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五百七十四章 傀門功法   
  
第五百七十四章 傀門功法

傀襄此時的表情看不出任何喜怒,不過站在他對面不遠的左風,卻能夠清楚感受到陣陣寒意,那時他對自己的怨念和必殺的決心.

此時的左風早已經失去了必勝的決心,從他出聲到現在為止,從來沒有嘗過被自己修為低的人壓制的經曆,更何況現在幾乎已經被擊敗了.

先不管以前他所認識的傀襄時如何水准,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已經帶給了左風第一次面對煉氣期武者般的無奈.

鍛造後的成果一直是他最為自傲的,身體的堅韌和遠超常人的力量更讓他多次跨級別挑戰對手.可現在自己的優勢在對手眼中蕩然無存,的強悍無法抵擋對方全力一擊,力量更是及不上這青年變態.

他現在唯一比對方有些優勢的是,自己的靈氣總量遠超一般武者,而對方雖然能夠瞬間使用大量的靈氣,可是那靈氣的量卻並沒有多麼恐怖.

所以此時的左風並不懼怕對方的靈力攻擊,最怕對方多來幾次之前那種純粹的攻擊.此時左風因為手臂被對方折斷,的疼痛反而讓他變的更加清醒和冷靜,之前戰斗時的一幕幕快速的在腦海中閃現.

傀襄本身的力量已經極為恐怖,可更讓他忌憚的是那只暴熊手臂.暴熊手臂堅韌異常,而且力量更是達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另外那柄詭異的重劍,不知通過什麼手法使得重劍胡軟呼應.

軟的時候表面不僅不攜帶任何攻擊力,反而能夠將自己的攻擊化解掉.而硬的時候卻是異常堅韌,讓左風抵擋起來也是痛苦異常.

重劍表面抗不出任何的門道,而且上面的鋸齒狀鋒刃好像絲毫不受影響,始終是那堅韌和鋒利.

忽然,左風的目光就停留在了傀襄手中的重劍邊緣處,准確的說他在留意觀察著上面那些鋸齒狀鋒刃.之前一直關注著長劍本身,卻沒有太過留意這些齒狀鋒刃,現在留意到後立刻就有了新的想法.

這些鋒刃沒有任何變化,那麼也可以將其排除在重劍詭異變化之外,也就是說只有重劍的主體部分才會有那種軟硬變化.當左風想到了這些的同時,他就立刻有了一些新的發現,就是那重劍本身比一般的巨劍要厚上許多.

緊接著左風重重的咳嗽了幾聲,同時將淤結在胸口處的一口血吐了出來.此時表面看上去他已經極為虛弱,好像隨便來個什麼人都能夠將他解決掉.

可實際上他的傷勢並沒有表面看去的那麼重,他這樣故意將部分淤血逼出來,一來這樣也能夠讓他緩解一下胸口處的傷勢和壓力,再者還能夠讓他示敵以弱.

如他所料的那般,傀襄此刻並沒有急著動手,而是以一種戲虐的眼神看著左風,仿佛他很享受此時折磨左風的過程.

當然不是說這傀襄就不急著將左風解決掉,而是他剛剛那一擊之後,靈力損失的比較多,正在趁著此時盡量恢複靈力.雙方在這種狀況下,竟然相互之間只是瞪著對方沒有進一步的舉動.

成天豪見此情況表情微微變了變,現在左風已經受到了不輕的傷害,如果讓他來決定,現在必然是傾盡所有人手將左風拿下才好.可是雙方目前處在一種平衡之下,冒然出手對付左風,不僅很難達到自己的目的,到時候這傀襄發起飆來恐怕還有可能將這少年放走.

他現在可是了解了左風的難纏和狡猾,恐怕給這少年一點點的機會,就很有可能借機遁走,他自己和這傀襄恐怕都將竹籃打水.

所以他心中雖然焦急,也只能眼看著兩人在這里"相面".

傀襄沉默了一會兒,首先打破沉默開口說道:"你當初將我的手臂砍掉,可知道讓我吃了多少的苦頭,這些你都知道麼!"

傀襄說話之時咬牙切齒,似乎每一個字都是從牙縫當中擠出來的一般,由此可見到他是多麼怨恨左風.左風很想發笑,可是他卻還是忍了下來,一來此適合激怒這個瘋子,另外他現在更希望抓緊時間來緩解傷勢,更重要的是他覺得自己似乎已經抓到了一些那重劍的竅門.

所以左風故意裝出傷的很重一般身體晃了晃,目光也是微微眯起來,實際上卻在暗中不斷觀察他手中的重劍.

傀襄不知為何現在的話反而多了,一旦開口就沒有停下來的打算.他將長劍插在身前,雙手交叉按在幾乎和視線一平的劍柄尾端部分,繼續說道:"為了對付你這個家伙,我動用了傀靈門從來沒有示人的擊中秘法,你可知道為了對付你這個家伙,我都付出了多大的代價麼!

為了讓我重新擁有一條強悍的手臂,我冒著極大的風險安裝了這條手臂,除此之外的秘法也都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這些代價我雖然不能夠告訴你,但是我卻能夠讓你再重新嘗試過一遍,到那個時候相信你會求著我殺掉你."

傀襄說的含糊其辭,好像有些什麼難言之隱般.實際上這的確也是涉及到了傀靈門的太多秘密,他不擔心左風將這些傳出去,因為左風在他的眼中已經是一個將死之人.

他所在意的是那成家之人,他雖然已經做好了翻臉的准備,甚至一會兒成家人不動手他也會主動下手對付.可是雙方現在畢竟還沒有徹底撕破臉皮,而一會兒將這叫沈風的少年拿下之後,對方若是乖乖的順從自己,那他也不會冒險將所有成家之人擊殺在此.

他們傀靈門一直有野心向外擴張,而他們傀靈門所在的位置距離玄武帝國時最接近的,加上葉玄江的存在,最適合的擴張方向就是玄武帝國.

如果玄武帝國時鐵板一塊,他們也沒有什麼機會到玄武帝國來大展拳腳,畢竟蒼蠅也不叮沒縫的蛋.恰逢這段時期,玄武帝國本身動蕩不安,他們聯合起來發動了新郡城對付毛芥的行動,那只是一個開始罷了.

新郡城的失敗可能會對有的家族和勢力有影響,但對于他們傀靈門的影響並不大,不過他們想要繼續和這些人合作下去,當然還是與成家保持現在的關系更好一些.

所以成條並沒有將話說的完全,而他身體的變化,除了傀重之外也就眼前的傀榮多少知道一些而已.

那柄重劍是傀靈門的另一件寶物,是來自大草原的一位頗有威名的煉器師所制作的.此人的煉器之術直追煉器泰斗穹蘭,而他的這柄重劍當初也是為了對付穹蘭的那十斬而制作成,不過後來卻陰差陽錯的流落到了混亂之地.

這柄重劍並沒有來得及被拍賣,就直接被傀靈門給劫掠而來,那傀重不僅幸運的得到了這柄重劍,同時也得到了使用這重劍的竅門.這柄重劍被鑄造後,並沒有真正的拿出來使用過,所以大陸上自然也沒有人聽聞有這樣一柄怪異的重劍.

另外傀襄當時已經有了了卻殘生的打算,所以一怒之下修習了傀靈門的另一件寶貝功法.這功法並非掠奪而來,而是和那控尸之法一樣,從那神秘的傀門內被傀重一並帶出來的.

可是這本功法並非什麼正歸的修行功法,反而是一種極為偏門的迅速提高實力的功法.這功法當初在那傀門之內,幾乎也找不到人來修行,就是因為這功法有著太多弊端,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提高實力.

他能夠讓修行之人在短時間內擁有高出一階的實力,也就是傀襄現在這般,明明是煉骨後器的修為,卻擁有著堪比淬筋後期的恐怖戰斗力.另外這功法開始的時候修行容易,但越是向後修行反而會愈加艱難,而且不可以再改修其他功法.

另外在修習了這套功法後的三年之內,若是不能夠徹底突破到煉氣期,那麼終生修為也就只能止步于淬筋期而已.

這樣一來無疑是將武者的身體徹底限定了下來,或者說是對身體造成了極大的損傷.當初藤肖云就是因為受傷的緣故,一直到最後他都無法將修為恢複到巔峰階段,永遠止步在了淬筋期頂峰而已.

因為這功法的霸道特點,也沒有什麼人真正願意選擇修煉,所以在大陸上也並沒有太多人知曉.左風本來就對大陸上的事情知道的不多,所以更不會知道有這樣一部功法,更加不知道傀襄為此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和風險.

傀重當然不會願意自己的兒子修煉這麼邪門的功法,可是傀襄手臂被斬斷後遍一蹶不振,之後他就偷偷將父親的這部功法偷來,一個人在房間之中悶頭修行.

那段時間傀襄他好像行尸走肉一般,卻沒有什麼人知道他是在修煉那部邪門的功法.

一般的正途功法都是一步一個腳印的向上修行,而且若是說困難也是修煉到了後期,才會愈來愈困難而已.可是傀襄修煉的這一部,除了一開始很容易外,後面的難度恐怕也就僅此于左風修行的融魂功而已.

上篇:第五百七十三章 暴熊手臂    下篇:第五百七十五章 手臂代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