅穴卻是突然有了松動的跡象.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左風此時當然應該是該大笑出聲才對.

可是現在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他答應參加聚會的時間,而且琥珀早就已經焦急的站在屋外來回踱步.

他現在身體活動倒是能夠正常,但是如果讓他現在就放棄,那麼下次沖擊之時,眼下這絲松動也就不會存在.到時候自己還要承受多少痛苦還不知道,而且這隱患會不會對自己有影響也說不定.

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讓左風差點要吐血.可是最後他還是決定不顧一切的先將竅穴沖擊開.如此不僅僅可以給以後省下許多麻煩,同時若是今晚有其他事情發生,自己最起碼也有自保之力.

衡量之後左風也就安下心來,索性不去考慮晚上的邀請,而是專心一致的繼續沖擊竅穴.

在他的狂猛沖擊之下,竅穴的變化也是非常的明顯,那一絲松動的跡象在不斷你的加大,甚至左風已經能夠稍微感受到有靈氣向著竅穴另一邊的經脈內流淌過去.

此時左風和琥珀站在街上,也說明了左風還是趕在最後關頭,將那竅穴沖擊成功.只是他根本就沒有時間竟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只能夠匆匆服下一些恢複藥散,就跟琥珀一同從客棧走了出來.

琥珀此時幾乎都要放棄等待,獨自去那給畫七公子一個解釋,左風也恰在這個時候走了出來.

當看到左風的時候,那表情與現在的表情如出一轍.臉上的笑容,瞬間被凝重與自責所替代.就是現在左風看著琥珀,那如同怨婦一般的神情,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臨山郡城如果將其看作一處老城,那麼他的曆史也許還沒有禿山鎮這樣的小鎮子的曆史悠久.可是如果你將之看成一座新城,那他的曆史卻也能夠追溯到數年乃至上萬年前.

當然,比起新郡城那樣迅速崛起的郡城,這臨山郡的曆史倒是要悠久了許多.

在整個臨山郡城之內,有一處十分特別的地方,這處地方占據了城內一處比較重要的位置,而這處位置也始終不敢有任何勢力或世家來打他的主意.

這處地方就是臨山別苑,一處在當初建城的時候就已經被劃分出來的地方.只不過當時將此處劃分出來,主要的原因是其內保存的是最早的武者來到此處的痕跡,雖然這處痕跡因為曆史太過久遠的緣故,不能夠將之考證出來,不過這里卻代表了人類強者最早在此地的痕跡.

因為此地特殊的位置與象征意義,所以當初在建城的時候,各個超級世家都不想將其讓給別人.畢竟占據一了這麼一處位置,就等于在某種意義上占據了輿論上的城主,這是各個世家都不願看到的情況.

所以在當初爭論過很久之後,最終有人提出將之劃定為城主的范圍,也是帝國首領的私有之產.

這個提議雖然有些人依舊不太滿意,可是卻最終卻也想不出更好的提議,也就將這里定為了帝國的財產.

沒想到當時為了平息眾多超級世家矛盾的建議,卻一直延續到了今天,一直到目前為止,這別苑仍舊屬于帝國,作為城主府的一部分.而城主府也就因為這個緣故,之後也緊挨這別苑而建成.

上篇:第六百九十九章 畫七邀請    下篇:第 七百零一 章 極為相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