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三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一線生機   
  
第三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一線生機

"你,你想干什麼?"

伙計終于從震驚之中恢複過來,雙目圓睜帶著恐懼和一絲怒意的看著左風.他已經認得面前將自己像小雞般拎著的少年,就是在客棧中住了幾天的那位客人.

雖然這幾天雙方沒有太多的交談,但是這伙計卻對他的印象尤其深刻.畢竟當初可是城主特別囑咐過,將頂層的房間留出來招待眼前之人的.而且眼前之人竟然毫不領情,自掏腰包住到了最便宜的下等房之中.

當初左風所表現出來的是實力只是煉骨初期,可是看此時這少年人將自己輕若無物的拎來拎去,哪里還是當初那修為低微的少年人.

更讓伙計感到恐懼的是,這少年人此時目露凶光仿佛要吃人一般,以他多年來應對各種客人的經驗,這少年人現在已經有些許殺機泄露出來.而且這少年人也不再向以前般面色溫和,這明明就是一個煞神附體的凶魔.

左風的氣勢已經完全將這伙計壓服,就像匍匐在老虎腳下的小貓般,伙計這個時候腦中一片空白,甚至連大聲呼喊都忘記了.

左風聲音冰冷的緩緩開口說道:"我來問你,昨天中午和我們前後腳進來的那女子,究竟住在哪個房間之中?"

當左風開口詢問的時候,手中的力量也稍微放松了一點,因為不像開始那般憋悶,伙計這才恢複了清醒.稍微想了想,他就立刻明白了左風詢問的是哪個人.從昨天開始幾乎沒有什麼人住進來,所以一提到昨天中午時住進來的女子,他就立刻想起了那女子是誰.

舉起顫抖的手,緩緩向著二層擲了過去.說道:"就住在二層,右手邊的第二個房間中."

他的話音剛一落下,左風如鬼魅般的身影就竄了出去,十幾層的樓梯,左風用了三步就已經來到了二層走廊處.

"咚"

一聲低沉的響聲後,那緊閉的房門就被左風一腳踢開.雖然房門從內部栓死,可是那比拇指粗不了多少的木棍,哪里抵受得住左風全力的一腳.

房門被踢開之後,里面空空蕩蕩的沒有半個人影,只有陣陣涼風順著敞開的窗戶吹了進來,房間內非常整潔,似乎從來就沒有住過人一般.

左風環目一掃,就看到桌面上靜靜擺放著的一張紙.借著月光紙上的兩行字清晰的映入眼簾,可在看到之後左風的臉色卻變得更加陰沉起來.

"我家主人對沈公子甚是仰慕,可又怕公子不願應邀來見,特先將貴友帶走一聚,待公子看到此信後相信自會前往.公子勿要猶豫,貴友性命完全握于你手."

兩行留言說的客氣萬分,可是左風握著信的手已經不自覺的用力握緊,骨節也因為用力過大而微微發白.

這行字沒有開頭,也沒有落款,只有在信件的右下角處畫有一只小鼎,這鼎畫的栩栩如生仿佛要從紙面中躍出來一般.若是一般人看到這小鼎也許會猶豫一番,可是左風卻是最清楚不過,這就是煉藥時所用的藥鼎.

看到這藥鼎的同時,左風整個人反而冷靜了下來.之前他看到這番話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琥珀暫時沒有危險,而現在看到這小鼎後就更加清楚敵人是故意要引自己過去.

敵人既然如此做必定是早有預謀,而且現在看來他們還刻意留下了信息,不是怕自己找不到還能是什麼.正是想通了此點,所以左風此時才變得更加冷靜下來.

既然琥珀是作為誘餌來吊著自己,那麼自己不理會他們,敵人的一切布置也都將會落空.可是琥珀的性命勢將難以得保.可左風哪里真的能夠將琥珀放棄不管,拋開他們兩人都是出身底層,彼此之間的感情也已經非常深不說.

就是從離開新郡城後,無論什麼事琥珀都站在自己這一邊,甚至甘願冒險也要留在這里陪著參加賽選,自己就絕不能放棄他不管.

左風整個人冷靜下來後,思路也變得活絡起來,整件事情在他的腦海中完全浮現了出來.首先是這次的預謀,敵人恐怕一開始就鎖定在了琥珀身上,也就是說他們清楚段暇跟自己在一起,所以才避開段暇對琥珀下手.

這樣一來雖然有段暇在,依然不能夠阻止他們的行動.自己千算萬算,竟然漏掉了他們還是可以對琥珀下手這一環.當然這也並不是左風計算失誤,因為敵人的目標始終是在自己身上,對琥珀下手幾乎不存在任何意義.

另外敵人之前的行動都是針對自己,說明敵人的計算之中並沒有發現自己和琥珀的關系有多好,也不認為能夠利用琥珀來牽制自己.可是現在來看,敵人最後還是發現了琥珀的作用,或者說只是估計這種可能性很大.

想到這里左風已經知道自己的失誤在何處,那就是不論自己經曆了什麼危險,琥珀都不離不棄的跟在自己身邊.最重要的是今天的刺殺那樣凶狠,可琥珀依舊選擇留下來沒有離開,所以敵人才能夠猜到這些.

忍不住低聲的歎了一口氣,琥珀身陷危險之中都是因為自己,左風怎麼能夠做出背叛朋友的事情.

接下來,自己就需要按照敵人的擺布,這樣被動下去自己也必然是身死的下場.

可是想到這里時,左風忽然之間感到這死局之中,仿佛存在了一絲生機,可是一時之間有沒有把握到這絲生機在何處.

將信上的內容反複看了數遍,左風依然沒有任何的收獲,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他本意是想看看現在的時間,因為明天就是賽選藥子的日子,敵人即使無法干掉自己,只要將自己拖住也同樣可以達到目的.

可是這一看之下,外面黑漆漆的根本判斷不出時間.恰在此時,那伙計已經從樓下走了上來,到現在他都不明白為何左風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從腳步聲左風已經判斷出來者是誰,頭也不回的冷聲說道:"現在是什麼時候?"

那伙計莫名其妙的聽到這問話,下意識的開口達道:"記得之前我聽到打更的聲音,現在應該是二更剛過."

聽了伙計的話後,左風雙目微微亮起了一絲光芒,他終于明白了自己的生機在何處.

此時伙計已經看到屋內的情景,忍不住詫異的說道:"奇怪,那女子明明是住在了這房間,怎麼會沒有人的?"

左風哪里有閑情會大他的問題,冷冷的再次說道:"這里的事情不要對外聲張,這對你沒有任何好處,這里的事你就別管了."

本來這遠山客棧之中,也有一些修為不低的護院,可是在伙計看來這些護院都不是左風的敵手,所以倒現在他都沒有將護院叫醒.而且左風說話時語氣嚴厲,不給他任何反駁的機會,他也就機械似的不住點頭.

隨後伙計就識趣的轉身離開,心中卻是暗自嘀咕著,'這里的事?我怎麼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而且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事,我猜不會胡亂摻和進去.這些天客棧的事情已經夠多了,我難道還會給自己找麻煩麼.’

心中這樣想著,伙計就已經打定主意絕不透露給外人知道.就在他下樓的時候,身後左風的聲音再次傳來,平靜的說道:"我房間之中的那位公子,記得天亮時去叫醒他."

伙計扭頭答應了一句,就快步向樓下走去,他也不想在這里多停留,怕左風繼續沒完沒了的要求.

伙計快步離開的聲音落在左風的耳中,左風卻已經徹底將思路收了回來.今晚的事情雖然讓自己一時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可是左風依然從其中找到了一絲生機,這是琥珀的生機,也是左風的生機.

敵人留下這封信離開的時間不久,所以即使窗戶敞開著,依然留下了淡淡的香味.這說明敵人的計算有所失誤,他們認為自己並會在天亮後才會發覺,到那個時候自己也一定會徹底落入敵人的圈套之中.

敵人卻不知道,左風有著常人無法比擬的靈敏感官.雖然和段暇研究符文的時候,因為精神太過集中沒有察覺,可是靜下來之後,左風就留意到了隔壁房間中連正常的喘息聲音都沒有.

琥珀在房間之中即使打坐煉氣,也用不著將聲音完全收斂,那麼沒有了聲息也定然是出了問題.因為發現了這些,左風也比敵人預料的提前識破了他們的陰謀.

此刻距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也就是說他現在給自己爭取到了兩個時辰的時間.雖然只有區區的兩個時辰,但是這對于左風來說已經是扭轉乾坤的重要機會.

想明白了這些,左風反而沒有急著動身,而是緩步走到了旁邊的床上,接著盤膝打坐了起來.他在煉骨期頂峰已經停留了很久,如果說正常情況下他只需要奧耐心等待,用不了多久他就有希望將修為提升上去.

但是現在他非常需要修為的晉升,如果正常情況下沒有契機,想要提高修為是很難辦到的.可是他現在對于符文有了一些了解,他決定靠符文手印和符文的發音嘗試提升到淬筋期.

上篇:第五百四十四章 又少一人    下篇:第五百四十六章 進階淬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