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五百五十六章 各有准備   
  
第五百五十六章 各有准備

在林城主開口的時候,左風已經知道對方必然不會讓自己如此輕易過關,只是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連一個像樣點的理由都懶得給自己.請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

林城主口中的話還未說完,手中的玉瓶就已經緩緩的舉了起來,那架勢無疑是准備要將左風煉制出的藥散給摔碎當場.如果讓他成功得手,那麼據算事後左風有天大的能力,也無法挽回自己失去資格的結果.

因為一旦失去了這參賽用的藥物,也就等于宣布了左風徹底被今年的賽選淘汰出局.以左風的性格哪里肯讓對方如此欺人,身上的靈氣忽然如潮水般瞬間席卷了全身,他整個人都如同瞬間繃緊了一般.

可是並沒有等到林城主有下一步行動,那位一直掛著淡淡笑容的中年男子,卻是沉聲說道:"且慢".

林城主那干枯的手掌就那樣頓在空中,臉上的神色變換不定,他此刻很想不管不顧就這樣將手中的玉瓶砸碎.他樣不僅能夠完成那幾個人私下的約定,同時也能夠讓他一舒心中的悶氣,因為從遇到這少年開始,他就始終被對方壓著一頭.

無論是他本身的修為,還是手中所掌握的力量都可以完虐眼前少年,可最終卻是到現在仍然無可奈何對方.這讓活了一把年紀的林城主,也是首次感到一種不吐不快的悶氣梗在胸口,所以現在他真的想要爆發出來.

不過他的手掌在空中顫抖了一會兒後,神色卻是漸漸被一種無奈所替代,最終還是緩緩將手放了下來.這一次他努力強裝出一副笑顏,卻任誰都能夠心中的不滿.

那位中年卻是在此時轉頭詫異的左風,因為就在剛剛一瞬間,他感到眼前的少年仿佛變成了另一個人般.明明只是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年人,但剛剛他卻分明感到仿佛一只魔獸,妖獸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般.

所以他現在露出的表情也是極為精彩,不過很快這中年男子的表情再次恢複從容,轉頭說道:"林城主勿要怪我越俎代庖,我觀這玉瓶之內的藥散不像有什麼問題,難道林城主從其中什麼端倪,不如說出來讓我也聽聽."

這中年男子說話的時候非常客氣,倒不像是在未左風出頭,好像單純一種好奇心驅使著他想要一探究竟.

林城主尷尬的一笑,這才說道:"大人也許有所不知,這次我們的題目是用給定的藥材煉制藥散.可是這小子竟然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完成,這其中定然有些蹊蹺,而且一個少年的煉藥水平,怎麼能夠與帝國藥廬的那些長老相媲美."

那位中年男子一直是留神傾聽著林城主的每一句話,直到他解釋完,才若有所思的風一眼,再次說道:"哦,這麼說城主竟然早就知道這少年煉制的是什麼藥散,這還真的是讓我有些一位呢."

這番話意,但是卻像一把鋒利的刀子,讓林城主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因為雖然城主是主持賽選之人,但是這樣的比試,即使連城主都應該不清楚哪個人分配了什麼藥材才對,可是這中年男子卻一眼就林城主私下搞了小動作.

左風知道暫時這林城主不敢毀去自己煉制的藥散,心中稍定下來的同時,也忍不住再次觀察起了眼前這中年男子.

此人生的面目白皙,一身精致的華服穿在身上,加上本身的修長身材如同一個文士一般.不過左風卻知道對方的修為絕對不俗,只是他現在還無法判斷對方的深淺.

原本他也在猜測這中年男子究竟是什麼人,為何會讓這林城主都如此忌憚,現在中年男子定然身份不低,而且似乎並不是和這林城主同流合汙.不過左風也不相信,這忽然出現的人會無緣無故的幫助自己,但眼下也只能靜觀其變.

中年男子十分和善,微微一笑也不去繼續追究林城主的那些小伎倆,而是轉頭立于兩級台階下方的左風,說道:"這位小兄弟,這位林城主說你的藥散並非是剛剛煉制出來的,那麼你是否能拿出什麼證明來,這藥散就是你剛剛煉制出來的."

左風凝目方一會兒,在確定了對方真的不似在為難自己後,這才笑著點頭說道:"回大人的話,這藥散既然是我煉制出來的,在外面圍觀的人也都有目共睹."

說到這里稍微頓了頓,緊接著用戲虐的目光城主.那意思仿佛是在說,這里的人都是這位城主大人的手下,當然不可能給我證明什麼.

當他轉頭再次位中年人的時候,卻是笑著再次說道:"不過這藥散既然是我煉制成的,自然我也有辦法來證明,只是不知道這城主大人到時候是否還有其他微詞."

林城主眉頭皺起,眼角的余光卻是飄向了身旁的中年人,他也知道左風必然些什麼,這一番話明顯是要將自己一道.發現那中年男子似乎並不在意,他這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雖然心中火氣已經填滿胸口,但是他卻知道不能在此時發作,故意裝出了公正之態說道:"我們玄武帝國的賽選曆來都是以公正,公平為原則,對任何人都不會有所例外,既然你有證據大可以拿出來,我們也必然會給你一個公正的結果."

左風心中暗笑,剛剛這中年人已經他在暗使手段,這個是後他擺出這種大公無私的態度反而更加滑稽.而且這中年人也顯然有自己的主見,根本不會因為他的這番說辭有任何其他想法.

左風輕輕點了點頭,就伸手從懷中掏出了一只藥爐,那林城主雙目微微一凝,用神打量起左風手中的藥爐.那一只表情淡然的中年男子,此時也似乎來了興趣,同樣凝神打量起左風手中的藥爐.

這藥爐是左風在藥尋那里硬賴過來的,左風當初使用的時候就知道這是個寶貝,不過像他一樣,任誰第一眼藥爐後都會覺得這是一件破爛.表面上斑駁的痕跡說明了此爐的年代久遠,而且爐子表面還有許多凹凸不平的痕跡,也說明了這藥爐十分的殘破.

林城主是因為剛才藥爐釋放出的火能,所以現在才用神打量起藥爐,可是那中年男子卻是在爐的一瞬間有些失神,似乎這藥爐讓他聯想起了什麼.但很快這中年男子就將目光收了回去,接著低頭思索起來.

左風始終留意著兩人表情的變化,當然他倒是不擔心這兩人能夠藥爐的不俗,畢竟他當初也是在使用之後,才發現了這藥爐的神秘力量.

取出一張黃色的紙張,一般品質比較低的藥散都會用這種紙張來盛放.接著左風將藥爐倒轉過來,接著輕輕敲打藥爐的爐壁處,接著就會有一些碎末掉落下來.左風每一次敲擊的位置都有所不同,掉落在紙張上的碎末也不盡相同.

左風故意將每一次掉落的碎末,和之前掉下的碎末分開來,這樣會更加明顯一些.只敲擊了數次,那林城主似乎就發現了什麼,隨後用不敢相信的目光風,這一次他的眼神中完全被震驚所替代.

城主的這種表情,左風倒是絲毫不感到意外,不過他依然還是繼續著手中的動作,最後紙張上一共出現了六種碎末.

接著左風就將藥爐收入懷中,將紙張舉起來讓林城主兩人清楚一些.這才開口說道:"證據就在我的手中,藥材煉制的整個過程在這里都可以清楚加上我那石台上每一種藥材都有一部分殘留,我想只要比較一下這些藥沫,就應該清楚這是來自于同一批的藥材."

那林城主還沒等左風說完,眼珠就已經飛快的轉動起來,似乎在努力的考慮著什麼.可是半晌後,他只是頹然的歎了口氣,像斗敗了的公雞般將頭垂了下去.

他千算萬算都沒有想到,左風竟然能夠做到如此地步,甚至都已經想到了自己會故意刁難他.竟然在煉藥之前,故意將每一種藥材留下了一部分.更絕的是,左風竟然在煉制的過程中,每到下一個步驟之前都故意將部分藥材剔除出來,進而完好的保存在了藥爐之內.

試想在藥散的煉制中,不要說在每一步剔除出一笑部分來,就是將藥材保存一部分在爐中那都是難以完成的事情,這遠比煉制最高端的藥散都要困難數倍,甚至數十倍.

可是左風就真的辦到了,當然這不僅僅是因為這藥爐對火焰使用上有著特殊的效果,更是因為左風現在的念力已經能夠送出體外,念力和靈力雙重操控之下,才能夠完成眼前這幾乎無人能夠做到的事情.

這倒並不是說別人無法辦到,但是那必須要高階藥師,用藥鼎煉藥的過程中才能夠達到這種效果.只是他們不知道,左風手中的藥爐,已經能夠完成一半藥鼎所能完成的事情,尤其是這藥爐甚至都能夠制作藥液.

那中年男子首次帶著一臉興奮的風,沖口喊了一聲:"好".

上篇:第五百五十五章 素家素蘭    下篇:第五百五十七章 花落誰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