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四十三章 大地精魄   
  
第六百四十三章 大地精魄

無奈,左風心中此時滿是無奈,那種苦澀的味道,好像是在心底嚼著世上最苦的草根.

自己最後的努力和掙紮,反而成為壓垮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而且現在已經不能有草來形容,簡直就是晴天霹靂.這就好比一個不會水的人,在水中苦苦掙紮的時候發現旁邊有東西可以抓取,可是奮力抓過來後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塊大石.自己不但沒有獲救,反而更快的沉入水中.

這種無奈和憋屈的感覺,幾乎讓左風想要仰天長嘯.可是他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只能夠就這樣憋屈的看著自己身體不斷惡化,而且這種惡化的速度還在加劇.

大片大片的大地之氣,如同山呼海嘯般的從那管道中沖出.此時那金屬管道已經隨著大量的靈氣湧入,不斷的劇烈顫抖,似乎有些承受不住的趨勢.

左風此時當然希望那管道此地碎裂,最好是完全堵死才最稱心意,可是他也只能夠想想而已.當初建立這些練功場的時候,這些個家族可都是抱著給自己家族使用的想法,哪里會在制作的時候偷工減料,反而是特別輕鑄造師特別煉制.

管道既然沒有受到影響,那麼倒黴的只能夠是此時還憋屈的在"轉變"中的左風.他身體的各處皮膚在漸漸轉變之中,原本細膩的皮膚開始漸漸變得堅硬,顏色也由之前的白皙變成了灰暗的顏色,甚至向著墨色在不停的轉換.

隨著不斷的變化,左風能夠用自己的意念發現,自己的皮膚好似變成了一種軟甲的模樣.這種變化讓左風立刻就聯想起魔獸的皮膚,雖然這皮膚有著不錯的防禦作用,可是那惡心的顏色和堅硬的表面,任誰看了都有種作嘔的感覺.

更重要的還不是皮膚的轉換,而是這些在轉變中的皮膚,已經和自己的身體沒有什麼關系.左風的意念可以看到,卻完全感受不到和自己的心神有任何聯系,甚至自己的靈氣已經送不到那里去了.

原本被念力包裹的靈氣,現在只能夠在身體中的小范圍內活動,而且這個范圍還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縮小著.

而且讓左風感到最無助的是,那些沒有被念力包裹的靈力,此時也在被那些能量吸收轉化,從而變得更加壯大.左風知道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死路,而且自己還是無法停下來,就這麼一直走下去直到滅亡.

那些能量雖然現在還在由外而內的改造,但是最後必然會侵蝕到身體的全部,到那個時候自己恐怕什麼都剩不下.

就如左風猜測的那樣,他現在的四肢已經失去了掌控,而且下肢還在漸漸的向著腰腹位置上行,而兩臂侵蝕而來的能量,已經開始沿著脖子向頭顱而去.

原本極為敏銳的感官,此時反而讓左風更加郁悶.他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嘴角開始變得酸麻,接著是耳根,面部,眼角…….

終于,左風的眉毛也開始變得酸麻,自己此時不要說睜不開眼來,現在估計就算是能夠睜開來也絕對看不到任何東西.

左風最擔心的事情,在此時此刻發生了.那些混了各種能量,卻又以大地之氣為主的能量,此時覆蓋了左風的整個頭顱,繼而向著內部的腦海而去.

左風此時最為關鍵的神智和念力都在其中,那里有著一個強體期武者創造的奇跡,通過育念而形成的念海.可是此時的念海在不斷的遭受著侵蝕和變異,這本事左風最後的一絲希望,因為一旦自己的念海被侵蝕,那麼自己的神智也必將喪失.

一旦失去了念海的掌控,那麼左風不僅僅是身體失去控制,就是連自己的存在也會遭到抹殺.自己以後可能會變成一個無知無覺的行尸走肉,或者是變成一具只知道嗜血和殺戮的半人半獸的存在.

現在說是半人半獸還尚可,但是當念海也遭到改造,那麼他就已經可以將那半人去掉,直接就變成了獸,還是一只不倫不類的獸.

如果可以的話,左風可能現在已經要發瘋了,可是他現在連發瘋的資格都沒有.因為他一直引以為傲的大腦,還是漸漸變得麻木,這種麻木和之前的感覺不同,而是發覺自己的思緒遭到了破壞.

自己的思考開始變得斷斷續續,以前那些清晰的記憶開始變得模糊不輕.關于左家村,藤肖云的記憶開始模糊不清,接著是過往點點滴滴的經曆,沈蝶的倩影猛然浮現,可是卻只有一襲白衣沒有容貌.

那些至親之人,父母,左天添一一在腦海中浮現,可是這些人都沒有容貌,甚至連和這些人有關的記憶都沒有剩下點滴.

到了最後左風已經不知道害怕,他在心中問道,'我,是誰.我叫什麼名字,這是哪里?’

這些問題往往是左風遇到了大的變故,每次醒來的時候首先問自己的,卻沒有想到今時今日,卻是在這個時候向自己問出如此問題.而且沒有答案,什麼都沒有,甚至沒有了自己.

這個問題沒有人回答,左風的腦海木納的沒有剩下任何存在.那些之前還在受到自己掌控的念力,也忽然之間不受控制的自由放開, 而那些原本包裹在其中本屬于左風操控的靈力,此時也完全放開任由其被那些能量吞噬改造.

如果一旁有人看著他,就會發現此時的左風雖然還坐在那里,可是整個人已經完全改變.他的外貌隱約可以看出是個人,但是那灰黑色的皮膚粗糙且堅硬,好像覆蓋了一層厚厚的龜甲一般.

之前雖然也是雙目緊閉的坐在那里,但是由內而外的還能夠透出一股靈性.可此時看上去,那里盤膝而坐的幾乎是一具尸體,一具還有著呼吸和心跳的尸體而已.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左風的胸口猛然有了一絲變化.那原本毫無任何反應的獸魂,卻是在這時候忽然傳出了一股波動,這波動顯得很焦急且極為憤怒,當然這只是這絲波動中蘊含的情緒.

這波動自然不會只是有情緒傳出,而是在波動散發出來的瞬間,向著那些能量沖擊而去.好像是對冒然闖入自己家中的不速之客,采取了最瘋狂的攻擊.

如此一來並沒有真的起到太大的作用,反而激發的那些能量更加的不穩定起來.大地之氣的吮吸速度不斷的加劇,源源不絕的補充進入左風的身體,一副和這獸魂中的能量奮戰到底的架勢.

這片"戰場"之中時分複雜, 之前散發出來的獸魂能量,和此時的獸魂能量明顯有著不同.之前的獸魂能量完全是以平息暴亂為原則,讓暴走靈氣,妖獸精血與大地之氣間和平共處的一種存在.

可是此時的獸魂能量,不僅其中有著明顯的情緒波動,甚至還有著很強的目的性,就是將所有不該屬于這其中的能量都驅趕出去.如果左風看到這一幕將會大為奇怪,此時這獸魂能量,好像比自己更在意這具身體.

當然左風看不到這一切,他此時甚至連思維都不存在,完全就是一個進入寂滅的死人一般,任由身體中的無數能量互相碰撞彼此攻伐.

這種戰斗只是焦灼了片刻之後,隨後那大地之氣就開始漸漸占據上風.畢竟此地就是它的"主場",其他能量都好似無根之水般後繼無力.

漸漸的剛剛出現那些帶有情緒波動的獸魂能量,顯露出了不支之態,完全被壓制的向後退卻,儼然一副被重新逼回獸魂中的趨勢.

就在這個時候,那管道之中猛然劇烈的顫抖起來,原本堅不可摧的金屬管道猛的出現裂痕.這樣的事情如果是當初建造這練功場之人看到,恐怕眼珠都會被驚的掉下來,什麼樣的恐怖力量才能夠將這管道造成這般傷害.

當初這管道是拜托來自大草原的一名鑄造師,花費了無數金屬材料打造而成.在當初打造成功後的第二天,就用一些武器嘗試劈砍破壞過,在上面甚至沒有留下痕跡.

可是如今偏偏是這管道出現了裂痕,而且還是因為只是運送靈氣,而不是真的為了破壞這管道而來.

沒有人注意到這一幕,那管道隨著劇烈的顫抖,似乎好像有一個可怕的存在要從其中鑽出來一般.不久後一個看似有些透明,但儼然如一只觸角般的紅色物體緩緩伸了出來,這剛剛出現的物體似乎有些不情願,但卻因為巨大的拉扯之力而不得不被弄出來.

這東西沒有人見過,哪怕在留存于世的古籍中也很難找到關于這物體的稱呼.但是他卻是的的確確的存在于這片大地的下方,准確的說是在靈藥山脈下方的氣脈之中存活了不知多麼久遠的歲月.

大地精魄,沒錯這就是這紅色物體的名稱.這紅色物體兩頭如觸角般尖細,中間卻又是有些肥大的模樣,且圓滾滾的如水桶一般形狀大小.正是因為中間這肥胖的部分,才將那管道給擠壓的顯現裂痕.

上篇:第六百四十二章 吞噬身體    下篇:第六百四十四章 福禍不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