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二十八章 主動離開   
  
第六百二十八章 主動離開

這說話之人正是素家的大帥素蘭,他開口之前左風和對面的畫家公子,並沒有絲毫的察覺.

左風已經對此見怪不怪,那畫家公子同樣也絲毫不感到意外,而且好像與這素蘭也是早就相識.這讓左風好像隱隱想起了一些什麼,但是他卻沒有閑暇細細思考,因為每當這素蘭在靠近自己的時候,那種似有若無的冰寒之感就會透體而來.

這種感覺很是詭異,幾乎是在素蘭出現的同時,左風就會萌生出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左風原本也有些奇怪,自己的感官十分敏銳,對方沒有暴露行跡之前應該也有所察覺這才對,可是自己偏偏是在對方明顯的暴露出來自己後,這種感覺才會出現.

不過仔細的想過之後,左風也多少有了一些猜想,他自己估計就算不是全對,恐怕也該**不離十.

素蘭這種修為奇高之人,實際上已經能夠掌控身體各部分的細微變化,這樣的人不會輕易的泄露出自己的靈氣,當然也能夠掌控身體各部分機能的變化.

之所以左風的感官十分敏銳,實際上捕捉的就是一些細微變化.武者在做出某種行動的時候,不論是心跳,血y流速,呼吸的頻率,以及身體溫度的細微變化,甚至是毛孔的瞬間收縮等等這些不一類舉,都在無形之中回有所變化.

左風就是依靠這些細微的變化,從而發現接近自己的敵人,或者是眼前敵人下一步的行動是如何.左風也是人,當然不可能如神祗一般預知未來,他也是需要通過這些收集到的細微變化,從而推測對方的各種變化.

但這只是針對修為不高的人來說,譬如以前左風見過的幻生和藥尋二人,他們在自己面前表現出來的就是兩位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老人.如果對方不是刻意泄露出絲絲縷縷的靈氣波動,你都會認為這兩個人是不懂修為的普通百姓.

可是若是仔細觀察,又會讓人震驚的發現,他們的靈氣波動始終沒有任何變化,不論是坐臥行走之間,靈氣都不會有哪怕一丁點的改變.認左風如何的觀察和注意,對方只是像不見底的深潭,甚至是浩瀚無垠的大海.

而眼前這位大帥素蘭,卻是無法將自身掩飾的那麼完美,但卻已經能夠很好的控制身體的各處變化.除非他對左風下手,不然左風根本就感覺不到絲毫的不妥,或者說對方只要始終保持這靜止狀態,對于左風來說就是一種空氣般的存在.

左風並非只是一時興起才來研究素蘭,而是他的目光始終得更遠一些.雖然這樣的強者距離自己還很遙遠,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斷的努力,總有一天會達到那一個層次的,而那樣的敵人也總有一天需要自己來面對.

那麼與其那個時候親身面對敵人再去觀察找尋破綻,不如就從現在開始將這素蘭當成自己的大敵,認真觀察對方的一舉一動從中找到破綻.

左風當然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異想天開,武者就是在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同時與人無休止的戰斗,在原有的基礎上不斷完善著自己.像素蘭這樣的武者,已經不知道在這方面努力的十幾年甚至數十年,怎麼可能半月左右就被左風這樣一名淬筋期武者就給找出破綻.

左風也不氣餒,既然現在做不到,那麼就不斷地努力下去,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是可以成功的,他不光有這份信心,也有這份執念.當初在那帳篷之中,自己沒有任何的招架和還手之力,甚至連**聲都發布出來.

如同螻蟻般的掌握在別人手中,這是左風從修煉至今遇到過最讓他羞憤的情況,這也刺激了他要不斷的努力,決不能再讓自己陷入那般絕境.

除此之外,左風偶爾還會想起自己當初昏迷後,進入的那一大片莊園.其中遇到的那一大片黑霧,和自己身上詭異騰起的火焰,那些事情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他也不敢與外人談起,只能夠深深的埋藏在心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也愈發覺得在那處神秘之地發生的種種事情,絕不是自己憑空幻想,更不是南柯一夢.那處莊園中的一切都透著詭異和無法解釋,但左風卻偏偏感到和自己有著絕對的關聯,甚至關系到自己的生死.

這一來,左風也感到了一種如鯁在喉般的難受,可是現在讓他解決這事情,更是無從下手.他現在能夠做的除了不斷增強自己的修為之外,就是盡量去回憶在莊園中所發生的所有細節,希望從中找到解決之法.

不過事有輕重緩急,目前他先要面對的當然是賽選藥子,如果賽選最終失敗,那麼他恐怕就需要再次從新擬定計劃.可是對于那龐然大物般矗立在玄武帝國頂端的藥駝子,他一時之間也再想不到什麼辦法和其搭上關系.

更要命的是這藥駝子是個有些神秘的人,如果錯過了這次的機會,以後想要再找到這個人恐怕也將難上加難.

那畫姓青年和素蘭見過禮,左風也趕忙恭敬的行了一禮,畢竟寄人籬下該有的禮節還是不可缺少的.

這一次倒是讓左風有些意外,那素蘭一直對自己不假以辭色,對于除自己以外的人都還算不錯,可是對這畫家青年的態度卻甚為冷淡.他只是用眼角撇了一眼低頭施禮的二人,隨後就用鼻子低低的哼了一聲,不耐煩的情緒盡顯于外.

那畫家青年倒是絲毫不以為意,就那麼直起身來微微一笑.左風見此也直起身子來,抬頭看向了素蘭.

正認為這素蘭會和畫家青年交談時,卻是忽然轉頭跟自己說道:"你的傷勢應該已經好了大半,這里是我們素家的府邸,也不方便招待外人.這城中倒是有許多落腳的地方,就請你自便吧."

那畫姓青年極為意外的看向左風,到了此刻也不由得他不相信左風之前說過的話.不過他也更加迷糊起來,這素家的豪華馬車只有素家重要人物才能夠乘坐,這是他之前就知道的,不然也不可能有前面的誤會.

現在聽了素蘭的話後,他卻不明白這樣一個和素家沒甚瓜葛的人,為何又能夠有資格乘坐在素家的馬車之內.

左風當然注意到畫姓青年正在看著自己,可是他也只能無奈的在心中一陣苦笑.他本來還以為,至少會待到自己的身體徹底恢複,對方才會出言將自己攆走,卻沒有料到剛剛進入這臨山郡城,素蘭就已經是迫不及待的要將自己趕出去了.

不過,左風也早就有心里准備,既然自己當初沒有答應下素蘭的要求,繼續跟著人家也的確有些說不過去.既然人家現在已經開口,那麼左風也是恭敬的再次施禮,准備說一番場面上的感謝之詞後再行離去.

沒有等到他開口,素蘭的臉色卻是微微變了變,左風正心中詫異著誰能夠讓素蘭面色如此難看,一道清亮的女子聲音,自其身後傳了過來.

"為何要這樣對待我的朋友,難道我就不能夠邀請我的朋友到府中為客麼?"

素蘭眉頭微微皺起,猛的轉身看向素顏,冷冷說道:"顏兒,你."

看著素蘭這幅表情,雖然說話的時候好不容情的模樣,可是他臉上的神情卻是滿是無奈和痛心.

看到素蘭這個模樣,素顏的表情也是微微一變,可是咬了咬牙她還是再次開口說道:"大伯,我不能夠……"

沒有等素蘭說完,左風卻是低歎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二位也無須為了我如此為難,既然已經來到這臨山郡城,在下也十分感激,我在這里也是衷心感謝素家為我所做的一切.

既然素蘭大帥有為難處,我也不便在此多做打擾,就此告辭離去,相信我們在賽選上還是有機會能夠見面."

素蘭聽完之後臉色也微微緩和下來,他倒沒有想到左風能夠如此明白事理,這樣一來他心中暗暗松了口氣的同時,也不自禁再次大量起左風.在他的印象中,這少年定然是緊盯這素家的背景,一心想要攀附著這顆大樹.

他這種想法也並非無緣無故產生,如果換了任何一個人面對如此情況,都不會輕易放下素顏這把鑰匙.當初左風咬著牙不肯答應離開,他始終認為左風是別有所圖,可是左風現在的做法卻讓他感到十分意外.

意外的當然不止素蘭,素顏同樣也感到十分意外.她的想法實際上是和素蘭一樣,左風當初面對死亡都咬緊牙關不選擇離開,他當然也認為這是左風給自己的一個信號,他願意接受自己.

可是左風現在的做法卻讓她十分不解,這樣直接離開無疑反而跟自己,跟素家拉開了距離.

稍微思考了片刻,素顏的面色卻忽然也轉嗔為喜,似乎左風的舉動讓他想起了什麼新的想法.只是他偷眼看了看正轉頭瞧著左風的素蘭,急忙又將面孔板起來,不想讓別人看到她剛剛露出的神態.

上篇:第六百二十七章 畫家公子    下篇:第六百二十九章 雙雙離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