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九十七章 解開疙瘩   
  
第六百九十七章 解開疙瘩

劇烈的疼痛不斷的襲來,左風卻不能夠因為這些有絲毫的分神.眼下對于左風來說,眼下這是他唯一的機會,如果不能夠把握住這次的機會,那麼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這種痛苦與壓力的同時騷擾中,左風卻是凝神靜氣的不去理會,只是全身心的留意所有的靈氣變化.

因為靈氣的混亂走行,不論是左風還是以前經曆走火入魔的人,都會在這種時候想要極力壓制.卻從來沒有人會像左風這般,與靈氣達成某種聯系,這也是他現在最大的契機.

可這種聯系也只是一個契機,卻根本解決不了眼前的難題,只是若左風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那麼這個契機也許在他下一步的行動中有所幫助.

左風現在也干脆不去理會,剛剛能夠與靈氣達成聯系的那種感覺,而是想要極力的找尋剛剛自己察覺到靈氣運行規律上的情況.

可是在認真觀察過一番後,卻是發覺眼前一片茫然,那處靈氣不要說運行規律,基本上已經直接在橫沖亂撞之中近乎于消散開來.

這消散開的靈氣,會在經脈中不斷的沖撞後,才漸漸的消散在血肉之內.

左風有些懊惱的將目光收回,憑借著念力與靈氣的聯系,在之前發現靈氣運行軌跡的位置繼續觀察起來.

這種觀察看起來很平常,可是問題是現在左風的身體,卻不能夠讓他真的就這麼繼續無時限的觀察下去.因為身體上的劇烈疼痛會不斷的傳來,即使他能夠以強悍的意志力將這些痛楚忽略,但是身體卻是已經達到了臨界點.

從之前的不斷有血絲冒出,現在有的皮膚位置已經開始破裂開來,甚至有一絲絲靈氣就這麼直接泄露出來.還早左風現在的竅穴還沒有遭到破壞,如果是那樣的話就算最後他能夠挺過來,也會徹底的變成一個廢人.

狠狠的咬在自己的舌尖上,用這種更加劇烈的痛楚,使自己盡量冷靜下來.可是在那處位置繼續觀察下去,始終沒有收獲的左風,卻是一狠心之下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身體所有的位置.

左風感到現在的呼吸已經變成了非常困難的事情,他自己判斷,大概再有十息時間自己就會徹底的斷絕呼吸.因為暴走的靈氣在不斷的破壞身體,整個呼吸系統都在這種破壞中走到了最後.

呼吸在不斷的減緩下來,一次,兩次,三次.

本來對于左風這樣修為的武者來說,兩次呼吸之間的間隔可以非常悠長.在修煉之中往往一次吐納後,可以半天不再呼吸.可現在卻是喘息苦難之下,呼吸的頻率也在不斷加快,轉眼之間第九次的呼吸就完成了.

左風此時的心情也沉重到了一個極點,如果他早就已經放棄,也許現在倒是還能夠好過一些.可是偏偏之前念力和靈氣達成了聯系,讓他看到了一絲希望,可現在殘酷的現實告訴他什麼才是真正的殘忍.

也就在左風有些黯然的准備放棄之時,第十次的呼吸也艱難的結束了.就如左風預料之中的那樣,這十次呼吸的量,甚至都及不上他平時一次呼吸的十分之一,只有一小口氣被融入到身體內.

整個人在這個時候,如同被投入到水中一般,無法再進行呼吸這樣的動作.

可也就是在這一刻,左風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這並非是因為劇烈的疼痛,而是就在這一刻他有了新的發現.這發現讓他興奮的同時,也在心底感到非常的震驚.

因為就在他不停的觀察之下,也終于摸索的到了靈氣運行的規律.不過他心中也十分的震驚,因為他隱隱感覺到了,自己對于那原本所有人談之色變的走火入魔,竟然被自己給揭開了那一層面紗.

就在剛剛的一瞬間,左風似乎感到了一處經脈之中的靈氣運行,自己感到有些熟悉,可是在接下來的變化之中,卻是又讓自己感到了陌生,但是若再繼續觀察下去,又仿佛這靈氣的運行還是有些熟悉.

也多虧了左風因為念力的緣故,讓他的記憶力也是極為的強悍.這繁瑣的靈氣運行,立刻讓他察覺到了,那最開始靈氣運行中的軌跡,竟然和云浪掌的走形方式有些接近.

只是後來這靈氣忽然有了轉變,那運行的經脈和方向的改變,也不再是自己熟悉的云浪掌的走行方向.

可是再次觀察過後,他發現這靈氣現在運行的時候,竟然是一種初級的煉體術心法.

這煉體術,只有在強體初期使用過,是當初藤肖云教給自己的第一部功法.可以說左家村所有的人,都會這套功法,而這套功法本身也沒有什麼太過出奇的特點.

假如換了是別人,現在也根本想不起來自己年幼時學習的功法,可左風卻是在自己的記憶之中翻找出來了這套功法的運行方法.

在這一刻,左風也終于有了重要的明悟,也終于是看到了一線曙光.如果說剛才靈氣和念力達成聯系,讓他看到了一線曙光,那麼此時就等于出現了一個出口.

走火入魔實際上是一種難以規避的練功風險,對于任何武者來說,都很難避免在一生的修煉之中都不遇到這種情況.可是經過無數年來各種天資絕佳的武者總結和思考,也找到了一些方法來盡量規避這種風險.

有了這些經驗的人,即使真的在修行之中倒黴的遇到了走火入魔,除了其他武者幫助壓服靈氣,同時也有一些藥物可以幫忙解決.

不過那種藥最低的都是藥丸的存在,而這類藥丸不僅要藥師的階別極高,同時需要的材料也十分恐怖.

所以一般也只有那種大家族的子弟,而且還必須是那種嫡系子弟才能夠在身上配一顆防身.好像琥珀這樣的素家武者,即使素家這種以煉藥聞名玄武帝國的人,身上也沒有這樣的藥物.

也是因為找到了這些個規避走火入魔的方法,所以後來的武者,也就會想方設法的避開走火入魔,更不會有人在走火入魔的時候去想著如何探尋其本質.

這就好像眼前又一個個繩子結成的疙瘩,這些疙瘩太多之後,沒有人會想去知道這其中究竟又多少根繩,又有多少個疙瘩.如果遇到的時候,就會用最簡單也最直接的方式,將這些都一股腦的的斬斷.

可左風卻不同于那些人,既然它沒有那些先決條件將這些疙瘩斬斷,那麼剩下的方式除了坐以待斃,就剩下了將之完全解開.

如果換了是今天以前,左風也不會去想這麼笨的方法解決.可當問題擺在面前的時候,只要不是丟掉性命,那麼不論是刀山火海他也都要闖上一闖.

這一闖不要緊,竟然一下自己就解決了數千,數萬年來武者們無法解開的重要謎團.

經過左風的觀察後,左風已經明白,現在的靈氣雖然胡亂行走,但實際上如果將各個部分劃分開來單獨觀察.這些靈氣竟然都是自己以前熟悉的,有的是自己修煉果的功法,有的是自己修煉果的武技,有的甚至是自己以前摸索煉藥和煉器術時候運用靈氣的法門.

有的時候運轉靈氣的方式出了問題,當時武者的選擇都會是將靈氣自動散開.那個時候看似不起眼的一個舉動,可是換了走火入魔的時候,這靈氣卻不會真的就這麼散去,而是直接沖撞向自身的經脈之中.

這樣來看,就如同是將武者以前運行靈氣的所有方式,在同一時間全部的在身體內出現.如此修為越是高的武者,所要面對的各種問題就會更嚴重,這是因為武者越高,修煉的功法和武技也越多,在修煉中摸索的東西也會越多.

如果是一名踏入強體一階的武者走火入魔,那麼他身體內的靈氣絕對不會如此雜亂.不過這種走火入魔卻不會出現在低階武者身上.

具左風所知道的情況,最低級別,也需要是修為達到煉骨後期的武者,才會有一定幾率出現走火入魔.

而走火入魔既是武者的一次劫難,同時也是一場造化.因為左風現在搞清楚了走火入魔的真實情況後,他也等于是在那眾多的疙瘩之中,找到了解開的竅門.

此時那念力和靈氣之間的聯系,也在這個時候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原本不受控制的靈氣,在左風的念力控制下,也能夠驅使靈氣稍微有了細微的變化.

如果說像以前那樣,毫無章法的強行壓制,那結果與之前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可是現在左風卻是找到了出路,就是按照他所知道的方式,在靈氣從一種功法開始向一種武技轉變的瞬間,撥亂反正讓其變回原來的功法.

在這一刹那,左風那原本完全不受控制的靈氣,卻是在其意念之中重回到了其掌控之中.就像平時一般的超控這靈氣,緩緩的返回到了納海之中.

可此時的左風臉上沒有絲毫的喜色,因為他現在無法呼吸之下,已經快要把他給徹底憋死.

上篇:第六百九十六章 絕地反擊    下篇:第六百九十八章 禍福相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