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五百三十一章 正確選擇   
  
第五百三十一章 正確選擇

面對左風從極為刁鑽的角度,丟過來的兩柄飛刀,而且又是他在運足力量之下發出了飛刀. 刺客雖然修為高深,但因為此時長劍被尸傀抓緊,留給他可以活動的空間也非常小,這兩柄飛刀自然更具殺傷力.

可即使如此,刺客的能力和經驗也盡顯無疑,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他的身體在幾乎不可能的狀態下硬是扭曲變形,讓左風的兩柄飛刀堪堪貼著他的身體劃過.

這一變化左風也感到極為意外,可對方的身體這般扭曲,而且尸傀在此時仍然緊緊抓著長劍.如果這個時候左風在此時抓住機會,棲身上前同時用短刃發動攻擊,對方必然會在這種情況下吃上大虧.

可是也就在這個時候,左風忽然感到周圍隱隱有殺氣釋放出來.之前左風並沒有發覺,因為他開始連對面這名刺客都沒有察覺,後來刺客的攻擊更是讓他無暇他顧.

可是當左風完全從刺客要命的一擊中掏出來後,他整個人也變得更加敏銳起來.這其中當然也有刺客這邊的一擊未果,從而導致了埋伏之人有些忍耐不住釋放出了殺氣.

這種感覺並非十分明顯,反而是那種似有若無的氣息泄露.可經曆過無數次危險的左風,根本不需要詳細確認,他就能夠肯定敵人絕對還有埋伏.

只是不知道敵人准備何時動手,或者說不知道敵人還布置了多少武者在周圍.在這一刻左風感覺到了自己已經完全落入敵人的埋伏中,這場刺殺絕對不是臨時准備的,根本是早有預謀針對自己的行動.

可是現在他根本來不及細想,因為兩柄飛刀失敗之後,那刺客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接著手中的長劍不斷的顫抖起來.長劍隨著他的手腕的甩動不斷跳躍,接著劍身之上殘繞的靈氣便顯露出來,同時還有著鳴叫之聲從劍身之中發出.

就在對方長劍不知道顫動了多少次之後,尸傀的手掌再也把持不住,刺客的長劍也終于從尸傀的手中抽了出來.

"咦"

那刺客由出現到此時終于發出了他第一個聲音,這聲音聽起十分低沉,甚至可以說有些悅耳,那聲音聽起來充滿了男性魅力.如果說之前左風無法判斷對方的年紀,但現在他大概能夠猜到這刺客的年紀絕不會太老,應該不會超過四十.

對方發出這種疑惑的聲音,左風也能夠明白是為什麼.因為從之前尸傀不顧一切上來阻擋,到現在他將長劍從尸傀的手中掙脫,根本就沒有劍上有任何的血跡,這幾乎是一般武者根本就辦不到的事情.

估計左風他們原本兩男一女,變成了現在三名男人,已經大大出乎了敵人的預料.而這壯漢的出手更是讓敵人始料未及,因為不論敵人怎樣觀察,這壯漢根本就不似有修為在身的樣子,可此時出手卻有著淬筋初期的實力,並且不避刀刃這般強悍.

那刺客在此時似乎有些猶豫,他口中發出驚疑之聲的時候,雖然目光落在了尸傀身上,但左風卻清楚的感覺到對方的殺氣直指自己.這證明對方並未放棄擊殺自己的想法,他現在的模樣無非是想要引誘自己出手罷了.

這些情況左風都眼中,但沒有那隱伏在暗處的敵人,他可能真的會選擇冒險出手.此時的刺客還沒有搞清楚尸傀的真面目,若是這個時候,自己借助尸傀那強悍的身體,和不懼死亡的攻擊方式,或許真的有可能將這名刺客擊殺當場.

畢竟眼前的刺客實力太過強悍,而且現在已經和自己成為了死敵,對方那雙眼睛之中有著別人沒有的堅毅.這種目光只有那些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並且絕不肯輕易放過自己目標的人才會有.

而且對方那隱匿刺殺的本領,對于左風來說有著很大的威脅,這也是他想要將對方留下來的主要原因.

可是左風在猶豫了一瞬間後,最終還是放棄了出手的打算.因為暗處潛伏的敵人,明顯在等待自己全力出手,現在左風對于暗處埋伏的敵人反而更加的忌憚.

對方到現在只是泄出了淡淡的殺意,卻依舊沒有動手的打算.如果說這是對方之前就制定好的計劃,那麼這制定計劃的人的心機就太過可怕了一些,因為這個人恐怕將所有的可能都計算在內,左風只要行差踏錯半步,必將是萬劫不複的下場.

如果說這是埋伏之人自己的想法,那麼這個人也絕對不是易與之輩,即使實力及不上眼前的刺客,也絕不是能夠輕易應付得來的敵人.

所以左風衡量過後,還是決定放棄對于那刺客的追殺.不過即使如此左風依舊還是抱著僥幸的心里,在對方猶豫的刹那忽然丟出一柄飛刀.

因為有了之前兩柄飛刀,此時左風再次丟出飛刀,反而讓那名刺客露出了輕蔑之色.刺客已經將飛刀的軌跡完全這種攻擊可能第一次對于他這種人也許會有點用處,可第二次攻擊卻完全不會讓他放在眼中.

可是就在那飛刀臨身的瞬間,忽然之間刺客的目光掃過了左風的臉上,左風也恰在此時露出了一絲微不可查的冷笑.在交戰之中這刹那間的微笑,幾乎很難讓人察覺得到,可是這名身經百戰的刺客還是敏銳的感覺到了一絲不妥.

一種說不清的感覺襲上了刺客的心頭,他幾乎用盡渾身解術身體猛地向後彎曲,于此同時轉動身體盡量將自己的要害部位全部護了起來.

就在刺客有所行動的時候,那柄短刃不出意外的被對方輕易躲了開去.可是刺客的肩頭之上,卻忽然之間有血光飛濺而出.

刺客受傷吃痛,卻也一柄漆黑的短刃由自己的肩頭劃過.這短刃通體漆黑,丟過來的時候完全藏在了另一柄飛刀的暗影里,而且對角度拿捏的也非常到位,正好取的是自己視覺上的一個死角.

受傷的刺客沒有任何停留,伸手按住自己的肩頭,快速的騰身而起向著深厚的房頂躍去,幾個騰挪之後便不見了蹤影.

左風低歎了一口氣,他不用回頭去知道,與琥珀的戰斗已經結束.那兩名之前纏住琥珀的武者,在刺客離去的時候齊齊飛身離去,沒有任何的留戀.

對方來的詭異退的干脆,讓左風感到心頭似乎都籠罩在陰影之中.他沒有回頭,而是低聲說了一句:"不要追,保持警惕."

說完之後,左風就緩緩轉頭向著另一側的房頂位置一道人影迅速的消沒在房頭位置.這個人在刺客退走之時,還留下來觀察了一陣,見琥珀和左風沒有輕舉妄動這才選擇離開.

這個埋伏起來沒有動手之人,左風臉對方的輪廓都沒有更逞論對方的相貌,性別等特征,連對方的修為也無從知曉.不過左風從對方那一閃而沒的身影判斷,此人在潛蹤匿跡方面比那名刺客更加優秀,不過實力上應該不如那名刺客才對.

這些都是左風一種直覺上的判斷,沒有任何的依據.此時琥珀已經從後面走了過來,有不解的順著左風的目光那邊就是一處空蕩蕩的房頂.

"剛才真的是好險,我雖然想要過去援手,可是那兩個人的實力都比我強上一些.要命的是,他們都沒有決心要殺我,就是一心想要將我困在原地."

琥珀有些郁悶的歎了口氣,憤憤的揮了揮拳頭說道.左風當然知道琥珀憋了一肚子火,剛才見到對方撤退,自己又不讓他去追趕讓他更是火上加火.

猶豫了一下,左風還是說道:"剛剛真的是危險萬分,只不過不是刺客動手之時,是在那名刺客退走的那時候."

琥珀也是聰明之人,立刻就聯想起來剛才左風那奇觀的神色,和盯著房頂休的舉動.眼睛一轉,驚呼道:"敵人還有高手潛伏在暗中,准備伺機對你出手?"

緩緩點了點頭,左風就向著一旁的街道走去,剛剛丟出的三柄飛刀,和自己的黑色短刃都在那里.這飛刀雖然做工不俗,但左風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以他現在的煉器術完全能夠煉制出來.

但是這黑色短刃對他太過重要,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完全解開這黑色短刃的全部能力.

將這些都收好之後,左風目光就落在了尸傀身上,剛剛他已經沒有再控制尸傀,就讓尸傀那麼呆呆的站立在原地.現在左風再次尸傀的時候,目光之中充滿了熱切之情.

剛才危機有一半是因為尸傀才得以化解,然而他卻又發覺到了新的可能,是這尸傀和自己配合起來能夠創造出的戰力,讓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吃驚.

自己本身是以靈活多變為主,而尸傀卻是動作略微遲緩,卻是不避刀劍,沒有痛楚感覺的傀儡.兩者在配合起來的時候,即使淬筋後期的武者在不知情下都會吃上大虧,甚至有被自己擊殺當場的可能,這如何能夠不讓左風感到興奮.

上篇:第 五百三十 章 命懸一線    下篇:第五百三十二章 齊聚一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