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五十四章 三言兩語   
  
第六百五十四章 三言兩語

第六百五十四章 三言兩語

那畫家七公子,一臉和煦的望著在場諸人,如果有人身在現場,就有有種錯覺,在這畫家青年的時候自己被數次關注.

這種說話的方式,能夠無形之中照顧在場的所有人,但是這對于畫家青年來說卻只是小手段.實際上看似風輕云淡的一番話,卻是直接將雙方之間的協議敲定.

他故意不以補償的方式來給出那些錢,對于這些武者來說意義並不大.小武者所要求的只是實惠,能夠將金幣踹入懷中就已經心滿意足.這樣一來畫家實際上是將自己的姿態擺的很高,對于其他有心之人來說無疑顯示了畫家的身份和地位.

而對于讓畫家主管道歉之事,看起來再平常不過,可對于畫家來說卻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畫家可以糾錯,改錯,但是認錯這種事情卻是很難讓人接受的一件事,起碼畫家知道這件事後就會惹出許多人不滿.

可今天的事情如果不能夠好好解決,那麼將會發生的麻煩絕對不小.看看那些此時已經被打砸過的練功場,無疑就是個很好的警鍾.

畫家青年既然仔細考慮過,當然不可能不將這些考慮在內.衡量再三後,他卻是在這件事情上以點蓋面.

他用的點正事今天事情的起因,也就是這些武者大鬧所有修煉場的主因.現在事情的原委雖然沒有調查清楚,但至少可以肯定是修煉場除了問題,在情在理這件事情都需要給出一個交代.

所以畫家青年考慮過後,便采用了對今日之事進行道歉,至于以前的事情他只是推說還需要調查.事情既然是自己人調查,那麼以後便一直拖下去也就可以了.

這個方式已經可以勉強給出了一個答複,雖然可能讓粗豪漢子不太滿意,可是對于大部分武者來說已經感到滿意了.這畢竟是以前那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修煉場主管,如今能夠在他們這些人面前低頭,恐怕他們回去睡覺都會笑醒過來.

那粗豪漢子目光閃爍,可是他卻是留意到大多數人表情上的變化.他雖然對此很不滿意,可卻不能夠違背大多數人的意願.他們這些人現在能夠占據上風,步步逼迫的畫家作出妥協,主要還是靠人多勢眾這一條.

雖然背後的支持力量必不可少,但是這股力量卻只能隱伏在暗處,如果失去了這里面大部分弟兄的支持,那麼一切打算都休提.

畫家雖然很顧忌這些人背後的力量,但同樣也不敢真的將事情做太絕.他們畫家也有藥團和獵團,定期進山采藥抓捕魔獸,如果失去了這些力工的幫忙,他們也只能夠在城外小范圍內活動,到那時必然會被其他世家壓制下去.

現在另外幾個超級世家,已經將事情鬧得不可開交,這對于畫家來說卻是一個莫大的機會.抓住現有的資源,短時間內在這臨山郡城內,恐怕也只有素家能夠和畫家相媲美了.

正是有了這些考量,畫家七公子,才會一言敲定了雙方之間的協議.粗豪漢子見此情景,只能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故作高興的說道:"沒想到七公子如此快人快語,那我們這些人也不扭捏.既然畫家已經劃出道來,我們這邊也不能不識抬舉不是."

他身邊的許多武者聽聞後,也都紛紛大笑,對于這種結果證實他們這些人所期盼的.

畫家青年也不羅嗦,既然雙方已經最後敲定,他也就直接開口說道:"如此我們也不羅嗦,現在就讓我們主管來給大家道歉."

說完他就像一旁閃身躲開,將畫家的那位主管讓了出來.那之前還飛揚跋扈的老者,此時已經如同斗敗了的公雞般,垂頭喪氣的走了兩步,深深吸了口氣才聲音干澀的開口道.

"老朽對于今天的事情實感意外,可是這事情也實在有太多的蹊蹺,所以我考慮……"

老者開始還聲音很聲音越大,可聽得人卻是越聽越不對味.

"咳……"

畫家青年輕咳了一聲,同時目光冰冷的瞪了那老者一眼.老者微微一愣,這才緩緩繼續說道:"所以,所以不論如何今日之事都是老朽的過錯,如果大家有什麼事情老朽一力承擔,我先在這里對今天在修煉場出了意外的小兄弟道個歉."

老者說道這里的時候,目光卻是忽然閃過一絲狠戾,同時冷笑著朝對面的粗豪漢子看去.

粗豪漢子見對方如此表情,先是微微一愣,但隨後面上卻是微不可查的劃過一抹喜意.老者剛才話中的含義有心者也能夠聽清,就是這老者打算留下來彌補過錯,可實際上卻是明擺著告訴這些人'此事沒完’.

老者雖然走出兩步站在靠前一些的位置,但是老者說話時臉部表情的細微變化,以及對面粗豪漢子臉上的神情他卻都看在眼中.

當然除了畫家青年外,左風也是一絲不漏的看到了所有.左風心中卻是暗自搖頭,這老頭恐怕到現在還沒明白自己為何會栽在這件事上,到了現在還不知死活的打著報複的主意.

如果這老者繼續留在這里,那麼他的報複絕對會落在粗豪漢子和他背後之人的算計中,不用說人家也一定准備了後手,正愁沒有機會下手.

畫家青年鼻腔之中低低的"哼"了一聲,卻在這個時候開口道:"這里的事情的確有蹊蹺,可是這調查之責恐怕還是要另尋他人."

看到老者身體微微一僵,本來畫家青年沒有想將事情搞到如此局面,至少要給這位主管留些面子.畢竟當初自己在這里,也受到過這老者的不少"照顧",雖然自己當時也話費了不少的錢財.

可今天這老者卻讓他太過失望,也許是因為在這里做土皇帝太久,早就忘記了自己在畫家也只是個下人而已,到了這個時候還沒有認清形勢.

畫家青年心中雖然對這老者感到可悲,但是卻知道如今的局面下,絕不可以將事情弄的更糟,既然都已經脫身出來,就一定不能夠在主動跳回圈套中.

想到這里,畫家青年再次開口,緩緩說道:"這里的事情不用你費心,我會親自休書一封讓家族知曉,到時家族自然會再派人來處理.您老也在這里呆了太久,是時候該回到家族安享晚年,我打算明天一早就讓我兩名心腹護送您回返家族."

那粗豪漢子嘴角剛剛咧開,卻是突然的凝固在了那里.這畫家青年的確不愧是超級世家培養出來的精英.這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既沒有折了畫家的顏面,同時還給出了一個信號,就是不要在打畫家的主意,你們的企圖我已經看出來了.

畫家青年說完後也不羅嗦,直接開口命令旁邊之人翻出修煉場的修煉記錄,先將今天來此修煉之人的賠款兌付.這一來頓時又變得鬧哄哄起來,當然此時的吵鬧卻沒有了任何火藥味,完全是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

在所有人都忙碌開來的時候,畫家青年偷偷的給旁邊人使了個顏色.立刻就有人過來攙扶著那總管老者離開,一來他怕老者昏了頭做出過激行為,同時也是將其保護起來,防止有心人再在他身上做文章.

假如老者在離開臨山郡城前輩突然殺死,那麼這件事情畫家就不得不追究到底,那時候就已經不是他一個畫家七公子能夠處理的范疇.為了杜絕這種事情的發生,他便以這種方式將老者"看護"起來.

做完這些那畫家青年再次開口,繼續大聲說道:"今日來這里修煉之人先拿錢,以前來過這里的人需要排在後面處理.不過大家請放心,如果今天一定要拿到錢,我們不論多晚也都讓大家滿意離去.

如果不願意在這里排隊,那麼我們畫家這一周內都隨時恭候,來我們修煉場修煉之人都有記錄,所以大家也不需要擔心,至少我們畫家是逃不掉的嘛!"

說到最後一句時,畫家青年好像半開玩笑一樣的補充了一句,這話頓時引得大廳之內的人哄笑.可是那粗豪漢子卻是笑不出來,因為別人聽來很簡單的一番玩笑話,可是聽在他耳中的意思卻是在說.

"畫家就在這里,絕不會懼怕任何人,有什麼手段盡管使出來,畫家都必然會接著."

那粗豪漢子聽後面色微微一變,可是他卻不得不強裝笑臉,因為畢竟是自己帶著這些人來討說法.現在對方已經按照自己的意圖來辦,那麼要是冷臉示人反而說不過去.

那畫家青年說完這些後,卻是三步兩步來到左風的面前,抱拳施禮說道:"沒想到這位兄弟如此聰慧,如此難以解決的事情三言兩語之間就給處理的干乾淨淨."

這番話左風認為用來誇他自己倒還正常點,自己從頭到尾只是將對方拋出的問題給推出去罷了.

那畫家青年,再次笑著開口道:"在下畫安,還未請教?"

"沈風".

本書來自 //htl

上篇:第六百五十三章 世家手腕    下篇:第六百五十五章 危險感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