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五百七十六章 識破秘密   
  
第五百七十六章 識破秘密

傀襄終于失去了耐性,他的靈力雖然恢複了一部分,但是剛剛那瞬間他所消耗的靈氣量卻是極為驚人.

暴熊臂的經脈極為寬闊,而且與人類武者不同的是,這一條手臂之中生長了數條粗大的經脈.雖然單單拿出一根經脈比起左風要遜色許多,可是將所有的經脈集合到一起,那麼瞬間運送而出的靈力卻與左風相差無幾.

可即使如此傀襄卻並沒有在意自己的靈力,自己的大仇人就站在眼前,他能夠忍到現在已經可以說他很有耐心了.剛才她那暴熊臂打出的一拳,本來就就是傀襄失去耐性的表現,他認為這一拳打出去,必定能夠要了左風的性命.

可哪里想到左風的身體比他猜想的還要強悍的多,不僅這一拳純粹力量無法破壞到左風的納海.就是瞬間噴湧攻去的大量靈氣,也是讓他沒有見到任何功效.

表面看上去還算平靜,但是傀襄現在已經如同一座要噴出熔岩的火山般,內中醞釀的滔天怒火根本不是外人能夠感受到的.

左風卻是與其他人不同,他身在局中,對于任何變化他都能夠首先感受到.另外他那種如同野獸一般的感應力,更是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在傀襄發動猛烈攻擊的瞬間,他幾乎也在同時移動了起來.

不能夠停留在原地,保持移動才會讓對方無法准確的把握到自己的位置,這是對戰時候的一種極為平常的小技巧.

這技巧雖然人人皆知,但是越是在這種基礎技巧上,卻越是能夠看出一個人戰斗能力的高低.左風腳下的步伐看似平平無奇,但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它的身形是在以一種詭異的弧線移動,看上去他似乎要前進,可又好似要向後退卻.

只有左風自己最清楚,他將這游蛇步融入到了最基礎的碎步移動中,他的軌跡時再圍繞著傀襄畫圈.

現在逃跑不說是下下之策,但對于自己來說也絕不是什麼明智之選.傀襄一個人已經如此難以對付,若是自己下定決心逃跑,那也是逼著傀襄與其他人聯合起來對付自己.

既然現在得硬著頭皮留下來,那麼左風也就只能在不斷的移動中繼續留意觀察對方的每一個動作,從中找到破解對方那怪異攻擊和長劍的方法.

傀襄卻沒有了開始的耐性,他的腳步踏出之後就立刻提速,幾乎眨眼之間就來到了左風的面前.此時左風的移動方式就見到了效果,看似傀襄從正面狂沖而來,可當傀襄准備揮舞重劍發起攻擊的時候,左風已經嗖忽間來到了他的側面.

傀重目光微微一凝,重劍卻是毫不停留的向著側面揮舞而去.左風此刻所在的位置是傀襄的左側,他右手握著重劍劈砍自己左面極為不便.左風正是利用了這走位上的優勢,讓自己占時能夠不被對方壓制.

傀襄的長劍揮舞而來的時候,左風不僅凝神留意重劍的一切變化,同時其他感官也都發揮到了極限.那條沒有受傷的右臂趕忙舉了起來,那灰黑色的古樸囚鎖也從袖子中露了出來.

"鏘"

一聲巨大的碰撞聲在兩人之間響起,同時帶起了數點火星.這次傀襄沒有動用任何花俏的技能,那重劍攜帶著萬鈞之力猛烈的轟在了左風的囚鎖上.

不過這一次左風卻是成功將對方凶猛的一擊接了下來,這不是說傀襄留有余力,也不是所左風能夠適應對方的恐怖力量.

這力量的增長並非一早一夕就能夠練就出來,不然若是比拼幾下力量就能夠有所提升,那恐怕滿世界都是大力士了.

這力量的增長一般都是和修為相對應的,因為力量的練就必須要有強悍的身體向配合.煉體三期的武者在不斷錘煉身體的同時,也在不斷的練就力量來增加實力.

可是這種力量的提升是有極限的,就是自己身體改造的程度.左風之所以能夠擁有那般強悍的力量,就是因為他多次通過獸紋和獸晶改造身體,才能夠屢屢突破自身極限達到現在這般的力量.

之所以左風這一次能夠與對方平分秋色,就是因為他巧妙的走位,讓對方無法稱心如意在最舒服的位置揮劍劈砍.這結果也是在場諸人親眼見到的,他的的確確抵擋下來了傀襄的全力一擊,這還是他與傀襄交手一來首次沒有在交手中沒有吃虧.

這一下,左風的信心反而提升了不少,原本這傀襄奇招頻出,讓他從心底里感到了一絲氣餒.這一擊他成功抵擋住了對方,也無形之中讓他心里搶回了一些主動.

"哼,雕蟲小技.就憑這些你今天必敗無疑,我絕不會輕易的讓你死去."

傀襄冷冷的低哼了一聲,緊接著就寒聲說道.他對左風雖然恨之入骨,但卻明白面前的少年絕不好對付.能夠抵擋住他之前數次攻擊,最後動用了暴熊臂也只是讓他折斷一條手臂,他之前想都沒有想過.

當然他也不會傻乎乎的完全憑借蠻力來戰斗,這傀襄本身也是那種心思陰沉之人,他也是從左風表情上的細微變化,看出對方已經開始漸漸恢複了自信,此時這樣說當然是為了打擊對方的信心.

可是他的想法終究是要落空,左風雖然年紀不大,可他經曆的事情卻是太多太多.此刻的左風來說,已經不是一般什麼事情就能夠動搖他的信念,更何況是對方的幾句威嚇之言.

傀襄見到自己的言語對左風毫無效果,再次低"哼"了一聲,就一甩重劍向著左風劈砍而來.

同之前那一劍幾乎一般無二,可是左風先是耳朵微微聳動了一下,雖然只是細微的差別,但是左風的靈耳還是聽出了些許不同.

這一劍雖然看上去和之前那一劍,無論從劍勢和速度上都沒有任何差別,可是左風卻能夠聽出那重劍劃破空氣時聲音有些許的不同.

有了這個發現左風已經心中有了數,但是他卻是很謹慎的將力量蓄在手臂上,靈力也只是調動了一小部分.不過這些都是含而不發,而且他已經做好了隨時應變的方式.

這樣一來左風實際上是冒著極大的風險,若是這一劍和之前那劍一樣蘊含巨大的威力.那麼左風即使不會當場身死,恐怕也會受到不輕的傷害.可是這個時候他不敢有任何的猶豫,只能夠相信自己的判斷.

重劍眨眼間就來到左風頭頂,重劍和囚鎖再次發生了劇烈的碰撞.那詭異的"噗"聲再次出現,那重劍如同突然之間變成了柔軟的皮革般微微彎曲了起來,劍上竟然不攜帶任何的力量.

而抵擋重劍的左風,一直留意著重劍的變化.當重劍和囚鎖碰撞的瞬間,左風就看到了齒鋒下方的變化.那齒鋒尾端最先有些變形,左風立刻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哪里還會真的用盡全力去抵抗.

那傀襄卻在此時有些托大,他覺得左風無論如何了得,也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發現這重劍的秘密.所以他按照原本的計劃,重劍砍在左風手臂上後就立刻將差重劍收回,同時那灰黑色滿布灰色毛發的暴熊手臂就揮了出去.

如果此時左風用盡全力抵擋這重劍,必然還在因為用錯了力道而痛苦萬狀,哪里還有余力來應付這趁勢偷襲自己的致命一拳.

更然傀襄如此信心滿滿的一個原因,就是那左風的左手已經幾乎被費.雖然若是能夠活下來,以後還是能夠可以修複,但現在在戰斗之中傀襄那還不趁勢搶攻.

那灰黑色的拳頭帶起一陣恐怖的拳風,那拳頭劃破空氣的聲音仿佛比那重劍還要恐怖,周圍觀戰之人都為這一拳感到震驚.

灰黑色的拳頭向著左風的胸口砸去,卻是在距離左風胸口半尺多遠時,撞在了左風舉起的右臂之上.

兩人乍合驟分電光火石之間就各自退了開去,所有人都沒有看清兩人之間在瞬間誰占據上風.原本看起來應該穩勝一籌的傀襄,此時卻是面色極為難看的向後退出了數步.

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是傀襄占據主動,所以明明大家都不看好左風,卻仍然因為傀襄的退後而詫異.那左風臉色一直就很難看,而且剛才左風腳步踉蹌的向後退去,也明顯是收到的重擊的緣故.

可是若傀襄占據上風,又何必需要這般狼狽的退後,乘勝追擊才是眼下當務之急才對嘛.

不過很快就有人發現了問題所在,那傀襄臉色極為難看的舉起手臂,一滴滴深綠色的血液由他的那只暴熊手臂滴落下來.這墨綠近似深黑色的血液固然讓大家心驚,可是現在確定了傀襄在硬碰下吃了暗虧,這更加讓人感到震驚.

而此時左風也手腕一翻,一柄如黑夜般墨色的匕首出現在他的掌中,那匕首的表面上還有著墨綠色的血液不斷滴落.看起來他就是用這柄匕首上了傀襄,大家一時之間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傀襄冷冷的盯著左風,怒聲說道:"你看出來了!"

上篇:第五百七十五章 手臂代價    下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人劍分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