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零九章 陡生殺機   
  
第六百零九章 陡生殺機

還好現在的左風無法動彈分毫,不然他絕對會舉起手來在後腦狠狠抓上幾下.原本他所擔心的是自己的體質,可是素蘭的話兜來轉去的卻根本就不是說的這個事,而且說了好一會兒,他竟然是越聽越糊塗了.

左風在素蘭的話中發現了一處重點,就是特殊體質的人雖然稀少,但是卻不是不存在.這位素蘭大帥本身也體質特殊,這樣看來對方不將自己體質當一回事倒也可以理解.

左風曾經見到過特殊體質的人,此刻細細想來,這特殊體質的人竟然還不在少數.

如果說身邊特殊體質的人,一開始自己遇到過的就有,自己的妹妹沈蝶,自己的父母,還有師母莊羽.

沈蝶的特殊本來一直認為和父母一樣,是那種天生不適合修行的類型.可是後來發現,沈蝶的體質還存在了很大隱秘,也是因此她才成為了眾多勢力關注的目標.

而特殊體制種最普遍也最悲催的,就要數左風父母和莊羽那種,完全不能夠修行的特殊體制.之所以將這樣不能修行的體質劃分到特殊體制中,是因為大陸上能夠修行的人占了大多數,而不能夠修行的人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假如從大陸上任意抓出一百個人,普通能夠修煉的正常體質應該在八十人左右,其他不足二十人都屬于特殊體質,而不能修行者在其中又占據了十之**.當然能夠修行的特殊體質出現的概率絕不會如此高,一萬個人中能夠遇到一個救很不錯了.

不過在左風後來的一系列經曆之中,他倒是很幸運的遇到了三個特殊體質者.沈蝶就是體質很特殊者,而且當初也是一眼就被幻生看中,最後收歸門下.還有一個特殊體質者,就是那傀靈門帶著鎮門尸傀的親傳弟子,那個人天生具備了兩個獨立的精神空間.

這種體質的人在特殊體質中,也絕對是非常稀有的存在.所以那名親傳弟子才被賜給傀靈門的鎮門尸傀,這樣一來此人被擊殺的可能也變得極小.可是無巧不巧的是,這倒黴的家伙遇到了左風這個變態.

念力是所有精神力的克星,擁有了念力就等于擁有了凌駕于精神力之上的力量.即使那名傀靈門親傳弟子擁有雙精神力,而且還帶著一具鎮門尸傀,對于左風來說依舊不夠看的.

左風當時也是因為第一次面對尸傀,而且還是一具極為特殊的鎮門尸傀,如此左風也是頗飛了一番手腳.不過左風在那次對戰後,獲得的好處也著實不少,除了那具強悍的鎮門尸傀外,還對自身的念力有了一個更深層次的認識.

除了這二人外,左風其實還見到過一名特殊體質者,只不過當時左風並不知曉而已,那就是當初騎著白蛇追趕左風的酒狂邢夜醉.當初左風從葉林的雁城偷偷離城,可之後卻引起了琳琅等人的大戰,最後讓左風偷偷溜走.

邢夜醉時所有人中唯一找尋到左風的人,可不知是因為丁豪的原因,還是其他緣故,邢夜醉當時的的確確的不顧葉林帝國的號令將其放了去.

左風到現在也不知道對方其實也是特殊體質,而且他也一直沒有搞懂,對方既然不想要抓自己,為何非要多此一舉的來找尋自己.

不過這些過往的經曆,卻是讓左風整個人更踏實了一點.至少他判斷這素蘭應該沒有故意隱瞞,他可能真的只是認為自己就是擁有特殊體質的武者,而這種特殊體質最多也是他沒有見到過而已,卻並沒有引起對方的特別關注.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左風反而要大大松了一口氣.因為不光是這次能夠在素蘭大帥面前蒙混過關,也許下次遇到其他武者,對方可能也會抱著同一種想法.

畢竟左風現在的體質已經發生了徹頭徹尾的改變,這種改變已經超出了煉體三期改造身體的極限,或者說那根本也不是對身體的改造.左風現在的身體幾乎已經完全重塑,他身體內的許多部分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

納海和經脈都徹底的改變原本構造,靈氣和念力可以在身體中自由運行,同時相互間還不會有相互影響.如果要讓靈力和念力結合,周身所有打通的竅穴,都擁有讓兩股力量合二為一的構造.

好在之所以被稱為特殊體質,就是因為身體本身發生了變化,與一般人有著明顯的差別.而且特殊體質雖然也有向著相同方向發生變異,可是大部分人的變異都是與眾不同,獨一而無二的存在.

特殊體質本來就很少,變異相同的武者能夠碰在一起,那幾率更是小的可憐.如此一來左風雖然身體特殊,但是素蘭沒有感到奇怪也倒是合情合理.

再者,左風平時身體處于完全放松的狀態時,周身的靈氣運行也會變得很緩慢,而且與一般武者通過納海為中心來運轉不同的是,左風在昏迷和沉睡的時候是以胸口的獸魂為中心來運行靈氣的.

不過左風還有一個特殊的地方,那就是靈氣的中蘊含的雷霆之力.雖然這種雷霆之力只有一部分混雜在靈氣之中,大部分都蘊藏在了納海,經脈和四肢百骸中,是不易察覺到的.

可是眼前素蘭卻不是一般武者,他如何能夠漏掉這麼重要的細節,這讓左風還是有些心中忐忑.

他卻不知道,素蘭雖然修為高深,但是對于醫道的了解卻很淺.如果說他自己受傷還可以動用一些方法救治,那麼對于其他武者的傷,他也只能夠束手無策而已.

所以在醫生診治過左風的病情後,素蘭只是著重觀察了一下左風修為上的深淺而已.因為他只是想要知道左風的實力,所以對于左風身體其他的部分,根本就沒有留意觀察過,只是在發覺左風體質特殊後多觀察了一點而已,壓根就沒有注意過左風的靈氣有什麼特別.

而且他首先觀察到了左風異常強悍的身體,同時還有那淬筋期一級的修為,已經足夠讓他震驚不已了,哪里還有閑情去留意左風其他特殊之處.

素蘭沒有打擾左風的思考,他認為左風是在做著思想掙紮,可實際上左風卻是在害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察覺.二者各懷心事的思考著各自的事情,卻根本不知道對方腦中打著什麼主意.

左風猶豫了好一會兒後,緩緩開口說道:"我從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更不會有什麼自視甚高的情況出現.至于我自己嘛,來到這玄武帝國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沒有辦完我的事也不可能離去."

素蘭的臉色微微沉下來,她沒有想到這少年考慮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會給出自己一個這樣的答案.

可左風卻好像沒有看到對方那如死了人般的臉色,在那里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孤身一人來玄武,說到能夠賠出去的,好像就這麼一條賤命而已.至于什麼夫人,我這般年紀還是光棍一個,當然不會把夫人賠出去,孤身一人又何來兵呢!"

說到這里左風也是微微一笑,他原本只是一番苦笑.自己這一路向玄武而來,可謂處處不順,步步凶險,眼前雖然有了一線曙光,但是走下去究竟會如何自己還不清楚.素蘭開出的條件雖然也讓他在刹那間有些意動,可是他最後卻不得不放棄.

左風那一臉苦笑,在素蘭看上去卻是另一種感覺.好像這左風在嘲笑自己一般,似乎對自己的提議感到好笑,這一下子素蘭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得血紅起來,看得出來他此時有些激動.

左風敏感的察覺到了對方表情的變化,可是他還是不太明白,自己只是拒絕了對方的一個提議,如何會將對方激怒成這個樣子.

正在左風不解的望向素蘭的時候,一股讓他感到窒息的波動席卷而來.這瞬間左風感到自己蓋著的後被忽然變得輕如羽毛般,那駭人的靈力波動毫無阻滯的席卷而來.

下一刻,左風就感到自己連著身下的床劇烈的搖晃起來,好像自己此時正躺在驚濤駭浪的小船之上.這種感覺比念力的壓制要更加明顯,那是一種每一個毛孔好似都充滿壓迫感的力量.

即使左風沒有受傷之前,在面對如此強大的壓迫下,也根本無法做出反抗.雙方的差別是在太大,或者說雙方壓根就不在一個水平面上.

那壓迫本來只是讓左風很不舒服,可是隨後就讓左風有種窒息般的痛苦,身上的幾處受傷的位置也傳來的劇烈的痛楚.

左風想要大聲呼救,可是喉嚨只是微微動了動,卻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響.眼前的景物開始漸漸模糊,腦海變得眩暈且刺痛.這一刻左風心中除了驚駭,就是莫名其妙.對方為何要這般對自己,就是因為自己不肯接受對方的條件離開玄武.

'這太不合理了,他到底為何要殺自己,為什麼我到現在都沒有搞明白?’左風心中在嘶吼著,他搞不清楚事情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上篇:第六百零八章 夫人與兵    下篇:第六百一十章 何苦來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