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九十六章 絕地反擊   
  
第六百九十六章 絕地反擊

此刻的左風氣息完全混亂,就算是他想要試圖改變,也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眼下身體內的靈氣,完全是處在一種不受約束的狀態,仿佛這些靈氣已經恢複到了沒有被吐納之前,那種純粹的天地之中自由存在的靈氣那般.

可如果真的是自由存在的那些靈氣,倒還好說一些,可是這些靈氣的的確確是被左風所煉化過.這樣的靈氣非常精純,而越是精純的靈氣,所具備的力量也就越大.

正是因為這些靈氣中蘊含的力量太大,再加上不受控制下的四處游走,所造成的破壞當然也是難以想象.

就好像無數只力量非凡的妖獸,魔獸,在左風的身體內橫沖直撞.這樣的沖撞之下,左風已經無力挽回,只能夠任由這些靈氣的肆虐.

假如這個時候有一位修為在素蘭那個層次的高手在旁,也許可以憑借其恐怖的修為,將左風的靈氣壓制下來.可是眼下左風身邊並沒有這樣的人,即使有左風也不願意讓人窺視到自己身體內的秘密.

畢竟那神秘獸魂的存在,一旦被其他武者發現,必將會掀起無盡的殺戮.左風深知自己的秘密有多危險,所以即使是琥珀和藥尋都未曾透露過半點.

隨著靈氣的不斷游走,左風身體上的毛孔,不斷的有絲絲鮮血湧現而出.這鮮血從毛孔鑽出的時候,如同一只只細小的血蟲一般,使人看上一眼就會感到頭皮發麻.

強自咬牙的堅持著不肯發出半點聲音,周圍除了琥珀之外,其他房間逃過昨晚戰亂的人都已經返回.如果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到時候依然是個麻煩.

這里不同于之前停留過的鎮城,此地為臨山郡城,且是緊靠著靈藥山脈的存在.能夠來到這里,並且在這里生活的人,都有著一定的修為和見識,這些人左風只能夠盡量提防,不敢引起這些人的注意.

隨著時間的推移,左風感到自己的意志力已經完全失去作用,就連原本安靜的納海,此時也如同不斷投入巨石的琥珀,漸漸的掀起了一層層的波動.

如果說經脈內的靈氣,已經讓左風焦頭爛額,那麼納海的變化卻是讓左風最後一點希望也徹底喪失.

經脈內的靈氣相比與納海之中,還是少了太多太多,雖然肆虐在身體之中,一些傷害還是無法摧垮左風那經過改造後的身軀.

可是納海就不同了,其中的靈氣實在太過龐大,尤其是左風的納海經過改造後,能夠儲存的靈氣實在太過龐大.那幾乎是琥珀現在自身靈氣的數倍還要多,這麼龐大的靈氣如果一旦也加入到肆虐的隊伍中,絕對是一長巨大的災難.

這災難的結果就是,左風在自己的靈氣爆炸中死亡.

雖然明知道這樣的後果由多麼恐怖,可左風現在卻毫無辦法.甚至現在意志力也在緩緩喪失,更不要說超控和壓制靈氣.

在這種狀態之下,一切的努力都是在消磨自身最後的意志力.而且讓左風感到更為郁悶的是,隨著靈氣的肆虐,就連念海之中都出現了一絲不穩的跡象.

原本念海之中那數根念絲,一直在念海之中靜止不動,可眼下也開始了不斷的游走.這種游走不像以前那種自由自在的穿梭,而是那種帶著不安的躁動.

左風仿佛感受到了自身的生命,在這種折磨中不斷的流失,生命仿佛隨同意志力與念力在一同消亡一般.

就在其無計可施的重要關頭,左風腦海之中忽然有了一絲明悟.這還是因為左風的身體受到過改造,而且本身的意志力也遠超常人的前提.如果換了其他任何人在這個時候,不要說有什麼意識和明悟,恐怕生命也都燃燒殆盡.

可是左風卻是經曆過太多太多,就好比今天這麼危急的情況,他以前也遇到過不止一次.

在一次次的與命運的對抗中,左風的意志力也是遠超常人可比.也只有他才能夠,在這種危急關頭,將心神穩定下來的仔細思索應對之策.

就在這些靈氣終究影響到了念海的時候,這也是左風最後的底線所在時.左風忽然想到了一個破釜沉舟的辦法,這方法如果說出去給別人聽,恐怕會被人笑掉大牙.

因為左風的想法就是,既然無法抵抗這種走火入魔的蔓延,那麼索性不如放開一切,甚至推波助瀾之下主動將自己的一切與其同化.

如果有一些修為超高之人在此,聽到左風的想法,恐怕會當場被左風所震驚的無言以對.

這並不只是說這個方法對錯的問題,而是這個方法已經大膽的超乎了一般人的想想.

如果把走火入魔想象成,將自己與魔獸放在同一個籠子中.那麼左風的做法就是,不僅不與其作對,而且還在這個基礎上主動親近魔獸,甚至和魔獸同吃同睡.

可是在這個時候,在一切辦法都已經失去作用的時候,這看起來如同發瘋一般的舉動,卻成為了他最後一個契機.這契機並非是誰給予,而是這麼多年與各種古怪靈氣和能量打交道後的左風,自己感悟出來的另一條救命之路.

其實這想法左風本來也只是,在無計可施下的突發奇想.可是稍微分析了一下,左風認為這方法成功的機會差不多有三層.

畢竟以前也有人經曆過走火入魔,而且經曆過的人能夠活下來者,也都將當時的情況記述了下來,留待給後人加以警示.可是這些能夠存活下來的人,所采用的方法也大都是比較平常的方式.

這種方式,左風也都知曉.可是一來自己身邊並沒有什麼人能夠幫到自己.另外自己的身體和普通武者有著一些差異,就算真的有什麼大神通之人在身邊,恐怕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所以在這個時候左風只能夠嘗試新的方法,別人從未曾使用過的方法.

這就好像有人溺水的時候,都會拼盡全力的向著岸邊去游,活著是拼命的阻止自己下沉,借此機會等待救援.

可左風的方法完全反其道而行,是讓自己完全放棄抵抗,讓身體沉入到水中去.在這個過程中感受水的特性,不求任何的外力,完全依靠自己的能力自救.

並沒有時間給左風深思熟慮,不要說這個方法他判斷有三成左右的成功率.就算這個方法只有一成,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使用,畢竟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可走.

前一刻,左風還面容扭曲的抵抗著身體的惡化,下一刻,他就完全放空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所有意志力和念力.

沒有了抵抗,如左風所料想的一樣,那種身體內產生的不穩,瞬間傳遞了身體的每一處角落.在這種情況下,靈氣或順,或逆,或毫無規則的行走,完全是一種混亂的局面.

緊接著意志力完全喪失,腦海之中也完全變得混亂,連思維都開始漸漸受到了影響.左風對此沒有任何理會,既然選擇了這個方式,那麼他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

一種從身體最深處發出的劇烈痛苦,猛的傳遍全身.另盤膝打坐的左風全身猛然一震,如果有人在旁邊觀察會發現,就在剛剛左風的身子身子原地跳了一下.

隨後鮮血從其七竅之中汩汩流出,這些血液極為新鮮,且其上還帶著一絲絲灼熱的溫度.

實際上以前也並非不是沒有武者嘗試過這種方式,只是偶爾有膽大之輩,且碰到了這種情況下又無人求救,在最後關頭也使用過這方法.

可是這些人到了這一步後,卻是發現自身在這個時候,已經被破壞的七七八八.當他們看到這種情況的時候,無一例外的都會選擇重新調動意志力,做出最後的抵抗,可結果當然只有死亡一途,這些人也沒有機會將自己的經曆記錄下來.

可左風的情況與這些人有些不同,其本身的身體經過改造之後,已經遠遠強于一般淬筋期武者,甚至感氣初期的武者都無法達到的標准.

且左風還有這念力的存在,這也是所有在煉神期以前的武者,都無法獲得的神秘力量.

就在左風七竅鮮血流出的同時,左風感到腦海之中的壓力似乎有些減弱.且本來混亂的靈氣,在念力的感受下似乎好像和自身達成了某種聯系,這種聯系並非是能夠如臂指使的操控,而是一種近乎于相互間能夠稍微溝通的存在.

有了這個發現,左風本來已經扭曲的臉龐上,終于還是強擠出了一絲笑容.這笑容沒有人能夠看到,即使有人看到也不會認為那是一個人在笑.

雖然只是有一絲溝通存在,但這對于左風來說,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端.那些肆虐的靈氣在這種聯系之下,他能夠隱隱發覺到這些靈氣並非是毫無章法的運轉,而是以某種特定的規律在運行,只是一時之間還無法摸索到這個規律.

可左風卻並沒有放棄,而是不斷的細致感悟,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生機就在這些胡亂運行的靈氣運行的規律之中.

上篇:第六百九十五章 走火入魔    下篇:第六百九十七章 解開疙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