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一十章 何苦來由   
  
第六百一十章 何苦來由

左風面對過修為極高的武者,其中實力最恐怖的當數幻生和藥尋為最.而且絕對要比眼前的素蘭要高出一大截,甚至兩者之間並沒有什麼比較的空間.

可是眼前的素蘭卻是對自己動殺機的眾人中,修為最高的存在.那種變體生寒的感覺,讓左風幾乎想要立刻逃走.奈何他現在不要說逃跑,就是想要移動身體都做不到.

左風從沒有想過自己原來這般弱小,在如此恐怖的武者面前,甚至連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當初他面對過統領章玉,章玉的修為在感氣期一級,那個時候自己進入狂暴狀態才能夠與之一戰,但實際上那真正在戰斗的是自己體內那一股隱藏著的力量.

雖然後來左風漸漸完全迷失自我,甚至戰斗之中的那段記憶都記不清,可是在剛剛進入狂暴狀態的時候,他還是能夠多少有些意識的.只是在那種情況下,他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仿佛在眼看著一個陌生人與別人戰斗.

那種感覺說來輕松,但卻著實感到了心底發寒.這也是為什麼,後來他遇到過無數艱難險阻,都不敢輕易去考慮進入狂暴狀態.失去自己身體的掌控,那樣的事情他永遠不希望再經曆了.

不過話說回來,那一次的經曆也讓他對感氣期的武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對于靈氣的運用和掌控,和一般煉體期的武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章玉在運用武器的方法和威力上,更是他以前從來都未曾想象過的.

在當時左風的經曆中,見過修為最高的人,就是自己的師父藤肖云.所以當他漸漸能夠回憶起那次戰斗的經曆後,他就不斷的開始摸索著其中的竅門,對于一名武者來說與高階武者戰斗的經驗極其寶貴,而且還是高階武者全力出手的情況下.

一般大家族培養的武者,家族中也會找修為高的人來言傳身教,雖然切磋較量也會幫助家族青年提高實力.但畢竟是家族中重點培養的種子,戰斗的時候也絕不會抱著必殺的決心來戰斗,那種戰斗也只是流于形式而已.

左風卻不是如此,雖然身體不受控制,可戰斗之中的觀感卻都深深的印在腦海之中,讓他也增加了許多經驗.這也是為何後來,左風每每遇到修為比自己高出幾級的武者時,都能夠比一般人更加從容的加以應對,他畢竟是在煉骨期就和感氣期武者交過手,這說出去恐怕都沒有人會相信.

左風當然不會低估眼前素蘭的實力,但是任他如何估計,切身體會過對方那恐怖的靈力壓迫後,還是讓他明白自己還是低估了對方.或者更准確一點來說,是自己低估了煉氣期以上武者各級別間的差距.

這也倒並不怪左風,現在修為所處的位置在煉體期最後一個階段.整個煉體期三個階段上的差異他心中有數,當他遇到煉氣期武者的時候,很自然的就會用自己過往的經驗加以推斷.

但是煉氣期與煉體期有著本質上的差別,煉體期武者還停留在改造自身體質上,在這個過程中武者主要改造的是肌肉,筋骨等等.可是感氣期武者卻是在運用靈氣,雖然身體依舊在改造,但也只是青黃經脈和納海.

左風卻不知道煉氣期的武者,能夠調動的靈氣已經是一種非常恐怖的量,而且每提高一級,整個人都好似煥然一新.

正是因為他對于煉氣期武者修煉進階不甚了解,才會對眼前素蘭表現出來的靈壓特別震驚.

靈氣本身是沒有顏色和質量的,或者用卡不到摸不著來形容更加貼切.只有修行的武者才能夠感知到,從而對周遭的靈氣加以轉化和利用.

不論任何人,修行的是何等功法,他們的第一課都是感受靈氣,從自然當中感受靈氣的存在,這是所有修行的大前提.

只不過這同樣的感知也有高低優劣,雖然低等的煉體期武者,根本無法分辨靈氣之中各種屬性,但是資質上等的武者卻能夠隱約感受到和自己體質相切合的那部分靈力.

不要小看了這一點點的優勢,在漫長的修行過程中,不斷的吸收靈力,繼而加以提煉和轉化.如果能夠直接將屬于自身那一部分屬性的靈力吸收的更多,自然在改造的過程中會做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這就是為什麼有的人可以在很小的時候就不斷的提升修為,而有的人窮盡一生都無法跨越過煉體的三階,甚至達到煉骨期就到了自己的極限.

左風本身屬于資質偏上者,能夠隱約感受到一點點親和自己本身體質的屬性.所以他在幼年的時候修煉速度極快,其中除了天賦之外也有他十分刻苦的緣故.他對于靈氣的了解和認識,比起一般武者要更深刻.

不僅僅是當初獸魂幫助自己改造體質,之後他的身體內靈氣中就蘊含了雷霆之力.之後他去到了天屏山脈內部,那里的靈氣與一般靈氣有著巨大差別,其中蘊含著讓人狂暴的成分.

可是以左風這樣自認為見多識廣的經曆,卻從來沒有一刻向現在這般面對靈氣時的感受.此時左風身上蓋著的厚厚棉被已經像不存在了一般,但是取而代之的是那周遭的靈氣,如同水底力巨大的水壓,從四面八方向他推擠而來.

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一點點他感到自己好像不是在水里,而是好像被人埋到了泥土中,而且這土還在不斷夯實.

左風能夠看到素蘭沒有動,他甚至連手指都沒有動過一下,可是那種恐怖的靈力卻是已經要將自己入螞蟻搬碾死.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剛出狼窩又入虎口.本來以為自己能夠幸運逃過一劫,沒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是死在這里.到現在他都沒有搞清楚,自己究竟又什麼地方得罪了這個素蘭大帥,為什麼這家伙說變臉就變臉,前一刻好好好說話,下一刻就要將自己干掉了.

不論如何,左風沒有反抗之力,除了接受這悲催的局面,他也無可奈何.左風感到了無比憋屈,為什麼自己挺過了無數風狼,結果卻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這里,而且還是在自己剛剛"幸運"的獲救之後不久.

左風不像以前面對死亡之前,有那麼多的感慨和想法,也沒有那麼那麼多的回憶,他此刻真的很想大哭一場.

恰在這個時候,那帳篷忽然被人掀了開來,一道俏麗的身影一閃身就走了進來.她的身影出現的很突兀,左風只是感到了模糊的眼前有什麼晃動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在他周身的壓力都漸漸的松了下來.

可是此刻的左風依舊感到頭暈腦脹,耳朵還不斷傳來嗡鳴聲.此時左風沒有看到,可是素蘭卻是在第一時間就感到了那突然出現的人影,同時他沒有注意觀察就知道來人的身份,正是剛剛離去的素顏.

他本來已經下定決心要殺了左風,可是事到臨頭,他還是有了些猶豫.之所以讓他猶豫的主要原因,還是在于眼前這個丫頭,這個即使他徒兒,同時又將其視為女兒的素顏,因為素顏他之前沒有下定決心不救左風,也因為素顏他倒現在還沒有下死手.

不然以他那一身恐怖的修為,想要殺掉左風真的就如同捏死螞蟻一般,就是個舉手間的事情.

在他終于下定決心將左風弄死的時候,素顏來了,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他本來還是想要將這事情做下去,但是當他的余光看到素顏的臉龐,他那如山洪海嘯一般的靈壓,卻是如退潮般的緩緩消退開來.

素顏雙目微微紅腫,看得出來素顏並不是此刻剛剛哭泣,而是之前剛剛大哭了一場.素顏並沒有離開,而是除了帳篷後就留在外面悄悄偷聽二人的說話.

這處營地本來就有人來回走動,而且素顏的潛蹤竊聽之術非常高明,加上素蘭一直講注意力放在了左風身上,所以也一直沒有察覺到素顏在一旁偷聽.

可是此時素顏這般憔悴的模樣,不用多做解釋,已經能夠知道他們之前的那一番交談內容了.

素蘭雖然緩緩收回了部分靈壓,可是左風依然感到渾身酸痛,如果說他之前沒有傷在身,那麼現在可能還會好一點.素蘭的出手徹底將他的傷勢激發,所以此時的左風也是並不太清醒.

素顏雙目含著微微怒意看著素蘭,許久之後才微微開口,可是那聲音卻已經有些沙啞:"為什麼!你不是已經答應過我了麼,為什麼?"

素顏的聲音完全不像以前的她,那個灑脫瀟灑陽光的女孩,此時仿佛一夜之間變成了一個成熟的女人一般.

素蘭眼角微微跳動了一下,能夠察覺到他此時的情緒波動很大.素蘭猶豫了片刻,才緩緩說道:"你知道這很難,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這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素顏雖然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模樣,但在此時卻是露出很決然的神態,頭顱也十分高傲的仰起.

素蘭看了好一會,才頹然歎道:"何苦來由,這是何苦來由!"

上篇:第六百零九章 陡生殺機    下篇:第六百一十一章 陰差陽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