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六十三章 解開心障   
  
第六百六十三章 解開心障

琥叨,這個名字聽起來很普通,甚至于給人的感覺好像是隨便取的,可是在此時琥珀的口中說出來卻有著另一番苦澀滋味...

可以想象這個人在琥珀的心中有多麼重要,同時左風也明白了,以琥珀這樣性格的人為何會這般變貌變色.對于魔獸的恐懼只是一小方面,讓琥珀真正放不下的是,當初哥哥為了自己犧牲的事情.

當琥珀再次開口的時候,他的聲音干澀中微微帶著沙啞,緩緩道:"今天白天里我看到那些魔獸的時候,心中已經難以平複,因此我一直躲在車廂中不敢出來.我心中有著強烈的恨,對于魔獸我有著三分的恨意,可對自己無能卻有著七分."

這番話如果換做其他人也許聽不太懂,可是對于左風來說卻是非常明白.他正是因為經曆過太多的事情,也有過太多次惱怒自己的實力太弱,所以才會不顧一切的盡快提高修為.

如果自己的實力足夠,怎麼會允許當初的章玉統領作威作福.如果有著超強的實力,又怎麼會面對林琅而毫無還手之力.雖然現在比起當初已經提高了許多,可是對于左風來說林琅依舊是無法戰勝的存在.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好久,在這段時間中城牆那邊倒變得異常安靜起來.這種安靜有些詭異,尤其是左風本身,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在不斷的加重,甚至後背上的皮膚也不知不覺間起了一層的小疙瘩.

左風並沒有說,現在根本不是談這個的時間,甚至他自己也被帶入到了琥珀過去的事情中.如果兩者沒有任何交集,左風只是單純的作為一個聽眾,也許並不會有太深的感觸,只會更堅定當初離開葉林的選擇是正確的而已.

可是現在是跟自己朝夕相處了數月的琥珀,兩人共同經曆了數次險境,左風卻也是不能夠以平常的心態去面對.

好一會兒之後,左風這才開口說道:"從那次事件之後,康家再沒了組建藥團的能力,只能夠將這個計劃暫時擱置下來.因為那個時候康家在數十年間培養起來的武者,幾乎都搭在了靈藥山脈內部.

我也因此算是幸運的苟活至今,但想想當初那些犧牲了的人們,我總是打從心底里感到了有種不忿..."

左風微微點了點頭,這是他能夠理解的,作為家族的附擁家族,本來也是隨時在為了家族做出犧牲.可是又有誰真的願意,就為了另一個家族的強大,不斷的犧牲自己家族之人的生命,畢竟那每一條鮮活的生命背後,都有著自己的親人和家庭.

更重要的是,這種犧牲假如有價值,也許這些被犧牲的家族還能夠心中好過一些.按琥珀說的經過,這完全是高層的一次異想天開的冒險計劃,卻是用了無數的生命,來為其一個錯誤的決定而埋單.

這就是世家的霸道和無理,我可以錯,但是我的錯卻需要下面的人來犧牲,而如果的的決定是正確的話,受益良多的卻是自己的直系族人.

這種絕對的世家做派,是左風最為看不上的一點.左風也曾經設想過,自己的左家村如果壯大起來,是否也需要以這種方式發展壯大.雖然左風不喜歡,但是這種方式存在了數千年甚至上萬年,不得不說也的確有他的優點.

也不知道為何在這個時候,左風會想起了這些事情,也許是因為琥珀的講訴勾起了左風以前考慮過的事情.不過很快左風就不再思考,至少現在考慮這個問題還太早,而他自己對于世家的了解也太少,也許也有自己的局限.

轉頭看了一眼琥珀,左風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口道:"是否希望打破這種循環,或者說是否希望真正的擺脫康家的束縛,讓你們家族真正的壯大起來."

琥珀本來還陷入在之前的沉痛之中,左風說完會後他甚至沒有半點反應,直到過去了好一會兒,琥珀才猛地將頭抬起來看向左風.

此時的琥珀雙目之中精芒閃爍,這幾乎是左風從沒有在琥珀身上見過的模樣,他整個人似乎在這個時候都像是被點燃了一般.左風了解自己點燃的是什麼,那是琥珀心中的一團希望之火.

只不過這火焰還沒來得及燃燒,就急速的熄滅了下去,琥珀整個人也迅速的萎靡了下去.隨後琥珀有些痛苦的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開玩笑時說說倒是可以,不要說康家絕不會允許附屬家族的離開,就是康家不管,我們又如何能夠真正的立足呢.

一個附擁家族從世家中脫離出來,會立刻遭到無數世家和勢力的打壓,他們不希望自己手下的小家族有樣學樣.所以我們即使真的能夠脫離出來,恐怕也無法生存下去."

左風卻是笑著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道:"一切都在于人為,當初我們家族也差點被某個勢力劃歸旗下,可是最終我們仍舊靠自己的努力站住了腳,相信現在還在不斷壯大之中."

聽了他的話,琥珀不僅沒有高興,反而是苦笑搖頭道:"那是因為你們家族,本就是獨立的存在.如果你們原本就寄人籬下,想要真的分離出來就沒那麼簡單了."

左風搖了搖頭,說道:"事在人為,只要你有了努力的方向,我相信始終會找到方法解決的."

見琥珀還想說什麼,左風卻是阻止對方說下去,繼續說道:"如果你一開始就堅信自己不能成功,那麼接下來的事情不論你如何努力都不會有好的結果.換言之如果你本來就信心滿滿,那麼即使其中曲折難行,但我相信還是會找到方法解決困難.

當初在混亂之地的時候,我幫助康喬他們離開,之後我又回頭去找尋康震他們一行人,那個時候有誰認為我會成功.禿山鎮的時候我得罪了成天豪,那個時候又有誰會相信我能夠安全離開."

聽到他這樣說,琥珀終于露出了一絲動容,可最後還是說道:"那個時候情況極為複雜,不過你也的確是做到了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至少將這些麻煩都解決了."

"解決了?"

看著琥珀,左風失笑搖頭,說道:"這些問題從未解決,在禿山城外,傀襄這個從混亂之地就跟隨這我的麻煩,還不是和那成天豪聯手對付我.雖然那一次我逃過了一劫,可成天豪與那傀襄同樣沒有死,而且就算他們兩個死掉,他們的家族相信也不會真的放過我.

這些問題並沒有解決,而是一直就在那里,不然我們何必要如此的小心.但是就算這些問題都在又如何,我命由我自己掌控,又豈是他們想要拿去就拿去的,況且真的想要我左風的命,他們也必然要付出不可想象的代價."

這一番話說的氣勢十足,也許別人聽了會對之嗤之以鼻,但琥珀卻是了解左風極多.這個看似柔弱的少年人,究竟擁有多麼恐怖的能量,是他都不敢想象的,所以左風的話他相信,而且是深深的相信.

略一猶豫,琥珀伸手在窗台之上重重拍了一記,大聲說道:"我們琥家一定要獨立出來,不一定會獨立出來的,只要我琥珀一息尚在,便會為此奮斗不止."

左風笑著在其肩膀上拍了拍,看到琥珀此時已經煥然一新,他心中也為其高興.因為琥珀不僅僅給自己找到了目標,同時也幫自己克服了心障.

琥珀的心障並非是其親人離世,也不單單是哥哥為了救自己而失去生命.雖然哥哥用最殘忍的方式失去生命,在他的心靈深處造成了無法抹去的傷痕,可真正讓他內心恐懼的是家族沒有未來,子子孫孫都要以這種方式生活在康家的陰影下.

雖然表面上看去左風依舊笑容滿面,可是他心中卻是在苦笑.先拋開自己和康震的關系不談,自己剛才給出的建議,實際上自己也並不是真的有什麼信心,只是知道不這樣鼓勵琥珀,就算琥珀度過了眼前的心障,將來還是會再次複發.

有可能會讓琥珀在以後的日子里,甚至修為都無法再有突破.這一切他知道是為了琥珀好,所以才會用這種近乎蠱惑的方式誘導其重新振作起來.

'暫時也只能這樣,將來的事只能夠將來再說了.不過既然我給了他希望,就絕不會袖手不理.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會給幫助琥珀的家族,讓其真正的獨立起來.大不了讓琥珀帶著族人離開這里,雁城的家族現在應該也有一定實力接納他們的到來.’

左風思考了一會兒後,心中已經多少有了一個初步的計劃.但是他沒有和琥珀說,畢竟誰都不願意背井離鄉到一個陌生的環境.而且自己如果現在提出這個建議,反而會有種要拉攏琥珀家族靠向自己家族的意思.

如果讓其誤會,自己的家族要將其家族收攏,這種誤會便很難再解釋清楚,左風還是再考慮如何解決既能夠發展家族,同時又不是建立在剝削其他家族的基礎上,這個問題並不好解決.

上篇:第六百六十二章 琥珀心障    下篇:第六百六十四章 五大家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