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 五百五十 章 進退兩難   
  
第 五百五十 章 進退兩難

廣場上此時少說也有上千人,可是偏是沒有任何人發出任何的生息,與剛剛鬧哄哄的場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

所有人都圓睜雙目等著場中的左風,只是大家心中所想各有不同罷了.有的人一臉羨慕的上下打量著左風,而有的人卻是一臉的狐疑,仿佛到現在還在疑惑他如何能夠從飛到那般高的天空.

除此之外當然也不乏充滿敵意的眼神,尤其是此時段月瑤雙目一瞬不移的盯在左風身上,更是引起了數個青年的嫉妒.

而全場上表情最是精彩的當屬林城主,此時的他哪里還有平日里的和煦笑容,幾乎沒有人見過他這般凶狠的目光.若是可以,他會毫不猶豫的沖過去,用最殘忍的方式將左風擊殺當場.

沒有人知道林城主和這少年之間發生了什麼,可是大家都兩人之間那種充滿敵意的氣氛.

左風只是斜瞥了林城主一眼,就伸手扭了扭脖子,隨意的搖晃了一下肩膀,自語說道:"這風行丸就是好用,的確也是值這個價錢,和風行散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嘛."

那些聽到左風說話的人,下巴差點砸落在地面上.風行丸那幾乎屬于這種鎮城中所能見到的,品質最高的丹藥了.這些來參加賽選的人當然對藥物極為了解,那藥丸和藥散的區別本就天差地別,屬于不同層次上的東西.

風行丸和風行散,更是可以說完全不同的兩種藥品.武者服用風行散後可以利用少部分風屬性靈力,急速奔行之下能夠段時間內的離地飛行,但那也只是離地幾尺的距離,遠在地上奔跑沒有什麼區別.

風行丸服用之後,卻是能夠發動周圍一丈范圍內的所有風屬性靈力調動起來.當然這不是說有了這風行丸,就不需要耗費自身的靈力.只是這風行丸中的妖能可以代替功法的運行,和強行使武者段時間內親和風屬性靈力而已.

但只是這樣,就已經足夠讓許多人眼紅,試想若是在自身為難關頭服下一枚風行丸,等于是給自己增加了一條壽命.除此之外這藥丸的煉制也是非常的困難,必須藥師自身具備風屬性靈氣不可,如此一來讓這風行丸的價值更是成倍翻漲.

如此藥丸不要說武者趨之若鹜,就是一般藥師獲得都會視作珍寶,留著換取一些價值更大的物品.

可是眼前的左風竟然就這麼吃掉一枚,就是為了趕得及來參加賽選藥子,這已經不是用敗家就可以形容得了的.

而此時受到眾人矚目的左風,卻是在心中想到.若是讓這些人了解到,自己根本是直接用功法飛起來的,不把眼球直接蹬掉一地才是怪事.不過這也要多感謝逆風能夠幫忙,不然他還真的無法飛到上百丈的空中.

舉目向著廣場旁邊一處石台望去,左風緩緩抬起右手向著那石台上指去,眾人也都下意識的向著左風所指的方向望去.此時一道眼光正好穿過云層照射在那石台上面,立柱下方的倒影清楚的顯出出了現在的時間.

辰時初刻,時間上剛剛好,不多一分不少一毫.大家的反應到還算正常,只是那林城主剛剛好轉的臉色,卻是再次罩上了一層寒霜.

此時的左風卻並沒有表面上般平靜,暗自呼出了一口氣,思路也緩緩的倒回了一個多時辰前的那藥坊之內.

進入者藥坊算不得順風順水,但至少在左風是有驚無險,並沒有太大的意外發生.那神秘出現的倩影不僅沒有發覺到自己的存在,同時還未自己指明了目標所在的大致方位,眼前這一處小庭院.

如果這院落再大一點的話,也必然會有一些監視上的死角存在.如果這里再小上一點,哪怕是兩間房舍,也會讓左風更容易找尋目標,而且房間小上一些敵人能夠埋伏的人也會少許多.

可偏是這處三間房舍,相互之間交叉警戒,就會讓左風的行動有著巨大的困難.左風無奈之下,也只能暫時咬牙繼續潛伏不懂暗暗觀察.可是他現在所處的角度並不好,除了北面的正房可以東面的廂房只能小部分而已.

好在左風現在的感官有了質的提升,他雙目微微緊閉起來,聽覺和嗅覺立時變得更加敏銳起來.那原本只是非常輕微的呼吸聲,此時也漸漸清晰的浮現在他的腦海.

武者在修行的過程中改變自身體質,尤其是在煉體三期之內的武者,每一層次身體都會有著不同程度的改變.而且在呼吸上也會與常人有著不同之處.

修為越高之人,氣脈會變得極為悠長,吸氣之時長而有力,吐氣之時短切迅捷.所以在這種聲音交彙成的空間之中,左風很快就判斷出了,此時眼前的三間房舍中,一共有十六名武者存在.

這些人的修為最差的已經達到煉骨中期,淬筋期武者竟然有著六人之多.這番陣容已經差不多可以將整個城主府給挑了.而且左風隱隱感到了一絲似有若無的氣息存在,這個讓左風都不能肯定是否存在的人,修為比起其他人自然要更高數籌不只.

暗自心驚的同時,左風還發現了一件事情,就是通過聽覺無法判斷出琥珀的位置.如果說琥珀現在也在這些人之中,左風絕不肯相信,因為那些人的呼吸非常有規律.如果琥珀在其中,因為受到敵人限制絕不會表現的如此平靜.

那麼現在就剩下了一個可能,琥珀也許不再這里,而眼前的所有布置單純只是留給自己的一個陷阱而已.可是仔細想來卻又覺得不太合理,這處院落並不好找,如果要用陷阱和埋伏來對付自己,顯然應該找一處更加明顯的處所才更為恰當.

那麼琥珀身在此地的可能性極大,只是被敵人用某種手法給制住,甚至被隱藏在了房間某個相對密閉的空間中.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卻必須要盡快采取行動,因為一般將人制住的方式,無非是用毒物或者是穴道被封閉.

要是采用了按穴配合各種手法制住穴道,時間久了倒是可以自行解開.但如果用的是刺穴之類的方法,時間過去的愈久反而帶來的傷害越大.

從安伯那里得到了那按穴和刺穴之法後,左風對于這些也了解不少.用靈氣通過按穴之法阻隔穴道來限制武者的行動,因為武者體內靈氣本身具有的靈性,時間一久會按照原本修行功法的運轉自行調動,這樣被封死的穴道會自行解開.

但刺穴方法卻很霸道,封死的穴道不僅限制武者的行動,同時武者體內靈氣若自行運轉,反而會因為無法沖開阻隔的穴位,讓身體受到更大的傷害.

如果敵人通過藥物將琥珀迷昏,那麼左風自信只要不是品階太高的毒藥,自己的解毒散都可以為其解毒.若是按穴刺穴方法,只要不是手法太過特殊,他也有辦法解得開.怕的就是敵人用的刺穴法,對琥珀造成永遠無法修複的傷害.

想到這些左風自然也更加焦急了起來,幾次猶豫著要不要冒險展開行動.因為敵人沒有想到自己會來得如此快,起先必然會陷入混亂.可是這樣一來自己很快會陷入被動,反而是現在最不明智的選擇.

正在左右為難中的左風,忽然雙目微微一凝,就閃爍著燈光的房間門被人緩緩推了開來.左風立刻將身子壓低少許,盡量將雙目微微眯起來觀察,他是害怕雙目明亮引起對方的警覺.

一名身材纖瘦的男子從內走了出來,這人一頭長發披散在雙肩,容貌也被頭發遮蓋了大半.可是左風人的同時就不禁心中一緊,此人正是白天里對自己發動刺殺行動的男子,他還是從對方的身材和氣息上判斷出來的.

這一刻左風也趕忙收斂毛孔,甚至讓自己的心跳也漸漸緩慢下來,同時體內靈氣的流動也幾乎完全靜止.

這男子的修為差不多已經達到了感氣期,這樣的人物感官一般都很敏銳,如果稍有不慎就會被敵人察覺.

雖然不明白這男子為何在此時出現,但他的目光可一點沒有閑著,順著男子身後敞開的房門向內觀瞧.只見房間之中三名武者圍桌端坐,修為雖然及不上這名長發男子,但修為也都達到了淬筋期二三級的模樣.

從左風所在的位置正好能夠間內的所有情況,卻沒有發現任何櫃子,箱子一類的家具,也沒有能夠藏得住人的地方.可以肯定左風的猜測,這房間就是陷阱中的陷阱,只要左風來到時不顧一切的沖進去,必然會遭到這四個人的圍殺.

既然排出了這個房間,左風的注意自然也就轉向了自己所在的西廂房和另一側的東廂房.

此時那中年男子卻是不動聲色的走到了院落中央,好像在思考些什麼,他低著頭左風也無法此時的神態.不過他也只是在院落中站立了片刻,就轉身返回屋中.

他這種怪異的舉動,反而引起了左風的注意.

上篇:第五百四十九章 從天而降    下篇:第五百五十一章 冒險沖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