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五百四十四章 又少一人   
  
第五百四十四章 又少一人

這一次段暇並非是在口中呢喃,而是為了給左風進行講解,所以他讀出那符號的時候聲音比原本大了數倍..

這聲音入耳的瞬間,左風整個人就渾身一震,仿佛那聲音有著某種魔力一般,從他的耳道直接就竄入到了腦海之中.仿佛原本一些難以明察的東西,在這一刻完全的聯系在了一起.

這種變化非常突兀,甚至沒有給左風任何的准備.他修煉融魂功的時候,有一半幾乎是渾渾噩噩的摸索著前進.這種步調並非有多快,只是相比于一般武者的修煉速度要快上許多.

可是左風畢竟身身在其中之人,他能夠感到自己的修煉速度並沒有達到最快,可問題究竟出在哪里他也一直想不清楚.可是段暇這一次將符文的讀音念出來後,他一下子仿佛被人點醒了一般,終于感到自己能夠在融魂功原本的基礎上再進一層.

當然現在可不是讓他修煉的時候,因為段暇的手指已經輕輕的向著兩行字後面的有一個符文指去,同時口中發出了一聲類似鳥鳴般的怪聲.左風現在哪里還有心思去細想功法上的事情,將自己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符文讀音上面.

這些符文的讀音有點像大自然中存在的各種聲音,但是仔細辨別又好像從來沒有聽過.而且如果正常的交談,完全不可能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來,所以這些也不可能是有人偶然發現的.

段暇極為認真的將他所了解的一些符文法印,一個個的朗聲讀了出來,知道將最後一頁讀完才再次抬起頭來.

左風,段暇說道:"我先將這些讀音說一遍,這次我讀你跟著學,這樣幾遍下來應該酒能夠記得七七八八了."

卻發現左風笑著搖頭道:"一遍已經足以,這些讀音我都已經記在了腦海中."

用般的目光風,段暇用驚歎的口氣說道:"沈大哥的記憶堪稱恐怖,我自認為在藥門中算得上是記憶驚人者,不過即使這樣我依然無法和你相比.不過這些符文的讀音都很難,我們不如再重複一遍吧."

笑著擺了擺手,左風很自信的說道:"放心,如果我沒有記清,絕對會讓你幫忙在念一遍來聽聽.我現在已經肯定,你剛剛度過的那些符文我已經全部記住."

其實左風沒有說的是,這些符文的發音仿佛有著一種特殊能力,左風聽過一遍後就好似刻印在了腦海中,現在就算是他想要將其忘記都辦不到.

段暇忍不住再次深深注視了左風一般,這才開口說道:"那這一次可就輪到沈大哥幫我解釋一番了,因為對于符文的了解我也算不得入門.至少在使用上,我就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雖然在藥門中的一些長老懂得,可是那必須要為門里做過大貢獻,才能夠得到藥門長老的傳授."

說完之後就擺出了一副無奈的表情,同時雙目期盼的望著左風.

對方雖然說的很寬泛,但左風心思縝密,立刻就明白了段暇想要詢問的是什麼.他本身對于煉藥非常感興趣,同時也非常喜歡研究古方,當然對于精神傳遞類的藥方很有興趣.

左風自己雖然並沒有親身制作過那類藥方,但是大概的原理在研究完符文的一些妙用後,也已經有了一些心得.

當下也不藏私的將自己說知道的講了出來,只是在講的過程之中不斷對照冊子中的內容述說.

如果單論悟性來說左風可能會略勝這段暇一籌,可是在煉藥方面,段暇卻表現出了更好的天分,左風猜想這應該也與他專心一致有關.

有些晦澀難懂的地方,左風當時也是思考了一段時間才有所明悟,可這段暇卻是每每聽到這些地方後,略微一思索就明白了一個大概.更重要的是這段暇能夠結合自身所學,偶爾之間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

每每到了這個時候,左風也會受到他的影響,將思路不自覺的轉向了段暇提出的問題.

這樣一來二去下來,兩人反而不像是在單純的講解和接受,更像是一同專研制作藥方的方法.只是現在兩人都苦于沒有隨身帶著材料,不然兩人可能會立刻動手進行嘗試.

段暇也數次提出了要回去找段月瑤,因為在乃姐處就有煉制藥方的材料.雖然段月瑤並不懂得如何制作藥方,可是她本身也是對制作藥方興趣很濃,一些材料平時都特別的收集過.

可是左風哪里會讓他離開,雖然他也很想現在就動手制作一張簡單的藥方來可是放這護身符離開,哪怕時間很短也會有極大的風險.

另外現在想離開客棧也有不小的麻煩,此時已經是深夜,雖然左風並不知道具體時間,但可以肯定的是定然子時已過.他已經記不清楚外面多久之前,就已經聽不到什麼聲息了,只是偶爾會有整齊的腳步聲經過,那是城衛軍在城內巡邏.

不過當熱烈的討論再次開始後,段暇也就沒有閑情在考慮其他,而是專注于符文的研究和探討之中.

左風抄錄下來的這一部分內容,主要是符文的初等介紹和使用.而恰恰是這開頭部分的內容,正是對于制作藥方最需要的那一部分.之後的內容雖然也同樣是關于符文的,但涉及到的內容卻是以功法,武技,以及一些器品以上的煉制有關.

那種東西左風現在也沒有機會更深的研究,但是這第一部分的內容卻是全書的重中之重,如果說這部分有什麼沒有搞懂的地方,接下來想要繼續研究將會非常困難.

現在這段暇的出現無形之中反而幫了左風,兩人現在不能夠單純說誰在幫助誰,相互間的專研切磋能幫助雙方同樣收益.

如果深究下去,段暇這專門研究煉藥術的人,這第一部分的內容對他也是最有效果的.左風相信雖然短短時間的切磋討論,卻已經足夠段暇制作出一份最初等的藥方,即使沒有念力也是可以辦到的.

當兩人將整本冊子吃的差不多時,左風和段暇同時齊聲大呼"好累".這符文可以說是大陸存在的最為神秘的存在,雖然懂得和能夠使用符文的人並不是沒有,可每一個都必定是驚才絕豔之輩,而且也定然擁有不俗的身份背景.

之所以精神傳遞的藥方如此貴重,藥方制作材料非常珍貴是一部分,能夠制作藥方的人就更加難以尋到.而且可以制作出精神傳遞藥方的人,每一個都是有著不俗的煉藥能力,這樣的人自然願意在煉藥上加以磨練,反而對制作藥方沒有太大的興趣,所以好的精神傳遞藥方都屬于有價無市.

兩人終于也可以略微喘了口氣,左風整個人也放松下來.他揉著太陽穴斜靠在了椅背處,身體和精神力完全放松下來.

忽然之前,左風感到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那種感覺是在他精神完全放松時出現的.這並非是他感到了某種危險的降臨,而是因為他覺得周圍的環境讓他有種時分不妥的感覺.

段暇這沒心沒肺的小子,此刻精神完全放松了下來後,竟然伏在桌面上很快就沉沉睡了過去.左風哪里有心情去理會他,他現在腦中快速的思索,同時感官也完全放開來,感受周圍所有能夠收集到的信息.

下一刻,左風的雙目微微一凝,身體幾乎是從座椅上彈了起來,接著就推門沖了出去.段暇此時口水已經緩緩流了下來,根本沒有注意到左風奪門而出.

幾乎是一腳將隔壁房間的房門踢了開來,這房間之中空空蕩蕩沒有半個人影,本應該在這房間之中休息的琥珀,此時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雖然之前左風在和段暇一直專心研究符文,可是他相信以自己的警覺性,這房間內若發生過打斗是絕對不會遺漏的.可這邊明顯沒有發生過打斗,房間內的痕跡就可以

左風眉頭打皺的圈,這已經是這個房間之內無辜丟失的第二個人.可是左風感到第一個在這里失蹤的素顏,雖然十分詭異,卻讓左風沒有現在這樣擔心.

琥珀雖然也幾乎以同樣的方式失蹤,可左風卻隱隱的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不對,這哪里是什麼危險的氣息,這是淡淡的香味."

左風鼻子微微抽動了一下,房間內的味道一般人可能不會發現,但他卻能夠有所覺察.左風雙目微微轉動了幾圈,忽然之間就想起了這味道曾經在樓梯處聞到過.那神秘的女子倩影立刻從他的腦中浮現,接著左風毫不停留的推門跑出去.

根本也不管此時已經是深夜,左風幾乎三兩步就來到了走廊的盡頭,縱身一躍就從二樓跳了下去,現在他連走樓梯的興趣都沒有了.

來到櫃台後方的小房間,左風快步走進去一把將伙計從熟睡之中拉了起來.那伙計還沒有醒過來,就已經被左風從房間之中脫了出來,此時伙計已經驚醒過來,卻嚇得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上篇:第五百四十三章 符文手印    下篇:第三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一線生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